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國家通常很自豪於公民社會,讓公民的素質反映在當選的政治人物上,然而,公民也會失業,公民也會情緒化,公民也會排外、反全球化,真向相對變的次要,情緒宣洩比較重要(註)。

Trump debate.jpg

川普的當選,讓人們認清,不是只有沒受教育的選民才會支持民粹,日子過不下去時,大家都會有點情緒。川普只是把這樣的情緒喊出來了,真的要重新回到以事實和理性的思維方式,需要環境,美國多年來,靠著所謂的高成長、高就業,替代了社會福利路線,也成功的反證歐洲的制度會阻礙進步,但是充分的社會福利,可以讓人民比較原意忍受成長率不高,因為日子還過得下去。不管哪邊的路線比較好,讓人民安全些,有其必要。台灣長年來,即使經濟成長已經緩和,不太有大筆財源,仍然維持健保,讓社會有最低的醫療安全網,相信只要失業保險更落實,應該能降低民粹的危險。

 

也因著台灣政治路線上的搖擺,我更能體會另一種浪漫,美國是即使冒著國家分裂與國際地位下降,也希望讓川普在經濟和貿易上,好好的鎖國一番,反而台灣因為長年在外交與政治的困局,即使是冒著沒有大陸觀光客的危險,也要向大陸表達立場,在國際上爭一席之地。狹義的政治,或者說,國家形象,與經濟,何者為先?其實不容易釐清,以早期的北美十三州,即便獨立了,各州沒有能力互相貿易,反而要和倫敦貿易,政治上也不動搖,堅持獨立。也就是說,經濟上,美國仍然無法獨立,至於英國並沒有以此逼迫美國,繼續以貿易支援美國,也就是英國是輸得心服口服,顯示了紳士風度。川普既然認為貿易上的實利,可以抵銷美國海外力量的削弱,這樣的選擇是非常清楚明白的,讓美國再度偉大,可以轉換成,讓美國的國內經濟,再度偉大。

 

既然人民的生計與國家的形象,有可能產生衝突,我覺得身為公民的我們,可以冷靜下來想一想,未來領導人是不是能夠兼顧國家形象與經濟發展,後真相的最大殺傷力,就是政治人物可以說一些情緒性的話,就能賺到選票,至於可不可行,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台灣在國際上繼續站在舞台上,需要經濟的軟實力,也需要政治上的大智慧,Hillary 說得好,Be carefully, and smartly. 台灣經濟上的依賴,也會影響政治上的獨立,這個平衡點,會提醒我們,聰明的投票,在這後真相的時代。

 

高徒  11.21, 2016

 

註:

後真相,指選民除了想聽真相,更想聽直白又能宣洩情緒的語言。川普一些誇張的言論,吸引很多支持者,就是後真相時代的現象。

 

 

 

 

 

 

    全站熱搜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