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話說有位美國國民兵,為了幫某位不太思考的總統維安,擋下了一枝十字弓發射的弓箭,於是白宮御醫拿出醫療用鋸子,鋸下帶羽毛得箭尾,並消毒、包紮傷口,國民兵大惑不解,問醫生:『我受傷的是皮下組織,你怎麼處理皮膚傷口呢?』醫生說:『我剛好是外科,裡面的部分,可能內科醫生好處理得好點。』在哈哈大笑之於,你可能也想到了,川普就是這樣的醫生。

99019C7E-66E6-49F1-AE15-27CB18A18F5F.jpeg

手握聖經,不表示得到上帝支持,民主國家的權利根源在人民。

(高徒引用新聞照片 轉載請注意版權合理使用程度)

 

美國的種族歧視,引發滔天大禍,白人警察已鎖喉壓制,導致佛洛伊德死亡,目前四位警員面對謀殺與教唆殺人的指控。然而川普這位『外科醫生』竟然天真到想派兵平『亂』,能選出智商如此水平的總統,怕也是美國史上,罕見的政治案例。講到運用軍方,就一定要提到南北戰爭時的林肯,雖然南方各州宣告獨立,林肯也被迫以戰爭手段來團結各州,卻沒有像川普一樣,打算把美國分裂,以謀取政治利益。政治家需要考量國家長遠的利益,政客只需要照顧選區票數的高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踏上新加坡,發現牛車水不同於麻六甲的雞場街,金沙的空中大遊艇和馬來西亞石油雙塔也絕然不同。對於星馬比對有興趣的讀者,推薦 娘惹糕、馬來服和咖哩飯——由吉隆坡麻六甲雙城觀察馬來西亞混雜文化,我就從村上春樹的小說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談談新加坡這個城市國家。

 

利用這對空擋看過小說的讀者,可能會發現,沙羅曾經跟多崎作提過新加坡這個國家,『新加坡是個有趣的地方喔。食物好吃,附近也有漂亮的休閒勝地。如果能幫你導遊就好了。』當然,照例要有女主角缺席的片段,好讓多崎作透過訪友,好找回青春回憶,她甚至不嫉妒的幫忙安排行程呢?剛好我就在新加坡,追尋的顯然是某種觀光客的放鬆,能不能藉助缺席的沙羅,來段克拉碼頭之旅?既然沙羅喝光了桌上瓶的紅酒,我不如就沿著克拉碼頭逛逛吧!沿路上,看到許多酒吧,已能預見傍晚遊客滿座的情景,華人社會向來不太介意青少年飲酒這回事,至少沒有西方那種21歲禁令,但是在這些酒吧,真正讓我遲疑的還是重稅,9星幣的啤酒,顯然不便宜,若是再加上小菜和服務費,那就更高了,沙羅善於飲酒,想必會幫我推薦合適的酒單,讓我在看著魚尾獅幫觀光客灌水時(當然是利用借位,就像遊客扶正比薩斜塔一樣),能有好有好酒喝。旅遊中的酒,不管是在西湖喝青島啤酒,或是在日內瓦的游船上,看著噴泉喝德國啤酒,都是旅客的小確幸。

當然,我這次的導遊不會只有沙羅,也不只喝高價的啤酒,從克拉碼頭轉過一座橋,我竟然看到了匯豐銀行和中國銀行的大樓,新加坡既然能吸引500大銀行來星加坡設分行,新來乍到,不習慣laksa口味的行員,必然少不了紅仔為他們來點員工幸訓練,或者說,企業化洗腦,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有色彩的紅仔企業教育公司  ,看看小說家是怎麼看到企業管理這回事,即便是大企業高級主管,也不得不佩服小說家指出國王沒有穿新衣。新加坡以金融、法律人才,吸引金融業來設點,紅仔則為我點出,大企業對於創意跟革新沒興趣,需要的是服從命令的人,而這方面,他能幫忙量產這樣的人才。香港和新加坡,雖然多年來穿針引線,把緬甸木材賣到全球,把Lux香皂賣到大陸,然而提到新加坡,我很難找到像Acer筆電或春水堂珍奶這樣的符號,背後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新加坡比較注重透過轉口,賺服務費,這是競爭策略,沒什麼對錯,不過既然是讓書中人物導遊,我想聽聽他們的看法,紅仔拿出那招牌的鉗仔,要學員選手指甲還是腳指甲,學員的回答是:『不知道。我想哪邊大概是一樣痛吧。但因為不得不選其中的一邊,所以沒辦法就選了腳而已。』 Welcome to the real life. 正如不得不痛一次的學員,新加坡在這場全球化競爭中,不得不選邊,而這樣的選邊,也反映了西方近150年引領風潮餓的事實,聽聽Singlish,想一想中國大陸在幾十年中錯過的機會,與改革開放後的急起直追,就不得不佩服這個城邦的雄心,以及李光耀當初的遠見。

 

喝過Singa Bear (獅子啤酒),見過了印度、猶太和英、美、法的銀行員,我和多崎作一樣,喜歡尋找心中的秘境,不管是世界末日冷酷異境中的 『街』,抑或是人造衛星情人中的希臘小島,小小的角落,常能反映內心的理想。正當多崎作開著租來的Volkswagen Golf,跟老人問路,找尋黑埜在哈泰寧的夏屋,我也在雨中,來到了外型酷似蒸籠的南洋理工學院的創意中心,我在裝飾著鳥籠的挑高中庭,找到類似張愛玲筆下,香港老式弄堂的的味道,雖然教室內的觸控螢幕,正在教授大數據或區塊鍊,我還是蠻享受這種新式建築營造出來的舊式閩南風情,雖然小時候,只住過一、兩次三合院,不知為何,這類閩南建築,讓我很安心,好像回到某個故鄉。黑埜逃避回憶放棄日本,選了芬蘭,又來到了湖上有小船的哈特寧,多崎作也在這樣寧靜的湖邊,終於和代表著白妞和黑妞的黑埜,第一次深深擁抱,青春時期壓抑的感情,終於健康的氾堤而出。夏季北歐的湖邊,正式多崎作巡禮之年的終點,此時李斯特的曲子巡禮之年來到了義大利。

告別搭上酷航的飛機,竟然聽到類似鄉村音樂的舞曲,歌詞提到了阿拉巴馬,當然大家都知道連唱的人都是紐約人,鄉村歌曲是道道地地的城市產物,在鄉村的人,無法產生鄉村的鄉愁,然而我竟然也在新加坡找到了類似的鄉愁,彷彿時光倒退150年,我來到香港,準備轉傳到新加坡,家中有田,絕不上船。搭上生死未卜的船,去到前途茫茫的異鄉。多崎作選擇了人海茫茫的東京,捨棄了好友居住的大阪,新加坡人選擇了英國留下來的人脈 (國與國之間的人脈算是盟邦嗎?),搭上了美國嬰兒潮的快速成長浪潮,我無法設想新加坡人的鄉愁要怎麼唱?不過,我倒是想到了,新加坡把華語C級當作智力測驗,作為大學入學的標準,這在世界華人圈,蠻特別的。至少在台灣之外,這是唯一的。新加坡和馬來華人,是蠻大的華人族群,為了適應全球化之餘,如何找到一個路線,能兼顧我所謂的鄉愁呢?多崎作的答案是,守住青春期,才能守住故鄉,我的答案是,『但使主人能醉客,人生何處是他鄉?』只要能在當地打造出新的傳統風格,就不怕斷根。你的答案是什麼呢?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加坡和香港不同,社會控制來自內部的北京,在反送中熱潮之際去新加坡,相較於港人爭取司法權,新加坡人因為獨立於馬來西亞,已可慢慢爭取更直接多黨的民主。這些議題更讓我體認到台灣在華人族群實施民主體制這件事上,有更深的一層意義。主張東方不適合民主的西方人士,可能要好想想台灣這個反例。既然是談新加坡,香港、台灣可以專文再談,新加坡這個人治又貌似民主的案例,反而可以好好的當作獨立於中國之外的華人政體,好好研究,或許哪天台灣掙脫台美衝突的掣肘之後,也可以學學這樣的發展路線。獨立於馬來西亞的新加坡與經濟發展如何交互作用?文後會簡單的分析,詳細的內容則待歸來後整理。

熟悉高徒說網站的朋友,知道高徒走的旅行與閱讀這樣的路線,這次為各位選的是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李斯特的作品,浪漫派無需我多言,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先到 YouTube 欣賞,標題音樂副標的旅遊地名也幫了作者大忙,即使像我這麼純粹路線的欣賞者,也認同某首音樂的確可以搭配某個當下的情境,或許各位讀小說時,透過音樂比較能夠融入作者的性格描寫也不一定,孤獨的旅途,青春傷痛的療癒,這次新加坡之旅,我也打算這樣讀讀看。

獨立的新加坡,的確在發展路線上,擺脫了馬來文至上與獨立中學華語獨尊的包袱,當然,華語不流利這回事,身為華人會不會失落,則是認同與情感的曾面,至少在經濟上,證明這個路線可長可久,也印證了 “Those who were left behind suffer.” 「落後者,會受苦。」(李光耀語,意味著全球化是不等人的。)走自己的路,一開始會很孤獨,也沒有前例可循,西方社會長久以來,雖然兼容並蓄,連印度瑜伽、泰國菜都佔有一席之地,但主流一直都是白種歐洲中產階級的框架,也就是所謂的 bourgeoisie ,先融入這個架構,再去改變它,會比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路線快,大陸雖然派出了大量華語老師,推廣中文,孔子學院的影響力,相信還是大大落後好萊塢。此次觀察重點,也會放在這個華人的紐約、倫敦,如何西方主流的路線上,卡出一片天地。

最後,第一次走讀的讀者,我也招呼一下,並不是要你讀了小說,再來看新加坡,也不是要先去過新加坡,再來聽李斯特,而是讀書時,想一下,書中的車站建築師,在新加坡會怎樣看 SMRT 車站,看到魚尾獅,就想想多崎作會怎麼看故鄉大阪的通天塔,完全以西方比較研究的方式,回頭來看熟悉的事物,會發現換個眼光,也會有新的發現,如果能接受這樣的模式,下次旅遊,你也能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自己認為合適的書,一起走讀世界吧!

 

高徒  7.21, 2019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舒國治有完美的下午,而我擁有不少完美的早晨。

在木地板的客廳醒來,被熱帶植物圍繞,以為身在溫室,簡單漱洗後,竟然當日有工可上,一樂也。

 

                                         在Interloken 等待,背景是Jungfraujoch 少女峰。

 

在某慕尼黑大學宿舍醒來,因時差及旅途勞頓,通霄party 的吵鬧聲,我竟渾然不覺,只知道嬉鬧的大學宿舍竟成為頗適合旅行寄宿的點,而且更妙的是,樓下的自助洗衣,晚間前往,因無路燈,竟似探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被peaceful warrior 概念吸引,就是在深夜的加油站看見蘇格拉底,提到只要專注當下,你就是無敵的戰士,而且沒有對抗,只有平和。就讓我們看看男主角這個實習生,如何在職場廣結善緣,

Ben來到 Jules 的辦公室,擔任他的助理,一開始也無從了解哪裡可以下手,於是他從清理Jules 的辦公桌下手,成功地解決了Jules漫無頭緒的雜亂,接下來,他又透過擔任司機,發現了Jules 老公的外遇,一步一步的了解Jules 需要支持的地方。

2890576.jpg

 

 

劇情先談到這裡,我想來談談老年就業的情況,日本因為勞動力缺乏,目前也聘僱了許多的老年工作者。其實老年工作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工業化之後,追求效率,又有退休金制度,形成老年不工作的慣例。日本因為少子化,需要老年人或外國人來補充人力,造成老年人有二度就業的機會,這樣的現象,其實各國也會發生,台灣20年後一定也會這樣。老年就業,活用了長者的智慧,也讓年輕人有學習的機會,可說是一個不斷層的好辦法。然而是不是能順利呢?日本當然也立了相關法條,企業也相當支持,而最後能成立,應該是跟日本終身雇用精神類似,源於日本企業的社會責任感,讓年長者有機會貢獻社會。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達利的時鐘,因疲憊而癱軟,好像提醒著人們,死亡是如此的如影隨形。然而時間真的會流逝無蹤,還是會留下永恆的印記,就讓我又書摘來談談。

杜拉克提到了:「認識你的時間。」,「二十一世紀人類最偉大的革命....... 但最偉大的革命要算是『自我管理』了。」這也似乎意味著:「每個人都可以透過自我管理,成為心目中的理想人物。」   --- 詹文明,彼得杜拉克這樣教我的

提到時間管理,不管是番茄鐘法,或是簡單的To Do List,通常最大的困境是支持不了三天,更可能在第一輪,就因為自己的惰性,馬上停用,原來立意良善的方法,卻有點像精神病患的緊身衣,非常不舒服。然而時間管理有沒有更好的模式,杜拉克提醒大家,問錯問題了,時間本身是中性的,使用時間的人卻不是,如何從那個人下手,也就是自己,才是關鍵,到這邊,很多人恍然大悟,原來大家都沒有好好的管理自己,只是想把責任推給時間,而更多的時間,並不是解答。

談到這裡,我就想引用泰戈爾的詩,日出是太陽在地平線上升起,而其本身永遠高懸於太虛空中。  我們就像那太陽,我們也與永恆連結,只是要像太陽一樣,持續發光。

 

高徒  2019.5.1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感冒讓身體有點發懶,頭腦卻是活躍的,不管是思緒飄向香港的老街區,或是規畫未來的工作,頭腦一刻也閒不下來。

1420718074-641949130_n.jpg

唐樓改建民宿    名樂居 By the park      出處:A fish's travel life

既然是這麼好的機器,為什麼沒有人把頭腦拿來活用呢?杜拉克指出了問題,原來,頭腦是多用途的,不加以限制是不會產生效益的,我們應該把頭腦好好分區,以便激發熱情,我就以工程師來比喻,iPhone的工程師雖然不懂得設計,也不見得會製造,卻能夠找出最輕、做好的零件,以便遷就擠得不得了的時尚機殼。又以特斯拉的工程師來說,他們不見得是電池專家,也不會設計車款,卻知道車子的靈魂就是輕的車身加上超強的動力,於是有了鋁合金車身,以及高電量的電池組,以驅動小巧的馬達。頭腦能夠有這麼多用途,我們卻總是虛擲能量,也不讓他工作,無怪乎一般人,渾渾噩噩的過完一生,卻連自己的天職也沒找到,更別談發光發熱,讓大腦充分展現了。

今天進辦公室,是不是馬上找到你值得賣命的任務了呢?你怎樣回應這樣的機會呢?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行政院長宣布研擬在短期內成為雙語國家,至於具體的辦法,還沒出爐。這樣的政策,亞洲有人做過,那就是新加坡,也取得相當的成果,然而,台灣的情況又如何呢?怎麼達成呢?

論語.png

論語中的符號,英語詞彙中有這麼豐富嗎?

日本戰後對於這樣的情況,有評估過,大約是從國家認同的角度出發。後來日本決定不採用英語,卻大量翻譯英語的內容。之後,日本英語口語普遍低落,人民的知識卻很足夠,因為有專門人才翻譯外來的內容。英語雖然看似萬能,我從希伯來文的角度來看看這樣的情況,雖然說希伯來文不表示這個人就是以色列人,希伯來文卻是閱讀原來聖經版本的工具,不見得能完全廢除同樣的,若是要透過英語來學習論語,一樣會產生某些問題,因為不同文化會需要不同的符號,也承載了不同的內容。當然,對於以英語工具論者的角度,會覺得終於把某種外語本土化,相當不錯,成為雙語國家,卻要付出不少代價。

以新加坡這個成功案例,會發現公務人員其實要選修高級華語,因為對外還是需要和馬來西亞和印尼區別,英語之外的 "母語" 是蠻重要的,新加坡人因為中文太差進不了大學,這點大家應該會很驚訝吧!而凸顯華語,正是因為溝通之外還須對外表現某種認同,這是很微妙的。此外,官方語言可以有數種,加州也把中文列入官方語言,並無法律上的困難,只須編列翻譯人員的經費,比較可惜的是,台灣把這樣的"結果" ,當成原因,以為可以鼓勵大家學英語,公務人員畢竟是相對少數,大家努力學英語,以前是要進外商公司,現在是要進鴻海這樣的全球企業。院長,看錯方向,寫錯藥方,可以理解,手上有什麼工具,就用什麼工具,忘了官方語言,是語言流通的成果,不是推動語言流通的動力。

 

看清楚了以上的問題,什麼鬆綁幼稚園英語教學、學校科目雙語化的迷霧也就清楚了,真正該釐清的,反而是英語教育上,能寫不能講,非英語系學生英語普遍低落的問題。官方語言與雙語化,其實是移民與產業政策的產物,無關乎執政者主觀的願望,更非小幅度調整教材,就能達成。錯把決果當原因,討好部分選民,未來執行時應該就會發現很難兌現。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版上和大家交流,最大的收穫,是看到影評或是書評有人來訪。當初寫高徒說,主要的原因是要存檔,以備未來的我閱讀,也就是說,是個人心得筆記。沒想到網路的分享特性,竟然也發展成每日20~30(二、三十人)人的流量。面對這些讀者,更使我有動力繼續記錄下去。

1280px-Hong_Kong_Central_Library_Level_5_2014.jpg

我曾造訪的香港中央圖書館                出處:維基百科 香港中央圖書館

既然標題是選擇未來,我來講講未來的書寫方向,除了之前提到的女力的話題,我還計劃就社會學的角度來談談英語,也就是全球化後英語的走向,看似龐大的題材,其實很切身,就是從小朋友學英語或是台灣講英語這回事來推敲,大凡這類雙語化的走向,都是沒有回頭路的啊! 得像新加坡一樣,一邊走,一邊調整華語與其他外語的角色。幸好,台灣本來華語就是教育的主軸,未來即使少掉一些藝能科之類的華語內容,問題也不大。或許也會談到國際大學或國際專班之類的可能性。對英語關切的朋友,也可以提提你們的意見喔!

 

最後,除了感謝各位的來訪,高徒說也要跟各位說,不管你來自哪個華語社區,甚或是學中文的西方人,別忘了語言是文化容器,只要繼續使用語言,就能傳承文化,跟各位共同勉勵。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常常聽到有人有志難伸,也看到一些企業消失在歷史中,例如:柯達,追求成功為什麼遙不可及?成功哪有這麼難提出了看法,雖然是全新的觀點,讀來卻歷久彌新,令人深思。

5716e39aaad13 (1).jpg

我常常想,既然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為何大家都不能過上理想人生,反而一堆人遁入電動世界,或者新世紀靈修中,放棄努力。書中點出一個關鍵,就是忘了社會這種土壤,將成功種在某種貪婪或是自私中,當然長期下來,自己受害,社會也得不到好處。退一步來看,最簡單的原則,就是承認自己其實沒有認真地找到目標,跟隨潮流自然慢慢失去影響力。以柯達這家公司來說,創辦人伊斯特曼 (Eastman) 有清晰的目標,就是便利的攝影方式。然而,最後的發展,不管是數位相機的專利,或是底片上的寡占地位,都遠遠落後市場進程,以數位相機為例,甚至為了保護底片的利潤,刻意延後數位相機的上市,而底片該往小眾市場發展,也未開發出類似黑膠唱片這樣執著的消費族群。雖然其他科技廠商也有這樣的算計,延長舊產品的生命週期,柯達卻是這方面頗為極端的例子。當消費者發現柯達無心於攝影的改良,反而死抱著某些技術,自然慢慢地,攝影大外行的電子廠商佔了上風,從消費機開始反攻,甚至攻入單眼數位這樣的核心市場,以一塊CCD 建立起底片替代的模式。當新的攝影模式已經為人所接受,柯達自然慢慢地消失。除了企業,個人也一樣,只要目標還在,哪怕最最不利的情況,也能找到生路。以我自己為例,曾經在尋找工作的路途上,迷失方向,走向商業導向的就業環境,不知道該往哪條人生道路,幸好停下腳步思考後,竟然在某次深思後,自問人生該以什麼當目標?發現自己適合從事教育,即使沒有現成的機會,我也不灰心,抱著以自己的專業從事教育的心,等待機會來臨。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在某次考試順利通過,進入了教育界。要實現理想人生,要有目標,也要放輕鬆,不要因為一時的順逆境,輕易的放棄。

書中列舉了十二個方法,是類似槓桿的基本解法,不費力,功效又宏大。只要透過深思,就能慢慢上手。以展現忠誠為例:新聞上為了大阪代表處處長的新聞,吵著假新聞與駐日代表的責任,書中指出,只要向當事人詢問,澄清真假,不要背後論斷。短短的原則,就能把這樣的大風波止息。我們不也常說:謠言止於智者,因為智者會判斷,更會拿捏分寸。透過這樣的原則,也就不容易做錯事。12項原則,有如12根錨鍊,使我們不至於迷失方向。其中,品格原則又是最重要的錨,確保其他原則都能應用在對的事情上。

祕密花園,就是其中一個原則,透過想像成功,想像自己未來形象,形成力量。我自己受益良多,慢慢找到自己想成為地樣子。波登這位美食家,自殺前反覆聽到自己是冒牌貨的聲音,媒體人對於前途的擔憂,不是新聞,廚師因為米其林星星消失自殺,也常聽到。然而,未來是否真的艱難,我們還是需要做出成功的假設。波登如果想像自己回歸到什麼身分都沒有,沒有財富,然後重新出發,相信只要他的才華還在,仍然可能走到所謂成功的這一步,賈伯斯的回歸蘋果,就證明了,沒有什麼是真的,沒有什麼是天分,只有繼續往下做,只要堅持到底,就是成功。波登被絆倒了,然而我們是否也被負面聲音淹沒呢?想像正面的力量,讓正能量引導我們!

最後,我要提出一點,成功輕輕鬆鬆,卻需要持續,直到生命最後一天,我們還是可能放棄,還是可能失足,只要活著一天,要有信心,今天是新的一天,我最好的作品,還沒出現。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波多黎各給各位的印象,可能是 West Side Story 裡面,西班牙腔調很重的Anita ,她是來自波多黎各的。相信一班人不會移民到那裏去,然而有個朋友因為想住美國,於是移民到那哩,想說一樣可以去逛逛佛羅里達,也一樣可以享受部分美國福利,想起來好像也不錯。

Leavenworth.jpg

這裡是德國嗎? Leavenworth 離 Seatle 40 小時車程。

萬萬不可,因為類似美國就不是美國,這不是繞口令,而是實務考量,以移民美來說,是不是該州州民,就決定了你的學費,因此,有沒有在那裏繳稅很重要,退一步來說,小孩讀大學還很遙遠,我只想養老,類似美國也夠你頭大的,畢竟,沒有公民身分,萬一美國政府缺錢,波多黎各地福利一定會縮水。

寫到這裡,我強調的是,不要因為這個國家很像...,就移民過去,以德國為例,南德類似慕尼黑這樣的城市,常常有木屋與啤酒,黑森林氣氛濃厚,然而,移民到美國類似的德式小鄉村,就沒有同樣的效益,額外的好處,頂多是不用學德文,只要講英文,這裡不是說美國不是適當的移民國,而是說,你不是要移民到這樣的國家。你的目標還是該放在德國,每年才有啤酒節可以參加,10歐元喝到飽。因此,移民時一個大誘惑,就是有個很容易移民,又很像你想要的那個國家,你就去了。

例如:想移民新加坡,卻苦於門檻太高,於是就移民廣州,好像也可以去念當地的國際學校,一樣當 "世界的小孩",接軌百大名校。問題是,新加坡的教育系統直接連接英國系統,你念的 IB (International Baccalaurate)系統,還是要靠各大學才採認,這就是不太一樣的地方,我還考量到,就算升學上不受影響,盡量念當地的學校才是正途,念一些類似境外學校的偏門路線,常常會跟一群假外國人生活再一起,看看台北歐洲學校的台灣人和印度人,你大概也就能了解了,加上歐洲兩個字,並不會直接帶來歐裔學生,因為這是離歐洲非常遙遠的國際學校,跟那些類似國家,產生的幻覺一樣。

回到前面提到的德式小鎮,我想說的是,移民就是價值觀的選擇,若是外表很像,內在卻不一樣,就要大膽的放棄。相反的,如果兩個國家很像,即使地理距離是天涯海角遠,也不用怕,前面提的新加坡,可能比都柏林離倫敦更遠,然而,兩者的中學制度卻是類似的,不要用距離或是建築外貌來判斷一個地方,反而可以膽大心細的選擇內在相同的部分,Jim Rogers 選擇新加坡這個遠離中國的國家,小孩一樣可以把中文學好,政治安定與生活條件,也不比一西方大城市差,就是大膽的取用了和中國類同的特點,卻避開了早期中國沿海城市的一些居住條件上的不足,算是精算過的移民決定,當然,富豪移民只是多一個住處,並不用死守新加坡,只是選擇上還是展現了智慧。想移民海德堡嗎?看過Livenworth 的照片再決定吧!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里斯本讀人造衛星情人 一文中,我提到了春上村樹這本小說,當然,是從港市 harbor city這個角度來看書中的場景。換到劇情與角色上,我想談談,書中的我,是如何在希臘理出頭緒,又如何回到日本的日常軌道上。

0315-00480-004b1.jpg

“我”來到了羅德島旁的小島嗎?抑或是“我”來到了不得不來的應許之地

說到希臘島上的經歷,開學前十天,一個封閉的小島,還真是沈思的好環境。小說的設定,一下就把我帶往一個與世隔絕的地區,國際電話也會撥通即斷,正好隔絕了一些自己不想要的干擾。敘述者不是要解開堇的消失之謎嗎?在漫無頭緒之際,卻找到磁碟片,答案就在磁碟片上的兩份文件,妙妙不清楚菫為何不見,“我” 卻非常了解菫非消失不可,為了繼續寫作,為了 “在城門灑上狗血”,即使冒著被咪咪拒絕的風險,自己也要做出選擇。看完了文件,"我" 並未像菫一樣跨越過去,雖然有機會聽到某種音樂,卻並未隨著音樂到另一個世界。於是 “我” 回到了東京,觸發“我” 前進的關鍵,就在於那兩篇文件,雖然敘述者並不清楚自己想要找什麼,卻很清楚自己不要什麼,在不跨越過去的前提下,他打算繼續和菫當朋友,而最簡單的就是維持互相陪伴,而咪咪為了留住菫而改變她,最後當然就是原來的菫消失不見而已。

跳躍性的論述到這裡,許多讀者都要迷惑了,如果一個角色可以這樣被保留,或者那樣地消失掉,到底菫是真實存在,有血有肉的人嗎?我想,村上春樹的讀者對此並不陌生,作者這類的角色極多,不管是挪威的森林中的永澤,或是1Q84中,前半段的天吾,常常不參與劇情發展,只是當敘述者的密友,以菫來說,雖然會在半夜三點打電話來,平時都不會被第三個角色看見,也就是,這又是個概念性角色,直到咪咪出現,這個角色產生性慾,開始形式上的工作,才慢慢長出血肉,不然,又是一個主角很熟悉,而旁人看不見的存在。接受了這樣的設定,自然在後半段的找尋中,誰比較可能能找到,也就清楚了。

從長出血肉得菫來到了希臘小島,上面的圖是羅德島的照片,想必該小島上咪咪住的區域,會比羅德島荒疏,更像渡輪碼頭戶近的小村鎮,我好奇的就是咪咪和敘述者,是怎麼找菫的,當然,報案與到處打聽是必經的過程,然而,文件的出現,才開始交代堇出走的動機與方向,也顯示出,這樣的出走,是有目的的追尋。於是主角也跟著某個音樂聲,來到某個山丘上的廢墟,深刻的思考自己的方向。山丘上有的只有修道院,沒有什麼市集或樂隊,初次的出走,到此就停了。直到在雅典轉機,作者因為班機意外被取消,在當天晚上再度走向某個古蹟,又再次的接觸到另一個世界的邊緣,也在此發現自己和菫永遠的分隔。

回到東京後,“我” 幫助一個家長找回小孩,也同時決定斷絕和那個家長偷情的關係。看似不太有關連的劇情,其實正是作者想要把自己得過且過的生活結束,即使只是單純地等待 “菫” 也好。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