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電影評論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群機器人,如臨大敵的把主人軟禁在自己的房子裡,街上的機器人則大肆的實施宵禁,盡可能的逮捕或攻擊人類,在這陣混亂中,威爾史密斯以人機混種的身分,要阻止這場暴動,關鍵在於摧毀一台控制所有機器人的電腦,他能成功嗎?有機器人會站在他這邊嗎?這場機械公敵 I ,Robot 的高潮戲,讓我想起了理性決策的恐怖結局,要知道是什麼樣的決策,導致了這樣的動亂,我們不妨來看看,理性決策的起源。

~

~

要談理性決策,大約從有戰爭開始,就被應用了,美國為了執行一些大型軍事行動,計算機會被搬出來加加減減,要派多少兵力,要多少物資,連四號電池要幾顆,都能夠數字管理,這裡面,人道主義的原則會稍微被壓縮和扭曲,因為這類考量,每個個人的差異,家裡的社經情況,都不是數字能夠決定的。伊拉克前線的美國士兵,長期不能回家,媽媽就會跑到布希度假的地點站崗,當初五角大廈的兵力資料裡面,應該是看不到的。以機械公敵中的那位特別的機器人為例,他也面對了電腦思考不出來的問題,他被懷疑殺了教授,於是面對調查,他慢慢發現,其實人類在查案時,有很多模糊地帶,並不是純然理性思考,他要洗清嫌移,有時也要相對得做出一些妥協和違規的行為,甚至要在無罪的情況下,故意逃跑。因為,這才是人類的思考模式,人類了解,即使無罪,有被誤判的機會,尤其司法單位面對生命課題,要維護正義,有時候,執法人員一些合理的機巧,是被社會容忍的。到底機器人有沒有殺了教授呢?觀眾應該可以從機器人的一些微妙的困惑表情中,找尋一些蛛絲馬跡。 

上面提到了理性決策的局限與特性,我想,或許可以參考一下人道主義,看看另外一種決策方式,是不是有什麼好處?講到人道主義,一般人並不容易從定義上體會真正的人道主義,我不妨從911中找例子,有人說,CIA 在911 事件,有嚴重疏失,既漏掉了恐怖分子在境內學習飛行的情報,也不注意民航機的可能帶來的風險,缺乏適當的反劫機監控,然而,這都不是最大的漏洞,關鍵漏洞,還是在於美國和某些國家的思維不同,官方普遍採人道主義來決策,面對這類攻擊,涉及人命價值,政府能應對的手段很有限。當然,如果你對定義有興趣,可能要查字典,在此我簡述決策原則如下:就是面對一項事件或災難,即使知道救援的人力損耗高於被救出的人,救援行動仍會持續,因為人命無價的概念,會主導整個行動。套用到恐怖攻擊事件,我發現,即使能夠事先知道這起計畫,只要那班將被挾持的飛機升空,即使派出戰鬥機攔截,礙於機上的乘客,還是無計可施,絕對不是簡單的犧牲幾百人,救回大樓裡的五千人。為什麼這樣的決策,其實有很高的人文價值呢?因為思考上,放棄的簡單的數字形式,尊重每個人都是生命體,因此,值得決策者在思考時,細細的衡量。電影中,威爾史密斯追著急跑的機器人,撲倒並攔下機器人,後來發現,機器人是為女主人送氣喘藥物,就是一個人道主義的例子,機器人犯了很多規,但是沒有違反人道主義。

既然人道主義是這麼顛撲不破,為什麼美國在許多方面,還是兼採理性決策呢?因為人道主義在某些方面比較缺乏效率與績效的考量,理性決策則有效率得多,從理性決策到機器人模仿人類的思考,似乎慢慢拼湊出人類思考,有時候沒辦法像電腦運算那麼明快又絕對理性,到底接近機械精準度的理性決策有沒有優於人類思考的模式呢?我沒有直接的答案,卻想從人文思考來另闢蹊徑,討論人文在決策中可以扮演什麼角色。以三零年代,人文薈萃的上海為例,因著嚮往那樣的氛圍,我常讀張愛玲的小說,有些人會問,三零年代的上海,到底對於二十一世紀台北生活的我,有什麼幫助?我是不是多讀一點王文華的小說,反而比較不會在台北迷路?我想,張愛玲筆下的上海,有許多人文的背景,當時文人的生活型態,出入的社交場合,華洋雜處的豐富景況,應該不只是一張上海街道圖,讓我可以在遊上海,可以好好的搭地鐵。如果一個決策者不只是想要適應現在的台北生活,而是要開創台北二十年內的生活型態,相信不同的小說,提供出來的靈感,都會有很大的不同。由人文出發,不管是人道主義或理性決策,都一樣要面對正義、生命價值、人格尊嚴,甚或生活型態的檢驗,才有良好的決策品質,理性決策的盲點,就在於數字化的背後,同時流失了太多非數字的重要事項,因此,看似理性的思維過程,會產生非常反理性的結論,正如片中電腦認為,人類常常冒險,害自己喪命,因此唯有監控人類,才能真正保護人類,其實,人類的安全行為,就在於看似任意冒險,卻永遠能記取錯誤中,學習而得,喪失冒險過程的安全,正是人類陷入危險的原因,就像學習過馬路,也是從適當的冒險,找到安全的方式。反應快人類百倍的機械,恐怕無法體會這樣的過程。 

片尾,一群機器人,失去了中央電腦統一的連線領導,又恢復類似共同賞月的抬頭沉思模樣,或許,人類也應該思考一下,是該貫徹某種看似理性的概念呢?還是要鼓勵大家多多的思考,即使過程看起來緩慢甚或有些愚蠢呢?這應該就是理性主義和人道主義的平衡點吧!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來只是當作又一部兒童作品來觀賞,沒想到萌牛費迪南片中設定的鬥牛主題,竟然可以用牛的觀點來看,真讓我驚喜不已。

萌牛費迪南.jpg

去西班牙的時候,也去了Arena這個商場,本來Arena就是鬥牛場,改成商場倒也有幾分古雅,在萌牛費迪南這部片中,片尾的鬥牛場,展現了女粉絲的花,費迪南的與世無爭,與鬥牛士....,不能劇透。

 

如果你也打算幫小朋友選部片,可以考慮。又或者你打算幫自己選部動畫,那就讓電影一秒帶你到西班牙。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李安拍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最近的熱門話題,雖然高徒不太跟得上最熱門的題材,倒是之前陰錯陽差的評過這本原著小說,此次重談少年Pi的奇幻漂流,怕有騙點閱率的嫌疑,因此,改換觀點,一新讀者的耳目,就談談我對這個故事的新體會。 

 

李安拍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向來以困難題材為職志的李安導演,這次挑戰的是少年Pi 的奇幻漂流。

 

初次接觸這個故事,最先想到的其實是宗教信仰這回事,不過經過後來的沉澱,我覺得最重要的反而是對於生存的深一層體認。不完美的人世,有各種模擬天國的版本,也創造出分隔各異的建築物。例如,走進佛寺,清幽的佛教天堂,空無卻優雅,有點禪意。豐富的天主教天堂,給我們高聳的尖塔,堆金砌玉,心想事成,只要上帝給得起,祂全給。回教清真寺,像是乾淨又有力量的國度,馬賽克式的圖案,能夠無限擴張疆界,又非常的潔淨,真的很神聖。然而生存真的如我們想的這麼輕鬆?這麼乾淨?恐怕未必。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頭髮微亂的老教授,在玻璃上寫著方程式,而學生也見怪不怪的在圖書館看書,不受打攪,直到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到來,詢問教授是否有能力到斯德哥爾摩領獎,我們才發現:這位看似不起眼的教授,竟然是賽局理論的創始者--奈許,而他也同時被思覺失調症 (傳統上稱為精神分裂) 症困擾著。

美麗境界這部電影,其實有許多層面可以探討,例如:主角在幻想中,為軍方解碼,可以探討,冷戰當中,介入軍方計畫的科學家,扮演什麼角色。有如:歐本海默的曼哈頓計畫或愛因斯坦寫信給總統,建議發展核子武器。或是以納許的天份與病情,探討為精神疾病所苦的天才:如梵谷,甚至,我還可以討論,是不是愛情能夠把所有不完全的景況,如:重病,轉變成祝福。然而,我現在想從自己的方向,來探討這部片,在片子的一開頭,我們已經發現,那許是個天才型的學生,他能夠獨自推導非常艱難的數學模型,就像四位女孩加一位美女的狀況,四個男孩如何選擇?這樣多對多的選擇模式,需要很大的分支圖來解析,納許卻可以用賽局理論來簡化他,讓四個男孩都不選美女,每個人也都找到伴侶。因為他這樣的能力,他可以用創意的方法簡化自己的選擇,當他不走大家都走的路線,自己創立賽局理論,我也就不會太驚訝。

賽局理論在數學界的模型,一直到經濟學引用後才廣被接受,主要也是其假設看似簡單,卻是新創,沒有人多加留意。傳統的步驟式分析法,無法處理互動又同時的狀況,打個比方,傳統的裁縫,沒辦法把衣服穿在真人身上,又同時修改衣服。這麼棒的理論,其命運卻和奈許的命運類似,不知何時能夠被大家接受。幸好,納許比他的理論幸運,一位有精神分裂症,又同時有數學天才的研究者,要何去何從。那個年代的數學家,願意幫助朋友,回到大學去教一些 基礎課程。我想,那時候的奈許,除了沒想到自己會得諾貝爾經濟獎,更沒想到,有一天數學界同儕,會以自己的筆,獻上對他的最高敬意。自尊為人類首要推動力,大家以榮譽肯定奈許的貢獻,那是金錢或職位所不能取代的。

片尾奈許開玩笑的問學生:那是個陌生人嗎?面對諾貝爾獎派來的人員, 奈許很謹慎的確認他不是幻影。這段看似玩笑的片段,正是奈許重大的人生轉折與選擇,他選擇面對諾貝爾獎,他說:正如許多美夢或惡夢,那些幻影也需要我的意志來餵養,才會成長。是的,奈許終身為思覺失調症所苦,他無力消除那些幻影,但是他選擇放棄回應,不管那些幻影對他做什麼。生活上,他做出了選擇,而學術上他選擇了新的理論路線,不去管過去的方法怎樣來分析決策,他以新的方法,創造出更快速,更接近真實的決策分析工具。

 

高徒 4.15,2010 臥龍居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置頂 [讀書心得] 善心而得祝福的約瑟  許多時候,超自然的力量,會令人懷疑,直觀的能力卻能破除這樣的懷疑,看看約瑟這個心思單純的人,是怎樣得到祝福的。

 

 [讀書心得] 把知識的普及當作自己的責任   當知識份子背棄了傳播知識的責任,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呢?請來看看這個小故事。

 

耶穌抗拒權勢,成為世人救主  權力和財富都是人所愛的,耶穌卻可以為了救世人而捨棄,門徒如何跟從耶穌呢?請來看看這個故事。

  梵谷筆下的普羅旺斯--- 兼論創作時如何保持好奇心:你嚮往普羅旺斯嗎?你覺得梵谷的畫充滿感情嗎?本文將告訴你,一雙好奇的眼睛如何使普羅旺斯呈現全新面貌。

2010年禱告詞--- 我的願望清單:新年新希望,作者藉著禱告詞,祝福大家,新年新實踐。

漫談可樂--- 行銷之外的享樂之道:什麼?可樂也可以幫你找到工作,且看作者如何一邊喝百事,一邊找工作。

我在星巴克品味生活,在McCafe享受咖啡:到底哪種咖啡好喝?本文作者分享的一些咖啡心得。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h! Captain. /My captain." 在最後一堂課,基廷 (Keating) 看著每個學生站上書桌,念著這首詩,紀念這位老師,啟發他們以感受和思考來生活,拋掉一切教條,直接理解作品的意義。也在這篇oh captain my captain詩的朗誦聲中,學生體會到老師的苦心,進入另一個成長階段。

電影中,除了老師啟發學生思考,描述自己組詩社的經驗。更重要的是,即使校方對於這樣的做法有意見,老師還是堅持自己的理想。這樣的文學課,當然是令我神往的文學課,畢竟,不會改變人生的作品,我不太稱之為文學。也由這裡,引起我的好奇,要怎樣來上一堂不完美的英文課呢?我得從一些新手老師的意見談起,記得有一次,一群老師問起來教研習課的教授,英文課上要怎麼管制序呢?且不論這是不是英文課的一部分,這絕對是不完美英文課的起點,就從一群不受教的小朋友開始,然後, "What day is today?" "Today is Wednesday?" (如果要講究假主詞, It is Wednesday today.) 開始一堂學生一知半解,老師起勁填鴨的英文課。

當然,羅賓威廉斯演的基廷,還誘發了一位學生的演戲熱情,後來學生還真參加了演出,至少在父母反對之前。我覺得一堂不完美的英文課,一樣要激發學生的學習熱情,所以,不管是投影機打出來的淡色繪本,或是一些斷斷續續的西洋故事,務必讓學生覺得,不讀英文真的是人生最大的損失。

不完美的英文課,更要有爆笑的誤解,且不管老師教的明明是 "October",卻有學生想成 "阿土伯" (台語),就這樣的雞同鴨講,也是一種樂趣。戲中Dead Poet Society 在中文字幕上,曾譯為 "死詩人詩社",比"古詩人詩社"增添一種靈異氣氛,算也是有趣的理解吧!

一堂不完美的英文課,有著老師的苦心,與學生的好奇,雖然過程可能是好笑或者無效的,不管怎樣,當基廷帶著學生,把那一頁定義作品文學價值的文章撕掉,我就感覺到不完美的這堂課,是大有價值的,也藉此文向全國的英文老師致敬 (9.28快到了,教師節快樂!)

 

高徒  在一個完美的早晨的不完美寫作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eo 是一名駭客,也就是破解電腦為業的人,有時候,"客戶"會從打開一小縫的門邊,遞過一張鈔票,購買他所破解的電腦 "後門",然而,這次似乎客戶不是來買電腦漏洞,而是要來買他這個人,到底Neo會不會信任這些穿黑風衣、戴墨鏡的人呢?他又會進到什麼樣奇怪的世界呢?駭客任務的開頭,就是小人物陷入大計畫的情況,後續的發展,更是成為尋找就是主的途徑,Neo是他們要找的人嗎?他們又要怎樣拯救世界呢?

很好玩的,駭客任務之後的十幾年,我們的生活已經開始進入所謂一半虛擬、一半實體的情況,線上遊戲的寶物,已經是可以在實體世界交易,真的可以換到錢。虛擬的世界也不等於假的世界,因為,有些上班族願意請大陸的玩家代為練功,提升自己虛擬角色的功力。以往大家覺得,遊戲的目的是過程,得到的成果應該要馬上放棄,現在看來似乎不是如此,虛擬世界的成果,也是一項成就。如果這樣的成就是真的,人們可以透過虛擬生活來改變真實的生活嗎?我舉下面的例子。


虛擬乎?實體乎?  一段可觸摸電腦的示範影片

出處:人機界面(中文), youtube

在電影駭客任務中,Neo 和曼斐斯,會進入電腦虛擬實境中,互相練習打鬥,好玩的是,除了肌肉力量不一定增強之外,兩人的打鬥技巧其實已經增進了。這就是虛擬世界的積極用途,就是在安全的情境來練習有風險的操作。上千位債券營業員,在模擬的市場上,有機會和所有的交易員一起競爭,一定可以增強自己的操作技巧,大前提是,整個模擬的市場規模,規則和規模要趨近真實的世界。也要有真實的卡崔納颶風或股市黑色星期一。除了模擬市場,用電腦模擬大自然的天候狀況,已經應用到在戰鬥機飛行員的訓練上,飛行員也可以在各種惡劣天候下飛行,並模擬的墜機的過程,即使最後不幸墜落,飛行員不會有生命危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echnorati Profile

性格的攝影師,來到小鎮找尋有頂篷的橋,幫雜誌取鏡。平靜的家庭主婦,看到攝影師的 風采,深受打動,譜出一段四天的戀情。電影到這裡,已經為某種浪漫的情懷,紮下種子,觀眾也就願意買單,為一生一次真愛,投以期待。

 仿麥迪遜之橋 ---花蓮

花蓮  仿麥迪遜之橋

 

這樣的劇情,說我不感動,的確是騙人,但是我卻為攝影師的情人抱屈,這樣的旅行式職業,他太太不但不會有生生世世的感動,還要在家處理一切的突發狀況,真的是令人不平。所以,我有點羨慕那位家庭主婦,因為四天之後,她完全不需要去擔心,老公半年才能回家一次。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與我對於攝影這個行業的感想有關,後來也證實這樣的想法,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所本。記得有一次去聽演講,是位廣告人,分享旅遊的經驗,本來廣告人都是出名的業餘者,不要說旅遊或攝影,就算會開戰鬥機,我也不驚訝,畢竟,創意人裡面多瘋子,文案又比美工瘋得厲害 (先聲明,我這裡的瘋是指對某項事物著迷,不是病理學上的症狀),這位演講者既然講到了希臘,就提到希臘的狗會看夕陽,還提出了一隻狗對著太陽站了數小時的照片。這在一般聽眾來說,恐怕也就聽聽就好,你我既不是哲學家,又怎麼能證明狗不會看夕陽?沒想到這樣的照片,可就惹擾了一位專業攝影師,發問者一開始就說明,本身是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也算到過幾個國家,拍過幾張照片,不是什麼泛泛之輩。接著,他說明,即使拍了這麼多貧民窟和人文題材,從來都是讓鏡頭自己說話,可沒有標榜什麼了解下階層,可以代那些被攝影者發聲,他想請教,這位廣告人為什麼有能力幫那隻狗定義它的行為?這張照片為什麼能證明狗在看夕陽?會不會根本就是狗在海邊打哈欠?那他拍的蘭嶼山羊,是不是表示山羊會在海邊觀浪呢?演講者實問虛答,說明自己雖然旅行都是跟團,不逛貧民窟,但是平常的確會參加關懷團體,與官方共同關心下階層問題。至於攝影作品,乃是隨手拍攝,並不一定有深層意義,所以也不確定被拍攝者到底有什麼感受,需要表達什麼主張。感性碰上理性,專業對上業餘,精彩的程度,就連常讀意識流小說的我,也感嘆現實比小說精彩得多,我只好趕快發問了一個文學問題,作球給演講者,擺脫這個無解題,畢竟同為解創意人,我懂她在講什麼。

我之所以不厭其煩,把這個事件提出來,就是看出了某些攝影師的執著面,背個相機、按按快門,說實在,對於改變現狀,影響有限,這樣的矛盾,常常使得攝影師得含著眼淚對焦,壓抑哽咽按鈕,然後,搭上頭等艙離境。畢竟當我只是個過客,我又要去改變什麼呢?也因此,當他看到業餘旅行家,輕輕鬆鬆的漫遊,船過水無痕,還能開玩笑說,這隻狗不但不是流浪狗,根本是隻會看夕陽的哲學狗,專業攝影師又豈能不大抓狂呢?完全不管當地人文背影,看圖說故事,是這類攝影師的大忌,可是要有深度,要能參與,這些活動又與專業攝影完全無關。如果我帶著上百公斤的攝影器材,往來於主要城市的五星級飯店,怎麼有可能去街友聚集處領免費的飯呢?誰來幫我顧那支十六萬台幣的義大利腳架?我加入街友們之後,會不會因為情感因素,無法客觀的採樣呢?會不會拍得很濫情?因為種種的因素,攝影師避免過度涉入,卻又無法完全超脫,形成一種情感上的矛盾。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海角七號 ---- 一些由海角七號喚起的個人記憶

cape7   cape 7_2
 
cape 7-3
我常常不自覺的從繪畫的角度看電影,海角七號一開始就用一張海景大海報,和男女主角的剪影,吸引我對於影片的好奇。海洋風味加上一點點信簡的旅遊味道,嗯!蠻夠了。
 
電影一開始,是從台北的黑夜,隨著男主角的機車,一路轉成白天,最後來到了恆春城門的黑夜。我總覺得,好的電影,真的是可以用鏡頭說故事的,不一定要有什麼離開台北的宣言,而是用影像,自然轉出這樣的內容。我於是隨影片把我帶到小鎮,也跟著發現鎮上好玩的郵務工作者,以及不怎麼安分的警察。我發現,原來一個小鎮是這麼的有複雜度,是由很多小人物,共同組成一個有機體,我看著看著,就想到小時候我住的金門某小鎮,也是人口簡單,但是有很多自己才知道的小事,當地食物、一些不知道以後不會再碰到的小學同學。貢糖、放學後偷溜去玩的海灘 (據說還埋有地雷)。畫面也就是喚起記憶的好觸媒,你知道嗎?最棒的回憶,通常是在你當時不知情的情況下,久久遠遠後卻怎麼也忘不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不自覺的從繪畫的角度看電影,海角七號一開始就用一張海景大海報,和男女主角的剪影,吸引我對於影片的好奇。海洋風味加上一點點信簡的旅遊味道,嗯!蠻夠了。
 
電影一開始,是從台北的黑夜,隨著男主角的機車,一路轉成白天,最後來到了恆春城門的黑夜。我總覺得,好的電影,真的是可以用鏡頭說故事的,不一定要有什麼離開台北的宣言,而是用影像,自然轉出這樣的內容。我於是隨影片把我帶到小鎮,也跟著發現鎮上好玩的郵務工作者,以及不怎麼安分的警察。我發現,原來一個小鎮是這麼的有複雜度,是由很多小人物,共同組成一個有機體,我看著看著,就想到小時候我住的金門某小鎮,也是人口簡單,但是有很多自己才知道的小事,當地食物、一些不知道以後不會再碰到的小學同學。貢糖、放學後偷溜去玩的海灘 (據說還埋有地雷)。畫面也就是喚起記憶的好觸媒,你知道嗎?最棒的回憶,通常是在你當時不知情的情況下,久久遠遠後卻怎麼也忘不了。
 
講到回憶,撤民船艦一景,無疑很影像化的把在台日本人的時代,做了個結束,其後幾個月,台灣既沒有殖民者,也還沒有接收者,產生了一個很庶民的社會,我想那個阿嬤的年輕時代角色,也把整個社會氣氛濃縮,有如她身上那件很新的白毛衣,我無疑是喜歡這樣的意象的,隨著寫信的日本人,他以口白描述,把當時日本在台的學校、以及帶來的日本文化,用日文創造出一個想像的世界。我想,副線的劇情,除了要塑造一個偉大的愛情,也有著台灣社會,許多放不掉的歷史因素,就如目前在台灣的建築以及許多公立學校的前身,都有日本的痕跡。一個時代的結束,船艦給人的印象,幾乎是不容易替代的,就如英國添馬鑑撤離香港,所作的百年見證。日本船隻與茫茫大海,給日本未知的前途,灑上一層薄薄的霧。
 
海灘演唱會是一個好的記憶畫面,不管風太大、不管歌是不是被遺忘了,總之,夏日的記憶,總在來年重組、再現,成為完整又不怎麼真實的經驗,海角七號,既有日本郵件紀錄一個大時代的結束,卻又用海邊的歌聲開啟年輕人熱熱鬧鬧的未來想望,於是我就在這些畫面中,體驗了一段小鎮愛情與更大的時空背景的連結,也許這樣的影像聯想,也能開啟你自己一些回憶,讓海角七號就如一個多面晶體,映照出你回憶的不同面向。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