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 ---- 一些由海角七號喚起的個人記憶

cape7   cape 7_2
 
cape 7-3
我常常不自覺的從繪畫的角度看電影,海角七號一開始就用一張海景大海報,和男女主角的剪影,吸引我對於影片的好奇。海洋風味加上一點點信簡的旅遊味道,嗯!蠻夠了。
 
電影一開始,是從台北的黑夜,隨著男主角的機車,一路轉成白天,最後來到了恆春城門的黑夜。我總覺得,好的電影,真的是可以用鏡頭說故事的,不一定要有什麼離開台北的宣言,而是用影像,自然轉出這樣的內容。我於是隨影片把我帶到小鎮,也跟著發現鎮上好玩的郵務工作者,以及不怎麼安分的警察。我發現,原來一個小鎮是這麼的有複雜度,是由很多小人物,共同組成一個有機體,我看著看著,就想到小時候我住的金門某小鎮,也是人口簡單,但是有很多自己才知道的小事,當地食物、一些不知道以後不會再碰到的小學同學。貢糖、放學後偷溜去玩的海灘 (據說還埋有地雷)。畫面也就是喚起記憶的好觸媒,你知道嗎?最棒的回憶,通常是在你當時不知情的情況下,久久遠遠後卻怎麼也忘不了。
 
講到回憶,撤民船艦一景,無疑很影像化的把在台日本人的時代,做了個結束,其後幾個月,台灣既沒有殖民者,也還沒有接收者,產生了一個很庶民的社會,我想那個阿嬤的年輕時代角色,也把整個社會氣氛濃縮,有如她身上那件很新的白毛衣,我無疑是喜歡這樣的意象的,隨著寫信的日本人,他以口白描述,把當時日本在台的學校、以及帶來的日本文化,用日文創造出一個想像的世界。我想,副線的劇情,除了要塑造一個偉大的愛情,也有著台灣社會,許多放不掉的歷史因素,就如目前在台灣的建築以及許多公立學校的前身,都有日本的痕跡。一個時代的結束,船艦給人的印象,幾乎是不容易替代的,就如英國添馬鑑撤離香港,所作的百年見證。日本船隻與茫茫大海,給日本未知的前途,灑上一層薄薄的霧。
 
海灘演唱會是一個好的記憶畫面,不管風太大、不管歌是不是被遺忘了,總之,夏日的記憶,總在來年重組、再現,成為完整又不怎麼真實的經驗,海角七號,既有日本郵件紀錄一個大時代的結束,卻又用海邊的歌聲開啟年輕人熱熱鬧鬧的未來想望,於是我就在這些畫面中,體驗了一段小鎮愛情與更大的時空背景的連結,也許這樣的影像聯想,也能開啟你自己一些回憶,讓海角七號就如一個多面晶體,映照出你回憶的不同面向。
 
高徒
10.13, 2008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