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爾也會因為圖來寫點文字,大約做文案時,常常美術指導先想到點子,我能寫的文字也就限制住了,久而久之,反而覺得,在沒有回旋空間的小房間戰鬥,很向巷戰,是個訓練文筆的好方法。今天這張圖,不是梵谷生前最後一幅畫,不是在普羅旺斯創作的畫,當然,也不是他精神病發作後的作品,話題性雖然低些,卻是他麥浪類作品中,我比較喜歡的。

 

照片 17-2-24 下午8.42 #2.jpg

攝影:高徒   (如需轉載,請通知 orgilvyG@gmail.com 並注明出處為高徒說)

梵谷在巴黎郊區,畫了這幅畫,看得出要表現花草動態的企圖心,我覺得絲柏的飄動,仿佛已在眼前,梵谷對於動態的,以及撼動人心的畫面,有很主觀處理手法,以星月咖啡廳為例(見文後附圖),他對於暖黃的戶外咖啡座,就用了極明亮的黃色調,並非慣常視覺上的昏黃,這樣的處理,比較能表現出人們流連戶外的心情,相對地,在此用餐的梵谷,似乎也找到了夜間能夠構思與作畫的空間。寫到這裡,我常常反思,一些創作者老以題材太遠或題材用完當理由,其實不是題材用完,而是使用題材的力量沒了,我到了這幅畫的現場,瞬間懂了,不是這間咖啡廳造就了梵谷,尋常普羅旺斯街角的咖啡廳,卻在梵谷畫中,化身某種孤獨與寧靜的象徵。

是的,象徵,或者如後見之明的稱之為表現主義,把尋常事物的某一面誇張出來、展現出來,以隆河的星空(見文後附圖)來說,河面上活動式吊橋,與星空中的漩渦狀光芒,都是平常南法農村的景象,其他畫家來取景,可能也差異不大,至少我到了當地,發現取景角度可能差不多,然而,我也發現,梵谷對於河水,對於星星,不打算平鋪直敘,他讓星星閃爍,流動出不穩定的光芒,也讓河水有粗細的筆觸,讓水流有衝突與和諧。

這就是許多人對於表現主義的誤解,總認為有點抽象、不太寫實,以隆河的星空為例,有物理學家反推當天的星相,確認梵谷的確按照真實星星的位置作畫,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高更說梵谷的畫不寫實,他會大動肝火,我想用文學上的心理寫實來類比,當主角在一瞬間回想起小時候吃的馬德林餅乾,內心其實經歷了一段長時間,得花一整頁才寫得完。雖然顯得不真實,卻是心理上的真實。我讀意識流的小說,一方面被龐大的敘事淹沒,痛苦萬分,讀完沈澱後,卻很享受泡在語言澡缸內的按摩,啊!這句有點表現主義了。

回到梵谷這幅草原版麥浪的飛鳥上,我深深覺得,如果要欣賞這幅畫,不妨在芒花盛開的陽明山,找個點坐下,放低視線後,抬頭看看飛鳥,然後,拿出手機,叫出這幅圖,突然地發現眼前的景象,毫無違和感的和畫中相呼應,梵谷還沒有去普羅旺斯,梵谷還沒有精神病發作,梵谷只是看到了我們沒看到不尋常景象罷了。

 

高徒

2017.2.25   新北新莊

 

後記: 當時合作的美術指導莫嘉賓,現在在台南高商作育英才,創作不輟,謝謝你當年給我的廣告申論題喔!今天,我這也算是出題,你如果路過,也來答答看。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