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和香港不同,社會控制來自內部的北京,在反送中熱潮之際去新加坡,相較於港人爭取司法權,新加坡人因為獨立於馬來西亞,已可慢慢爭取更直接多黨的民主。這些議題更讓我體認到台灣在華人族群實施民主體制這件事上,有更深的一層意義。主張東方不適合民主的西方人士,可能要好想想台灣這個反例。既然是談新加坡,香港、台灣可以專文再談,新加坡這個人治又貌似民主的案例,反而可以好好的當作獨立於中國之外的華人政體,好好研究,或許哪天台灣掙脫台美衝突的掣肘之後,也可以學學這樣的發展路線。獨立於馬來西亞的新加坡與經濟發展如何交互作用?文後會簡單的分析,詳細的內容則待歸來後整理。

熟悉高徒說網站的朋友,知道高徒走的旅行與閱讀這樣的路線,這次為各位選的是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李斯特的作品,浪漫派無需我多言,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先到 YouTube 欣賞,標題音樂副標的旅遊地名也幫了作者大忙,即使像我這麼純粹路線的欣賞者,也認同某首音樂的確可以搭配某個當下的情境,或許各位讀小說時,透過音樂比較能夠融入作者的性格描寫也不一定,孤獨的旅途,青春傷痛的療癒,這次新加坡之旅,我也打算這樣讀讀看。

獨立的新加坡,的確在發展路線上,擺脫了馬來文至上與獨立中學華語獨尊的包袱,當然,華語不流利這回事,身為華人會不會失落,則是認同與情感的曾面,至少在經濟上,證明這個路線可長可久,也印證了 “Those who were left behind suffer.” 「落後者,會受苦。」(李光耀語,意味著全球化是不等人的。)走自己的路,一開始會很孤獨,也沒有前例可循,西方社會長久以來,雖然兼容並蓄,連印度瑜伽、泰國菜都佔有一席之地,但主流一直都是白種歐洲中產階級的框架,也就是所謂的 bourgeoisie ,先融入這個架構,再去改變它,會比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路線快,大陸雖然派出了大量華語老師,推廣中文,孔子學院的影響力,相信還是大大落後好萊塢。此次觀察重點,也會放在這個華人的紐約、倫敦,如何西方主流的路線上,卡出一片天地。

最後,第一次走讀的讀者,我也招呼一下,並不是要你讀了小說,再來看新加坡,也不是要先去過新加坡,再來聽李斯特,而是讀書時,想一下,書中的車站建築師,在新加坡會怎樣看 SMRT 車站,看到魚尾獅,就想想多崎作會怎麼看故鄉大阪的通天塔,完全以西方比較研究的方式,回頭來看熟悉的事物,會發現換個眼光,也會有新的發現,如果能接受這樣的模式,下次旅遊,你也能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自己認為合適的書,一起走讀世界吧!

 

高徒  7.21, 2019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