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新加坡,發現牛車水不同於麻六甲的雞場街,金沙的空中大遊艇和馬來西亞石油雙塔也絕然不同。對於星馬比對有興趣的讀者,推薦 娘惹糕、馬來服和咖哩飯——由吉隆坡麻六甲雙城觀察馬來西亞混雜文化,我就從村上春樹的小說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談談新加坡這個城市國家。

 

利用這對空擋看過小說的讀者,可能會發現,沙羅曾經跟多崎作提過新加坡這個國家,『新加坡是個有趣的地方喔。食物好吃,附近也有漂亮的休閒勝地。如果能幫你導遊就好了。』當然,照例要有女主角缺席的片段,好讓多崎作透過訪友,好找回青春回憶,她甚至不嫉妒的幫忙安排行程呢?剛好我就在新加坡,追尋的顯然是某種觀光客的放鬆,能不能藉助缺席的沙羅,來段克拉碼頭之旅?既然沙羅喝光了桌上瓶的紅酒,我不如就沿著克拉碼頭逛逛吧!沿路上,看到許多酒吧,已能預見傍晚遊客滿座的情景,華人社會向來不太介意青少年飲酒這回事,至少沒有西方那種21歲禁令,但是在這些酒吧,真正讓我遲疑的還是重稅,9星幣的啤酒,顯然不便宜,若是再加上小菜和服務費,那就更高了,沙羅善於飲酒,想必會幫我推薦合適的酒單,讓我在看著魚尾獅幫觀光客灌水時(當然是利用借位,就像遊客扶正比薩斜塔一樣),能有好有好酒喝。旅遊中的酒,不管是在西湖喝青島啤酒,或是在日內瓦的游船上,看著噴泉喝德國啤酒,都是旅客的小確幸。

當然,我這次的導遊不會只有沙羅,也不只喝高價的啤酒,從克拉碼頭轉過一座橋,我竟然看到了匯豐銀行和中國銀行的大樓,新加坡既然能吸引500大銀行來星加坡設分行,新來乍到,不習慣laksa口味的行員,必然少不了紅仔為他們來點員工幸訓練,或者說,企業化洗腦,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有色彩的紅仔企業教育公司  ,看看小說家是怎麼看到企業管理這回事,即便是大企業高級主管,也不得不佩服小說家指出國王沒有穿新衣。新加坡以金融、法律人才,吸引金融業來設點,紅仔則為我點出,大企業對於創意跟革新沒興趣,需要的是服從命令的人,而這方面,他能幫忙量產這樣的人才。香港和新加坡,雖然多年來穿針引線,把緬甸木材賣到全球,把Lux香皂賣到大陸,然而提到新加坡,我很難找到像Acer筆電或春水堂珍奶這樣的符號,背後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新加坡比較注重透過轉口,賺服務費,這是競爭策略,沒什麼對錯,不過既然是讓書中人物導遊,我想聽聽他們的看法,紅仔拿出那招牌的鉗仔,要學員選手指甲還是腳指甲,學員的回答是:『不知道。我想哪邊大概是一樣痛吧。但因為不得不選其中的一邊,所以沒辦法就選了腳而已。』 Welcome to the real life. 正如不得不痛一次的學員,新加坡在這場全球化競爭中,不得不選邊,而這樣的選邊,也反映了西方近150年引領風潮餓的事實,聽聽Singlish,想一想中國大陸在幾十年中錯過的機會,與改革開放後的急起直追,就不得不佩服這個城邦的雄心,以及李光耀當初的遠見。

 

喝過Singa Bear (獅子啤酒),見過了印度、猶太和英、美、法的銀行員,我和多崎作一樣,喜歡尋找心中的秘境,不管是世界末日冷酷異境中的 『街』,抑或是人造衛星情人中的希臘小島,小小的角落,常能反映內心的理想。正當多崎作開著租來的Volkswagen Golf,跟老人問路,找尋黑埜在哈泰寧的夏屋,我也在雨中,來到了外型酷似蒸籠的南洋理工學院的創意中心,我在裝飾著鳥籠的挑高中庭,找到類似張愛玲筆下,香港老式弄堂的的味道,雖然教室內的觸控螢幕,正在教授大數據或區塊鍊,我還是蠻享受這種新式建築營造出來的舊式閩南風情,雖然小時候,只住過一、兩次三合院,不知為何,這類閩南建築,讓我很安心,好像回到某個故鄉。黑埜逃避回憶放棄日本,選了芬蘭,又來到了湖上有小船的哈特寧,多崎作也在這樣寧靜的湖邊,終於和代表著白妞和黑妞的黑埜,第一次深深擁抱,青春時期壓抑的感情,終於健康的氾堤而出。夏季北歐的湖邊,正式多崎作巡禮之年的終點,此時李斯特的曲子巡禮之年來到了義大利。

告別搭上酷航的飛機,竟然聽到類似鄉村音樂的舞曲,歌詞提到了阿拉巴馬,當然大家都知道連唱的人都是紐約人,鄉村歌曲是道道地地的城市產物,在鄉村的人,無法產生鄉村的鄉愁,然而我竟然也在新加坡找到了類似的鄉愁,彷彿時光倒退150年,我來到香港,準備轉傳到新加坡,家中有田,絕不上船。搭上生死未卜的船,去到前途茫茫的異鄉。多崎作選擇了人海茫茫的東京,捨棄了好友居住的大阪,新加坡人選擇了英國留下來的人脈 (國與國之間的人脈算是盟邦嗎?),搭上了美國嬰兒潮的快速成長浪潮,我無法設想新加坡人的鄉愁要怎麼唱?不過,我倒是想到了,新加坡把華語C級當作智力測驗,作為大學入學的標準,這在世界華人圈,蠻特別的。至少在台灣之外,這是唯一的。新加坡和馬來華人,是蠻大的華人族群,為了適應全球化之餘,如何找到一個路線,能兼顧我所謂的鄉愁呢?多崎作的答案是,守住青春期,才能守住故鄉,我的答案是,『但使主人能醉客,人生何處是他鄉?』只要能在當地打造出新的傳統風格,就不怕斷根。你的答案是什麼呢?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