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商學院的訓練,當作經理人就職前資產,目前好像很理所當然,如此說來,吳寶春念 EMBA 好像理所當然,文章標題似乎問錯了,不過這個想法在30年前幾乎不存在,因為當時的管理人,其實是在職場上,慢慢培養起管理技能,MBA學程也不存在,吳寶春是不是該去念個哲學博士或會計博士,應該就沒有那麼直覺了吧?

下載 (1).jpeg

麵包好吃之後,變身管理者的麵包師需要學位嗎?   出處:Lin Chi [食] 高雄。吳寶春 麥方店

先從新聞事件來看,比較容易釐清原本爭議的點,也更能延伸出經理人的學位策略,吳寶春私下詢問政大能不能比較不正式的工作經歷入學EMBA學程,後續的學歷爭論,以及新加坡某大學提供的入學機會,大家就容易追蹤了,我先點出入學認定,其實是校方本身的權限,看似學歷價值保衛戰的爭論,其實經不起考驗,因為,EMBA學程這類的課程,其實在學術界並未正式承認,更多的MBA學生,對於學歷貶值沒有什麼影響,然而,就學習者這邊來看,是不是一定要去念這個學位,卻是可以討論的。

首先,學術圈有個專業性偏見,就是不教書的人,學位無用論,其實學位大有用途,大到進入政治圈,成為取得權力,小到私人企業的聘用與起薪,絕非學術圈口中的學位無用論,就是因為太有用了,學術圈某些人口中的學術無用,指的應該是學位不會用在它本來設計的用途,用來做研究。既然能夠用在其它用途,當吳寶春在管理連鎖麵包店,可能想把學位當作某種管理工具,好像也無可厚非,這樣說來,只要當事人很清楚用途,應該不存在學位誤用的問題,就像許多人會買跑車來凸顯自己的品味,並不是不知道跑車只有速度快,其他效果 (如:令女士們注意到車主),不是車廠能事先幫你達成的。

進一步說,有人會覺得這樣的目的有點庸俗有點假,不妨從過程來檢驗這樣的學習,是不是只是美化形象,EMBA其實也沒有像刻板印象那樣,純然是培養人脈,變成企業家聯誼會,課程也真實的教授行銷、營運、人事......等管理技巧,能夠在工作之餘,學習全盤的管理理論,不見得就一定是虛榮,不妨看成是學然後知不足,至於學生之間的社交活動,普通大學生也會一起打球喝飲料,平常心視之即可,打打高爾夫球,或許社會形象奢華些,不需過多著墨。

看來我好像在為企業家唸書這件事辯論,其實,榮辱是他們自己的,我只是建議他們,好好規劃自己的進修策略,別被學位的光芒閃瞎了,專注在學位中,能帶來的真實效益,希望下一次有企業家進修時,社會上的論調不會只著眼於他有沒有那張大學文憑。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偶爾也會因為圖來寫點文字,大約做文案時,常常美術指導先想到點子,我能寫的文字也就限制住了,久而久之,反而覺得,在沒有回旋空間的小房間戰鬥,很向巷戰,是個訓練文筆的好方法。今天這張圖,不是梵谷生前最後一幅畫,不是在普羅旺斯創作的畫,當然,也不是他精神病發作後的作品,話題性雖然低些,卻是他麥浪類作品中,我比較喜歡的。

 

照片 17-2-24 下午8.42 #2.jpg

攝影:高徒   (如需轉載,請通知 orgilvyG@gmail.com 並注明出處為高徒說)

梵谷在巴黎郊區,畫了這幅畫,看得出要表現花草動態的企圖心,我覺得絲柏的飄動,仿佛已在眼前,梵谷對於動態的,以及撼動人心的畫面,有很主觀處理手法,以星月咖啡廳為例(見文後附圖),他對於暖黃的戶外咖啡座,就用了極明亮的黃色調,並非慣常視覺上的昏黃,這樣的處理,比較能表現出人們流連戶外的心情,相對地,在此用餐的梵谷,似乎也找到了夜間能夠構思與作畫的空間。寫到這裡,我常常反思,一些創作者老以題材太遠或題材用完當理由,其實不是題材用完,而是使用題材的力量沒了,我到了這幅畫的現場,瞬間懂了,不是這間咖啡廳造就了梵谷,尋常普羅旺斯街角的咖啡廳,卻在梵谷畫中,化身某種孤獨與寧靜的象徵。

是的,象徵,或者如後見之明的稱之為表現主義,把尋常事物的某一面誇張出來、展現出來,以隆河的星空(見文後附圖)來說,河面上活動式吊橋,與星空中的漩渦狀光芒,都是平常南法農村的景象,其他畫家來取景,可能也差異不大,至少我到了當地,發現取景角度可能差不多,然而,我也發現,梵谷對於河水,對於星星,不打算平鋪直敘,他讓星星閃爍,流動出不穩定的光芒,也讓河水有粗細的筆觸,讓水流有衝突與和諧。

這就是許多人對於表現主義的誤解,總認為有點抽象、不太寫實,以隆河的星空為例,有物理學家反推當天的星相,確認梵谷的確按照真實星星的位置作畫,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高更說梵谷的畫不寫實,他會大動肝火,我想用文學上的心理寫實來類比,當主角在一瞬間回想起小時候吃的馬德林餅乾,內心其實經歷了一段長時間,得花一整頁才寫得完。雖然顯得不真實,卻是心理上的真實。我讀意識流的小說,一方面被龐大的敘事淹沒,痛苦萬分,讀完沈澱後,卻很享受泡在語言澡缸內的按摩,啊!這句有點表現主義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村上春樹雖然現在也在航空雜誌上寫遊記,說到底,還是以作家的觀點,讓讀者能夠更了解當地的情況,並不是單純的到此一遊,正因為不是流水帳,因此文章較長,最近還把雜誌刊不下的版本,出了 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  ,順便也透漏了我現在正在讀的書。

從以前的遊記到這本書,出版社都不免要求作家的影像現身在書中。  你說, 寮國到底有什麼 (出處:博客來)

到底該寫多少遊記才恰當,我想這是個假議題,至少在本部落格是的。以知識的觀點,是不區分實用與理論、娛樂與工作的,也因此,行萬里路得來的知識,也不因為有某種娛樂色彩,就當予與限縮。日本常常有所謂的百大溫泉、百大拉麵店,學術殿堂上也許難登大雅,背後的知識性,一樣是值得探究。最近寫京都,我也是希望左躲右閃,少提點資料,偏偏京都不是一群建築群、不是一張景點清單,少了那些知識,怕是到台灣中台禪寺逛逛,收穫還多些 (不是貶低新風格宗教建築,而是不管意義的話,購物商場和教堂就是一樣的。)

所以,各位還是會看到遊記,也還是會讀到高徒的叨叨絮絮,去掉了這些部分,遊記不就是吃飯和趕路的記錄了嗎?(米其林和旅館、航空公司,應該會高興 升格為主角)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偶爾就像給朋友意見一樣,建議自己,因為看問題的角度會比較客觀,我建議的是:洛杉磯要比紐西蘭適合移民,當然,最近川普的政策,導致當地華人,連長途巴士這項假期旅遊都沒得享受,因為跨州會查護照,真的是奇怪的政策。國內的大巴不能坐,會死人,美國的大巴不想做,會趕人。玩笑開玩,還是來探討兩地的優缺點吧!

dsc01648_24326901343_o.jpg

柏克萊街區的陽台。  攝影:高徒

 

講到紐西蘭,沒話說,世外桃源,讀小學更好,走路上學,環境優美,英語也沒有澳洲腔,要在美國之外找個符合台灣人美國口味的,還真只有紐西蘭,但是眼光要放長,就算家長打定主義去當motel管家,不需要找工作,洛杉磯還是比較勝出,慢慢孩子長大,普通的大學要去澳洲念,更好的要到美國,算來洛杉磯才能一次到位。

或者又有讀者眼尖,怎麼紐西蘭就不適合移民呢?大陸人不是很多人移民?還能領老人津貼?我覺得自己本身適合和孩子未來適合是兩碼子事。真的喜歡那裏的氣候,儘可去度長假,不必賭上人生規劃。這點就要說到移民的軟體面和硬體面,說到氣候,北歐也許是許多人覺得不優的選擇,還有永夜呢?問題是北歐的社會福利極佳,除了教育上不說英語之外,教育制度也很好,硬體面差一點,可以用軟體面補足。美國或許中、小學辦得不好,亞洲人還是能念得嚇嚇叫,也能選出比較好的學區,大學教育叫不必說了,光看預算,各國政府就要投降了,州立大學該算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店吧!辦學預算也是驚人的高。

回到洛杉磯優於紐西蘭的點,如果說,你已經考慮好移民,也打算在當地長期工作,這樣吧!先去度個長假,打聽打聽當地人的狀況,有朋友可以談談更好,不必傻傻的跟著大陸人追逐高房價,找個適合的地點,安頓好,長期的經營當地的生活。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文天龍寺與三秀院 略略交代了悠哉晃蕩回京都的方法,幾幾乎想用上嵐山交通散策這樣日本位極濃的標題,漢字用出和風,這點卻是日本人的一絕,這回繼續來記一段偶然的參觀。

ABKA_113_DN32046_S.jpg

典型的合洋混合式建築:嵐山 Arabica                                 出處:Good Coffee

 

渡月橋頭某面木質圍牆,裡面的蕎麥麵店,令人好奇,進去一逛,發現還有小小的藝品店,有些雅致的紀念品,並未細看,只覺得,內裡的空間,極適合跪坐品茶,大抵以玻璃包廂,榻榻米座位為主,另一建物則為蕎麥麵店,因為不用餐,也就門外張望就離開了。

可能木屋濃厚的和風,質感極佳,滿足了我的眼目,接下來的嵐山Arabic 以及我平常早晨的咖啡因額度,我全部放棄,往嵐電嵐山站前晃蕩去了,說來矛盾,我一貫以西方Japanologist 的觀點來看日本,好像蠻偏西方觀點的,可是正因為是外來客,反而期待看到非常日本的東西,正如早期的西方觀光客,很失望台北街頭沒有原住民服裝一樣。京都其實是高度西化的都市,甚至許多西式建築物,比東京還早,然而,觀賞者的角度大大限縮這些可能性,在東京的郵政總局大廳,我也感受到天窗光影的魅力,讚嘆著日本對西式建築,已能掌握且發展出日式的語彙。嵐山Arabic 這樣的西式建築,很可以為桂溪添色,卻也可能搶了渡月橋頭的古建築風采,就讓橋頭的蕎麥麵店繼續飄香,而咖啡的香氣,則在不遠處的溪流小段差旁,低調的散播全球文化 (硬要溯源,咖啡甚至不是基督教文化,伊斯蘭教信徒更早喝著咖啡頌唱可蘭經)。

高徒  2017.2.22 新北新莊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回在京都街頭的東本願寺,提到要介紹金閣寺,眼尖的讀者馬上發現,原來鹿苑寺就是金閣寺,在前往金閣寺的路上,我也被地圖上的鹿苑寺難倒,大概是行前看了太多金閣寺、銀閣寺的本名,搞得自己疑神疑鬼,擔心這個鹿苑寺又是何方神聖,到了金閣寺門口,放心了,大大的楷書刻著鹿苑寺。

積雪的金閣寺,和老松對映成趣。        攝影:高徒

行前也讀了簡介,知道這是貴族別館改建的寺,足利義滿本人將舍利殿當作禪修的地方,當時的政治環境,是不是也是以宗教身分避開政治紛擾,頗令人玩味。也因為舍利苑修得金碧輝煌,金閣因此得名。在金閣寺前的水池邊,注意到旁邊有一茅草柴門,頗為清幽,可能是通到比較不開放觀光的屋舍。而由山上引下水流,使得小水道清澈活躍,旁邊的青苔,也就更顯得古雅,等到了夕佳亭,我更深信,良好的水質,必然是個泡茶的好地方,也能遙想當年貴族們和茶師一起欣賞茶道的風雅。

本來正面的樣貌就令我驚艷不已,沒想到在背面看到逆光的金閣,閃著簷上的積雪,這才現出一點內斂的風華,好似一些歐洲古堡,當年只是軍事要塞,沒想到事過境遷,古樸的石造建築,低度的修飾,實用的功能,反而耐看。想來多次修建的金閣寺,也只有在時間的流裡,才變幻出這麼多的風貌。

到了出口處,又是深色的木造建築,已經飽覽美景的我,正期待一處清幽的角落,只是往來留影的遊客,即便在一月的京都,也難有空寂景況,想到咖啡店是個不錯的選擇,就順著出口的金閣寺通,來到咖啡工房,記得舒國治推薦過這家咖啡館,偏向歐洲風格的布置,我叫了吉利馬札羅山咖啡,點了蛋糕,細細的畫著窗格上星芒圖案的玻璃,頭髮稍白的店老闆,親自烹煮咖啡,也非常有職人氣味。下次路過金閣寺,別忘了也到此歇息歇息,至於咖啡工房的照片,請參考嵐山竹林中的攝影隊 ,該文或許就是我對京都無以名之的美,透過咖啡的氣味、清水寺的疏闊與金閣的燦爛,凍結而成的一瞬。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假日在永康街找咖啡店,不料某些咖啡店都另設他途,不再賣咖啡了,不小心找到一家,Who's Cafe誰的書房,正好展出孫大偉的藏書,顯然是刻意依據他讀過的書單,仔細搜尋,設成書展,也擺放了他的潛水氣瓶以及越野腳踏車,他書中提過的幻燈片窗簾,也展出了,能有個舒適的地方,讀讀明日的孩子,身心頓時放鬆了。

26249929852_b184114b49_z.jpg

Who's Cafe 安適的閱讀空間       照片出處:臭臉任的美食生活誌

這才想到,去京都那幾日,加上半日在蔦屋書店 (位於大阪梅田),也是同樣的感覺,即使不刻意去南禪寺或天龍院,只在鴨川附近的五条,走走逛逛,也都有一種安適的感覺,再細想,這種感覺,在台南有,在台東也有,原來,都市規模適中,開發減緩的地區,人自然會有這樣的生理反應,難怪威尼斯能夠長年吸引遊客,只是威尼斯的觀光活動,怕有點破壞這樣的情趣。

[2017京都之旅 01]  嵐山竹林中的攝影隊 和 [2017京都之旅 02] 天龍寺與三秀院 正是想分享這樣的安適,希望各位除了閱讀京都的部分,也能感受到旅遊之外的一種熟悉感,說來矛盾,每每抱著尋奇的心情去旅遊,最後總是在某種熟悉中得到滿足,這算不算某種的自我追尋?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來可能是定位部落格不是旅遊網站,二來是認為京都熱是股狂潮,讓我有點想避開,我一直讓京都遊記停留在 嵐山竹林中的攝影隊 ,翻閱天龍寺和三秀院的照片,讓我想起,京都已經不是一個城市,一個旅遊點,而是周遭寺廟、人文加上細細受到當地消費者愛護的商家,因此,這樣的組合,我想試著從一般遊客的角度來看京都。

東本願寺佛塔.png

市區就能欣賞寺廟建築之美,京都的確是個好地方。

信步走進天龍寺,想到這個寺名其實是天、龍、夜叉...等八種鬼神的總稱,由賞味寺名開始,也不由得佩服起金庸採用書名的廣闊與精準,初初的印象,還只覺得是尋常深色木構的風格,走著走著,連停車空間的小石礫地面,都有著枯山水的趣味,更有趣的是,接近三秀院通道的池塘,竟然有枯荒的池子,以及荷花的殘枝,取景留下數張剪影,也慢慢品味出某種禪意的美感。

賞遊京都近郊的嵐山,對於短期停留的遊客,的確有交通和時間的雙重難度,不像高度整合的東京地鐵,由於鐵路系統有各自的私鐵,地鐵其實是鐵路某段的地下化,算是比較有整合的系統,但是這部分很短,僅限於市區遊逛。若是採用腳踏車,怕也只能景點附近踩踏,身為一般數日遊的遊客,實在難以享受慢速度的在景點之間移動,幸好,嵐山還算是容易到達的點,除了火車有兩線( JR 與嵐電 )之外,慢慢的搭公車回京都,也是個選擇,行前已參考了舒國治建議的轉車路線,實在是簡單又能欣賞沿途景點的好方法,只是他比較偏向長途晃蕩,並不特重效率,如果是時間比較有限的旅客,可能要考量自己的需求。回程我選擇搭乘嵐山-高雄線,回到京都,一路上都能聽到不同的町名,蠻有趣的,看得出來,這是尋常通勤的交通工具,也是觀光客比較少的路線,的確在嵐山有幾位遊客上車,中途大多是當地人在搭乘。

回到京都恰巧在京都車站附近,看到東本願寺的佛塔,現代與古風的完美結合,能在市中心欣賞到建築之美,下一回且讓我們細細品味金閣寺的另番風情。

 

文章標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嘩啦嘩啦的風在耳邊吹著,兩旁的竹林就是這樣無限向前延伸,不知道臥虎藏龍的場景,可有考慮過這麼有意境的竹林,在嵐山的竹林中,我才真正的體會出,京都不是只有寺廟和藝妓,周遭的山川河岳,早把京都像幅畫的裱框額裝起來了。

original-1.jpeg

逛完金閣寺,別忘了來到咖啡工房享受歐洲氣氛  出處:Klook 香港  

動筆前,一直擔心會用一堆平安朝的歷史摻和著和紙、茶道來淹沒讀者,後來想到舒國治的遊記風格,只能寫旅遊,不可以掉書袋,雖則其人之文筆,把學養暴露無疑,下次碰到他,可能要提醒他,這點還是露餡了。正由於拋掉了事前的成見,與九年前的印象,突然浮現眼前的竟是最不抱期望的竹林,卻帶來此行最高的感受,京都偶然的成為平安朝的政治中心,進而吸引工匠和文人,同時成為文化中心,然而今日的京都,卻不意成為資本發達後,人類小小的避難所,被視為極佳的居身之所。

是的,避難所,我不免想到,同樣是文化都市,波士頓、愛丁堡和舊金山,雖然都是宜居之地,然而,寫著漢字,想著唐詩,發現東方的同類都市,竟無需屈指,又是舒國治早已提點,香港,是的,高度英國化的殖民地,竟意外地保留了一些不同於西方的文化的風采,想來不無感嘆,沒想到在京都,毫不意外的,找到類似的文化都市,卻沒有濃濃的盎格魯風格,在京都,找回了某種自在地呼吸。

於是,一月的某日,在嵐山的竹林中,看到大隊人馬架著腳架,等待竹林最美的那一霎光影,忽然,金閣寺水池邊的柴門與青苔,咖啡工房的吉力馬扎羅咖啡的果香與酸澀,祉園的長牆與藝妓,清水寺瓦上的白雪,加上現代的京都塔,都在一瞬間,凝結在這一霎光影中。

高徒  2017.2.4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