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嘩啦的風在耳邊吹著,兩旁的竹林就是這樣無限向前延伸,不知道臥虎藏龍的場景,可有考慮過這麼有意境的竹林,在嵐山的竹林中,我才真正的體會出,京都不是只有寺廟和藝妓,周遭的山川河岳,早把京都像幅畫的裱框額裝起來了。

original-1.jpeg

逛完金閣寺,別忘了來到咖啡工房享受歐洲氣氛  出處:Klook 香港  

動筆前,一直擔心會用一堆平安朝的歷史摻和著和紙、茶道來淹沒讀者,後來想到舒國治的遊記風格,只能寫旅遊,不可以掉書袋,雖則其人之文筆,把學養暴露無疑,下次碰到他,可能要提醒他,這點還是露餡了。正由於拋掉了事前的成見,與九年前的印象,突然浮現眼前的竟是最不抱期望的竹林,卻帶來此行最高的感受,京都偶然的成為平安朝的政治中心,進而吸引工匠和文人,同時成為文化中心,然而今日的京都,卻不意成為資本發達後,人類小小的避難所,被視為極佳的居身之所。

是的,避難所,我不免想到,同樣是文化都市,波士頓、愛丁堡和舊金山,雖然都是宜居之地,然而,寫著漢字,想著唐詩,發現東方的同類都市,竟無需屈指,又是舒國治早已提點,香港,是的,高度英國化的殖民地,竟意外地保留了一些不同於西方的文化的風采,想來不無感嘆,沒想到在京都,毫不意外的,找到類似的文化都市,卻沒有濃濃的盎格魯風格,在京都,找回了某種自在地呼吸。

於是,一月的某日,在嵐山的竹林中,看到大隊人馬架著腳架,等待竹林最美的那一霎光影,忽然,金閣寺水池邊的柴門與青苔,咖啡工房的吉力馬扎羅咖啡的果香與酸澀,祉園的長牆與藝妓,清水寺瓦上的白雪,加上現代的京都塔,都在一瞬間,凝結在這一霎光影中。

高徒  2017.2.4

寫於京都之旅十餘日後

理想的下午--- 記讀書會心得

後記:原來 嵯峨野 竹林步道早就是藝妓回憶錄中的一景,美景果然會吸引眼光類似的人啊!

出處:Kenny's blog 旅遊攝影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