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文化衝突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行政院長宣布研擬在短期內成為雙語國家,至於具體的辦法,還沒出爐。這樣的政策,亞洲有人做過,那就是新加坡,也取得相當的成果,然而,台灣的情況又如何呢?怎麼達成呢?

論語.png

論語中的符號,英語詞彙中有這麼豐富嗎?

日本戰後對於這樣的情況,有評估過,大約是從國家認同的角度出發。後來日本決定不採用英語,卻大量翻譯英語的內容。之後,日本英語口語普遍低落,人民的知識卻很足夠,因為有專門人才翻譯外來的內容。英語雖然看似萬能,我從希伯來文的角度來看看這樣的情況,雖然說希伯來文不表致這個人就是以色列人,希伯來文卻是閱讀原來聖經版本的工具,不見得能完全廢除同樣的,若是要透過英語來學習論語,一樣會產生某些問題,因為不同文化會需要不同的符號,也承載了不同的內容。當然,對於以英語工具論者的角度,會覺得終於把某種外語本土化,相當不錯,成為雙語國家,卻要付出不少代價。

以新加坡這個成功案例,會發現公務人員其實要選修高級華語,因為對外還是需要和馬來西亞和印尼區別,英語之外的 "母語" 是蠻重要的,溝通之外還須對外表現某種認同,這是很微妙的。此外,官方語言可以有數種,加州也把中文列入官方語言,並無法律上的困難,只須編列翻譯人員的經費,比較可惜的是,台灣把這樣的"結果" ,當成原因,以為可以鼓勵大家學英語,公務人員畢竟是相對少數,大家努力學英語,以前是要進外商公司,現在是要進鴻海這樣的全球企業。院長,看錯方向,寫錯藥方,可以理解,手上有什麼工具,就用什麼工具,忘了官方語言,是語言流通的成果,不是推動語言流通的動力。

 

看清楚了以上的問題,什麼鬆綁幼稚園英語教學、學校科目雙語化的迷霧也就清楚了,真正該釐清的,反而是英語教育上,能寫不能講,非英語系學生英語普遍低落的問題。官方語言與雙語化,其實是移民與產業政策的產物,無關乎執政者主觀的願望,更非小幅度調整教材,就能達成。錯把決果當原因,討好部分選民,未來執行時應該就會發現很難兌現。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文天龍寺與三秀院 略略交代了悠哉晃蕩回京都的方法,幾幾乎想用上嵐山交通散策這樣日本位極濃的標題,漢字用出和風,這點卻是日本人的一絕,這回繼續來記一段偶然的參觀。

ABKA_113_DN32046_S.jpg

典型的合洋混合式建築:嵐山 Arabica                                 出處:Good Coffee

 

渡月橋頭某面木質圍牆,裡面的蕎麥麵店,令人好奇,進去一逛,發現還有小小的藝品店,有些雅致的紀念品,並未細看,只覺得,內裡的空間,極適合跪坐品茶,大抵以玻璃包廂,榻榻米座位為主,另一建物則為蕎麥麵店,因為不用餐,也就門外張望就離開了。

可能木屋濃厚的和風,質感極佳,滿足了我的眼目,接下來的嵐山Arabic 以及我平常早晨的咖啡因額度,我全部放棄,往嵐電嵐山站前晃蕩去了,說來矛盾,我一貫以西方Japanologist 的觀點來看日本,好像蠻偏西方觀點的,可是正因為是外來客,反而期待看到非常日本的東西,正如早期的西方觀光客,很失望台北街頭沒有原住民服裝一樣。京都其實是高度西化的都市,甚至許多西式建築物,比東京還早,然而,觀賞者的角度大大限縮這些可能性,在東京的郵政總局大廳,我也感受到天窗光影的魅力,讚嘆著日本對西式建築,已能掌握且發展出日式的語彙。嵐山Arabic 這樣的西式建築,很可以為桂溪添色,卻也可能搶了渡月橋頭的古建築風采,就讓橋頭的蕎麥麵店繼續飄香,而咖啡的香氣,則在不遠處的溪流小段差旁,低調的散播全球文化 (硬要溯源,咖啡甚至不是基督教文化,伊斯蘭教信徒更早喝著咖啡頌唱可蘭經)。

高徒  2017.2.22 新北新莊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因為海牙幾位法官,將南海幾個島判定為礁,引發了中美軍事力量的備戰狀態,本文將以國際法角度,來看看礁石無海域論調對貿易的影響。雖是小小的定義問題,隨著貿易與礦產的龐大利益,島嶼與礁石問題,已經從小小的國際法定義,變成強權間,爭奪資源的好武器。

103418199.jpg

永興島為西沙群島之主島,因為具備降落軍機的跑道,成為美方眼中最礙眼的『礁石』。

 

先不論美國透過國際法庭傳達美國意志的做法,間接達到美國想要的結果,本文純就國際法的角度,來論海牙法庭的判決。國際法庭多次有擔任過美國的白手套,達成美國想要的目標。例如:想要日本不要捕鯨,就叫國際法庭判日本捕鯨違反國際法,雖然沒有執行力量,卻能給當事國帶來很大的道德壓力。同樣的,國際法庭一判,中國南海的某些島嶼只是礁石,美國馬上說:全世界都在看,中國怎麼做?若是與美國不相干,且第二方是菲律賓,美國僅是國際成員的一員,為何如此緊張?既然,美國找到了很好的礁石無海域論來爭奪南海權利,正面應戰,就從礁石無海域來破美方的局。

 

這類爭論,說來不是自然科學,而是人文科學,也就是不管這個島多大,只要不符合某個要件,就能判定為礁,我引一段國際法的文字,讓大家知道證明某塊土地是島,並不容易。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杭丁頓的文明衝突論,引經據典,邏輯縝密,唯一百密一疏,假設阿拉伯文明與基督教文明是不相容的,是個錯誤的起點。薩伊德對於這類西方學者所謂的東方主義,非常不以為然,粗淺的了解東方的文化,即以西方的比較研究,指手畫腳,說東方哪個不好哪個不對,根本忽略的研究主題中真正的重點。這次的恐怖攻擊,讓西方社會開始有機會反省,到底全球化與西化的道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

首先,我把全球化與西化的歷史簡述,見樹不見林有時比無知可怕,杭丁頓的錯誤推論,也導致了不少不必要的戰爭,如:美國伊拉克戰爭。我倒不是從鷹派陰謀論來解釋杭丁頓,認為他是鷹派的學術界打手,我認為是錯誤的理論,讓鷹派拿來借題發揮。西化是亞洲百年來的目標,也因此,對於東西衝突,亞洲在這方面感受比較輕微。相對於阿拉伯世界,並非地理位置遙遠,而是因為阿拉伯世界,普遍對於這樣的西化,戒心比較高,再加上石油收益支撐的酋長國制度,讓這樣的政治架構還能運行,自然比較有機會去抵抗西化的力量。以日本來論,明治維新雖然是為了對抗西方,在西化上,真的是最無痛的西化過程,武士學習英語,引入西方火炮,甚至有限度地接受基督教。難怪日本常自傲的表示日本是歐洲國家,對於其他亞洲國家有優越感。我不一面倒的認為歐洲文明一定正確,亞洲或阿拉伯文明一定錯誤,而是任何兩個系統,需要長時間的融合,硬要馬上擇一,誰也做不到,明治維新的效益,也是幾十年後才慢慢展現。

透過西化過程,美國口中的全球化,不過是把英國19世紀的全球殖民,改成全球貿易,亦即更低層次的全球化,相對的,阻力也會比較低,然而,對阿拉伯世界來說,全球化卻是區域控制力降低的魔咒,阿拉伯世界雖然有統一的宗教,以及阿拉伯語這種國際語言,卻缺乏像美金或西歐北美這樣的經濟體系,亦即,貨幣發行或市場整合,皆不是阿拉伯世界自己說了算,要靠老大哥點頭,這點有其歷史因素,不是因為美國是二戰戰勝國,甚至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會員國,也會自己偷偷多產油,讓油價下跌。要解決阿拉伯地區的問題,可能得先承認,阿拉伯世界的系統,有其在地的優越性,適度的讓地區有一些自主權,不能硬套全球化這麼強勢的遊戲規則。我在九一一事件五年後也談過這樣的金融體系,一定會出亂子,因為太偏美國,也太偏西方世界了。

回到巴黎的恐怖攻擊,有人認為比利時與法國的阿拉伯裔,是動亂的根源,這一樣是看到了枝葉,忘了根,若是沒有阿拉伯國家在背後讚許,這些人又怎麼會這麼視死如歸,宗教理由本身已經不足以解釋,我個人的看法,阿拉伯世界長期被排擠於全球遊戲之外,卻要供應重要的原油資源,也難怪阿拉伯人會願意損人不利己的以高油價來傷害西方國家,因為做出貢獻而不被尊重。石油屬於阿拉伯地區各國政府還是屬於西方口中的恐怖分子的伊斯蘭國,暫且無法定論,屬於所有阿拉伯人這點,我暫時就以此界定,若是伊斯蘭國真的把石油收益,用於民眾,不就建立了類似酋長國的政治合理性嗎?這才是西方世界害怕又跳腳的痛點,黎巴嫩央行的美金,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釐清這些根源,我認為歐美各國,要跳脫文明衝突論的阿拉伯研究,改成接納式的角度,買買石油,也要去了解賣方的想法,探討阿拉伯世界能不能整合成一個經濟體,能不能適度的以地區貨幣來交易,甚或,這批石油收益,是不是能轉成更有用投資,否則,石油收益變成武器槍砲,再轉成巴黎街頭的恐怖攻擊,美金、俄制武器加上阿拉伯槍手,應該不是西方社會希望看到的結果。至於某些學者,要以文化衝突來解釋,我認為二十世紀已經是高度世俗化的社會了,阿拉伯世界也不例外,需要貨幣工具,也需要夠大的市場,如果不能先解決該地區人民生活的困境,直接跳到文明的抉擇,不但無助於釐清問題,反而更加強調東西雙方的差異,此即杭丁頓文明衝突論,即使有一絲絲正確,也完全無助於問題解決。唯有先建立某種交流架構,西方文明這些優點,才有機會在阿拉伯世界展現,而西方也有機會學習阿拉伯文化的優點,相信這樣的世界,才是我們比較想要的全球化,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早上看了格友們來訪紀錄,1Q84---村上春樹的異時空寫實小說 來了三位,而除了中國文化--- 文字的傳承功能 之外,另外兩篇  (註)分別是1Q84續評與評論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中的一篇,剛好,晨起讀的也是最長的一日,寫的是日本終戰詔書宣布的前一天。

20140716jzh0013.jpg 

群眾示威抗議安倍首相的集體自衛權法案,軍事擴張的歷史教訓在數十年後,仍未被淡忘。

 

新日本,從我到過大阪之後,見識關西另一面的風情,明治以來那個老日本,已經走出新路線,我更深信,這個南北接連、避免掛國旗的國家,已經完全改變了,到了東京,我更深深體認,二次大戰的痕跡,無法完全從日本抹去,如果對於戰爭痕跡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讀讀 安倍能否讓老日本捲土重來? 然而安倍提出的老日本方案,讓人心驚,正如書中提到,以保存天皇國體為藉口,想要發動政變的日本年輕軍官,其實內心底只是不想放棄職位帶來的權利,而務實派的軍官,則想到生存下去,重建日本。新日本的成果,會不會毀於一旦,就是這兩派想法的交戰,結果如何不得而知,作者半滕一利在最後一章講到,日本戰敗的餘震,至今未止,真的是一針見血,在安倍首相的身上,也完全印證。

回到日本這個主題,日本觀察的起點,其實起於英國,同樣是島國,同樣與大陸風格(亞洲大陸與歐洲大陸)迥異,然而二戰中,一個堅守歐洲最後一塊戰場,一個席捲亞洲大部份的土地,甚至佔領中國的一半,兩個帝國,戰後也有大量的建設,類同的背後,卻有著南轅北撤的差異,英國因為講究綿密細緻的國際關係,所以和美國與歐盟保持等距離,加入歐盟卻不用歐元,甘心放棄轉換成歐元時,可享有優惠的匯率溢價,卻也因為不貪心,也躲過希臘、西班牙等歐豬危機。和美國的同盟關係也帶來某種負擔,例如派兵 5000人,加入伊拉克戰場。而日本則僅抱日本帝國思想,還妄想透過經濟與軍事,制衡中國,要知道大戰略的起始,就是規模,英國的國家規模的確需要外交平衡,不能因為大英國協包含紐、澳和加拿大,而錯估形勢。而日本能放棄等距離外交的利益嗎?日本在中國的工廠與市場,豈是軍事力量可以左右的,可能全面派自衛隊到工廠繼續生產?日本透過美日安保以及對美貿易,好似取得某種保障,其實脆弱不堪,須知亞洲的均勢是中美平衡,日本完全不是關鍵,為了日本而得罪中國,不符合美國利益。深思新日本在美國保護傘下,才安穩成長,當局者能不小心平衡美、日關係的平衡?

反過來想想,台灣這次選戰,又在保持現狀與終極統一之間擺盪,其實深思美、中關係,認清國際現實,有百利而無一害。只要看清,中美貿易是互賴的,中方的外貿順差回存美國 (以購買美債的形式),與美方的大陸投資,以獲取長遠利益,短期內不會停止,習近平就帶來了大筆的波音訂單。這份大禮說明了很多事,台灣想要保持現狀,或準備隨時向任一方傾斜,看看英國,想想日本,答案也就呼之慾出了,至於所謂的獨立,我想,目前沒有那個國家說得清楚,以色列嚇阻埃及空軍後,並未大張旗鼓,對埃及叫囂,獨立即已完成。目前台灣不管靠經濟軟實力,或是暫時的國際均勢,都完成了目標,至於要不要把現狀大聲嚷嚷,惹怒日、美、中的領導人,那就是我們的智慧了。至於想騙選票,幾次大選都證實,中間選民最多,爭取極端選票,只會自取滅亡,美國南部各州,常有主張各州獨立的候選人高票當選,這些候選人忘了,各州互相獨立,又共同屬於聯邦,再獨立一次,是指脫離聯邦嗎?把台灣當作那樣的州,是汙辱台灣選民的智慧,欺騙選民真實的感情,就像騙選民台灣可以像香港一樣的 回歸,選民一樣不會上當。日本,好像台灣啊,真的要放棄獨立的事實,讓日本再度成為中美託管的一個省或州,相信日本選民一樣不會上了選舉騙局的當,會好好地把這樣的候選人推出歷史之外。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文提到,保存傳統,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直覺,可能或多或少受到西方的影響或無形的幫助。亞洲各國心理上可能也會因現代化的程度,而有信心不足的問題,”經濟發展都成問題了,還管環保?“ 這類論調都是亞洲現代化過程中,因為認知失調,產生的迷思。

釐清了傳統保存其實會和現代化夾雜,行動時猶豫不決,也就比較不會苛責所謂東方國家不保存傳統了,反而更能體諒兵荒馬亂中,運送文物不離不棄的李清照、趙明誠夫婦決非凡人。龍應台在上海演講,這麼早就西化的城市中,要談保存傳統,有其難度。這篇文章和上一篇任務不同,並不特別回應龍應台紫藤盧一文,而想進一步討論,傳統保存的目的,當然,此處的目的不是很務實的生存問題,龍應台提出的參考答案,恐怕也幫不上忙,既然沒有專家,反而讓我有思考的機會。

傳統的保存,其實和自我認同有關,尤其像日本在二戰前,人口規模小,洶洶來勢的現代文明,有吞滅大和民族的趨勢,此類國家整併,巴西就是前例,雖然葡萄牙人建立了頗為不同於美國的巴西,在強勢美式文化沖擊下,巴西越來越像美國,甚至採用過美金當貨幣,就知道弱勢文化的難處。保存傳統似乎是唯一可行的道路,於是書法、花道或茶道,就成為日本人的軟實力,美國學者對日本的文化調查,就以 “菊花與劍” 來命名,花道和劍道就定義了大和民族。為了自我認同而保存傳統,不同於不問一切的守舊,也不是懷舊情懷可以概括,而是要小心的取捨,建立起獨特的辨認。不過日本並非一開始就把傳統保留起來,而是透過戰後的經濟建設,才成功地保存傳統。就以劍道來說,明治維新以來,其實武士刀全面被淘汰,末代武士中的湯姆克魯斯,以西方教官的角色,學到了日本傳統的劍道,還因此對武士道的視死如歸產生嚮往。真實歷史中,並沒有這麼感人的事,劍道是透過道館,以修身養性的方式傳授下來。

瞭解了保存傳統文化,不必然和發展的步調一致,可以鬆解緊張感,比較不會陷入傳統要馬上要保存,新事物不要太快發生的矛盾,高科技高思維 (high tech, high touch),許多傳統事物需要時間的洗練,傳統的防衛技能,昇華成修身養性的修煉,隔了約100年。同樣的,現代人鍵盤輸入的技能,說不定 100年後,是某種修身養性的技能,認為不可能的朋友,其實只要觀察傳統指令系統的DOS,被某些電腦迷模擬在小視窗裡,當做某種有味道的老電腦,第一代的蘋果電腦,更是被當作古董來拍賣,當初許多市場上的其他電腦,就沒有收藏家有興趣了,就知道文化保存不會在當下發生,而需要時間來挑選。

總結以上的分析,我發現保存傳統既不直覺,也不見得和那個傳統事務的本來用途發生關係,還是要讓它在現代生活脈絡中,找到定位,而時間更是重要得資產,有了這層認識,我發現紫藤盧或許也該保留個20 年,不能急吼吼地捉到手槍就能用 (龍應台對於我們亞洲目前到手的英語的看法,不是買了槍,就自然懂得射擊),而是讓這樣的台灣式茶道,和現代人的生活產生互動,找到新價值,台灣的鳳梨酥改革,不就開創了數十億的商機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龍應台寫的城市文化---在紫藤廬和Starbucks之間,初初讀來,並沒有什麼違和感,論理明暢,東方式文化不必依附西方,論點的氣勢也十足,唯獨有保存傳統這一點,我想了很久,龍應台沒有提出任何論證,就認定了,經過再三閱讀,終於弄清楚,原來只有這個是西方來的,就是西方發展了科技,終於有能力保持傳統,所有傳統最重要。

要說這樣的思考方式有沒有偷懶,我覺得龍應台還是經過一翻推敲,細細定調的,只是讓我不安的是,如果連傳統很重要,都要西方來肯定,那前面一大段我有我的內容,不就是虛幻的嗎?因為這樣的內容,顯然很可能不是按照西方的邏輯篩選的,也很可能只是國情或文化特性,並沒有西方式的先破壞再保存的珍貴感,這點其實我不驚訝,龍應台其實呼應了許多西化以來,學者的論調,先符合西方模式,再來建立我們的特色。

接下來,我才終於理解,紫藤廬為什麼會上場,紫藤廬就像米蘭那一千家各自不同的咖啡廳,可以被選為保留的樣板,有了樣板,不管是複製也好,不複製也罷,終於,我有了星巴克預防針,因為紫藤廬正是西方邏輯可以懂的東方文化,正是西方文化保存的模式。太好了,鬆一口氣了,連文化保存我麼也趕上西方了。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誤解,就是因為把西方和當代畫上了等號,然後,傳統的包袱被東方背起來了,我們就是西方規定不准進步的乖乖模範生,然後,因為不進步,只好美其名為傳統,而傳統的美好,西方觀光客得了便宜後,認同不認同呢?那還真是嚴重的問題,啊!原來西方也保存一點點的傳統,所以,我們原來不是沒進步,西方是:先破壞,再保存啊!而我們一開始就保存傳統了,原來東方模式才是最先進的啊!

釐清這點之後,我豁然開朗,原來有西方的傳統與當代,以及東方的傳統與當代,四個象限或有交集,卻沒有模糊的可能。所以龍應台的歐洲傳統服飾牧羊人,我不會直接代換成太魯閣族獵山豬勇士,因為與西方的傳統看來類同,不會直接讓我產生自信。因為那個部分,跟我們文化的發展,沒有直接的模式類同點,只是因為外表看起來很傳統,讓我們的心理得到來自西方的安慰,這恐怕才是最深的自卑情結吧!

最後,我要回到不卑不亢的立足點上,我們的文化上有許多領先西方的事物,例如:行政制度,而那時也都是新發明,不是什麼依循傳統,英國的文官制度中的考試,就是學中國的。然而,遽然的論定,西方保存的某些傳統,就是我們該遵循的模式,其實這樣的信心是薄弱的,這樣的未來也是黯淡的。普羅旺斯的生活文化,雖然法國政府動用了公務員等級的待遇,農民的生活比都市上班族還好,才保存下來,然而帶動了類似亞維儂藝術節這樣的經濟模式,卻是全然的創新,中間並不是偷懶的向傳統取經,或許經濟上,這樣還是賠本生意,在文化上,這絕對是大勝利。如果我們可以勇敢的拋開:西方也是這樣的,或許,我們比較有機會創造出我們自己的保存傳統的模式,而透過這樣的模式,我們也會更有信心。當西方來到台灣,發現我們的模式更佳,西方能不能認同這部分,我想那時我已不太在意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霜冷長河走出文化苦旅的虛幻--- 國學大師余秋雨的生活體會

從文化苦旅一書出版以來,不只是大陸盜版的書很多,引來文壇的是是非非也不少,余式書寫筆下的文化氛圍,自有後人評論,即便此刻蓋棺,也斷斷無法馬上論定,我雖然對於余秋雨行文如走馬,考證不重要一事,不甚理解,偶爾到我這個門外漢也能發現的錯誤,我不知道余秋雨在國學專業上,是不是擔心自己一生的清譽,我卻肯定其思路敏捷的優勢。霜冷長河中,余秋雨就以我的觀點來看看國學大師的另一面,或許反而有另一番趣味,當然國學史學的錯誤,仍然是本書小小的趣味,歡迎讀者一起尋寶。

 

 霜冷長河  H

圖片出處:讀冊生活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210291

首先,本文專就刑案評論衍生的作者評論,談談自己的心得,我本來很好奇余秋雨和刑案怎麼會引請我的興趣,刑案剛好也是本書常常提到的題材,解讀刑案時,反映了性格,Ally McBeal愛麗的異想世界,從辯護的案件本身,就能體會愛情、生命、理想等各種課題。在此,余秋雨和我有了共同的出發點,原來我們都是從某些特殊案例,看到了自己看世界的方法,貴族的研究,免不了歸納貴族的食衣住行,有時也會關心就是飾演哈利坡特的演員的講話是女王口音,貴族研究者碰上偽貴族專家,有點像是不同的愛好者找到了交匯點。我在這些評論文章,慢慢拼湊出國學大師的人生看法,原來,人生不不一定要有大風大浪,也不見得會轟轟烈烈,然而卻常常可以活得理直氣壯、心安理得。以褪色的疑問來說,一個英雄,防止橋梁被炸的,殺了階級鬥爭敵人,卻被辦案小組發現,只是一個想出名的人,弄了一點炸藥,殺了個無辜的人,然後,當時當局亂立樣板,包裝成英雄,20  年後,卻變成無期徒刑的階下囚。還有膨脹的雪球,一位到美領科技奬的人,還入圍 “德國”諾貝爾獎候選名單,卻被發現手上的論文上的英文,竟然是海南開發案,因此被識破,又是一個轟轟烈烈事件,被發現只是造假的例子。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借來這本書才知道這本書來頭不小,2005年改編上了好萊塢,中文片名:我的日本上司,英文片名:Fear and Tremble ,即為Stepeur et Tremblements的英譯。在此之前,本書是法國的暢銷書,原來隔語種如隔山,脫離英語市場,我根本不知道現在吹什麼風呢!與作者同名的書中主角艾蜜莉,遠渡重洋來到日本,做一份一年期合約的工作,沒想到備受打壓之外,更感受到男尊女卑制度中,各種荒謬,以下從時代因素與環境差異,討論日本職場的特色。 

Stepeur et Tremblents  

 

攝影與完稿:高徒

 

日本社會在戰後,果然能做到充分就業,這是終身雇用制為歐美所稱道的地方,然而,企業妻子或者秘書這樣的角色,恐怕也是為人所詬病的。上班族之所以能安穩的打拼,要靠許多同工不同酬或是工作繁雜的女性來補足其勞動缺口。艾蜜莉在故事中,果然被派去倒茶,結果,因為連倒茶和影印都無法掩蓋她外語能與工作能力,田希想偷偷幫她升職,引來直屬上司森吹雪的密告,公司最後把她侷限在掃廁所的工作上,免得引起大風波。或許有些人要好奇,讓女性一樣就職,不就好了,問題在於日本企業其實養不起那麼多員工,多聘女性,就是要靠裁員來解決,當社會上太平無事,也就罷了,萬一不景氣,工作可是社會安定的力量,壓抑女性來充分就業也就可以理解。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日和朋友談到彭定康在香港當末代總督,朋友問到,莫非被派到港督,你願意當?

我想到的比較是我的能力的問題,而非意願問題,若是第一流外交人才,不太可能放過香港這個最為難的職位,既要維護香港利益,又不能太違反英國的利益。因為這樣的利益衝突,關乎到英國行政體系,就不能不談行政體系的文官。

英國的文官制度,其實是效法中國的官員系統設計的,因此,當我提到,中國人其實很適合扮演英國的事務官,很多人聽不懂,我喜歡舉陳方安生,許多人說他在政務官的角色上,並不出色,可是在回歸後,他把自己相當定位在,香港新政府文官制度的領頭人,香港的安定,而非改革,才是他的重點。這樣的華人,我覺得是非常非常典型的英國文官制度下,培養出來的大格局見識。

談到培養,我就想講倫敦政經學院,全名應該是倫敦社會經濟學院 LSE,這所菁英味道極濃的學校,是很典型政治培訓機構學術化的的結果,何以見得呢?以亞非學院為例,就是對政府殖民地政策,提供建言的智庫,台灣政界的二二八悲情,就是該校的期末考題目,甚至香港回歸後,台灣同步發生的一些國體認同和語言走向的改變,都是為亞洲研究者注目的焦點。如果說劍橋、牛津是菁英首相的養成所,那政經學院就是菁英文官的培養中心,除此之外也是貴族學校教師的人才庫。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美國的神學上的創造論,演變成智慧創造論,當然,這不能說,代表美國會成為,宗教領導科學的國家,不過這背後也的確有科學無法動搖的力量。

到底智慧創造包不包含達爾文的物競天擇呢?或是說,智慧創造本身的確是某種可能性?且不管人類是否能解開這個問題,剛是這兩者提出的巨大尺度,就教人心驚,一個是無數物種,亙古以來的生生滅滅,另一個是非人的、巨大的,全知全能的力量,主導一切。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ould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ters be used as major media --- An aproach to clear up some myths about Chinese character system

Not so long ago, I went to a website and argue should we take the U.N. as a good index for Chinese usage. I mean if we do agree that U.N. officials have better taste upon the culture issue, why don’t we just let the U.N. choose Chinese character system for us, no matter the result is the traditional one or the simplified one. However I was remind kindly by some one that the U.N. can’t decide upon this issue since the P.R.O.C. is in the U.N. now. I thanked the friend but still don’t think this issue is that political to me. I use Chinese not because I am a Taiwanese, an overseas Chinese or not because I am a Hanish. I use it because I think it is a tool to talk about Red Mansion Dream (or A Stone’s story as somebody call it), to read Tong poetry and to keep some personal diary.

 

I think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 is a very good tool to read ancient articles. It is almost the same as the system 2000 years ago. Maybe some one would say that it is not easy to write. I admit we do take longer time to write TC (I will use this abbreviation below.), it takes shorter time for readers. If you consider the computer process issue, the input time should be as short as the simplified Chinese (I will use SC as the abbreviation for simplified Chinese.) Also we should not forget the complicity issue. If you think fewer English vocabularies are better, it may be not. While we use less words to express a complicated word, we need more time to guess what on earth the speaker want to say. The possible meaning becomes a larger range than it was using more vocabularies. SC do not have as much as words as TC, so the user have to use one word for more meaning, this make the meaning of a word more obsecue.

 

If the TC should be the main communication media, then does it mean we should all learn to write in TC? I think while it is a main media, of course we all need to learn how to read. It is not necessary to write for every one. I think if one can only read TC but choose SC to express his ideas, he just takes a risk not be understood by some people but still can keep it as a personal log. For a very long time we think langage is for communication, but it is more a tool to think and to remind oneself. SC could be used to communicate in a small group or personal writing.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