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首先我來講個故事,話說遠古人類,本來只有一種語言,後來,人類自高自大,想建巴別塔。於是上天變亂人類的語言,於是,人與人之間,因為語言不通,建築過程困難重重。自此之後,人類的語言也就因地而異,變化萬千。

 

從這個故事我不禁想到台北101,也是一樣向天爭地,也是一樣的有國際團隊的合作,通常摩天樓的合作,少不了擅長建高樓的日本與美國營造團隊,比如說:結構建築師就是一為美國人。從巴別塔再回到英語議題,難道現代人學英語,也是為了與天爭地,直達天聽?其實問題的答案,恐怕比這個直接也比這個複雜。自從經濟活動變成人類活動的主流後,經濟規模一直是很重要的課題。就連文化活動也與經濟規模有關,五千萬人大概就是一本著作的關鍵規模,因為作者能否靠出版生活,關鍵是讀者數量,尤其一些高文化含量的著作,利基讀者一定要到達一定數目,五千萬人大約是確保利基讀者存在的一個底線數字,舉例來說,高行健的著作,在法國能夠出版,就是因為法國的人口約五千萬,存在足夠的利基讀者,支撐這樣作品的出版成本。於是,在基本的經濟規模下,共通的平台很重要,可以省卻系統轉換---如:翻譯、改寫或重新排版的成本。於是,單一市場中,單一語言就變成關乎成本的重要因素。

 

可是歷史的演進,一個語言本身簡單易學,往往不能自然成為國際語言。反而有些似不重要的因素,能夠導致一個語言成為國際語言。以歐洲為例,因為法語繁雜的文法與講究的用字,被選為簽訂條約的語言,這樣的語言顯然不適合推廣,因為太難學了。目前在法國的大力推廣、行銷之下,法語的接受度還是大大落後西班牙文,排在世界第九位。有時候,區域語言或區域文字,是因為歷史因素而廣被使用。比如亞洲的漢字系統,雖然是不容易學習的象形文字,因為在漢唐時代就流傳到日本和韓國,成為兩國文字系統的的一部份,這樣的因素也是歷史的偶然。後來韓國更是把漢字完全拼為字母文字,則是官方的主導,有點類似大陸棄繁體字而創簡體字 (當地又稱為正體字或規範字)。區域語言或區域文字的存廢,與這些歷史因素有關,無法完全由語言本身的特性來推斷或預測。

 

看完亞洲的區域語言,再來看看英語成為國際語言的歷史因素。英語之所以成為國際語言,其實與歷史上盎格魯‧薩克遜民族在美洲的開拓有關。也因著該民族的開拓精神,美國人積極從事貿易活動,把英語推向商業應用,成為主要的商業語言。當然,在南美洲,這方面不是太成功,也看得出來,貿易的興盛,要比地理的遠近因素,更能決定英語的推廣程度,遠在亞洲的香港,雖說是英殖民地,其實英國人早期推的是廣東話教育,學中文要到大陸去,英語系統的教育則要到英國去念,香港的中文大學和英文的大學是後來發展出來的。然而香港還是走向英語教育,背後的推手還是為了跟其他國家貿易,而非單純的要撰寫公文呈給英國政府。當然,美國是重大的貿易夥伴,後九七的香港投資,也大半由美國來主導。例如:匯豐銀行的財報除了英鎊股價,因應美國股市,有美金股價,就是美資的影子。其中的默契與合作,值得我專文來論述,此處只討論貿易的部分。除了以上所提的貿易、投資因素,有網友補充,跟殖民和二戰有關,因為英國和美國一為殖民國,兩者也都是參戰國,因此推動了英語的流通,這點有想以獨立文章來論述,以下簡單的分析,簡言之,歸因為非國際考量:第一:英殖民地中,獨立繼續採用英語的,有印度和巴基斯坦,但是沒有打算以國際語言的角度來使用語言,而是地方與地方能夠溝通的國內語言,偏向內部溝通的原因,尤其印度,因為無法以各地方言來溝通,於是採用了英語,不過,如果不是因為被殖民,印度的確可以隨便選華語或俄語來當統一語言,只是殖民並沒有直接促成英語被選用,獨立後,全體缺乏共通的語言,才造成了英語的存續。以馬來西亞為例,當局採用了馬來語,因為馬來語人口占總人口的多數,因此,被殖民國採用英語,可能不是因為國際溝通,也就比較看不出殖民產生的國際溝通效應,2015年,我親自踏上馬來西亞,發現其實馬來西亞採用過英語,可是為了政治因素而改成馬來語,近年來想再改回英語,阻力很大,大半來自鄉間學生的家長,抱怨孩子聽不懂英語課程。第二點,美國以戰後透過戰勝國優勢來推動外交語言,這個議題,其實前文有帶過,是為了更精確的界定條約內容,而選用簽約國以外的語文來當外交語言,法文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成為外交語言,這類中介語言,似乎有特定的特性,英語因為不見得有這樣的特性,為了提高精確性,可以以英語加上另一簽約國語言並行,我需要進一步的資料,來確認英語是否已經被各國選用來當作母語之外的外交語言, 當然在外交談話上,聯合國的確大量依賴英語,這從各國發言都有英語版本的翻譯,可以得到印證,谷歌翻譯 (Google Translation) 大量的採用聯合國會議資料,透過電腦就能比對出英語句子譯成目標語 (如:日文),該是哪一句。可見外交語言,大量採用英語,是真的,只是與戰勝的歷史因素與否是否有關,比較難推論,假設當初各國協議的結論改移下,是否俄文、中文也成為外交語言,很難事後反推。

由國際語言地位的確立,再來看區域語言是不是也有英語的影子,先討論亞洲區,目前中文很可能成為亞洲的區域語言,這跟對岸的經濟成長有關,但是如前面所提,中文的漢字系統的難度問題,很可能不會變成全面性的書寫語言,而是用來溝通的口語。也就是說,短期內,因為英語已經是亞洲區域語言之一,英語容易使用的拼字系統會繼續扮演亞洲的書面國際語言。然而,能夠有中文成為區域語言,身為華人的一員的我,當然樂觀其成,畢竟在主要的區域語言中,有亞洲當地的語言是會帶來在地的親切感的。至於日文,在亞洲貿易似乎只有東南亞比較流通,這跟日商企業與日僑在東南亞的分布有關,八百伴百貨的第一家店,就是曼谷店而非東京店,就可以想見日僑在東南亞的數量了。

 

綜觀以上,可以發現英語發音難度中等、拼字系統單純,成為亞洲和全球的共通語言,然而觀諸歷史演進,可以發現一些巧合和非語言因素,才是使得英語成為國際語言的重要原因。而日文和中文,也會繼續得扮演亞洲區域語言的角色,而非分攤英語的全球應用角色。Why English? Because it is pocket language.  我就採用某香港友人的說法來做文章的結尾,為什麼說英語,因為這事關乎口袋收入的語言啊!

 

高徒  2.23,2009  某瑞典系統餐廳內

 

參考資料 

從讀書會到專收菁英的補習班

聯發科高階主管 學英文都找他

 關鍵字:書面國際語言, 口語國際語言, 英語, 英語帝國, pocket language, 歷史因素, 日語, 馬來西亞, 印度, 巴基斯坦,

             世界公民會館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rgilvy
  • 我除了想講一個關乎語言的故事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想提供解答,讓英語的學習者或有興趣的人,幫自己定位自己所學習的語言的全球角色。

    你在學英語嗎?你願意分享你怎樣學英語呢?是透過遊學?亦或是看電影學英語?歡迎你提供你的看法。

    高徒 2.23,2009

  • HubertYu
  • 有本中譯書《英語帝國》寫得非常清楚唷。透過大英帝國和美國的接力,加上龐大的文化協作機構,讓英文或是美語成為全球唯一的主流語言。
  • 說得太好了,最近Freud 網友也補充,英國殖民政策加上美國以戰勝國推動條約語言英語化(我不清楚這包不包括商業契約?),促成了這樣的國際語言,顯然,就像可樂或微軟一樣,他們能來到我面前並不是因為我某天起床後,個人的運氣特別好而已。

    orgilvy 於 2010/04/15 14:49 回覆

  • orgilvy
  • HuberYu 提的 "英語帝國" 我讀的時候也非常震撼,一些看似自然形成的現象,其實有英國或美國在背後推動。 或許那天,也有本 "漢語帝國" ,研究一下中國在各地設孔子學院以及少林武術中心的影響。
  • freud
  • 我不是太認同你的看法。英文之所以形成為國際語文最重要的原因是:
    1. 英國過去帝國主義時代到處開發殖民地,造成一種強力干預的文化傳播,而英國在當時是具有最多最廣的殖民地。
    2. 世界大戰英美皆為戰勝國, 且美國為最重要關鍵戰勝國,至此美國成為全球經濟主要動力,任何外國要和美國作生意及外交政治都要學英語。
  • 香港既是英國殖民地,戰後又跟著戰勝國美國的貿易路線,Freud 一下子命中兩題,是巧合嗎?

    上面兩個角度,我有以下的觀察,關於政治力主導的文化傳播,我個人在處理上比較小心,畢竟在後殖民年代,曾被殖民國,或許繼續選擇殖民母國的語言當應用語言 (但不一定是官方語言) ,是不是殖民效應呢?其實這樣的講法對該國好像有點不公平,我是這麼看待,可能是該被殖民國其實意識上早就脫離對殖民母國的依賴,可是他後來賴以來往的商業夥伴,如:香港,還繼續被殖民,為了跟這類非殖民國的地區往來,不要耗費大量翻譯成本,於是英語就被繼續使用。也就是說,成本考量可能還高於殖民效應的。不知道Freud 有沒有觀察到比較偏殖民效應的例子,歡迎補充。

    至於戰勝國、戰敗理論,在後戰爭時代,已經很難分了,或許freud興趣,我可以另外寫一篇,其實德國日本沒有戰敗,因為重建所獲得的補助,已經讓他們成為戰後真正"得勝"的國家,回到傳統戰爭上的分類,戰勝國還是獲得了某種名譽上的勝利,至於因戰勝而主導外交語言就有點超出本文的範疇了,我比較容易聯想到的,是美國越來越小心處理條約語言,通常會要求條約內容有雙國或多國的版本,因為不同語言一起規範出來的條約,其實比單純的英語條約嚴謹,有個笑話,鴉片戰爭後簽訂的香港割讓條約,英文中的99 years,其實中文版本是 "久久"年,所以英國到97還太願意走,我只是用這個例子來凸顯,英國美國對於許多條約問題,其實在意的還是有效性與嚴謹性,不見得那麼在乎條約語言是英文或法文。歡迎Freud 提供相關的語料,或許又是我另外一篇的題材了。

    orgilvy 於 2010/03/05 16:3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