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日期文章:2018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波多黎各給各位的印象,可能是 West Side Story 裡面,西班牙腔調很重的Anita ,她是來自波多黎各的。相信一班人不會移民到那裏去,然而有個朋友因為想住美國,於是移民到那哩,想說一樣可以去逛逛佛羅里達,也一樣可以享受部分美國福利,想起來好像也不錯。

Leavenworth.jpg

這裡是德國嗎? Leavenworth 離 Seatle 40 小時車程。

萬萬不可,因為類似美國就不是美國,這不是繞口令,而是實務考量,以移民美來說,是不是該州州民,就決定了你的學費,因此,有沒有在那裏繳稅很重要,退一步來說,小孩讀大學還很遙遠,我只想養老,類似美國也夠你頭大的,畢竟,沒有公民身分,萬一美國政府缺錢,波多黎各地福利一定會縮水。

寫到這裡,我強調的是,不要因為這個國家很像...,就移民過去,以德國為例,南德類似慕尼黑這樣的城市,常常有木屋與啤酒,黑森林氣氛濃厚,然而,移民到美國類似的德式小鄉村,就沒有同樣的效益,額外的好處,頂多是不用學德文,只要講英文,這裡不是說美國不是適當的移民國,而是說,你不是要移民到這樣的國家。你的目標還是該放在德國,每年才有啤酒節可以參加,10歐元喝到飽。因此,移民時一個大誘惑,就是有個很容易移民,又很像你想要的那個國家,你就去了。

例如:想移民新加坡,卻苦於門檻太高,於是就移民廣州,好像也可以去念當地的國際學校,一樣當 "世界的小孩",接軌百大名校。問題是,新加坡的教育系統直接連接英國系統,你念的 IB (International Baccalaurate)系統,還是要靠各大學才採認,這就是不太一樣的地方,我還考量到,就算升學上不受影響,盡量念當地的學校才是正途,念一些類似境外學校的偏門路線,常常會跟一群假外國人生活再一起,看看台北歐洲學校的台灣人和印度人,你大概也就能了解了,加上歐洲兩個字,並不會直接帶來歐裔學生,因為這是離歐洲非常遙遠的國際學校,跟那些類似國家,產生的幻覺一樣。

回到前面提到的德式小鎮,我想說的是,移民就是價值觀的選擇,若是外表很像,內在卻不一樣,就要大膽的放棄。相反的,如果兩個國家很像,即使地理距離是天涯海角遠,也不用怕,前面提的新加坡,可能比都柏林離倫敦更遠,然而,兩者的中學制度卻是類似的,不要用距離或是建築外貌來判斷一個地方,反而可以膽大心細的選擇內在相同的部分,Jim Rogers 選擇新加坡這個遠離中國的國家,小孩一樣可以把中文學好,政治安定與生活條件,也不比一西方大城市差,就是大膽的取用了和中國類同的特點,卻避開了早期中國沿海城市的一些居住條件上的不足,算是精算過的移民決定,當然,富豪移民只是多一個住處,並不用死守新加坡,只是選擇上還是展現了智慧。想移民海德堡嗎?看過Livenworth 的照片再決定吧!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里斯本讀人造衛星情人 一文中,我提到了春上村樹這本小說,當然,是從港市 harbor city這個角度來看書中的場景。換到劇情與角色上,我想談談,書中的我,是如何在希臘理出頭緒,又如何回到日本的日常軌道上。

0315-00480-004b1.jpg

“我”來到了羅德島旁的小島嗎?抑或是“我”來到了不得不來的應許之地

說到希臘島上的經歷,開學前十天,一個封閉的小島,還真是沈思的好環境。小說的設定,一下就把我帶往一個與世隔絕的地區,國際電話也會撥通即斷,正好隔絕了一些自己不想要的干擾。敘述者不是要解開堇的消失之謎嗎?在漫無頭緒之際,卻找到磁碟片,答案就在磁碟片上的兩份文件,妙妙不清楚菫為何不見,“我” 卻非常了解菫非消失不可,為了繼續寫作,為了 “在城門灑上狗血”,即使冒著被咪咪拒絕的風險,自己也要做出選擇。看完了文件,"我" 並未像菫一樣跨越過去,雖然有機會聽到某種音樂,卻並未隨著音樂到另一個世界。於是 “我” 回到了東京,觸發“我” 前進的關鍵,就在於那兩篇文件,雖然敘述者並不清楚自己想要找什麼,卻很清楚自己不要什麼,在不跨越過去的前提下,他打算繼續和菫當朋友,而最簡單的就是維持互相陪伴,而咪咪為了留住菫而改變她,最後當然就是原來的菫消失不見而已。

跳躍性的論述到這裡,許多讀者都要迷惑了,如果一個角色可以這樣被保留,或者那樣地消失掉,到底菫是真實存在,有血有肉的人嗎?我想,村上春樹的讀者對此並不陌生,作者這類的角色極多,不管是挪威的森林中的永澤,或是1Q84中,前半段的天吾,常常不參與劇情發展,只是當敘述者的密友,以菫來說,雖然會在半夜三點打電話來,平時都不會被第三個角色看見,也就是,這又是個概念性角色,直到咪咪出現,這個角色產生性慾,開始形式上的工作,才慢慢長出血肉,不然,又是一個主角很熟悉,而旁人看不見的存在。接受了這樣的設定,自然在後半段的找尋中,誰比較可能能找到,也就清楚了。

從長出血肉得菫來到了希臘小島,上面的圖是羅德島的照片,想必該小島上咪咪住的區域,會比羅德島荒疏,更像渡輪碼頭戶近的小村鎮,我好奇的就是咪咪和敘述者,是怎麼找菫的,當然,報案與到處打聽是必經的過程,然而,文件的出現,才開始交代堇出走的動機與方向,也顯示出,這樣的出走,是有目的的追尋。於是主角也跟著某個音樂聲,來到某個山丘上的廢墟,深刻的思考自己的方向。山丘上有的只有修道院,沒有什麼市集或樂隊,初次的出走,到此就停了。直到在雅典轉機,作者因為班機意外被取消,在當天晚上再度走向某個古蹟,又再次的接觸到另一個世界的邊緣,也在此發現自己和菫永遠的分隔。

回到東京後,“我” 幫助一個家長找回小孩,也同時決定斷絕和那個家長偷情的關係。看似不太有關連的劇情,其實正是作者想要把自己得過且過的生活結束,即使只是單純地等待 “菫” 也好。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嘗試讓圖像講話之後,慢慢發現文字也會染上某種味道,或許下次反過來讓文字也來擺Pose,總之,到時候再來實驗。

 

DSC01233.JPG

 

是有人忘了騎走? 還是正要離開?

 

DSC01238.JPG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09410.JPG

炊煙  [飛機雲帶來的美麗錯覺]    高徒   Sony Alpha 7

不知為何,這篇400多人次點閱的 向低階單反告別 ,比 1Q84那篇 9000多人次的還得我心,當然,文學與影評還是我的主線,遊記和攝影只是興趣,所以冷門得多文學,在這裡可是比大熱門的攝影,點閱率高。雖說是篇冷門文章,我卻不失望,主要是說真話會讓我非常爽快吧! 我在數位單眼剛起步時,看多了器材廠商死抱底片思維,尤其是所謂鏡頭資產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來欺哄新近消費者,誤以為買了新興品牌 (他們口中的Sony),以後鏡頭會買不齊,要找鏡頭齊全的廠牌,購買機身,這樣不動腦的邏輯,以為消費者還會買齊鏡頭再拍照,因為有了數位攝影後,並不需要包山包海的在拍攝時,全部用鏡頭搞定,後製已經個人化了,無法自行後製或修圖的底片機,就一定乏人問津,或許你會訝異,我沒後製過啊!當你在修圖時,那就是種初步的後製作。因此我推論,某些單眼廠牌的邏輯,緊抱底片機的規格 (鏡頭與機身),已經暗示了:即便底片機繼續銷售,底片廠商也一定會倒閉,因為連緊跟攝影潮流的相機廠傷都忽略了後製這麼重要的區塊,尤其是他們口中的專業使用者 (或者要稱為商業使用者,以區分那些努力攝影,卻太賺錢的藝術家),可是最懂得後製的消費者,竟然都沒有被重視,更別說幫一般消費者找後製的方法,底片廠商後來都跟著相機廠後面跑,難免跟著摔跟頭。後來Kodak 也真的堅持底片路線,終於出現現金流斷裂,真的倒了。

攝影產業和資訊產業一樣,是一項服務,不是一種技術,當年數十種 (不知道有沒有上百種?) 平台加上幾家主流作業系統,後來果然一家家慢慢淡出,並沒有因為他們自稱是最專業的機種,就存活下來。也因此,我碰到專業機種,心中只好翻譯成: 不好賣的冷門機種,轉而塑造某種高級形象,想辦法賣給商業消費者,而商業消費者也不笨,他們常常是為了客戶想看那個 Logo 只好投資器材,而客戶常常私底下也會跟著買這樣的牌子,攝影師們也不用太猜測該買哪一種,大概笨重而昂貴,是標準配備,配件繁雜,則是選配。長期下來,這群冷門消費者就養活了這樣的品牌。雖然我心中色偏最低的品牌,是Nikon,然而Nikon 長年做不出像樣的消費機種,或者他們口中所謂的專業攝影師隨身機,是我心中的失望,因為當年Nikon 本來是專門做鏡頭的,對於機身的易操作性,一直抓不到要領,老以為那是一片數位機背加上快門鈕,長年做單眼,卻無法成功移植這樣的操作介面到隨身機上,我選了 Canon S95當我的隨身機,並不是因為鏡頭因素,而是單眼的操作選單,S 95全部都有,我不必改變攝影習慣。

未來我還是為讀者找出新的趨勢,並不是要預測未來,這樣的論述也無法吸引人流,畢竟是反主流的冷門話題,而是說出真話,可以吸引同樣喜歡思考的人,思考,不就是目前AI 想學,又最學不來的嗎?

 

高徒 8.1 2017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