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科技合理性影評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一看到場景選在京都美術大學,又有看起來非常燒腦的片名,當然二話不說租下片子,連夜看完。要說完全不感動,也太矯情,的確是浪漫的無結局愛戀,女主角也一樣專情,或者專情的男女主角,以下要指出的時光悖論,雖然評論角度不同於其他人,請放心:畢竟,虛構的作品,作者最大,亮點我還是讚美。喜歡純愛電影的讀者,先讀下去,真的不同意再轉台。擔心劇透的讀者,也好辦,已經出了DVD (台灣地區或中華民國國境內,看你怎麼理解了),兩個小時後,我的文章還在這裡等您,不會先下架。

明天的我與作日的女約會.jpg

我先談談時光旅行這回事,即使相對論以光速很難超越,否定了時光旅行中的逆旅行,也就是回到過去,是不可能的,物理上還是存在有一個概念,即便知道了昨天到不了,不表示昨天不存在,昨天那個時空,還是在那裡。理解到這裡,至少片中時光逆行的問題,也就比較不那麼虛幻。只要找到方法,就能回到昨天。而片中一個假設幫了大忙,有一種人,剛好活在反向時空軸上,因此,每五年得以自由進出我們這個世界的過去時空,從這裡,高壽和愛美(日本女孩取名時,父母不選定漢字,所以通常音譯,沒有所謂的固定譯法,此處採 台灣版DVD的譯名)有了見面的可能,而且可以逆向的和昨天的對方約會。當然,男主角和女主角,有種種心理轉折,從高壽感到痛苦,因為每天愛美都會遺忘昨天的事,到主動的告知愛美,她遺忘的記憶是什麼,甚至還變成愛美如命運似的美好未來。

102000058684o2083198.jpg

片中提供的時光軸理論,我只是更細部的把那個相逢的那個月,也套用這樣的模式來解釋。

 

女主角如何來到我們這個順行的時光軸,為此,女主角還畫了圖,原來每五年,時空可以像車輪上某個定點,畫過空間的軌跡一樣(擺線這麼專業的詞,各位還是去問Google大神,文章擠不下),產生某種逆行,逆行的那個月,就是上圖中的小圈,就是逆向時空軸的逆行,在那個月,方向會暫時和我們這裡的時光方向一致,本來只是聚少離多的戀情,作者為了讓女主角每天記憶消失,又要求女主角每天順向過,可是要先過那個月的最後一天,因此,女主角又要像上圖一般,在我們這個順向時空,到了半夜十二點又跳動到前一天的十二點,主觀上的感覺,我不容易推論,應該會像昏睡般,時光逆行24小時,片中就有女主角講公用電話,卻突然消失的畫面,因為她趕著逆向追上男主角的昨天。或許她會看到逆向的縮時攝影,看到一整天的活動也說不定。也就是說,女主角在這個時空,其實會過兩個月,各位就想像一下,時光逆行時,那個小圈上又有30個像密密打結的30個小圈,說到這裡,各位還沒頭暈,我先頭暈得像船上喝醉又暈船的旅客。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影評 攻殼機動隊 ---從靈魂觀點看魁儡師的人工智慧,點出了程式碼非生命的關鍵,也就是說,無論一個人如何詭辯程式碼可以自我複製,亦即一生二、二生四,還是無法改變文字本身永遠是文字的命運,至於讀的機器或個人怎麼執行,就是機器和個人的意志,而在人類,這就是自由意志。

攻殼機動隊  

 外在意識入侵就能植入靈魂?還是這只是很真實的幻聽?

圖片來源網站:http://www.ivsky.com/bizhi/ghost_in_the_shell_t6609/index_4.html

 

 

本文接續上文,除了繼續破除程式碼是生命的詭論,將近一步破解靈魂入侵機器的幻覺,討論靈魂本身在科技時代的新詮釋。我們知道笛卡兒對於存在的思辯,Cogito, ergo sum. 我思,故我在。本體懷疑自己的存在時,竟意外發現,懷疑的這個本體,卻是無可懷疑的存在著。既無須詭辯,亦無法否認。片中的魁儡師,這個不像程式,又自稱是靈魂入侵的個體,卻提出詭辯,說程式碼或是類似機器操控程式,是生命。這樣的詭辯,一樣要從自主意識下手,把宣稱的生命的個體,加以解析。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攻殼機動隊在第一集中,就大量使用香港影像來表現未來世界了,第二集更用了許多基隆祭典遊行的意象,這樣的現象與未來世界的關聯是什麼呢?未來世界的廢墟景象,又是怎樣的心理投射呢?就讓我從未來學的角度,來分析影像中的建構邏輯。尤其在佔中進行中的時刻,探討香港真的是很有趣。香港是地理名詞?還是個未來想像的大實驗室?(請不必擔心片中的影像聽來很抽象,只要用  Ghost in the Shell的關鍵字查詢Google,就能查詢到大量的圖片,更有興趣的,可以購買或租用DVD。)

 

19300001024098135605348188045_950  

 

攻殼機動隊 Innocent中的基隆祭典

原圖網址:

http://group.mtime.com/Dracula/discussion/762552/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lt="undefined" title="undefined"> 

押井守導演的攻殼機動隊 (英文片名 Ghost in the Shell ,筆者譯為借殼的靈魂,攻殼機動隊則是日文原名),除了保留漫畫的未來氛圍,並且加入了自己的文學引言,使得電影充滿了令人回味的哲學思考,然而影片的假設也讓我好奇,到底電子腦和機器人,(抑或者機器人體是比較 貼切的詞),這樣的自主意識,能不能和靈魂課題相提並論。

 

草薙素子潛水  

冒險潛水就能證明靈魂存在?     (草薙素子潛水的圖片)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已參加看電影談物理競賽]

閃著綠光的團塊,懸浮在玻璃容器裡。梵諦岡教會的司庫長拿著即將爆炸的玻璃容器,登上直升機,升空直上,沒入雲層裡。不久後天空炸出人造大陽,在巨大閃光消退後,雲層還是浮泛著怪異的紫光,仿如啟示錄中的世界末日。雖然感性上我佩服司庫長視死如歸的救人精神,理智上,我知道反物質不但不是什麼上帝粒子,而反物質也不會因為有強大的湮滅作用,就被拿來摧毀任何團體。

 

對於反物質的製造和威力有興趣?看一群高中生說給你聽。

到這裡,大家別担心.我不是要來堂粒子物理課,也不打算探討為什麼是正物質構成大部份的宇宙,我只想從反物質為引子,談談科學為什麼不會摧毀宗教信仰,一知半解的科學概念,卻可能混淆人文思維。科學概念之所以和人文學中的宗教、哲學擦撞出火花,可能來自於物理宇宙論,宇宙論的題材,和宗教裡面,宇宙創始的範疇很像,因此,的確有人從宇宙學來思考一些哲學議題。但是,找到宇宙初始物質,和哲學上的第一因不見得完全相同,哲學上的第一因可以推導出後來的許多事物,例如:基督教的神學裡,先有了上帝,上帝造天地,上帝造人。物理學上,找到宇宙的初始物質,並不是自然推導出類似的結果,在宇宙初始物質產生後,迅速的形成時間、空間。相當程度上,都是在解釋自然現象。當然,很多人在大霹靂理論裡,找到了類似神學上開天闢地的點,我還是很肯定,大霹靂理論,無法完全解釋,人文思考上的第一因問題。

從宇宙起點假說,再回到電影裡面所謂的上帝粒子,找到反物質的同時,是不是因為人類找到了自然奧秘,可以創造出一道光,可以無堅不摧,因此,可以駕馭這股力量,重新建立某種人文秩序?這點我有點懷疑,因為過往找到新的力量,並沒有這樣的效果。在十八世紀,也找到了巨大力量,只是那不是人類可以控制的力量,而是行星運轉的力量。牛頓力學確認了真空中物體動者恆動的特性,行星運行不在需要假託外力,自然也就沒有神或靈在推動星球運行。在更早之前,宗教界某些人曾經排斥克卜勒的日心說,也有可能是因為自然力量,取代了神祕力量,使那些宗教人士或許覺得自己掌管的領域受到侵犯,這是個人的感覺問題,和物理學或人文思考都沒有太大關係。我想,從開始探討自然界開始,人類就慢慢的面對,很多自然力量,其實用物理法則就可以解釋,要一直維持自然界的神秘面紗,來豎立高不可測的神秘力量,我認為不太可能。在探索神秘力量與自然力量的差異,要靠理性去區分,哪些屬於人文思維,哪些又該由物理研究來解決。影片中,那位物理學家一直關切著反物質會被拿來誤用,甚至怕反物質變成摧毀天主教的力量,因為聖經中 "被光照而消失" (註1) 的預言,可能成真,我想,如果反物質真的是具有使命,為了應驗聖經的預言,要消滅有信仰的人,那人類又何必大費周章的建立粒子加速器,以人工的方式來產生反物質,而且產生的反物質還如此的稀少呢?(註2)應該在大自然裡面就能找到很多才對。我寧可單純的相信,反物質是宇宙中的少數物質,它的存在或許真的有某種平衡作用,維持宇宙以目前的方式來運作,而不是具有使命,要來毀滅特定的族群!

推導到這裡,不管反物質是上帝粒子(註3)也好,是聖經啟示錄中,末日先驅也罷,總之,反物質在人文思考上,失去詭魅色彩,不具備預言色彩,因此,更不可能去摧毀任何信仰,如果說,真的有任何東西具有撼動人心的力量,在我看來,一般人容易直覺的感知到彩虹,其尺度巨大,因此具有某種宗教性想像,我認為比較有可能去引發我信仰上的思考。從以上了論述,應該可以看出,片中反物質其實沒有很高的象徵意義,因此,單純的把反物質炸彈,代換成好萊塢電影中任何的爆裂物,都是一樣的,不過,我對於片中的危機,比較是從文明消滅的角度來看,片中無所不在的方尖碑與文藝復興時代的建築,其實在西方觀眾中,很容易和文明畫上等號,任何拆毀這類建築的力量,則會被聯想到蠻族入侵,如果是從這個角度來看,握有反物質的神秘人物,倒是會引起我隱隱的不安,因為這暗示著,這位人物不但不打算為文明加一塊磚,反而是要和這文明玉石俱焚,如此的幕後神秘人物,想必才是引起觀眾危機感的原因。我並不急著去想保護教宗的瑞士親衛隊是不是也被也被滲透了,那位侍衛長是不是打算殺了司庫長,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樣的幕後人物,到底有多大的把握與所有的文明捍衛者為敵,最後又要以什麼主張來勝出,果不其然,司庫長自己暴露身分,進入閉關投票的會場,要求樞機主教們,撤離梵蒂岡,對的,離開文明象徵的所在地,也是一種摧毀文明的隱喻,司庫長如此的提議,讓我開始懷疑起他口中所謂的現代神蹟,他以保護梵蒂岡廣場上的民眾安全為理由,建議讓樞機主教們,離開梵諦岡,也暫停教宗選舉。從文明發展的軌跡來看,只有文明同化了入侵的蠻族,鮮少看到文明被捨棄而變成荒野,在這個意象上,我再度想到人文思考的價值,什麼才是最重要的,為了這個重要的目標,什麼又是可以被捨棄的。價值,同樣的不是科學處理的範疇,卻是哲學、宗教常常會問的問題,只要把握住主要的問題,其他的次要的問題也就能一一被解答出來,至於那些司庫長眼中,將如落難老人驚恐逃離的樞機主教,有沒有離開梵諦岡呢?各位可以進戲院去解開謎題。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群比細胞還要小的機器人,可以偽裝成人類,還可以騙倒熟識的人,不可思議嗎?這可是以螞蟻群為理論阿展的人工智慧,所模擬出來的機器人,每個機器人都只處理很小一部分的資訊。以上就是Michael Crichton 奈米獵殺的主要立論依據。他的小說,真的為驚悚小說開啟了一個新的領域。

 

相信大家對他的"侏儸紀公園" 一定不陌生,他從基因科技的發現找到靈感,推演出恐龍可能復活的方式--- 蚊子裡面的恐龍血,利用基因的移植,再次複製出恐龍。這也是令人感到新鮮又可怕的點子,人類將第一次和恐龍活在同樣的時代。這部片也是使Michael Crichton 普遍為人所知,更掀起了一波恐龍熱。

 

除了科技驚悚小說,Michael Crichton 體察到美國的反日情緒,寫了"旭日東昇",改編的電影版本中,史恩康那來,以一位了解日本文化的美國人,辦案中藉由日本人的方式,跟日本人打高爾夫,故意輸球,也不強力介入日本人之間的軟性鬥爭,慢慢的拼湊出可能的作案動機,過濾出可能的疑犯。這本小說,展現Michael Crichton在科技之外,對異文化的觀察力。

時間線這本書,則描述一群人,透過量子時光機,回到過去,參與中古時代的一段歷史。其中一個人甚至留下來,與那個時代的女性結婚,終其一生活在那個年代。那個角色簡直就是錯置在現代的中古時代人,活在中古世紀倒也是個理想安排。

我在不同的時間點,讀了Michael Crichton不同的小說,看了根據他的小說改編的電影,我的下個目標就是讀"麥可‧克萊頓旅行開麥拉",藉由閱讀,我想向這樣得作者致敬,他能夠因為一場虛驚的病,想到自己來日無多,選擇了往文學的方向發展,希望各位在讀他的小說時,對照一下他多采又堅持的人生。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