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當然是一件私密的事,即便是網路的普及,縮短了發表與創作之間的時間差,大概短期內也不太可能出現群體書寫的情況,BBS上的討論,或許是比較特例的,我想用一件,類似虛構的故事,談談我對於寫作的看法。

在跟一些寫作的朋友聊天時,發現一件好玩的事,就是每個人寫作的偏好或時段不同,例如:A喜歡聽濫俗歌曲寫作,不限國語或台語,不知道為何,芭樂的英語歌,好像效果不好。B的寫作偏好,則是逛賣場,一直逛到腳痠眼花,大概題材也就有了,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寫作題材,非常柴米油鹽有關。這類的偏好,都讓我更相信,寫作絕對不是什麼委員會開合議庭,而更像民主人士搞個人提案。

 

不過,如果把寫作都當作個人的原汁原味經驗,題材上難免褊狹。法蘭克‧薛慶的癖好,顯然跟其他作家很不一樣,他喜歡先看些科學報告,再跟三、四百個科學家聊聊天,最後呢!考慮一下要不要把這些東西寫成小說,對,你沒聽錯,小說。就是把生物在海洋的演化過程,比喻成進化女神的一個故事,娓娓道來,甚至後來還對人類展開攻擊,寫成海,另一個未知的宇宙,這本書更是把洋流寫得生動,讓我願意放棄泰國五日遊的海上活動,直接鑽到海底去觀光。說實在的,我覺得比很多以人為主角的書,還要好看,這樣的癖好,我其實蠻羨慕的。且不管作品如何,光是想到和一群科學家漫天亂聊,甚或偷偷說一些粒子物理學家,在粒子對撞器裡飆嬉皮車的八卦,也就夠了。

至於我的偏好呢!一杯香醇的熱咖啡,尤其是阿拉比卡原豆磨的,來點不太古典的音樂,最好是蕭邦的練習曲,總之,不要龐大,更不要偉大。接著呢!擺上一架牛頓球,左敲又晃的,或者加上一具天花板上垂下來的傅科擺,擺上個24小時,應該靈感就會源源不絕吧!科學、文學甚或管理,任我漂流。不過有一點,我不太相信菸絲皮里純(inspiration)來自菸草的迷信,也任為酒神的子民,不一定需要很多酒精,這方面似乎跟一些感性寫手,不太一樣。一點點的理性,加上一點點的咖啡因,就是這調性。

你的寫作偏好是什麼呢?不管是盪鞦韆或是跑步 (春樹先生,我想的就是您),甚或是去法國餐廳開瓶82年紅酒,只要有效,就是你的寫作祕招。

 

高徒 8.29,2009 朱雀樓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