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徒說部落格設立至今,大約七個月,除了撰寫格文之外,我最大的體會,反而是網路交互連結,創造出新文本的效應。這樣的效應,讓我很容易的找到新的寫作題材,每周更新部落格時,更能體會,我的網路是交互連結的產物,不是單純的內容網站,。 

或許有些網友要納悶,每個人的文章都是透過網友連結,和所有的人分享,豈不是所有的文章,都是交互連結的產物,就病毒行銷的觀點來看,文章是人文思想性的病毒行銷,的確是很明顯的連結工具,不過,我這裡要強調的連結,卻是特指全球網際網路上的連結,不是單純的思想連結,我舉陸客來台妙事多---由安麗團來訪看台灣的服務產業 一文為例,開始寫作時,我的確是受到報紙新聞的啟發,打算探討一下,大陸消費者在台灣的消費模式,然而,等到文章完成時,除了沸沸揚揚的討論安麗團高調的消費模式,網路上已經有安麗二團的消息了,而且其消費模式也轉趨低調保守,這樣的書寫經驗,與網路的資訊傳輸無時差有關,我得以在文末附註,這樣的消費模式,其實被過度誇大,需要參酌後續發展,才能定論。如果不是連結了其他媒體的內容,身為作者的我很容易會偏向個人觀點,與訊息面的其他資訊,產生矛盾。這在網路2.0時代,這樣的矛盾會更加危險,因為網路上的文章內容,已經不只是作者單純的思想產物,而需要和網路上廣大的讀者共同來建構一個概念,一起探討事實真相,這才能真正增加資訊的總量。

或許身為讀者的你會好奇,從事網路媒體寫作時,作者不能單單發抒心情嗎?我想這個問題不好回答,畢竟,已經許多部落格網站把心情一類的文章,列入不分類區.心情抒發其實也是一種內在主觀事實, 不也是某些讀者追求的嗎?我這邊要稍微介紹一下,寫作開始走向藝術導向的趨勢,我們能夠想像,遠古人類開始寫作時,用有限的文字,描述打獵的過程,其實相當程度是做為教材使用,以便年輕的獵人參考. 因此,這樣的文字,應該既談不上有想像力,也不太能抒發情感.後來因為寫作的普及,開始有一些作者,把寫作獨立出來,不再為特定目的而寫,因此產生了純文學,各位如果拿小說來看,小說不一定要描述特定歷史或事件,更不需要達成特定目標,只需要把一個故事,以某種讀者能接受的形式說出來. 這就是純文學,因此,本文所提的媒體寫作,雖然強調本乎事實,並利用網路資源,即時更新,卻不否認純文學的地位 (註1),因為文學作品的描述方式,其實非常尊重事實,亦即尊重所要描述的故事,是否能忠實的被表達. 我在讀海明威的 妾似朝陽又照君 (註2)時,不僅佩服他對於簡短文字的應用,更喜歡的是他對寫實手法的追求,帶出戰後迷惘的一代,在失落中,追求情慾與理想的種種矛盾,如果他沒當過記者,也許這本小說就不會這麼成功。

在討論新聞寫作與文學寫作之後, 我想分享我自己在部落格寫作的心得, 當我在描寫一些新的事物時,即便是有了即時的資訊傳輸介面---網路,我還是很留意是不是會有資訊過時的情況,通常,一些亙古不變的人文思想,即便有新思潮的產生,基本上不容易和現實脫節。但是,一些管理理論,或是金融法則,會有一夕變天的可能,以金融體系自我穩定論來說,美國的次級房貸,馬上證明,只要不加監管,金融體系是很樂意冒險來毀滅自己的,因為經營者與股東對於這一季的獲利,要比銀行一百年後的發展,要來得關心。因此,我會在一段時間後,審視原來的理論,加以更新,以期讓理論跟上實況,希望不會有黑天鵝(註3)事件的問題. 更感謝讀者提供新的訊息, 讓我在產生盲點時, 很快的透過讀者, 發現盲點的所在.

總之,現代資訊傳輸的結構,已經使得媒體寫作與閉門造車絕緣,必須採納外界廣大的資訊能力,這也是為什麼連CNN之類的媒體,都納入部落格網友之類的消息來源.當然,求證的工作也要做得更加嚴實。 我也要感謝夥伴時不時的提供我寫作上的意見,以免寫出資訊量超多的文章,脫離讀者的網路閱讀習慣。我覺得這個觀點真的很貼近web 2.0的脈動,與推特 (twitter)的 150字原則,在精神上是一致的。看來,本文已經有資訊超載的危險,我還是把比較次要的資訊,放到附註和後記吧!

高徒

1.關於純文學以及網路寫作關係, 許榮哲這篇文章,很值得參考。看了這篇文章,我才驚覺,九把刀與許榮哲,在文學和網路寫作上,有某種互動關係哩!不只是評論和被評論的關係。

《依然九把刀:透視網路文學演化史》推薦序:我們的臉還會放屁呢

2. The Sun Also Rises在台灣的中文譯名,雖然很雅,原書名卻是聖經傳道書中,太陽再度升起的意思,指出世界上雖然日出日落,而大地恆久不變,並無新事物。 書中描述傑克巴恩(Jake Barnes)與好友及他愛慕的女子伯萊特(Brett Ashley),前往西班牙觀賞奔牛節的故事. 評論可參考以下的文章:

形上的流亡:激流中的孤島 海明威的悲劇英雄文學之三

 

3. 西方世界一直認為, 只要是天鵝,一定是白的. 直到在南半球發現了黑天鵝, 立即打破這個牢不可破的概念, 後來引申為, 與過去完全不一樣的新事件, 可以點出原有思考系統的盲點, 金融體系不會自己崩潰,這樣的盲點, 就會被說成黑天鵝事件.

後記:我在大學修作文課時,曾經問過老師,關於紀實寫作與純粹創作之間的差異,到底是老師對於真實的質疑,解答了我的疑惑,讓我知道,所謂的紀實寫作,需要高度的技巧,才會顯出真實感來,並不是這件事發生過,記者的文章就會讓讀者有真實感,亦或是對於創作純粹性的堅持,讓我體認到所有的紀實,很可能是更龐大精巧的虛構。總之,我在這之後,斷斷續續的寫作,也懷疑自己的文章,就擺盪在兩個極端之間,有時非常真實,卻找不到任何其他相關資料,有時則引經據典,卻讓讀者看來好像頻空杜撰的一樣。現在的我,要很小聲的對讀者說,其實這兩者的差異,恐怕要看時間的考驗,一些科幻小說,如果對於議題設定得好,就不會因為場景不夠未來而被讀者捨棄,只要透過想像,加上寫實功力可以克服一定的時間落差,而這樣的寫實,並非寫你眼見為真的世界,而是對於世界背後的真實體認。我想舉美麗的新世界為例,赫胥黎或許無法預見美國這樣的科技監聽系統,以及青少年的藥物濫用 (如果加上為了學習理由而由醫生開的處方藥,那就更普遍了。)可是,他了解,以人類的發展偏好,一定會架構出一個看似美麗,其實非常不自由的社會架構。這樣的議題,使得他所描寫的許多未來場景:制約式的教育系統、以藥物的使用替代休閒與自我反省,一一都在美國這個社會發生了,作者簡直就像是一個誤跑未來世界的社會記者。因此,我覺得,這樣的寫作,應該是我心裡,私下嚮往的。也感謝網路2.0時代,讓我有機會與能力去多貼近未來幾秒鐘。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