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on排球嬰兒版 (出處: Arthur's Vineyard)

Wilson排球的嬰兒版 (出處: Arthur's Vineyard)

http://www.arthursvineyard.org/2005/Halloween/05Halloween.html

 

說到排球,有一顆很有名的排球叫作Wilson,就是陪著湯姆漢克在海上求生的那顆茅草頭,我一邊看著精彩海上木筏求生記,心裡可沒忘記,Wilson其實沒有打算逃離查克諾倫(湯姆漢克在片中飾演的快遞公司經理),而是身不由己的被海面的各股潮水,交相衝擊,帶向遠方,查克的吶喊 "Wilson! "充滿戲劇張力,我心裡還是想提醒主角,布朗運動才是決定Wilson最後歸向的力量。

 

要解釋物理學上的布朗運動,可能教授要動用一堆統計學的方程式,加上一班似懂非懂的大一物理系學生,剛好湊成一堂瞌睡滿滿的大班教學課。是的,布朗運動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慢活。我所謂的布朗運動是慢活,其實就是街頭漫步,不需要設定目標,也不用背一堆式子,只要穿上輕便的休閒服,踏著布鞋,就能成行。那該往哪走呢?簡言之,哪邊好玩哪邊走,我曾經 在武昌街上,隨意的進入擺著Sony 品牌相機的店家,徵得店員同意後,拿起一台比二次大戰步槍還老的電影攝影機,瞄著對街的烤鴨店,店員說:"侯man 啊!" (在我聽來,應該是"像個男人" 吧!) 那天,我既不打算買相機,其實有沒有什麼意思要購物,只是覺得這樣的場景,就像是拍街頭電影的好機會,就隨性的試試。我覺得漫遊之所以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下一秒鐘,會出現什麼,法國有位攝影師,他的絕活就是拿著相機,衝到你面前,給你來張照片,然後拔腿讓你追!這樣的照片會有怎樣的迫力,我很容易能夠想像得到。美國汽車廠商就衝著他的風格,請來女模特兒,坐到車上,請他拿著徠卡,一樣來一次,全程玩真的,車子隨意開,隨意停,攝影師隨意追,不必逃,因為是安排好的。結果,貌似葛麗絲凱莉貴族氣的女駕駛,一臉的安閒中,卻有一絲絲的驚嚇,怎麼看都能看出偷拍的味道,過癮!

或許讀者會疑惑,像這樣的漫步,甚至偷拍,簡直東奔西跑,甚至有點像逃難式的旅行,怎麼會是慢活 (Lohas)呢?我想這就牽涉到慢活的精神,其實不只是慢慢活,那麼,每天在安樂椅上的老奶奶,就是慢活的logo啦!慢活,就是要在變化萬端的現代世界,活出一致不變的心情與風格,也因此,過度的精心安排,反而去除掉慢活中的變化元素,以目前的自行車活動來說,因為腳踏車道都是遠離市區道路的休閒道,到達騎車地點竟然是動用休旅車,載著昂貴的美利達,去到鋪設好的道路上。這中間的過程,我是覺得怎樣都像是一件工作,至少像是上班前的通勤,要說服我這段休旅車路程,也是慢活,那就得花個三、五小時的社會主義鬥爭式辯論吧!因此,本來隨性的自行車運動,變成要到特定地點,以汽車接力的特定方式,騎自行車廠商設定的類競賽車,才能完成。這樣的方式,其實是很商業導向的,在腳踏車製造王國---台灣,發展成這個樣子,我一點也不意外,就像台灣機車廠商,做出一堆適合市區騎乘的速克達,可是台灣卻沒有什麼機車競賽一樣,也看不到廠商會贊助這類競賽。因為,廠商知道機車競賽本身,其實不是一種通勤,是對於車輛競技的可能性,探索其中的趣味,這樣的機車文化,會有一堆外型很炫,但是性能還好的車,也就成為必然。我偶爾在新聞上看到飆車族夜間在街頭玩命,我就深深感到,這樣的飆車文化一定很難產生競技的深度。當然,台灣在技術車競技上面,有蠻高的成就,很剛好,技術車競技正是慢車運動,是不是跟慢活概念,拉上關係,我倒是非常好奇。

 

從布朗運動談到了自行車活動,我覺得隨性是必要元素,如果你是循著一條已經規畫好的腳踏車道往前進,請先不要告訴我,你下一秒鐘不知道會到哪裡去,因為,整個路線都有人設定過了。布朗運動的發現,是科學家觀察到花粉在水中其實不會直線前進,而會做z字型運動,從而發現道,波平浪靜的水,其實是個波濤洶湧的海洋,每個水分子都在運動,在"別鬧了,費曼先生" 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一書中,理查費曼就在演講中,以一杯水,講解了這個現象,當作物理中的一個有趣例子。慢活的風格中,其實我們都不是活在一個人造生態球裡,不可能永遠晴空萬里,永遠衣著光鮮,因為物理原理已經告訴我為什麼!可是我的心情,就像被一陣太陽雨潑過後,一樣在英式茶房裡,來杯火藥印度茶,順便撥撥髮際的水珠,因為,這場雨,過癮!生活中的體驗,通常來自不經意的事件,而非安排的結果,如果下一次你也碰到這樣的布朗運動,請記得一定要跟你的朋友分享喔!

高徒  5.8, 2009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