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藝術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Google上搜尋紅酒架的時候,意外發現了一種平衡式的酒架,雖然刻意修飾成一片板子的形狀,但是平衡功能齊全,底部有必要的倒角,酒瓶的頸部固定在洞口後,整個酒架也能支撐整瓶紅酒的重量,不會傾倒,真的要說哪裡比較令人擔心,應該是側邊比較單薄,怕會左右傾倒,不過酒架本身很低,打破瓶子的可能性也降低。

 

平衡式酒架.jpeg

平衡式紅酒架  出處 zfangの科學小玩意首

 

由這樣的創意商品,讓我想到,一些小小的點子,也能讓人驚奇,只要像酒架與酒瓶,能抓到某種元素之間的平衡,比如:台灣的老街,現在就變成某種商業與古蹟保存平衡的例子。除了整修成原建築的復刻版,還刻意的加上一致的店招鐵架,一致的路燈。加上一些手工肥皂、客家花布製品或者唐裝,就變成有文化味道的商店街,不但讓古蹟保存下來,還能有商業機能,這樣的平衡,是一種新創意。

如果讀者想到,創新不只在復古,難道今天的創意裡面就沒有平衡元素嗎?我想,創新除了把傳統賦予新意義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讓創新在生活中靈活運用,比如說:目前的廣告創意,其實也是銷售與創意平衡的結果,在1990之前,台灣比較少看到純創意廣告,因為銷售的概念還是壓過創意,倒也不是廣告主心疼寶貴的媒體時段,花在娛樂觀眾上,而是很難拿捏商品訊息和創意成分之間,要有多少的比例,後來隨著外商廣告公司的登台(登陸這個詞,目前有進入大陸市場的意味),廣告創意也五花八門起來,偶然間,看到一支Blue Man拍的廣告,讓我驚覺,連最講究實際效能的科技界,也開始注意到創意的重要性,能夠先拋開CPU 的速度或效能,讓觀眾耳目一新。至於觀眾會不會因為這支廣告,捨AMD而就Intel,就讓讀者們來告訴我吧!至少我相信至少這支廣告被注目的程度,一定相對提高。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村上隆是個爭議性的藝術家,也是個精彩的跨界藝術家。既然是藝術家,就可以就其美學成就加以評論,以下就美學與藝術史的角度,分析他目前達到的成就。
 
二重逆轉雙螺旋於六本木
 
位於六本木之丘的二重螺旋逆轉

講到當代藝術,一元已經被多元取代,不可能再有主流的概念,然而,同樣的 "非主流",又分為可以成立的論述,和無法成立的論述,既然大家都是朝向實驗性的領域邁進,大量的失敗也就可以理解。村上隆即是從這樣的實驗概念,建構出超扁平這樣的作品,利用日本本來就有的平面構圖概念,加上卡漫可愛特色,在歐美引起熱烈的討論:這樣超出架構的作品,要如何評價?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幅巧克力蛋糕的素描

 

DSCF1190_02.jpg 

 

參加一場日本青春動畫片的讀書會 (」卡通這個詞似乎沒有包括給一般飛兒童看的動畫影片),會後以青澀這個主題討論,我靈機一動,把現場的蛋糕,當作青澀這個主題的插畫,獨立來看,它就是一幅食物主題的色鉛筆素描。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本次回顧展包含了蔡國強主要的作品:翻滾爆炸的汽車、飛奔往牆衝撞的狼群 (標題:撞牆),以及中箭無數的老虎 (標題:不合時宜)。本文著就作品的尺度與背後的團隊作業,探討這樣的藝術創作,本質上有什麼特色。

 

撞牆.jpg

 

蔡國強作品:撞牆   畢爾包美術館 2006

 

我幾乎無法忽視蔡國強作品的大尺度, 狼群充塞展場空閒,每一隻有如上一隻狼的連續動作一般,非常有動感。狼的真實的尺度大小,也讒我聯想到人體,人類在大型動物中,尺度不小,便於揮舞木棒.打獵為生,剛好蔡國強的作品---撞牆,那群奔跑的狼,像是狼的出獵,似乎尺度大小已先決定作品的強度。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張大千的彩墨,講究意境,即使納入了現代物件,也無損於其悠遠的意涵,春雲暮靄就納入了家屋,不是純意境的水霧與雲氣。而西畫當中,莫內的聖母院,除了畫出光影,也畫出那一剎那的回憶,石材上的斑駁,與當下的陽光,是同一件事:時間感。藝術家當下的想法與環境的素材互相激盪,交織出一件作品的靈魂。我想探討藝術品背後的故事,然而,我更想留住創作者當時的想法與感覺,作為後來創作者的靈感。

Rouen Cathedral

我記得有一次,和朋友一起到象山寫生,這樣的繪畫地點,很容易會演變成遠眺101,或是公園即景。並不是說這樣的題材有什麼不好,然而,我在那之前已經素描過101大樓,也畫過一些公園景象,於是我想,不如信步繞繞,找點不一樣的題材。很幸運,我看到一條比較沒那麼直的紅磚道,讓我悠悠的想起綠野仙蹤的那條路,然後,路旁邊的樹,樹幹粗糙,卻頗有姿態的斜立著,於是,一條不知通向何方的路,趁著一顆張望的樹,就形成了公園與小徑這幅畫。

當然,這樣的創作瞬間,其實沒有太多其他的想法,例如:創作要誠實,一筆一畫,要想到那位觀畫者,或者,創作要想到五十年後的觀者,因為,大部分的題材都會過時,只有少數作品會亙古常新。我只想著,好好的把這條小徑畫得彎曲又延伸,把這棵樹的樹冠好好的抬向天空,好平衡那遙遠的目標。總之,很快畫好的這幅畫,到現在還在書房裡,提醒我,畫這幅畫的那個早上,記得朋友陪著我勘景,以及夥伴提醒我,繪畫過程中,消耗了許多朋友帶來的點心。

如果說,東方的畫作在仿古,而西方的畫作在找出框架外的可能性,或許是太簡化了,我認為,一項創作,最好抓住那個時代的一兩個小脈動,就像莫內那幅車站,固然是要表現工業時代,火車在車站出站時的氣勢,我認為更有著當時整個社會快速化的潮流,就像今天的捷運站一樣,成為城市的幫浦,把人潮帶向市中心。 我相信如果我要畫捷運列車進站,應該也會考量大量人潮湧入車站,以及流出車站的氣勢。尋找可能的題材,用適當的技法來表現,即便只是三、五十年間,就能帶起一種新風潮,這不是單純的流行走向,而是經過深思的結果,因此,東方繪畫如果要模仿西畫,儘可模仿這種思考後大膽行動的精神。

既然創作是在霎那間,抓住當下的一刻,又不忘記整個時代的氛圍, 這樣的想法,驅使我在畫八二三紀念碑(作品於朋友處,九月之前補上水彩作品) 時,也不忘在背景畫上磚紅色的公寓大樓,不管八二三這場戰役,對我來說,是否有時代意義,我對於當下的景象,與當下的感動,永遠是作畫的最大動力。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寫作當然是一件私密的事,即便是網路的普及,縮短了發表與創作之間的時間差,大概短期內也不太可能出現群體書寫的情況,BBS上的討論,或許是比較特例的,我想用一件,類似虛構的故事,談談我對於寫作的看法。

在跟一些寫作的朋友聊天時,發現一件好玩的事,就是每個人寫作的偏好或時段不同,例如:A喜歡聽濫俗歌曲寫作,不限國語或台語,不知道為何,芭樂的英語歌,好像效果不好。B的寫作偏好,則是逛賣場,一直逛到腳痠眼花,大概題材也就有了,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寫作題材,非常柴米油鹽有關。這類的偏好,都讓我更相信,寫作絕對不是什麼委員會開合議庭,而更像民主人士搞個人提案。

 

不過,如果把寫作都當作個人的原汁原味經驗,題材上難免褊狹。法蘭克‧薛慶的癖好,顯然跟其他作家很不一樣,他喜歡先看些科學報告,再跟三、四百個科學家聊聊天,最後呢!考慮一下要不要把這些東西寫成小說,對,你沒聽錯,小說。就是把生物在海洋的演化過程,比喻成進化女神的一個故事,娓娓道來,甚至後來還對人類展開攻擊,寫成海,另一個未知的宇宙,這本書更是把洋流寫得生動,讓我願意放棄泰國五日遊的海上活動,直接鑽到海底去觀光。說實在的,我覺得比很多以人為主角的書,還要好看,這樣的癖好,我其實蠻羨慕的。且不管作品如何,光是想到和一群科學家漫天亂聊,甚或偷偷說一些粒子物理學家,在粒子對撞器裡飆嬉皮車的八卦,也就夠了。

至於我的偏好呢!一杯香醇的熱咖啡,尤其是阿拉比卡原豆磨的,來點不太古典的音樂,最好是蕭邦的練習曲,總之,不要龐大,更不要偉大。接著呢!擺上一架牛頓球,左敲又晃的,或者加上一具天花板上垂下來的傅科擺,擺上個24小時,應該靈感就會源源不絕吧!科學、文學甚或管理,任我漂流。不過有一點,我不太相信菸絲皮里純(inspiration)來自菸草的迷信,也任為酒神的子民,不一定需要很多酒精,這方面似乎跟一些感性寫手,不太一樣。一點點的理性,加上一點點的咖啡因,就是這調性。

你的寫作偏好是什麼呢?不管是盪鞦韆或是跑步 (春樹先生,我想的就是您),甚或是去法國餐廳開瓶82年紅酒,只要有效,就是你的寫作祕招。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9.7.22 日蝕 

攝影  高徒    地點 台灣台北  

相機 Nikon D70  光圈快門 f 9.5 1/8000 

焦長 105 (135 equivalent)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此處我將藉著其他兩項商品,來探討豪宅是否也具備類似的性質,也許對於這兩項物品,對於某些人來說,第一項可能不像商品,第二項,不見得是文化產物,他們卻真的具備了某種文化特質,而且,很好的凸顯,文化在很多面向上,都能發揮正面的功能。

首先,我要談我國購入的幻象機,沒有錯,這是第一項文化商品。談到戰鬥機,其實這是很有思想與陣營味道的產品。北約組織即使批評美國的戰鬥機昂貴,即使等重的黃金都比戰鬥機便宜,卻還是使用美國戰鬥機,這跟美國與北約的陣營關係一致,都是對抗蘇聯的聯合陣線。然而,法國的幻象機,卻是有著法國的自由精神,與美國的F-16戰機,有著不同的設定,當飛機轉彎的G值超越人體所能負荷時,美國的F-16會由機上電腦接管修正,而幻象機則由駕駛員自己判斷,不會有自動修正。這跟兩國的文化差異有關,美國雖然自詡為民主開放的國度,基本上清教徒的立國精神,在許多地方,還是遵守著規則與制度,確保整體系統的運作。法國則在許多方面,偏向左派思想,認為差異與特色有其價值,不能用一套規則就涵蓋一切的狀況。就這個特點上,幻象機不折不扣,是一個具有法國文化的商品。

 

第二,我要談的文化商品,是大樓上的特殊住宅,世界各國的高資產人士,很喜歡在大樓的頂端,蓋上極具特色的房子。紐約的秋天裡面,李察基爾就住著一棟非常漂亮的家屋,整間房屋是蓋在高樓的頂樓上,可以有比較自由的戶外空間,也有不錯的視野。中國北京也有所謂的四合院豪宅 ,蓋在大樓的頂樓,完全保留中國建築的特色,雖然出租對象主要是西方人,東方人看到這樣的建築,也覺得它別具特色,與一般現代房屋不同。這樣的房子是不是文化商品呢?即使不知道中國建築語彙的人,看到這樣刻意營建的房屋,也能感受到,建築者背後的動機,是要在不動產物件中,彰顯一些不同的文化主張。這樣的住宅,的確是文化商品。

 

最後,我要談談目前台灣豪宅,幾乎毫不意外,豪宅都會有一個顯眼的大廳,不管建築物是採用希臘建築或是後現代極簡風格,都顯出某種形式的氣派。這些特色顯然不只是為了住戶而設,也是為了訪客設計的,用來彰顯住戶的偏好。至於住戶的成員,有低調的高資產人士,也有各產業的企業家,甚至有政治界人物入住。彰顯的是某種生活的格局,顯然是當作文化商品來經營。文化商品的特色,一是數量有限,因此,不是充分供應的商品。二是有形成本並不高,大約都控制在售價的一、兩成之間,不動產屬性的豪宅,是不是屬於這個成本比例,我還要再多觀察。感謝夥伴的一個不經意的問題,促成了我這篇文化商品論述。希望你如果有任何關於文化商品的例子,都歡迎貼在回應裡。讓這項商品的界定,透過討論而清晰起來。

高徒 2. 4,2009  撰寫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畫家馬白水的彩墨,聞名於國際。我因為畫樹的時候,偶然發現我用的綠色,會帶有一點中國水墨的味道,於是興起臨摹馬白水的彩墨畫的想法。
 第一幅未央宮遺跡,有遠景的海,和近景的台地與高崖,我畫起來特別順手,或許是因為我很喜歡這種居高臨下的視角吧!右邊懸崖邊的一垂植物,真是神來之筆,臨摹時,險險無法複製大師一筆而就的清爽。

DSCF0669.JPG

第二幅的小五臺山,遠處的房屋,和近處的屋子,很有距離的透視,山頂的忽隱忽現的房子,更有深山的感覺,大師打破西洋的透視法則,有如極遠透視的角度,把中間與偏旁、低處與高處的屋宇盡收眼底。其實,我畫右邊那棵樹的時候,頗有疑慮,但是,也唯有把樹畫高、畫大,才能顯出遠景的深度。

DSCF0667.JPG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tumblr_o1smvqcGLu1qjle4ko1_1280.jpg年底前,將有一個燃燒的靈魂梵谷展,來台展出。包括有名的薊花 (枯萎的向日葵)和自畫像,光是保險就保了三百億的額度(非保費)。從這樣高的價值,讓我想起一個笑話。有人說,一群銀行家聚在一起,聊的都是藝術;一群藝術家聚在一起,聊的是錢。先不說這兩個話題哪個比較雅,光是把這兩件事相提並論,就很有趣。梵谷的畫是因為高價被世人注目?還是因為世人喜歡這樣獨特的畫風,所以願意出高價?這樣的問題也像是雞生蛋或是蛋生雞,沒有定論,目前聽過我認為最公允的說法是:梵谷獨特的畫風,加上因為自殺,留下的畫作數量不會太多,卻又有足夠的數量,適合炒作,因此比較能夠拍賣到比較高的價格。這個說法既不避諱高價背後的籌碼因素,也不否定梵谷獨特的藝術表現,比較能充分解釋"梵谷現象"。今天我要談的高更,則是個轉行的金融業人員,看看我是不是能從他的兩個身份,找到藝術和金融的關連性?
 
高更曾經任職於巴黎相當火紅的巴黎證交所,習慣於城市了繁榮方便的高更,對於文明也產生了厭煩,嚮往原始自然的荒野生活,於是他辭職、離開妻子,來到了大溪地。他與當地的女子交往,他並不避諱這些男女關係,因為這些都是他的創作靈感來源。他在大溪地懷念南法的向日葵,叫人寄來向日葵種子,種在當地。除了向日葵與男女關係,其實我蠻好奇的還是高更在大溪地的經濟來源,他在認識了蒂哈阿曼娜,並有了小孩,本來打算留在當地,一起撫養小孩,卻
因為法國的匯款沒到,暫時回到巴黎,等到他再回到大溪地,已經是兩年以後了。1897年也面臨經濟的窘迫、生病和梵谷自殺的消息(作者按:梵谷於1890年自殺),使他萌生自殺的念頭。雖然他在大溪地不必面對文明的打擾,也不用管藝評家的意見,似乎還是脫不掉經濟的壓力,和他從事證券工作時的安穩,不可同日而語。我想,高更的選擇,或許和金融界的一些現象類似,當大家對於未來看好時,會投入大量資金在某個領域,然而,這樣的冒險,其實也隱含著不確定性,而這樣的不確定性,有時候又真的能改變世界,就像美國的鐵路投機,讓鐵路能順利完成,使美國的東西岸完整的聯接,即使建設的資本永遠都沒被清償。高更把他的生命和金錢,投擲在他相信的蠻荒之地,從事與主流價值不同的藝術創作,卻為後世留下色彩大膽、構圖活潑的繪畫。所以,若是用投資的角度來看高更,似乎是個夠冒險的投資,結果也是豐盛的。
 
其實,藝術與投資這兩個似乎矛盾的字眼,背後卻有些驚人的相似性,牽涉到時間因素、以及每個時代的市場因素,中國大陸經濟的崛起,使得中國畫家的畫作價格水漲船高。張曉剛的天安門,拍出非常高的價格 (註一)。而畫家在投入心力創作時,除了考量當代的市場口味,能夠在去世後,繼續的吸引另一個時代的人,保有市場,是相當重要的。高更的畫,在後來的的年代,人們更加感受到文明有形的壓力,必然更被歸向荒野的想望吸引。跨越時代與經歷市場的高低起伏,似乎是投資和藝術都不得不面對的。村上隆提出讓市場價格來決定藝術品的價值,可是他沒說出口的是,千萬別讓市場來決定品味,這更提醒人們,不要只是被市場牽著鼻子走,而要反過來,自己去追求值得欣賞的藝術品。畢竟,若是只有變動的價格,而沒有長久的風格,一件藝術品是遲早會被市場的遺忘的,而人云亦云的收藏家,手上將有一堆高價購得,卻不知道好在哪裡的作品。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薩佛伊公寓與 iPod

薩沃伊 (薩佛伊,以下文章都用這個譯名)公寓表面上看起來雖然是一座完全以實用為考量的建築,實際上卻充滿非理性的藝術要求,素白的牆面全由工匠以手工砌成,材料則是採用瑞士進口的昂貴泥灰。這幢公寓的牆面就像蕾絲一樣細緻,也像反宗教改革教堂綴滿珠寶的中殿一樣惹人珍愛。-----艾倫‧狄波頓, 幸福建築 p.p. 73~74
 
毫無困難的,這使我聯想到 iPod,雖然強調聽音樂的實用性,卻有著純白到有點吹毛求疵的堅持完美。控制的圓環裝置,雖然有功能性,卻也充滿趣味性。這樣的設計,已經遠遠超出實用考量,而是位了表彰某種隱含的價值。
 241e8cb12135d09981e18593b578d087-orig[1]
柯比意設計的薩佛伊公寓,是很講究美感與未來性的,因此,螺旋的樓梯,打造得像有量體的雕塑品,緩緩的往上延伸。屋頂的圓形牆,是圍繞露台的牆壁,整個屋頂的設計,就像能接收外來訊息的天線,準備隨時啟動引擎,讓屋子能起飛,向那外太空而去。這就牽涉到,要不要注意不會用到或看到的部份。鐵達尼號的導演,把鐵達尼號只建成一半,也就是只建左邊或右邊,那如果要拍攝另一邊呢?拍完把畫面左右反轉就可以了,這是降低成本的巧思,可是導演卻連行李上的標籤,也用左右相反的字來寫,以免露出破綻。這些細節,與其說是要逼真,不如說是自己想做到最好。
 
iPod 的設計者據說也是個衛浴設備的設計者,因此了解白色與質感的重要,不管mp3外殼其實並不影響播放的品質,卻會影響人們追求音質時,產生不協調感。一部外殼不好看的音響,也會破壞欣賞音樂時的感受。整體感受通常是一個創作要注意到的,我常常想,畫家要去描繪遠山上的樹或天邊的飛鳥,無非也是要使近處的細節更加可信。因為遠景通常是人判斷實景的依據。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