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繪畫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偶爾也會因為圖來寫點文字,大約做文案時,常常美術指導先想到點子,我能寫的文字也就限制住了,久而久之,反而覺得,在沒有回旋空間的小房間戰鬥,很向巷戰,是個訓練文筆的好方法。今天這張圖,不是梵谷生前最後一幅畫,不是在普羅旺斯創作的畫,當然,也不是他精神病發作後的作品,話題性雖然低些,卻是他麥浪類作品中,我比較喜歡的。

 

照片 17-2-24 下午8.42 #2.jpg

攝影:高徒   (如需轉載,請通知 orgilvyG@gmail.com 並注明出處為高徒說)

梵谷在巴黎郊區,畫了這幅畫,看得出要表現花草動態的企圖心,我覺得絲柏的飄動,仿佛已在眼前,梵谷對於動態的,以及撼動人心的畫面,有很主觀處理手法,以星月咖啡廳為例(見文後附圖),他對於暖黃的戶外咖啡座,就用了極明亮的黃色調,並非慣常視覺上的昏黃,這樣的處理,比較能表現出人們流連戶外的心情,相對地,在此用餐的梵谷,似乎也找到了夜間能夠構思與作畫的空間。寫到這裡,我常常反思,一些創作者老以題材太遠或題材用完當理由,其實不是題材用完,而是使用題材的力量沒了,我到了這幅畫的現場,瞬間懂了,不是這間咖啡廳造就了梵谷,尋常普羅旺斯街角的咖啡廳,卻在梵谷畫中,化身某種孤獨與寧靜的象徵。

是的,象徵,或者如後見之明的稱之為表現主義,把尋常事物的某一面誇張出來、展現出來,以隆河的星空(見文後附圖)來說,河面上活動式吊橋,與星空中的漩渦狀光芒,都是平常南法農村的景象,其他畫家來取景,可能也差異不大,至少我到了當地,發現取景角度可能差不多,然而,我也發現,梵谷對於河水,對於星星,不打算平鋪直敘,他讓星星閃爍,流動出不穩定的光芒,也讓河水有粗細的筆觸,讓水流有衝突與和諧。

這就是許多人對於表現主義的誤解,總認為有點抽象、不太寫實,以隆河的星空為例,有物理學家反推當天的星相,確認梵谷的確按照真實星星的位置作畫,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高更說梵谷的畫不寫實,他會大動肝火,我想用文學上的心理寫實來類比,當主角在一瞬間回想起小時候吃的馬德林餅乾,內心其實經歷了一段長時間,得花一整頁才寫得完。雖然顯得不真實,卻是心理上的真實。我讀意識流的小說,一方面被龐大的敘事淹沒,痛苦萬分,讀完沈澱後,卻很享受泡在語言澡缸內的按摩,啊!這句有點表現主義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笑話說,一群銀行家聚在一起,聊的都是藝術;一群藝術家聚在一起,聊的是錢。先不說這兩個話題哪個比較雅,光是把這兩件事相提並論,就很有趣。梵谷的畫是因為高價被世人注目?還是因為世人喜歡這樣獨特的畫風,所以願意出高價?這樣的問題也像是雞生蛋或是蛋生雞,沒有定論,目前聽過我認為最公允的說法是:梵谷獨特的畫風,加上因為自殺,留下的畫作數量不會太多,卻又有足夠的數量,適合炒作,因此比較能夠拍賣到比較高的價格。這個說法既不避諱高價背後的籌碼因素,也不否定梵谷獨特的藝術表現,比較能充分解釋"梵谷現象"。今天我要談的高更,則是個轉行的金融業人員,看看我是不是能從他的兩個身份,找到藝術和金融的關連性?
 
高更曾經任職於巴黎相當火紅的巴黎證交所,習慣於城市了繁榮方便的高更,對於文明也產生了厭煩,嚮往原始自然的荒野生活,於是他辭職、離開妻子,來到了大溪地。他與當地的女子交往,他並不避諱這些男女關係,因為這些都是他的創作靈感來源。他在大溪地懷念南法的向日葵,叫人寄來向日葵種子,種在當地。除了向日葵與男女關係,其實我蠻好奇的還是高更在大溪地的經濟來源,他在認識了蒂哈阿曼娜,並有了小孩,本來打算留在當地,一起撫養小孩,卻因為法國的匯款沒到,暫時回到巴黎,等到他再回到大溪地,已經是兩年以後了。1897年也面臨經濟的窘迫、生病和梵谷自殺的消息,使他萌生自殺的念頭。雖然他在大溪地不必面對文明的打擾,也不用管藝評家的意見,似乎還是脫不掉經濟的壓力,和他從事證券工作時的安穩,不可同日而語。我想,高更的選擇,或許和金融界的一些現象類似,當大家對於未來看好時,會投入大量資金在某個領域,然而,這樣的冒險,其實也隱含著不確定性,而這樣的不確定性,有時候又真的能改變世界,就像美國的鐵路投機,讓鐵路能順利完成,使美國的東西岸完整的聯接,即使建設的資本永遠都沒被清償。高更把他的生命和金錢,投擲在他相信的蠻荒之地,從事與主流價值不同的藝術創作,卻為後世留下色彩大膽、構圖活潑的繪畫。所以,若是用投資的角度來看高更,似乎是個夠冒險的投資,結果也是豐盛的。
 
其實,藝術與投資這兩個似乎矛盾的字眼,背後卻有些驚人的相似性,牽涉到時間因素、以及每個時代的市場因素,中國大陸經濟的崛起,使得中國畫家的畫作價格水漲船高。張曉剛的天安門,拍出非常高的價格 (註一)。而畫家在投入心力創作時,除了考量當代的市場口味,能夠在去世後,繼續的吸引另一個時代的人,保有市場,是相當重要的。高更的畫,到了文明更發展的年代,必然也更吸引著人們歸向荒野的想望。跨越時代與經歷市場的高低起伏,似乎是投資和藝術都不得不面對的。村上隆提出讓市場價格來決定藝術品的價值,其實也正提醒人們,不要只是被市場牽著鼻子走,而要反過來,自己去追求值得欣賞的藝術品。畢竟,若是只有變動的價格,而沒有長久的風格,一件藝術品是遲早會被市場的遺忘的,而人云亦云的收藏家,手上將有一堆高價購得,卻不知道好在哪裡的作品。
 
跨足兩個領域又各有斬獲的高更,讓我想到了,一個人在聆聽外面的聲音以外,千萬也要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當自己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市場遲早會追上這個方向,把作品的價值反映在價格上。"高更"的"清晨"在紐約蘇富比,拍出高價 (註二)。我於是想到,高更在劃這幅清晨的時候,他在大溪地剛和當地女子結婚,徜徉於大平洋的島國景色之中。他捕捉了這樣的色彩與風情,跨越時空,傳遞給我。這是個很奇妙的事,似乎投資或藝術的界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值得追求的目標,在每個領域都是美好的,希望在這個金融風暴的時期,大家也能找到有價值的事物,追求它,讓奇妙的事情不斷發生。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般人提到流動的饗宴,通常是指海明威對巴黎的描述,意指巴黎的回憶會一生跟著當事人。而我這裡是要描述梵谷的繪畫,梵谷一生創作了不少繪畫,尤其星空更是大家所熟悉的。星空這幅畫中,梵谷用流動的線條,把星光和雲的動態,完全表現出來。
 
或許這樣的畫法並不是意外的結果,繪畫在描述世界時,對於動態的事物,其實是有極限的,一直等到畢卡索 以立體派來表現'下樓梯的女人',才有連續不同角度的動態描寫。而梵谷走的路線,則是把物體本身的流動性,加到物體的造型上,令我想到電子的圖像,電子沒有一刻是停的,所以,電子的圖像是一團雲。同樣的,沒有雲是停止不動的,因此雲也就會有流動的造型。
 
至於星空咖啡館,則是描寫咖啡館的路邊座位和喝咖啡的人,在這幅畫中,很明顯的,梵谷獨特的青色背景又出現了,右邊的牆是暗青色,星空則是淺青色。我在小學的時候,臨摹這幅畫,發現真的有股魔力,把人吸引到這晚上的咖啡座,有點孤獨,又有點熱鬧。孤獨的是前景的人,熱鬧的則是遠方的點點星光,這幅畫,左邊的暗青印襯出右邊的暖黃,天上的青色又和前面的前面石子路上的青色相呼應。真的是一幅很平衡的畫作。
 
提到梵谷,我就要說到我和Anita 去亞爾斯 (Arles) 的經驗,亞爾斯是一個很典型的普羅旺斯農村,有趣的是,到處有著羅馬遺蹟,以及絲柏樹,這種在梵谷畫中左扭右擺的怪樹,在現實生活中,即便真的實體存在,還是給我一種魔幻感,除了很高之外,造型又非常單一,一整排看下來,就跟梵谷畫中所表現的行道樹一樣,單調中透著一種空虛。儘管我們沒找到星夜咖啡館,不過類似的巷道到處都是,這一帶的風格,會被梵谷這個荷蘭人選上,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從頭到尾,都有著一種濃濃的農村樂活風格。也意外的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幽夢影

雨窗作畫,筆端便染煙雲;夜雪哦(音:額)詩,紙上如灑冰霰(音:縣)。是謂善得天趣。

古人說:詩在車上、馬上、煙花之間。也就是說,素材其實就在生活中。我也常常為題材的內容所苦,幸好,我就從食衣住行著手,竟然也寫了一系列關於英國是生活的文章。可見,題材不必遠求,只要在生活中用心。
這段幽夢影,就以雨天的窗景,也就帶出煙雲的變幻和美感來,用夜間的雪景,也能把冰霰的灑落,在文字中散發出冷冽的味道。

自然界的題材,花草雲影,野樹高台,無非都是好文章,尤其透過眼下的觀察,更是能覺察出其中的美感。偶有過吊橋,望水中雲影,也知道雲水之趣,不是功名利祿可以取代的。希望從這中間,也能體會出,人間的山川明月、江上流水,都是不易的財富,從此把重要的當做重要的,不在把次要的當作重要的,種種水月,盡皆完整,朵朵鏡花,亦皆真實,此所以幽夢之所謂影者也。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些人對於畫家作畫,有靈感一來,揮筆立就的錯覺,其實,繪畫也可以是有計畫的創作。
 
這次的關山曲徑,我先畫素描稿,再以鉛筆稿方式放大到畫紙上。
 
然後就著草稿,先畫天空跟水池。為整體定調。
 
最後以階梯式的山路和遠山,表達路遠與曲折。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畫家馬白水的彩墨,聞名於國際。我因為畫樹的時候,偶然發現我用的綠色,會帶有一點中國水墨的味道,於是興起臨摹馬白水的彩墨畫的想法。
 第一幅未央宮遺跡,有遠景的海,和近景的台地與高崖,我畫起來特別順手,或許是因為我很喜歡這種居高臨下的視角吧!右邊懸崖邊的一垂植物,真是神來之筆,臨摹時,險險無法複製大師一筆而就的清爽。
 
第二幅的小五臺山,遠處的房屋,和近處的屋子,很有距離的透視,山頂的忽隱忽現的房子,更有深山的感覺,大師打破西洋的透視法則,有如極遠透視的角度,把中間與偏旁、低處與高處的屋宇盡收眼底。其實,我畫右邊那棵樹的時候,頗有疑慮,但是,也唯有把樹畫高、畫大,才能顯出遠景的深度。
 
高徒
8.31, 2007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騎著腳踏車,到輔仁大學取景。在織品系前,不鏽鋼的人像,吸引了我的目光,於是就立起畫架,打起鉛筆稿。
 
暑假中的清潔人員,不時的停下來參觀,倒是一種對我的無形的鼓勵。

DSCF0672 (1).JPG

 
我把後面的樹林塗黑,左半部的建築物則是視聽教室,也是以黑色來代表。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處理玻璃的質感,我直覺上,覺得一定要動用攝影機才能表現。畫完這幅畫,我顯然有點小看了人類視覺的神奇,只要把一些穿透光和反射光畫出來,觀賞者自己就會看到玻璃,並不一定要靠攝影鏡頭來詮釋。

glass.JPG

題材中的咖啡壺,是透明的,因此,把左半部的玻璃瓶的綠光透了過來,玻璃的質感也就帶出來了。右半部則透出了背景的紅色。壺嘴有反光,用白色顏料帶出壺嘴的形狀。
 
桌面是半反光的狀態,左邊的桌面,我選擇讓酒瓶的倒影保留,至於咖啡壺下的桌面則是以半透明的影子來處理,不明顯的倒影就省略,也讓桌面的平面位置比較顯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次嘗試用比較深邃的背景,襯托前景的瓶子的光澤。
 
桌布也用了暗紅色,倒是那個白瓷盤,還沒決定要多亮,暫時我也就用白色,等到最後階段再來打光,把磁盤的暗部強調之後,白色的光亮處會更亮的。
 
下下週要好好的畫水果的細部,到時將貼上完成的作品。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想著眼球水晶體清晰度的下午,我忽然想畫葉子的背光面。
 
我用黃色打了背光面的光線,同時用傳統 (西畫) 畫法,把像光面的葉子塗暗,反光則用來白色表現。
 
最前面這片背光面,我用了白色,把葉子的綠色霧化,背光的確會讓顏色變淺。 
 
高徒  8.8, 2007  15:38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起了個早,跟雨比快,看是我先畫完,還是雲先下雨。
 
大概完成小廟和大神的時候,我應該叫它大偶像,天差不多也開始掉小雨滴。
 
運動的阿伯、阿婆,跑過來說,畫得不錯,寫生時的小小虛榮。
 
這是中和的清晨,我在南勢山下。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