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新聞與政治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等到太陽上昇,才可開耶路撒冷的城門。人尚看守的時候,就要關門、上拴,

也要派耶路撒冷的居民,各按班次,看守自己的房屋對面之處。

城雖廣大,其中的民卻稀少,房屋還沒有建造。

尼希米記

 

England Bamburgh Castle.jpg

Top Ten English Castles and Fortresses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國國會提出了頗耐人尋味的台灣旅行法 ( Taiwan Travel Act ),而且定位為國內法,並不打算和台灣簽條約,或是和大陸協商。或許你看過了法案,覺得國會議員或部會首長來台灣買買土產,甚或泡泡溫泉,為何要大張旗鼓設成法案,當然,這和縣市長出國考察一樣,關乎旅費是掏腰包還是政府買單,自肥果然不用教,台灣和美國的政治人物都拿手。倒是被訪問的台灣,該想想自己的角色,會不會接待了美方反而損失的個人利益。

fc9f3349830f0f7357e8bf40d406c008.jpg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50年過去了,馬丁路德的夢想是希望人人平等,黑白混血的歐巴馬當了總統,也算是部分打破了某種玻璃天花板。

 

到舊金山別忘了戴朵花   演出者:Scott McKenzie (iTunes) 發布者:sVansay

那年不只是馬丁路德演講了,還有越戰帶來的分裂,反戰人士努力的戴著花,湧向舊金山,這樣的氣息,我在今天還能在舊金山感受到。另一方面,流血的子弟兵也沒能把美國的國力拉升,美國國力就此一路下滑,直到1984洛杉磯奧運,我才看到比較強勢的美國。Woodstock音樂會舉辦了。尼克森撤兵了。那年的美國,發生了太多事情。

聽歌吧!讓歌曲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

高徒 2018.1.16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管理上常常會談到扁平化組織,彷彿中間階層去除,上情即能下達,下情更是上達天聽。可惜,現實世界中,好像沒有中階主管,剩下的只是天下大亂。

以這次英聽事件來說,先不管上面的規劃階層怎麼心思縝密,就看訊息傳達的錯亂與粗糙,讓旁觀的人忍不住要說,「笨蛋,問題是資訊混亂啊!」,通常一個主管,若是要控制100個總經理,大概不是個大問題,因為這些分區經理,理論上都是心思縝密的人,而且裁量權頗大,只要問題部會影響大局,應該現場就能解決。但是同一主管若是要管10個工人,恐怕就要雞飛狗跳了,先不管員工的學歷,光是員工之間的摩擦爭執,大概就會要了他的命。

Lang Lang in Apple store   

朗朗在紐約林肯中心附近的蘋果商店演奏蕭邦降A大調波蘭舞曲「英雄」

這次試務工作者,面對臨時編組的監考人員以及監察人員,竟然直接給予錯誤的試務手冊,然後發公文去補充另一套做法。怎麼沒有人追回錯誤的試務手冊,並嚴格銷毀呢?面對絕對不熟練的員工,真的只要交代考場的總經理或負責人,員工就會體察上意,猜出正確的作法嗎?簡訊提醒更是荒腔走板,何時簡訊的效力已經凌駕正式公文與試務手冊,而且,最後關頭的簡訊,是發心安的?還是笨到真的認為這是最佳解法?

聖經箴言第4章23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規劃者心中的安寧與混亂,就會反映在執行中,現場人員的身上。當主其事者,在立即收卷與延後收卷中舉棋不定,到了考前一晚,也還懷疑更正公文的效力,已經注定了不可挽回的錯誤。若是一開始就堅守某個方案,或是事前果斷的把某個方案回收否決,就不會有後面的混亂了。賈伯斯常常把產品或服務在最後一刻改動,就是寧可延後上市,也不要為了虛榮的準時上市,導致錯誤的商品流入市面,Apple Store 更是在開幕前,把內部的佈局大改變,因為,以產品為中心的擺設,大大違反了消費者體驗產品的邏輯,會使得蘋果的產品線,顯得支離破碎,只有以使用者習慣來擺設,消費者才能體會蘋果產品之間,產生的綜效。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事與對策]系列著眼於時事常常因時間因素,漸漸為人淡忘,然而政策或方法卻是要靠長期發展與監督,本次的飛安問題,就是常常被遺忘,直到下次空難來臨,才臨時抱佛腳,本系列將以燒香的角度來解析,為你深入探討背後的複雜因素與關鍵解法。

 

常讀高徒說的讀者可能知道,部落格上的時事,常常引用聖經的句子,倒不是因為宗教文學中常常勸人為善,或是廣為人知,而是因為這類句子中,看似淺易的智慧,常常在深思後,產生巨大的力量,本文的思維方式,還是受到聖經智慧的啟發。本月份的空難事件,再度讓飛安問題登上頭版,該航空公司空難頻率較高,也引起注目。以下就從經營、管制與人力資源,探討飛安的根本解決方案。

 

首先從經營面來看,復興航空是國內、外航線的大型航空機構,營運歷史長,具有充足運量的機隊,常常是飛行國內線顧客的選擇,除非有重大財務危機或管理疏失,應不至於影響飛安,營運在飛安上的影響至鉅,若是飛行員的流動率過高,或是經營者的任務太繁雜,都會影響飛安,近年來復興航空擴大機隊,增加航線,維修能不能跟上擴展進度?機師訓練能不能跟上機隊的需求?都是該考量的點,民航局在監管上,也應該核實各公司的基本能力,以加強飛安的管控。回到任務單一性,以華航和長榮來比較,長榮雖然營運歷史短,飛安上記錄卻比華航佳,主要是因為任務單純,除了負責元首的訪外飛行外,主要專注於消費者的飛行上,而華航常常要配合政府出任務,管理能量的分散,應該是主因,聖經中,尼西米帶領人民修城牆,就是個人修築家門口那段的城牆,因此城牆就非常堅固,專注,是成功的要素。

 

接下來從技術與航空器來分析,因為ATR主要用於亞洲小島間的飛行,因此,兩具螺旋槳推進器,的確使得動力的"冗餘" 較少(此處用詞借用資訊界備份的概念),也就是機械故障時,沒有多餘的引擎動力可用,雖然一具引擎就可以維持飛行,很可惜,這次意外中,連一號機 (右引擎) 也停機順槳,沒能幫上忙。跳脫單一個案,以一般情況下,四引擎的設計雖然可能比較不經濟,卻是比較安全的設計,這方面的技術問題,還是留給專家,但是,是立場超然的航空專家,不是飛機公司的工程師,畢竟內部人員還是要考量市場與成本,比較不能超然。在人員操作面,依據國內某機師反映,國內的飛行訓練,常因油料問題,時數不夠,模擬機的訓練時數也不足,這方面應該透過民航局,加以了解,第一手資訊常常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 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羅馬書第十二章 2-8節

 

 

最近夜店發生富少與警衝突,演變成黑道份子襲警,以殺警收場。夜店作為娛樂場所,不失為都會中的小變化,只是龐大的商業利益,難免有幫派在其中,使得肉眼凡胎的消費者看不出誰是黑道,誰是白道。根據記者的了解,也認為富少誤認警察是幫派老大,警察也誤認富少大有來頭。本來兩個不太有利益衝突的個體,卻瞬間變成生死對決的局面。

 

類似這類黑白難分的困境,各國都有,此所以各行各業莫不與黑道劃清界線,免得一旦染黑,消費者會因黑白難辨,於是對該企業產品一律捨棄。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連幾天下來的梵諦岡樞機主教閉門會議,將選出新一任的教宗,然而,這個高度爭議的時刻,新任教宗馬上要面臨某些神父性侵兒童事件的處理爭議,以及神父在世俗面事務,使否要更投入社會,例如:上電視或與社區互動。種種的困難,似乎比選教宗還棘手。

 

同樣的,企業界也常常面臨執行長是不是要遵守一些私人道德上的限制,因為越來越多的執行長,雖然績效驚人,卻在私人生活中,不夠嚴謹。以前惠普執行長賀德為例,惠普公司發現有人檢舉賀德性騷擾女下屬,後來雖查無實據,卻發現他掩蓋花用公費,與女下屬度假的事實,因此自請離職。這些案例告訴我們,當個管理者決只求績效第一,更要記得,激發人的高超表現,有賴更高的標竿。使徒保羅引用聖經說:"凡信他(耶穌)必不致於羞愧",這句經文在舊約裡,指求告耶和華的人一定能守住公義,不會使自己蒙羞。因此,在新時代的天主教會,有如一家超大型企業,當成員來自四面八方,如何使每個人在人性上得以提升,而不只只具備工作能力,就要回歸聖經的教導,不要以凡人的標準為滿足,而因從神的大能與憐憫中,體會自己應時時警醒,承認自己的不足,多多的提升自己生命的境界,以領導他人,一起抗拒慾望的誘惑。

 

相信在這兩天,新教宗就會跟大家見面,希望屆時,教宗對於一些負面的事件,以及民眾殷殷期望的直接互動,能提出更務實的概念,也期勉新任教宗,如果要做好這個腳色,做好人性面的管理,應該好好的藉著信心,向神來求取力量,領導教會,對外界的期望有更深、更全面的理解。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到歐巴馬的床頭書是自由的時候,因著書名暗示的自由主義,引起我的好奇,我馬上買了一本來看,書中的男主角沃爾特為了蔚藍鵲的生存,要創造良好的棲息地,積極的奔走。我馬上確認,沃爾特正是一位自由主義者。

提到了自由主義者這樣的名詞,難免讓人頭痛,難道一定不能自己創個詞來形容這些人嗎?其實以最耳熟能詳的環保運動,包含的動物保育、永續環境與其衍生的環境友善生產方式、還有政治或法律運作層面立法與管制,統稱為環保,如果沒有這個詞,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個運動,"嗯!就是關於動物、防止地球暖化還有不污染的生產方式之類的運動吧!",聽眾也可能誤認為是公平交易或反血汗工廠運動吧!同樣的,自由一書,透過沃爾特一家的生活,讓我清楚的看到了自由主義者,如何在社區中和人融洽的相處,自在的跟人們互動,卻同時因為他們個人的理念,被眾人誤解,也陷入深深的挫敗中。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有各式的政治主張,也如所有民主國家一樣,只要不是主張武裝推翻政府,任何政見都能公開的訴諸政治市場,爭取支持力量。然而正因為百花齊放,各種政治立場也就需要互相競爭,自由主義者,支持開放的社會機會,讓比較弱勢的個人,也有機會發展,而政府則應該提供必要的社會福利,照顧弱勢。自然,這樣的主張,固然受到弱勢者歡迎,對於比較優渥的階級,必然比較不歡迎這種主張。書中的沃爾特,為蔚藍鵲奔走,我視為自由主義者對不公平的極端敏感反應,希望快絕種的鳥類也有機會和那些麻雀、鴿子一樣的生存權利。

讀到此處,各位可能會以為這本書極端嚴肅,其實作者完全以柏格蘭一家(佩蒂沃爾特夫婦,和其兒子喬依),在社區裡和鄰居閒聊八卦,卻不經意會提到:我不讀紐約時報,不是一般保守的中產階級,隨波逐流,反而比較能獨立思考。而佩蒂本人,是位前籃球員,婚前還有位男朋友理查,是位搖滾歌手,多年之後,理查除了在沃爾特的反對運動中串場,還跟佩蒂有段外遇。這樣的劇情,勝似好萊塢的劇情,我這裡要談的,正是這故事中,沃爾特怎樣一步一步走向個人與家庭的挫敗。

我就從沃爾特從3M退休下來開始,象徵著沃爾特受夠了資本主義的投資獲利循環,開始走向比較理想主義的路線,看似開始頹廢度日,只關心鳥類保育的業餘人士,沒想到被蔚藍鵲保護協會聘為會長,成為年薪8 萬的執行長,跟著一位年輕助理拉麗莎開車到處奔走,為了蔚藍鵲的棲息地籌錢、找地。我從故事中,看到了自由主義中,積極的面向,自由主義固然肯定力爭上游的可貴,對於吸毒或遊蕩的舉動,其實也自有看法,認為個人應該有選擇的自由,不能以為了你好,一概抹煞個人的選擇。沃爾特顯然就是自由主義積極面的代表,而書中到處與女人上床,以搖滾樂為業,則是墮落面的代表,後來和佩蒂復合,看似循規蹈矩起來,佩蒂卻知道他追究還是需要到處和女人調情,需要過到處巡迴演唱的日子,而自由主義並不反對這樣的生活方式,只要那不是政府或企業命令他這樣生活,而是個人的自由選擇。看似放浪的歌手對上堅守人生原則的公益基金會執行長,誰才會通向幸福的終點。結局令人意外,終究,沃爾特還是面對生活和事業上的雙重挫敗,在保育活動中,和礦業公司妥協,破壞了一大片山區土地,被紐約時報等媒體攻擊。在離婚後,沃爾特則過著獨居生活,平常關心鳥類是否被鄰居的貓吃掉,勸導社區不要把貓放出來,鄰居除了認為他多管閒事,從臉書之類的媒體,看到他離婚以及和女性助手一起主持基金會,被鄰居看做婚姻狀態不明的獨居老人,落寞的在社區中生活著。

 

到底作者對於自由主義的看法如何呢?自由到底把我們導向何方呢?其實我們生活中有許多自由主義的痕跡,例如:無障礙空間的立法,就是把一些私人機構的一些自發性便利性設施,如輪椅斜坡道,透過立法,變成公共的空間,方便一些行動不便的肢障者,也能自由行動。這些自由主義帶來的巨大改變,其實隨處可見,本文不是要探討這麼廣泛的層面,而是想談談自由主義有其危機,因為多元價值的來臨,如何使這麼多互相衝突的價值,同時兼顧,其實有其不可行處。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反菸,當然牽涉了菸業公司巨大利益、吸菸者的個人自由以及廣大大眾的呼吸自由,美國的醫療保險機構,曾經控告菸業公司,要求負擔吸菸造成的龐大醫療費用,因此,連醫療團體都能對這著議題採取主張。如果連看似如此有害的行為都無法用自由主義來決定行動方向,其他更大範圍、看似無害的議題就更無法決定誰是誰非了。人文思考的價值,在現實社會的體現,就在於透過反思,把行動方案細緻化與明確化,否則,就會陷入類似魏晉時代的清談了,無助於透過行動來改善世界。最後,我就以克林頓的一段競選演說,來思考自由主義的走向。當我第一次看到克林頓總統的競選演說,當時他高呼:我們會為各位找到工作機會,當然,會需要一點點的職業訓練,也要先犧牲一點點的薪資成長,但是,機會是存在的。我看到了一位成熟的政治人物,為了國民的困境,正在創造某個政治與經濟的奇蹟,和中國大陸的代工廠,搶奪極為珍貴的工作職位,尤其是製造業的工作機會。正如書中的沃爾特看似徒勞無功,卻思思念念的蔚藍鵲棲息地。

Live Not On Evil 讀書會 "自由" 聚會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孔夫子,關夫子,兩位夫子" "作春秋,讀春秋,一本春秋",這副對聯,把孔子和關羽連結,以春秋一本書,點出兩者的關係。春秋是孔子表達對歷史人物看法的著作,關羽藉由讀春秋來表達自己降漢不降曹的立場,兩位人物都在當時發揮了影響力。
 
孔子在當年其實政治上並不成功,在魯國當官,不得志,於是周遊列國,與其說是實現政治理想,不如說是宣揚政治理念,最後,還是透過教育,讓學生到各國去實踐他對政治的看法。然而這樣的迂迴路線,也使得孔子比較能避開爭議性,而保留純粹了理念。從禮記的大同篇,"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可以看到類似社會主義的理想,孔子的政治主張,也是高度的人文思維,在制度上比較少看到著墨。這就是政治哲學的高妙之處,可以作為後世設計政治制度的參考。
 
南懷瑾的演講中,提出孔子的儒家思想,是中國人的飲食,道家思想是藥,這倒是說出了儒家學說的精神,被民間普遍接受的事實。中國政治上是法家,正所謂內儒外法,實際上的制度與施政,靠的是法家的思想,而人民平常的行事依據,就是靠儒家思想,所謂"半部論語治天下",也就是順應儒家思想在社會上流行的辦法。
 
孔子不但提出了政治思想,他的教育事業,也讓後世有依據,推廣普及的教育。科舉時代的教育,就是私塾,只有取官的考試由國家來辦。民間辦教育,儲才為國家所用,和孔子的教育方式是一致的。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台灣雖然沒有把總統候選人的出生地列為要件,但是每次選舉都有人提出候選人的出生地不在台灣的議題,意識形態上的侷限恐怕比法律還來得全面哩!畢竟法律上還常常會有認定不清的模糊地帶。

常常有人說美國是屬地主義,遊客在當地生產,根據美國憲法,也需要給小孩國籍。這點固然不錯,可是屬地的觀點,並不源於土地,而是源於移民,若是沒有源源不斷的移民,那土地本身應該是不會長出人類的,因此,把土地等同人民,是一種思想上的偷懶,不再進一步追究這些人民最早是從哪裡來的。

因此,假屬地主義,最大的特色並不是憲法,或是意識形態,而是工具性的應用,這個人意見跟我不合,那他可能是在境外出生的,所以我們要用放大鏡去檢查他的出生地,是不是媽媽在進海關之前就生產了候選人,候選人出生的地點是真正的本土,還是海外的航空器或大使館?這樣一來,屬地主義的精神蕩然無存,政府對移民也要關懷的美意,絲毫不剩。

因此,阿諾不能選總統不是笑話,如果阿諾所處的社會,也是意見不同,就會被嚴查出生地,那阿諾也就不敢亂講話,反正意見不同就是不本土,就是在外國生的,就是美國水喝得太少,那這樣的美國,是不是也會變成一言堂?屬地主義的擴大關懷美意,是不是反而成為一種很好用的鬥爭工具?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次在教會的聚會上,聽到某位朋友提出以第三世界的力量,和企業談判,改變目前第一世界主導的生產流程。

 

細部的討論,我已經不記得了,不過有一點我倒是蠻清楚的,就是提到專利權的問題。我當時的答覆是,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的差距,已經不是專利授權可以趕上的,IBM開放了一百多項專利,主要就是其他廠商已經趕不上,只能靠這些專利來追隨市場領導者。

 

其實這個迷思我也有過,就是想像著國中課本說的,迎頭趕上,好像領先者是個愚者,不知道有捷徑,被落後者迎頭逮個正著。幸好,也是有超越的機會,可是不是什麼迎頭趕上,反而是另闢蹊徑。

 

以電腦來說,想在大電腦市場上和IBM一決雌雄,絕對是自找死路,可是蘋果電腦偏偏走另外一條路,弄出個很像玩具的蘋果二號,讓一些電腦工程師可以在家跑程式,結果連IBM都得搞個PC出來,才能保住江山。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題目總共有兩個數字,佔了四位。不過今天不是要談數學。要談金融。

 

這個事件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當整個世界開始要全球化的時候,也開始有化不進來的人,要把全球化解散。

 

怎麼解散?資金是最脆弱的環節。美國的金融交易,大量的集中在東京、紐約和倫敦。如果這些地方停擺,就要看著大量的資金只能看不能用。光是這樣的弱點,閃族人的激進份子要想出這樣的攻擊,是合理的。

 

那些不是金融人員的大樓遊客、或根本只是搭上客機的人呢?實在是應該為他們特別的致上同情,他們被當作交戰的消耗成本了。在五年後的今天來看,倫敦地鐵的人群,雙層巴士的乘客,都是金融中心的陪葬。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彼得杜拉克寫佛洛伊德,竟然讓我有點維也納鄉愁。那種理性主義,帶點點理想與詩意,果然吸引人的。

 

我最先想到的竟然是講著德語的愛因斯坦,沒有辦法,相對論的成就,我沒忽視,不過拉小提琴的愛因斯坦,是我比較注意的,維也納,那個學者比較習慣的環境,那個深深在歐洲中心,悄悄的孵著許多改變世界思想的地方。

 

似乎不能只是當他們是猶太人,他們早跨出種族之外,接受自己的多重身分,德國人?瑞士公民?世界人?

 

彼得杜拉克到了美國,對於管理理論有重大貢獻,以企業顧問為主軸的生涯,也比一般商學院教授影響層面大,我馬上想到的另一個管理大師,韓第,他的中空雨衣的比喻,描述著一個彷彿樣樣理性的地方,裡面的內容卻是空空如也,這不是我熟悉的理性,理性是對內容思考後的一種表現,空空如也的理性,就像絕對教條主義,最後無法支持教條一樣,只有填上必要的內容,那樣的理性架構,才有著力的地方。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一個庸才會出頭?

 

我就先來聊聊最後一個文藝復興人。

 

邱吉爾是個貴族,也很早就想要從政。不過在貴族學校,老師卻覺得以邱吉爾的智力,不必學拉丁文。學學英語就好了。而拉丁文可不是泛泛之科,在那個時代,拉丁文才是通才教育喔!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ater: it has no taste, no smell, no colour, and yet it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world.
Paul Coelho (2001) The Devil and Miss Pryn
 
水:本身無味、無臭 (念嗅)、無色,儘管如此,水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保羅科爾賀,魔鬼與普林姆小姐
 
我活在一個部長連存在主義跟康德都不熟的國家,而蘇格蘭的議會報告,竟然會引用作家的句子。別問我怎麼發現這個東西,我有閱讀政府公報的怪習慣。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隨著撤離活動的遲滯,還有災民困在體育館避難所所的附近,在超市附近尋找食物,「盲目」的現實版上演。
 
使情況更糟的還有國民軍及警方,為了避免遊民搶食物,目前採取射殺的手段,在食物供應中斷的情況下,為糧食射殺人,不啻是美國這個資本主義天堂的最大諷刺。
 
希望在撤離行動過後,能夠有人提出更周延的救災標準程序,等到秩序亂了再來補救,絕對是下策,身為盆地居民的我,也更加去思考,居住低地的人,該有怎樣的智慧,學印地安操舟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