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是個很急智機巧的人,他說的許多妙句,能夠流傳是有道理的。他通常藉著文字來諷刺人,可是說法又令人不討厭。我個人喜歡的名句:戀愛是忙人的閒事,閒人的忙事。雖然充滿譏諷,不管忙人或是閒人,聽到了大概也多不以為意,反而會很認同。

王爾德在溫夫人的扇子一劇中,也穿插的大量的名句,這些句子也在演出當時,傳誦一時。王爾德的句子,首先就打破角色要中規中矩的刻板印象,讓一些看來不太正經的角色,說出真實但聽來奇怪的言論。比如:犬儒主義者就是知道所以事物的價格,卻不知道其真正價值。乍聽之下,很像很矛盾,就像梵谷的畫在拍賣場上能賣出很高的價格,這不就代表購買者知道畫的價值?但是購買者也可能聘請美術專家和市場專家幫忙估價,反而專家可能是了解價值的人。因此,有機會知道價格和有能力判斷價值,竟然是兩件不同的事,這就是某個方面推到了極端,反而變成褊狹而不知世事的窘境。

王爾德的劇作可說是一砲而紅,他光是首演的版稅就有七千鎊,他說:觀眾的熱烈反應,評價簡直和他自己的一樣好。其實王爾德固然有不可一世的態度,面對創作卻是嚴謹的,隨手拿度假地溫德米當作女主角溫德米爾夫人的名字,角色塑造卻很成功的把一個幸福的家庭主婦,內心的面向表現出來,她面對誘惑,卻又自認能夠自持,不會陷入,以好女人自許。王爾德無入而不自得的寫著這樣天真的角色,卻也反映出她面對危機時將手足無措。隨著劇情的演進,她討厭的歐文夫人,反而展現驚人的韌性,在最危險的時候都不會放棄希望,希望透過自己的機智來反轉局面,留在上流社會。 (建議還沒讀過劇本的網友,可以去找來看看,如果我在文章中描述了劇情,網友讀劇本的樂趣就降低了。)

我覺得像莎士比亞這樣劇作家,因為劇本數量與戲劇的規模,的確有大劇作家的格局,評價早為世人公認。然而王爾德這樣的小品劇本作家卻是不可多得的,我想引用張愛玲評論交響樂的話:就是說服人嘛!也不用動用千軍萬馬。王爾德的戲劇也正像室內樂,雖然演員不多,場景也是尋常上流社會的舞會,透過機智的談吐,一樣可以打動觀眾,也可以展現中產階級偽善、言行不一的面向,讓觀眾看到自己也像劇中人一樣,雖然自許為道德維護者,卻也是在誘惑面前,可能失足的人。

劇中歐文夫人展現母愛的方法,也很特別,一開始她似乎是為了自己,拿女兒的祕密當作自己重回上流社會的籌碼。到了末了,她卻不完全是自私的,她雖然不認為自己願意擔任母親角色,卻願意為了母親的責任去付出巨大的代價,這使得歐文夫人這個角色,有了立體的生命,不是純然的壞女人,卻也不是天真的好女人,她是取捨之後,選擇了自己了解的艱難道路。

溫夫人的扇子一劇,除了令我難忘的名句之外,我認為最為可貴的,就是作者在舞台中,展現了每個角色的掙扎與人際衝突,透過這些曲折,觀眾可以了解,人性既不複雜,也不死板,只是在不同情況下,怎麼堅持自己一貫的價值觀,或許這也是作者在諷刺一般的道德論者之餘,提出一個令人深思的景況,觀眾也可以就這樣的景況,再度確認自己所堅持的價值是不是也能經得起類似的考驗。

高徒 12.22,2008

  

 

想知道王爾德更多諷刺偽善的作品嗎?請參考我所知道的王爾德 ----   一種矛盾的象徵 ,相信你會有另外的一番體會。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