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企樓下找到一個有陽光的座位,買了俄羅斯麵包店(Salt & Bread)的麵包,悠閒的讀著"繼承失落的人",讀著法官賽伊抱怨沒有像樣的下午茶茶點可吃,忽然發現,喀爾克的山谷,與台北的街頭,其實有著驚人的相似處,不只有著一樣的陽光,而且有著一樣追求優閒的心。

講到下午茶,就有很長的歷史可以談,以前上班時,就發現每天有一個比上班還重要的活動,就是吃下午茶,雖然只是簡單的買些小點心,不講究是不是有英式鬆餅,大家聚在一起,就工作狀況,彼此的生活心得,天南地北的亂聊,下午茶通常意味著自由的溝通,也很有助於認識不同部門的人,後來甚至熟到會去其他部門幫忙,這完全是衝著下午茶的交情,自願去幫忙。

到後來,下午茶已經變成個人習慣,自己會找個不太難到達的地方,無論是在麥當勞之類的速食連鎖店,或是工作場合附近的咖啡店,都能悠閒的讀份雜誌,慢慢的品嘗拿鐵或是卡布奇諾。之所以保留這個習慣,是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沉澱方式。不管一天下來,是很有效果,或是繞了很多冤枉路,都能在這個點,整理腳步,幫一整天做一個好的下半場安排。

也因著這樣的習慣,竟然能寫一些雜文,或是留下一些對自己有價值的素描,蠻喜歡透過這樣的活動,累積一些生活中難得的能量,也正像這個午後,和同行夥伴共同發現,台北陽光下,有著一點點難得的幸福和意外的滿足。正如"繼承失落的人"裡面,住在大宅的人們,刻意追尋的境界,卻讓在這樣一個下午,意外尋著。

高徒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