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慢活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Merry Christmas!!

又到了聖誕節,不知道您是不是忙著準備聖誕大餐的餐廳訂位,或者趕著回鄉呢!

今年的聖誕,我開始跨入了新的關懷,就是關於評量與學習的平衡,好像是個沉重的話題,卻是順應十二年國教後,升學校內化的現象,雖然還沒有定論,卻可以預知,未來的教育分流,絕對會慢慢走向以大區域為單位的區塊化,也就是把教育資源導向地區本位,優先分配給該地區的學生。北北基的首善之區---台北市,必然要背負區塊化之後,社會公義面的質疑。

幸好,聖誕節是分享的季節,或許我們也能透過分享概念,讓免試升學,變成免壓力升學,路,是人找出來的。

 

聖誕快樂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用iPhone 喝可樂?這是iPhone手機上的可樂販賣機程式。

在日文中,許多的外來語,以五十音拼音的方式,豐富了該語文的詞彙,凡是 news、e-mail或computer都有對應的日文外來語。中文詞彙也同樣受益於外來語,豐富了中文的語彙,標題中的三個詞, 代表了3 種外來事物,分別是飲料、手機和網路活動,讓我們一起來探討詞語背後的潮流趨勢吧! 

 

有讀者可能會笑:可樂雖然來自外國,外來產物的中文命名算外來語?這就像因緣是唐朝時代的外來語一樣,雖然因和緣都是本來存在的漢字,因緣聚合是道地的外來概念,玄奘高妙的翻譯,使得虛幻的異國事物,融入中國文字中,和佛教用語類似,可樂這個商標音譯,成功以道地的中文命名新事物,暗示喝飲料時的某種感覺,這樣的名詞完全融入中文口語,不特別令人感到拗口,除了商標翻譯融入中文之中,可樂本身還成為一種通稱,這個名詞在產業界就像吉普、沙士,成為各品牌同類產品的稱呼,在可樂發源地 cola,被Pepsi Cola,    Pepper Cola等其他廠商,採用為產品名稱,特定商標名稱成為通稱,就是產品深入人心的證據。  

 可樂iPhone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紫色迷霧森林 (東區附近的公園)

紫色迷霧森林

斜頂紅瓦的木屋或鋁屋,加上白色的門,門前延伸的木板陽台,跨下木陽台,就是小小碼頭,停著一艘手划船,湖水綠得令人想掉淚,是的,這是布特斯蘭,而我用餐的地方,正是北歐風格的IKEA 餐廳。

 

我選擇這裡是為了餐廳裡的無線上網服務,而對於實務講究的你,或許已經習慣了隨意走入一家賣spagetti 的義大利麵餐廳,也對於路邊的土而其轉烤肉平常視之 (而且它還有個聽來頗本土的名字,叫沙威瑪),可別忘了,這些都是來自境外,隨時提醒著我,全球化不是只有噴射機旅行和英文貿易信,腸胃也逃不過全球化的範疇,我雖然人在三重的IKEA,卻點得到瑞典肉丸,坐著極簡風紅色椅背有圓洞的椅子,白松木的餐桌上的手提電腦,讓我深信我已經置身在夏日的某個瑞典漁村,漁民在不捕魚的日子,正在修整船隻或作家庭木工,張羅下一季的自用家具。

 

且讓我們跟著暫時優閒的漁民,想想那種生活型態是怎樣的意味,我甘心依順著餐廳的異國風味,把歐風的肋排套餐,化身為遠方的想望,我們不必知道巴黎的Leon餐廳的淡菜,就可以在巴黎海鮮吃生蠔,我們不必知道日本北海道民宿式鮮魚鍋,就可以吃湯廬的石狩鍋 (註)。我們就利用這樣的暫時逃脫,忘卻不遠的山下,北投捷運站還在呼呼運轉,路上的Toyota 還在不停奔馳,我們暫時住在日式鬼瓦建築,批著浴衣,享受著這一季鮮魚帶來的河川野性,也享受著山上清風吹動的竹影二、三。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這篇禱告詞,垂聽禱告的對象是基督教的上帝,如果讀者相信某種宇宙的無形力量,或是沒有明顯的信仰傾向,不妨把這個當作願望清單,畢竟,渺小的個人若是能實現一些小小願望,我覺得應該是一件愉快的事。

 

天上的主啊!願你保守我小小的禱告,用你的手來堅固我手做的工,

在新的一年,讓我了解,知識無法取代生命,

財富也無法取代富足,因為充盈而實際的經歷,

乃在於實踐與享受,不在於計畫與理解。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記得有一次,抱著好玩的心情,到友好公司 (因為聽說那家公司也在同一國際傳播集團的名下) 的創意部應徵工作,除了素常問答,互相了解公司背景和我自己的經歷,我發現招待的飲料是百事可樂,於是話題就岔到了可樂上頭,聊起為什麼選擇百事,可口可樂的新配方又有什麼缺失?總之,初生之犢不畏虎,談論成熟品牌的行銷定位是險招,不是大成功,就是大敗筆,事後想想,或許這段聊天,是主考官經心引導的也不一定,然而,讓我印象深刻的,一直不是公司的市占率或是辦公室擺設,而是那段交換心得的談話,即使多年後回想,都像是一段準備打入某個大型市場的提案會議,而且雙方都對產品充滿了感情。

或許讀到這裡,有讀者開始按旁邊Pixnet,打算另尋新文章,畢竟,有人不想去行銷單位上班,也不喝可樂,可口百事於我何有哉?大哉問,就像歐巴馬於我何有哉一樣,我直覺得想到,最大的關聯,其實每個人不經意的選擇,往往變成一生不變的習慣,說起這樣的偶然,我可是舉都舉不完,因為幫妹妹拍人像照,迷上Nikon單眼相機,後來變成我攝影的唯一的選擇 (註1)。而工作上呢!因為要跨台北縣市上班,我選擇日系以姓氏為名的 (Honda)車廠的汽車通勤,並習慣其駕馭方式,這輩子也沒打算換廠牌,即使以後我不用通勤,我也不打算開其它美系車種。總之,一開始都是為了某個目的而做的選擇,後來反而把目的忘光光。可樂之於我,正如水之於魚,不是自覺的選擇,而是不自覺的反射動作,連到對岸的沿海城市,也會請小店的老闆,到對面的雜貨店,幫我買罐可樂。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自覺我在喝可樂,而非喝了都不知道自己刻意選了可樂。說到這樣的不自覺選擇,其實充斥在你我之間,很多人說,我因為偏愛視覺圖像作業系統,所以選擇了微軟的Windows,背後的真相是,微軟幾乎壟斷了個人電腦的作業系統市場,就我所知,許多偏愛文字介面作業系統的工程師也用微軟,而且不是因為它的圖像作業系統,而是在少數作業系統裡面,微軟還算是穩定的系統,而且在使用者中比較通用,不會產生檔案相容性問題,這樣的選擇,真的是一種選擇麼?我想,一時之間也不是那麼容易想清楚的。就如那次面試,如果擺的是一罐海尼根啤酒,我和主考官還會有意外的交談嗎?我想,不太可能。

既然可樂是我的選擇,自然我也說得出一番道理,正如XPP (X是某個英文字,有如好萊塢電影中的GNN)集團選上了我和那位主考官,各自在不同的子公司為不同的飲料廠商效力,我想這一切一定有點命定的味道,看來,不管我願不願意,我一定得在某個周三下午,和那位經理一起聊百事可樂,否則就違反某種物理定律。我想,這樣的想法太消極了,我還是比較喜歡我自己的版本,也就是說,是我主動接近這家有可樂客戶的集團子公司,以便未來的幾年,有機會不斷的試喝可樂,然後順便的做點飲料行銷,嗯,一定是這樣,可樂這種甜甜藥味重的玩意兒,一定是為我這樣的上班族而設的,在上班的無聊中,有某種物質上的寄託,不可能有第二個理由。

上面提了一大堆類似品牌忠誠度的可樂經,我想表達的是,消費者的選擇,絕對是自主自覺的,即使選的是壟斷的品牌,也知道這是不能選擇下的折衷方案,不會有什麼被騙上當的問題,然而,我還是繼續疑惑,如果我和經理聊的黑松沙士,或是寶礦力,是不是就沒有那樣的愉快下午呢?我想這樣的疑惑,應該也是那位經理永遠的疑惑吧!

高徒  2009.12.27

 

原來不是只有我認為大廠商讓我選擇了他們,在你被「設計」了嗎? ,作者也指出iPod 這類消費者和生產者,好像已經融為一體的現象,你若有興趣,參考看看吧!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說到咖啡,是我戒不掉的嗜好,尤其是研磨咖啡,真的是商業上的好案例,不必回家,不用機器,就能享受香濃的咖啡。星巴克咖啡成功的把一杯咖啡推上3美金的價位,這篇文章除了延續在網路時代談星巴克的方向,談經營模式對企業的影響,更要比較麥當勞的McCafe與星巴克咖啡的異同,或許這樣會讓我在下次點拿鐵時,比較能說服自己,喝咖啡是我研究行銷的手段。

麥當勞的業務,既包含提供兒童娛樂的漢堡速食,也從事餐廳本體的不動產業務,這是很財務導向的分析,要另文說明,我先就McCafe的經營模式,探討其中的競爭力。麥當勞對於新的業務,通常先求不傷害本體固有品牌,因此,McCafe的成敗,完全不影響McDonald的營運。尤其McCafe 附屬於麥當勞餐廳中,更是一項可以停止的業務,不需要處分營業場所。在失敗的損失有限,成功的獲利巨大的情況下,自然可以全力向星巴克下戰帖。

不過咖啡這項業務,一向是容易煮,不好賣,加油站的咖啡,一直維持低價,並不是原料較差,而是販賣的方式不同,不像星巴克,讓顧客把社交場所,從客廳拉到零低消的咖啡廳,把咖啡當作社交飲品賣,McCafe 迎向星巴克的挑戰,雖然喝咖啡的場所就是原來的速食店,門口卻掛上霓虹燈管的招牌,讓消費者了解,這是有品牌的咖啡,也順便提供不同等級和口味的咖啡,提供消費者更多的選擇。

或許是因為麥當勞分店眾多的便利性,當我想來杯咖啡時,我會走向McCafe 點一杯卡布奇諾,也順便領略麥當勞企業的效率與務實,既然咖啡加品牌只要1.5美元,何必去買3美元的咖啡呢?我想,企業文化還是主要的差異點,如果我說,麥當勞曾經想賣給迪士尼樂園,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驚訝呢?麥當勞的文化是提供兒童就近的娛樂,而星巴克則是提供成人社交的情趣,企業文化的差異極大,因此, McCafe 也不可能大幅偏離原來的企業文化,頂多在父母等待孩子用餐時,順便充咖啡因,不太可能完全放棄兒童市場,全店都推咖啡這類不太適宜兒童的飲料,就像星巴克不可能大量的賣可樂一樣。

既然我已經找到了McCafe的經營模式,是不是McCafe永遠只能當麥當勞品牌的附屬品,不能獨立開成一個獨立店?這倒也未必,麥當勞舊曾經經營旅館業,叫做金拱門旅館,提供基本的住宿與餐飲服務,並不是附屬於麥當勞速食店的旅館。依循同樣的模式,McCafe 可以當作麥當勞集團,挑戰星巴克王國的起點。首先,在咖啡文化上,星巴克師承米蘭義式咖啡的文化,讓消費者在不同濃度的牛奶與咖啡組合中,找到自己的偏好,麥當勞則不妨在美式咖啡的傳統中,找出消費者喜愛的賣點,其次,星巴克咖啡非常擅長在議題上著墨,推行公平交易咖啡豆運動,麥當勞也不妨在這方面,找尋社會議題,擔負起一定的社會責任,讓消費者感受到一定的社會參與感,以我的意見,麥當勞可以延續在兒童病患上面的路線,在某項成人疾病上著墨,例如:反對菸害,參與公益活動。

從上面的分析,我發現McCafe雖然不走取代星巴克的路線,反而比較像消費者帶孩子用餐時,順帶選擇,讓咖啡愛好者在速食店裡,喝到滿意的咖啡,這樣的行銷路線,我從麥當勞的美式咖啡哪裡找的廣告中,得到印證,咖啡已經是麥當勞開始注重的市場。McCafe模式不是單純的模仿星巴克,星巴克的反擊也不是納入可樂和漢堡,兩者都是立足於利基市場,進一步的發揚自己本身的優勢。正如標題所說,我在星巴克品味生活,在McCafe 享受咖啡,我不執著於品牌本身,我在意的是品牌附帶的延伸,帶給我品嘗咖啡的不同樂趣,下次你在點咖啡時,你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孔子提過一個極好的點子,述而不作,我猜,這表示多多寫一些引用專家意見的論文,少搞一些創作性作品,免得學術聲望大幅下跌。不過引用專家的意見,難免十個專家有十一種意見,我因此想到,不如來引述讀書會朋友的意見,安全得多,就在台北南區的某個咖啡廳,我們以理想的下午,創造了一個文學的下午。

講到理想的下午,當然不能提靈感的來源:舒國治寫的理想的下午,除了這篇文章,他更雜集了旅遊與晃蕩的主題,成為一本散文集,本次聚會的最大焦點,其實反而在不期而遇,說來很玄,沒有期待,又怎麼能確定所遇為是?這點,舒國治下了一個很漂亮的定義,所謂所遇為是,端賴結果,與過程的細心或規畫,不見得有關係。舉京都的一些庭園,有許多收費的處所,觀光者的期待也很高,可是園內無景,不管你怎麼小心規畫,那個園子早四百年前就長那樣子了 (不是我故意改成語,京都的確在四百年前或更早,就有許多庭園) ,因此,以結果決定論,更加印證了過程一定要隨興。因此,懷抱了一個高的目標,就不需要去講究過程的直接與否,曲折一些或許是一種趣味。也由著隨興舊書店也可以逛,書店老闆泡的茶也不妨一喝。更不必怕黃昏將至,因為理想的下午,必須接一個理想的黃昏。

舒式書寫,硬是要得。果然不經意就設立了一個高標準,要懂得逛舊書店,要喝茶,還要不怕夕陽無限好。這都是很高的境界,我不禁想起某個下午,接著澳洲客戶的電話,雖然是表面性的聊天,其實是為後面的生意鋪路,也就顧不得南半球英語沒有北美的好聽,硬是隨著笑話乾笑兩聲。由那個特定的下午,我想到境界不在高下,而在當下能融入其中,因此,理想的下午,我先要求其真,首先要有個好題目,喝茶可以是一題,舊書可以是一題,連城市行走,也成一題,就漫漫而遊,領略整個下午的趣味。

下午的主題,竟意外引出旅途上的巧遇,不是艷遇,顯然,因為文中只看到讀書的女人,並沒提到交談,比較有趣的是,這篇白描的作品,竟然意外的被注意,或許與舒國治寫景多,寫人少有關。不管是怎樣的題材,不及不離,若有似無的筆法,還是讓我們對文中的女人,充滿想像。讀者偶然遇奇文,發為奇嘆,何怪之有?

不只有女人,狗也意外成為主題,喪家之犬,並沒有鋪陳太多,卻把一處小酒吧的氛圍,批露無遺。這樣的景物描寫,宜為旅遊作家之典範,若想讀更多,不妨讀讀舒國治寫麗江的文章。

我也發了問,既然要隨興,那隨名畫而勘名景,若梵谷之絲柏大道,或隆河 之璀燦星空,豈非太過刻意?我想,既然是隨興,名畫還諸大化,星空回到上蒼,美事一樁,又豈是我一名遊客的刻意安排?想來,隨興之至,處處皆是胸中山水,地地無非案頭文章。

又有朋友問,城市冒險之旅,而得以參加裡想的下午,真是得其中精髓,理想的下午,既要在城市,更要有閒情,捨棄舊路,一空依傍,豈非下午之所以理想。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一篇類似曾國藩家書之類的文章,讀過,晚起是一大過,我想,這個作者,必然吃過晚起的虧,知道早起的好處。想像一下遠方的藍天,雲氣未散,鳥叫聲還依稀可聞,更重要的是,連公園做體操,擾人清夢的氣功舞,都百事待興,這種氛味,不言可喻。

 

然而這其中,難免因為作者的種種考量,變得矯情,與梁實秋先生的不養鳥說,相映成趣。照說,梁實秋先生養鳥,也是因為愛鳥,只是發而為文,就變成了不養鳥,一樣愛鳥,愛的形式也分文內文外,這可不是後設小說,而是實際的生活與散文。對於詩人為了對仗或風雅,小小作假,我也不過苛,更不會硬說早起的種種功德,說到早起的人受的罪,我是最了解的,頭腦昏沉,非得來杯咖啡,萬一那天還是咖啡癮發作日,更是伴隨偏頭痛,直到咖啡麻藥,一解膨脹的腦血管壓力,才能做事。這樣的早起,與其說是起來做事的,不如說是陪同事打卡的,當然,打卡只是比喻,從刷磁卡、簽到,到彈性上班,都沒拿過打卡紙,你要問起來,我還真不知道一般打卡鐘,上面是數字鐘,還是指針鐘。

既然提到了早起的難過,不如來說說早起做什麼,通常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飛車入市區趕上班,或許俗了的點,卻絕對可以理解,為稻粱謀也不失人文氣,總是人生一樂。至於趕早與眾人同赴象山,一起畫畫老樹、吃吃同伴帶來的可口三明治 ,容我在此謝謝所有當天的會員,又讓我為這一天感到欣慰,畢竟日起有功,作品會說話,不是作者可以在這裡做假的。又如,為了去幫小朋友站導護,拿出當兵以後,就沒練習過的交通指揮功力,幫著吹哨子、搖旗子,又覺得台灣的未來比美國有希望,不是小朋友上學比較早,而是書包真的很重,比起提便當袋、搭校車的小美國人,拿諾貝爾獎的機率,高出太多了。

 

這類的早起,總能沖淡一點失落感,讓日起有功這個成語,有了新意義,所謂有功,與其說有功效,不如想成物理學上的有作功,就是說,對一個物體作功,那個物體,雖然現在看起來是被服務的,可是有朝一日,是會去服務人的(或其他物體),以實例來講,電梯裡的平衡塊,雖然是被馬達拉到十樓高,等到人坐進在一樓的電梯車廂,平衡塊一樣會把人拉到十樓高。當時耗損的電力,也就值回部分票價了 (會有摩擦損耗)。因此,在這樣的早晨,我總竊喜,自己偷到了時間,作了人不一定該做的事,卻毫無罪惡感,創作是造物者的特權,偶爾代勞,想必沒有折壽、天譴之問題,只有榮耀造物者的喜悅。

看了我的正反論證,相信您能了解,並非我反對早起,我只是反對急吼吼的去做任何事。畢竟,一件明年就會被自己忘掉的事,為什麼急著去做呢?我不禁想起一件風雅的事,林語堂說,他從來不用行程表,比如說:他下禮拜三要參加一場學術會議,既然下禮拜三已經被判了死刑,他希望當天判就可以了,不必趕在今天判,借用林大師的說法,今天既然一定要做些事,就不急不徐的去做,千萬不要一大早,就讓這些事,讓今天被判了死刑。緩刑可也。早起的好處,大概也就是因著這緩刑的關係,讓我更加氣定神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位朋友,在設計廣告插圖時,不時會加入名畫,雷諾瓦的船上的午宴,或是畢卡索的躺著的女人,我想,他一定是美術背景的,因為不管廣告主因為曲高和寡,或是不符主題為由,不採用稿件,他也不以為忤,認為這樣的好作品,一定能夠找到知音。當然,如果他採用了比較近代的作品,可能授權費用才是真正讓廣告主頭大的理由,藝術與商業的爭論,都還能暫緩一緩。看到這邊,請不要假定我要談的是廣告設計,我比較想提的是,創意中的生活經驗。

或許有網友要問,來名畫都是生活經驗?或許對於我這樣的凡夫,逛美術館還不算生活的一部分,對於一位美術 (這裡想表達的是精緻美術fine art,中文裡面,好像只有古典藝術比較接近)背景的設計工作者,名畫絕對跟我眼中的骨董雙眼機一樣,是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也因為是生活中的經驗,運用起來就不會有牛頭對馬嘴的問題,我記得以前讀一篇小說,作者安排女主角在晚餐後彈一首柴可夫斯基的作品,這本來是蠻高雅的場景,妙就妙在,作者幫女主角選的曲子有將近一小時,也未言明彈得是那一樂章,因此,讓人蠻好奇女主角為什麼不挑蕭邦練習曲裡面的曲子來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脫離了生活情境去取材,就無法融入當時的場景,即使再好的題材,也會顯得格格不入。

 

既然生活經驗是重要的創意來源,為什麼大部份的人,其實找不到適合的題材來創作呢?這其實和應用的局限有關,以網拍為例,一般人認為和好朋友交換或互相買賣流行的周邊商品,不是什麼創意,eBay的創辦人,卻認為,如果能夠幫太太架設一個網站,讓同好都能來買賣蒐集的倍滋(Pez)給糖娃娃和其他收藏品,一定很有趣。這樣的生活經驗,對於一般人說,可能沒有什麼特別,然而,他卻想到如果不限定特定商品,卻能夠讓網路使用者,自己找到商品或是買家,可以創造出非常自由的市場。在這個市場上,既不限定商品,也不限定價格,只要雙方的供給和需求一致,就能成交。後續的發展,就如各位讀者看到的,eBay成為最大的美國拍賣網站,在其他國家也有網站,協助當地的網路買家和賣家,搓合交易。

從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簡單的點子,背後的創意力量是很大的,一些看來很無聊的活動,對於認真從事的買家和賣家,那可能是具有神聖意義的,正如很多人對於我喜歡的老相機,不覺得有什麼趣味,而其中哪部相機的鏡頭,色偏最小,哪部相機的捲片撥叉,手感最好,對我個人來說,都非常有趣,因此,當你在身邊找到有趣的事物,千萬不要覺得無關緊要,通常創意就躲在這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後面。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ison排球嬰兒版 (出處: Arthur's Vineyard)

Wilson排球的嬰兒版 (出處: Arthur's Vineyard)

http://www.arthursvineyard.org/2005/Halloween/05Halloween.html

 

說到排球,有一顆很有名的排球叫作Wilson,就是陪著湯姆漢克在海上求生的那顆茅草頭,我一邊看著精彩海上木筏求生記,心裡可沒忘記,Wilson其實沒有打算逃離查克諾倫(湯姆漢克在片中飾演的快遞公司經理),而是身不由己的被海面的各股潮水,交相衝擊,帶向遠方,查克的吶喊 "Wilson! "充滿戲劇張力,我心裡還是想提醒主角,布朗運動才是決定Wilson最後歸向的力量。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色迷霧森林 (東區附近的公園)

紫色迷霧森林

斜頂紅瓦的木屋或鋁屋,加上白色的門,門前延伸的木板陽台,跨下木陽台,就是小小碼頭,停著一艘手划船,湖水綠得令人想掉淚,是的,這是布特斯蘭,而我用餐的地方,正是北歐風格的IKEA 餐廳。

 

我選擇這裡是為了餐廳裡的無線上網服務,而對於實務講究的你,或許已經習慣了隨意走入一家賣spagetti 的義大利麵餐廳,也對於路邊的土而其轉烤肉平常視之 (而且它還有個聽來頗本土的名字,叫沙威瑪),可別忘了,這些都是來自境外,隨時提醒著我,全球化不是只有噴射機旅行和英文貿易信,腸胃也逃不過全球化的範疇,我雖然人在三重的IKEA,卻點得到瑞典肉丸,坐著極簡風紅色椅背有圓洞的椅子,白松木的餐桌上的手提電腦,讓我深信我已經置身在夏日的某個瑞典漁村,漁民在不捕魚的日子,正在修整船隻或作家庭木工,張羅下一季的自用家具。

 

且讓我們跟著暫時優閒的漁民,想想那種生活型態是怎樣的意味,我甘心依順著餐廳的異國風味,把歐風的肋排套餐,化身為遠方的想望,我們不必知道巴黎的Leon餐廳的淡菜,就可以在巴黎海鮮吃生蠔,我們不必知道日本北海道民宿式鮮魚鍋,就可以吃湯廬的石狩鍋 (註1.)。我們就利用這樣的暫時逃脫,忘卻不遠的山下,北投捷運站還在呼呼運轉,路上的Toyota 還在不停奔馳,我們暫時住在日式鬼瓦建築,批著浴衣,享受著這一季鮮魚帶來的河川野性,也享受著山上清風吹動的竹影二、三。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騎著125C.C.的速克達,在繁忙的大街上奔馳,同時我也很安靜的享受,奔馳中,片刻的寧靜。時間彷彿慢下來了,夥伴交代的 "安全、慢",也同時的在腦中響起。

到底在現代人的快速生活中,哪裡才有慢的概念呢?是不是慢活(LOHAS另一個翻譯為樂活)都產生於慢步調的鄉間呢?其實,慢活最發達的區域,正式觀光式農村與城市,理由無他,這裡才是慢活概念的利基市場,當地有著不悠閒的觀光客與時間永遠不夠的市民,他們最需要慢活。我對於慢活的詮釋是利用快速的工具,體驗慢的樂趣。說起來好像很矛盾,其實這是有原因的。因為在都市生活中,不太可能把一切都停下來,思考比較長遠的事。有一次,同事考慮要轉職,要從兩家廣告公司中選一家,我建議他考慮一周,什麼事都不做,畢竟,這至少關係到未來三到五年的生活方式。結果,他只有三天的時間考慮,而其中兩天還是公司旅遊,旅遊結束,就決定到新公司報到了。  現代人連長期問題都得快速處理了,日常事務更是無法慢慢來。於是,我從狹義相對論偷到點子,也偷到時間,狹義相對論中,提到物體以近光速前進,周圍觀察者會覺得這個物體的時間系統慢下來了。我當然不可能有這樣的太空船,但是,我學習從快速的活動中,去欣賞那時間慢下來了的悠閒。於是此刻,我在買完速食店早餐後,享受著用餐前、回家路上的悠閒。

 

快速度的悠閒可不是高科技工具的產物,而是在任何自由心靈的身上,我在閱讀上也體會到這樣的樂趣。以前我在圖書館,會快速度的掃過一整排的書架,然後第二輪就抽出我要的相關書籍,第三輪則翻到我要的頁次。記得有一次在公司的圖書館,我甚至表演了一次手工快速檢索的能力,以快翻書頁的方式,找出所有網路產業的相關文章,然後開始進行網路廣告的提案會議。現在,我反其道而行,先到圖書館的電腦上,用關鍵字搜尋,找到我要的書,然後以相對緩慢的步調,直接到我要的樓層和書架前面,找到書。之後我先讀序或目錄。最後,我才翻到要讀的部分,慢慢吸收。如此一來,雖然檢索的速度變慢了,但是檢索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為了檢索本身,而是要加速後來的閱讀與吸收。也就是說,我把檢索活動,當成後續研究的架構,架構穩固,我自然很快的能把許多資訊放到最合適的位置,形成比較整體的概念。也感謝電腦和圖書資料庫的幫忙,讓這樣的檢索過程,能快速完成,我才能享受這份悠閒。

 

以上,從形而下的交通到形而上的閱讀,我都體會到某種快速度的悠閒。這樣的悠閒,有點像從空中搭直升機鳥瞰市區街道,雖然少了點衝刺街頭的快感,卻有一覽全局的快適。當你在街頭瀏覽櫥窗,觀看許多商品,是不是也試試看,先從整區綜覽,再挑出重點商店,最後才去購物。當然,購物本身有許多好玩的不可預期性,不一定要有快速的悠閒。這樣的方法,適合在繁忙的市區,偷一次小小的閒暇。下次有機會,你想不想試試這樣的悠閒呢?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晨起無事,讀了幾頁瓶中每人,然後呢,也就這樣晃蕩。

 

可是有其積極面,終於面對起這個懶懶的、有才氣的費人。或許,天生我才!也或許,永遠與社會格格不入,看主的引導吧!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雖然我不信太陽神,倒喜歡看太陽馬戲!

 

說真的,看人體運作的極致,很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3 Wed 2005 07:25
  • 任務

跑步。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