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上回提到了自駕車不需要什麼太高端的光達或是感應器,只要老老實的回應真實路況,尤其是有行人的社區道路,就能達到商業化的目的。雖說是用常識戳破一堆科技術語,卻也使得AI 自駕有一條可行的路與可檢驗的標準,不知道需不需要幫Elon Musk 也備一篇英語版的備忘錄?總之,這是條可行的路,不是神話,接下來要聊的,就比較接近幻術,但是以科技為手段,並不難懂,歡迎Keyu 來一起做頭腦體操。

C7D0C85C-5B91-4F08-9B18-33C424F92FAB.jpeg

代AlphaGo 落子的人類棋手黃士傑是台灣人,此時,柯潔正在第二局的苦戰,感受到機器棋手的強大壓力。

出處:大紀元時報

 

提到電腦下棋,就不能不提柯潔對戰AlphaGo ,雖說人類在之前一直預言機器要打敗人類,只可能在有限棋步的西洋棋(或像棋),圍棋這麼直覺的東西,電腦不太可能達標。既然我之前有什麼預測,也只放在心中(以大規模GPU對戰宇宙中最簡潔的運算機器“人腦”,其實是蠻洪水暴力方式,也就是大量運算彌補運算法的粗糙不足),不好事後來當諸葛亮,只能事後就事論事,凡是能拆解然後平行處理的,電腦終究會打敗人腦,正因為人腦是靠直覺,下棋時盲區極大,電腦大可在這類盲區,開發出致勝之道,這類類似天機不可洩漏與天機可先偷窺的事,電腦並不是第一次領先,氣象預測上,人類需要一、兩個月運算的資料,超級電腦,幾小時內就能窺得先機,就是速度致勝的粒子。至於圍棋盲區有多大,我不下圍棋,也猜不出來,這裡引用日本傳奇棋士的說法,藤澤秀行曾經說過「棋道一百,我知其七」,高達93%的盲區,就是電腦能致勝的關鍵。

說到這裡,有人說,電腦能解盲區,就是電腦棋力較高的明證,問題在於,若是不管運算工具,或能量消耗的問題,棋力就會變成偽命題,也就是說,若允許我慢慢翻棋譜,我也可以打敗柯潔,原因就在於,人類在明區(人類下過的棋步,已經可以理解與運用,我這裡拿來對比,人類歷史以來,還沒下過的棋步),其實棋路資訊是固定的,在這個範疇內,肉體凡胎(包括柯潔)是打不贏千百年累積下來的棋路的,李開復用深藍打敗棋王卡斯帕羅夫,在開賽前即鼓勵團隊,不需要更多運算資源與未來技術,一秒兩億步的棋譜搜尋,就足以打敗人類棋手,當代棋王很難打敗千百年來累積下來的海量資訊,因為下棋速度太快,缺乏人味,在下其實反而是缺點,為了誤導人類,深藍會故意延遲,製造思考的假象,已便讓對手感覺這步棋可能是類似后翼棄兵(犧牲打,看了Netflix 後,你們可能已經知道這個詞了),這招果然讓棋王大為緊張,因為電腦在“思考”的這幾秒,既不緊張,也不顯露表情。既然能夠搜尋棋譜,贏得比賽,但是,我們仍然要記住,這是用大量運算來代替精簡的演算法,亦即電腦沒有理解,也不管巧思,哪一步能贏,就把那一步拿來用。因此,電腦無“棋力“這件事就很明顯了,當然更說不出個所以然,也不可能教人類棋手如何下棋。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次,聽到了內在移民這個詞,雖說是在紐約、巴黎這類的城市展出畫作,那些影像陰暗的圖片,卻是解說畫家內心的狀態:在不可信任任何人的極權體制下,屍體自由又被限制,於是移民到內心中,建立一個安詳的家園。當然,高徒說的移民系列,講的是生涯規劃,比較少碰觸這麼陰暗的話題,不過內在移民的點子就此生了根,甚至我也偷偷想像,能不能在中世紀的日耳曼地區,建立一個安適的家園。

這是個充滿耶穌光的午後,遠處的鴿子好似成群回巢的樣子,我正走過石橋,要往安穩的紅磚屋走去,說不定就是山坡上某幢紅瓦白牆的建築,然而,山頂的城堡,也可能是我的住處。當然,不是人人都能把這樣的時空具象化,然而,透過好萊塢電影,這樣的場景並不少見,應該儘可從中找到自己的移民之處。

 

DSC_2875.JPG

接下來的部分就不太浪漫了,移民到古代,一樣要工作,一樣要納稅,萬一不幸,可能還會被派去作戰。練騎馬持槍衝刺,我覺得一定不刺激,反而很枯燥,因為我是為了保命,不是為了耍帥。大家可能想,到中世紀,到日耳曼地區,就是想要像堂吉訶德一樣,怎麼會這麼累?簡單的說,就是喜歡那個時代的現實,不是愛上那個時代可以逃避現代的房貸和利率,以及薪資凍漲。既然費力建立畫面,順便來聊聊,河邊是太太洗衣的好地方,而漂亮的紅瓦,每年還要花錢維修,聽說二十世紀是由壟斷性的供應商決定價格,此時的紅瓦,則是看當年的產量來定價。

 

移民的硬話題到此為止,我還是很喜歡這樣的國度,這樣的生活節奏,傍晚結束訓練,還是可以來杯啤酒,眺望一下鳥群,謝謝各位跟我移民到此時此刻,若是下班前,老闆沒有交代工作,不用加班,不妨在回家前,來杯德國啤酒,跟著我一起移民日耳曼。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複雜場景的戶外寫生,常常是許多人不喜歡的,怕短短的時間內無法完美複製美景,其實有許多重點可以現場描繪,而小細節則可比對照片,慢慢補。以下以新溪口吊橋為例,解析如下。

新溪口吊橋完成圖.jpeg

把吊橋細節補上,再加上汽車與家屋,會使畫面更合理,也更有趣味性。  繪畫:高 徒

首先看看完成圖,有些部分是補畫上去的,我們從下面的初稿,可以看出一開始,就完成大部分的架構。

 

DSC_1945.jpg

先講寫生的重點,在現場先把吊橋兩岸和山脈快速的畫下,包括河邊的樹,先畫近處,再畫對岸。此時,吊橋還是一條黑線,但戶外的作業,為了節省時間,就不一一紀錄,河岸只需要描出輪廓線,不需要打水波紋,也不需要處理陰影。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背光的照片,常常有耀光跟暗影,不知道拍照的朋友是不是常常很扼腕,好好的構圖,就被大片影子吃掉了,幸好,地中海的太陽特別幫忙,竟然在背光面還保留不少的細節讓我描繪,以下,我們就來看看如何畫背光的景象。

龜背芋逆光矯正.jpeg

只要照著眼睛看到的光線描繪,動態較小的繪畫,也能表現出類似照片的光。 繪畫 高 徒

龜背芋草圖01

已經預留背景的耶穌光,與人物的空間,桌椅也擺放好了,剩下細部描寫。大膽的畫下背光的龜背芋葉子。

葉孔的部分會補上地板的顏色。

龜背芋草圖03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全國和我個人,都還在悲傷的情緒中,很難有什麼理性的論述來解釋這一切,然而,為了避免未來更多的傷亡,又不得不像烏鴉一樣空叫兩聲,希望當局人士,能夠廣開言路,少繞冤枉路,少流失寶貴的生命。

 

聯合號系列火箭

聯合號系列火箭  (此設計為兩節式火箭,俄羅斯製造)  出處:維基百科 聯合系列運載火箭   

 

從李義祥與借牌公司的問題,到政治責任是院長、部長抑或是總統?這都是有道理的議題,然而,落實到現場,真正的改變常常是不起眼的監視器,甚至是事故地點前三公里處,一面人工搖動的禁止通行紅旗,這些都是執行力的問題。當然廣泛的討論有助於建立共識,問題是有效的解法常常不是共識決,也就是不是符合常識的方法。以太空火箭為例,並不是一具大火箭全程包辦,而是由小火箭進入地球軌道,而這之前,由中火箭在高空推動小火箭,而一開始,由地面的大火箭推動中、小火箭。看似繁複,卻非常節省燃料。也就是把燃料分段配送到適合的高度,這才是正解,一開始就沒有預留高空中該用的燃料,或者在高空一路拖著不必要的空火箭重量,反而非常愚蠢。台鐵的組織問題,千頭萬緒,而政治人物經營組織的能力,更是備受質疑,然而在這些問題解決前,能不能先把A物體(太魯閣號)和B物體(工程車)區隔開來,有非常多的方法,也不必動用高層人事案或改變政府採購法。例如:兩截相鄰的隧道間,一段短的明隧道就能擋掉很多障礙物,將此列為標準操作 (SOP),就能把災難化於無形。又例如時間分割法,也就是甘特圖,透過嚴格執行行駛計畫,就能讓軌道上有順向的用途,也有逆向的用途,這次如果連工程執行的部分,也納入嚴格的甘特圖,在假日也派出監管巡邏人員,也一樣產生效果。這一切,都可以透過執行力來解決。若是台鐵本身已經被判定沒有執行能力與改善能力,找不出真正的問題,也可以包給特定的獨立單位來監督,就像NASA自認無法找出火箭失事的原因,就由體制外的獨立單位來調查,提供資料的員工,身份也會完全保密。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並非手機抓來就拍的情景,為了每年一度的掃墓大合照,準備了一大小的兩台設備(微單*和類單),然而,光是事前準備,無法預測會拍到什麼,在除雜草之際,一枝樹枝的條紋引起我興趣,一開始以為是小蛇,按下快門後,還意會到,這是四腳蛇(蜥蜴)。

 

 

蜥蜴02.jpg

四腳蛇的尾巴,極像樹枝。

DSC_2396.jpg

頭部的特寫,更能看出他的本來面貌。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街頭拍照時,慢慢揚棄了搶拍的壞習慣,不再硬拍剛好出現的巧合,亂了拍攝的步調,反而調好光圈快門,等巧合慢慢的浮現,以捕魚來說,不再忙著射那路過的魚,只是等魚自己來咬餌。接下來,我用這張照片,來看拍照現場。

 

DSC_2306

跨入河流兩次                                                                                  攝影:高徒

照片中的車轍痕跡,應該前一天施工隊伍留下的,此時,貨車與牛仔褲行人皆未入鏡,我只是細心的把線條納入對角線的位置,營照線條美感,忽然,我好像看到構圖了,動態的球鞋,配上遠方稍微靜態的汽車,又有藍色的呼應。按下快門時,既沒有動用高速連拍,也沒有硬按快門的匆忙,等到物件就位,從容的留下影像。

拍照時,當然技術面很重要,不然,畫面也不可能適當的呈現,然而技術無法主宰內容,照相機不會構圖,這時,觀察與等待,會比高速對焦管用,讓鏡頭來說話,我們下次見。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管你深信權威人士比較在行,又或者李遠哲先生光臨本站,大膽以諾貝爾得獎主資格,大談科學萬能論,我個人倒沒有那麼信任專家,甚至敢大膽猜測,各種場合中,沒穿衣服的國王,就是現場那位專家。比如說:房地產專家,到了仲介市場,常常是那個被坑殺的買家,因為抬價、投機客虎視眈眈,等著理論專家掉入囤房、假買家競爭的陷阱。或許有人說,那是商場,醫療、教育等方面,總沒有那麼多爾虞我詐吧!其實學術圈大學要爭排名、學者要爭研究報告的掛名,這方面,各種算計考量,還真的應了那部片名--- 我們(學者們)不是天使 (We're no angels.),個人方面,學者需要升等,團體上,機構或大學需要聲譽,各種手法做出來的成果,常常無法重現,如果拿地心引力來彼方,也就是說,牛頓的蘋果,這次往下掉,下次往旁邊斜著跑,再下次還會飛上天,完全沒有考價值。除了動機上的不純正,再加上研究工具上,社會科學也跟著自然科學,引入了統計概念,一時之間,只要能證明顯著性,這件事的真實性也就無人關心了。比如說:若是要找黑箱中找黑貓(某些人對哲學的比喻,我借來探討研究工具),現在的研究方向則是設法從貓叫聲、貓糞味證明貓的特徵很顯著,至於那是貓是狗,是死是活,就歸給型一錯誤這類的誤差(若以法律案例來類比,型一錯誤就是判被告死刑時,有可能誤殺無辜被告),沒有人有興趣打開箱子看看那隻貓。

AZ血栓機率.jpeg

疾管局公布血栓發生機率背景值與AZ疫苗施打期間的案例數  (出處:中央社  轉載請注意合理使用比例)

開場聊了各種真實的科學困境,接下來我們就跟著作者來看看困境是怎麼形成的,有一個蠻有趣的例子是印度養牛,而且是養一頭牛,慈善機構的立論是,除了喝牛奶外,貧窮的人家,還能從牛身上獲得種種益處,然而,一年期的研究結果,養牛是負收益,因為沒到達一定的規模,有趣的是,另一個團隊,針對三年期來研究,長期下來,養一頭牛又變成正收益,難道是牛越老越珍貴嗎?研究時,針對會有正面結果的方向研究,例如:中途牛隻死亡,這樣的損失,不計算進長期收益,所以長期下來沒有影響。避開種種不確定或負面的結果,常常能找到 "答案“。而這樣的模式又非常吸引研究者,因為努力得到了報酬。若是不知道科學的這個面向,慈善機構不就是傻傻的給每個貧戶一頭牛,就能解決貧窮問題,畢竟這比較像給釣竿的概念,不是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讀讀第四章 一條路徑並不夠:從研究中看不到的”發現。

接下來,我們來聊聊吃培根會導致癌症的問題,可以比較具體了解指的是多高的風險,包括最近歐盟提到AZ疫苗並不會提高血栓的風險,指的又是什麼?我們來聽聽,一天吃4條培根,就會增加 20%的罹癌機會,大家馬上想到,五口之家都吃培根,最後有一個人得了癌症,真的是這樣嗎?以吃培根的實驗組來看,100個人有5個人得了癌症,對照組的100人,則有6個人得到癌症,不是20個人得了癌症。知道這回事之後,再來看蘇珊娜,她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每天吃4條培根,根據世衛的建議,想長壽,不要這樣做,她活了117年,在某段時間內,她甚至是世界上最高年齡的活人,就更可以知道培根增加罹癌機率,其真正的內容與機率,其實跟一般人可能理解到的機率,非常不一樣。回頭看AZ疫苗與血栓的風險,歐盟人口300萬人接種疫苗,有22例血栓案例,也就是萬分之 0.73 ,高於台灣的背景值1 /100000 (十萬分之一),不過疾管局有把西方人容易得血栓考慮進去,認為韓國打了AZ 疫苗後,應該血栓的機率沒有那麼高,此即大規模決策時的思維模式,值得認識與了解,卻也要了解背後沒有百分百保證的意味。(註)

 

而無法準確預測的另一個可能因素,可能就是不可控制的變因,開頭提到的雙胞胎實驗,當被不同家庭教養長大,反而比較可能有類似的結果,但即使如此,兩個雙胞胎出生時有多相似?目前已知連複製羊,每隻都不同,瞳孔顏色也不一致。假設兄弟倆都進了哈佛,一個學醫、一個學法律,這算類似還是差異?這都是很大的問題,要由科學家以判斷來決定。再假設讓比爾.蓋茲重新投胎到同一個家庭,家裡也一樣的富有,只是選中學時,不知何故,沒有選到那時美國有電腦的3所中學,沒有打工寫程式的經驗(詳細的故事,可以參考 異數 Outlier ),微軟致富的故事,也就消失了,這些科學實驗無控制的因素,常常是最關鍵的,怎麼去驗DNA,都無法逆轉這樣的過程與結果。這類科學界非常無知的面相,卻是真實生活中,很重要的「操作變因」。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不知道一般人畫風景畫,會不會考慮前景,但是我認為,擺上一盆植物,更能襯托窗外的美景,這點,馬蒂斯畫了多幅窗外的題材,應該是箇中高手,喜歡的讀者可以去網上搜尋看看。

 

首先,考慮到單純的盆栽可能單調,挑戰一下玻璃缸的容器,和湖水倒影一樣,有讀者擔心玻璃不好畫,一樣的原理,看到什麼就畫下來,眼睛會自然地去識別光線,看懂哪部分是玻璃的折射和透明影像。

DSC_2258.jpeg

 

DSC_2257.JPG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意外的讀到摩門教被寫入福爾摩斯的血字的探案中,我來頗為意外,說來好笑,小時候因為補習數學,意外的發現國語日報社內的書店,讀了很多東方出版社出的福爾摩斯,只是當時不知道什麼是多妻制的摩門教,接觸講中文的老外,跨海傳末世聖徒教派,已經是多年以後了。先不管柯南道爾 (此處不寫作柯南.道爾,原因是柯南道爾是複姓,寫做亞瑟.柯南道爾才正確)真的被摩門教徒控告,教徒說綁架、奴役和謀殺,都是假的。這部分,我先擱置爭論,我看到書中的中西部開發,才是本文探討的重點。

 

血字的研究getImage.jpeg

若是找不到原書,歡迎先看看現代版的 粉紅色線索  (新世紀福爾摩斯 需要Netflix 會員)

大西部開發是不是只是趕走印地安人呢?書中的看來,反而是開發者內部的利益矛盾,更加難解。未婚夫侯波被奪走嬌妻露西,長老錐伯與其他男人想強娶女孩,女方家長約翰.費樂厄死於非命,聳動的情節,離奇的未婚夫跨海復仇,為了不劇透,建議大家直接讀 血字的研究 (目前應該沒有博客來回饋金了,不過本版有跟博客來合作過,讀者有權知道),不妨想像一群男人,走向生死不明的猶他州,當然,那時候還沒立州,也沒有加入聯邦的問題,這群不安的男人,當然希望能娶到嬌妻,剛好摩門教對於這方面又更加寬鬆,只要你有辦法,沒有一夫一妻的限制,想必更能吸引不怕死的冒險家,至於到了當地,發現兩大困境,第一、女人沒有想像中那麼多,尤其是扣除他人帶來的配偶之後,還有多少異性,也是個問題。第二、這類特權是不是優先應用於長老,這也需要考證,然而各個教派,若是讓人治來為神的主張定調,絕對有私心。上面的劇情,也就有可能發生,就像日據時代,日本軍官強娶台灣民女,本土男士被迫放棄,都是有所本的劇情。之前聽留學仲介的分析,不是一定得去加州,不過男生如果不想多人爭取一個台灣女生,就要小心選擇留學的州,當然聽的時候我也是當笑話聽。

說完了結婚對象,似乎就能安居樂業的開墾了,其實背後的財產問題也不小,根據法律來繼承當然可行,然而法律有漏洞,以上面強娶民女的案件,犯案者還能繼承遺產呢!難怪露西傷心而死,長老錐伯並沒什麼感覺,反而是侯波其他老婆還比較同情女主角,是的,財富的累積與分配,沒有想像中單純,大家拼死拼活,不就是想讓後代能有機會享福,沒想到先是娶不到老婆,然後是生女兒的人,財產可能流落到女婿家。因為長老們妻妾成群 (小母牛很多,書中的用語),還透過群眾壓力,質疑女主角的爸爸不想娶妻,問題是,可選擇的對象不多,回到而女性的繼承權問題,女性無法保住財產,也是引發錐伯(長老)與其他人想強娶的問題。原來看似蠻荒的西部,還是離不開人的利益與求偶啊!

分析完西部開拓,還是提提寫書的柯南道爾,因為摩門教題材,柯南道爾被告上法庭,也有楊百翰的後代出面,說柯南道爾有私底下道歉,算是書本之外的一場風波。我想,摩門教早期這類規則,難免有教內、教外的爭議,一夫一妻的教徒,不想背負多妻的惡名,應該也可以體會,因地制宜的教規,也沒想到會衍生許多人的誤用,反而沒達到大量生養的原始目的,無助於培養人力資源。不過書中是以命案個案呈現,雖說有犯案者教徒的身份,不能說就是詆毀摩門教,而是書中角色的個人行為,以自由意志的角度,即使信了摩門教,若是一心行善,斷斷也不會走向那樣的路。至於楊百翰先知,我目前缺乏資訊,不好妄論,只能根據西部開拓,分析出以上的困境與解決之道,想看福爾摩斯的精彩破案過程,可以參考新世紀福爾摩斯,有類似血字的研究 的改編,我看過影集後會上版來補充。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一次的 Keyu 悄悄話,以AI 主題談到了商業化應用,也透過自駕車來探討應用的範疇,並非先前想像的,拿來提醒個人行程,或是安排日常瑣事,而是把開車或醫療,這類攸關人命的事,交給少犯錯又不會累的 AI ,有網友說:這不是拿人命開玩笑嗎?其實正好相反,處理速度太慢,無形中沒有治療,也沒有失敗的情況,可能更讓人揪心,既然在很低的錯誤率下,可以救更多人,就有可能應用,再用人工監督,修正錯誤,自駕車也是類似概念,常常犯錯的人類,以AI 輔助,可以減少意外,當然,其中也會有AI帶來的錯誤判斷,這是可能付出的代價。

Autopilot Full Self-Driving Hardware (Neighborhood Short) from Tesla on Vimeo.

目前特斯拉的自駕模式                                                     出自 特斯拉 (Vimeo平台)

(本文不暗示或保證特斯拉系統真的能達到影片上的效果,未與廠商有任何合作契約自駕)

題目上說談笑用兵,就是著眼於小範圍可失敗的AI 實驗,以機場為例,停機坪到航廈的路程,沒有其他車輛,沒有其他行人,就是AI 巴士很好的試驗場,美國高速公路也是Google 自駕車良好的測試場,連方向盤都不需要修正,只要監看筆電上的數據,就能安全的行車。至於Uber 的自駕車意外,完全是規劃不善,加上人為疏失,在社區道路測試,而且是夜間,連非自駕車的人類駕駛人,都膽戰心驚,大膽的測試方式,加上監控的司機完全晃神,當然會出事。簡單來說,就是一腳煞車就能救回來的意外。當然,沒人能為AI 打包票,但至少能了解 AI 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既然都聊到應用面了,我倒想談談人類的反應與接受度,放心,這裡不是要談卡車司機抗議失業的大議題,這些說來也是假議題,各國都有外國黑工在開車,也有非工會會員在駕駛,行業利益很難靠技術來保障,是明顯的,更何況是人人會開車的年代,駕駛根本不算技術,只能靠組織和法令保護行業利益。我想談談被 AI 服務的車主,內心驚險又安全的歷程,在橋樑下坡的段落,自駕車可能會全速的跟緊前車,萬一前面又是位技術高超的計程車司機,硬是在最後幾公尺才踩煞車,心臟可能會跳到嘴巴上。黑箱式的處理方式,常常是很難說服人的,不過,我覺得一、兩次以後,也許就能建立信心。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想必有部分網友,看了上一篇的 大安公園水車、綠樹,連到這一篇來,也歡迎由Google、Yahooo及其他站外連入的網友,按一下  大安公園水車、綠樹 ,了解一下這幅畫的脈絡,既然是透過水車的吸引,才畫下全景,自然會轉向水池的水面部分,至於水車的部分,各位靠到的漣漪,就是水車在畫框之外,製造的效果,滴水造成波紋。

莫內蓮花池 02 20210310_150736

 

要畫水池,也不要害怕只要,好好的描繪水中倒影,自然會產生水面的感覺,當然,莫內的原作中,直接畫水面,是否是倒影,還真看不出來,總之,很有藝術性。

至於植物的部分,可以把野薑花、蘆葦畫上,暗示出水除邊界。

 

莫內蓮花池 過程 44691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