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海牙幾位法官,將南海幾個島判定為礁,引發了中美軍事力量的備戰狀態,本文將以國際法角度,來看看礁石無海域論調對貿易的影響。雖是小小的定義問題,隨著貿易與礦產的龐大利益,島嶼與礁石問題,已經從小小的國際法定義,變成強權間,爭奪資源的好武器。

103418199.jpg

永興島為西沙群島之主島,因為具備降落軍機的跑道,成為美方眼中最礙眼的『礁石』。

 

先不論美國透過國際法庭傳達美國意志的做法,間接達到美國想要的結果,本文純就國際法的角度,來論海牙法庭的判決。國際法庭多次有擔任過美國的白手套,達成美國想要的目標。例如:想要日本不要捕鯨,就叫國際法庭判日本捕鯨違反國際法,雖然沒有執行力量,卻能給當事國帶來很大的道德壓力。同樣的,國際法庭一判,中國南海的某些島嶼只是礁石,美國馬上說:全世界都在看,中國怎麼做?若是與美國不相干,且第二方是菲律賓,美國僅是國際成員的一員,為何如此緊張?既然,美國找到了很好的礁石無海域論來爭奪南海權利,正面應戰,就從礁石無海域來破美方的局。

 

這類爭論,說來不是自然科學,而是人文科學,也就是不管這個島多大,只要不符合某個要件,就能判定為礁,我引一段國際法的文字,讓大家知道證明某塊土地是島,並不容易。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規定,島嶼的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大陸棚的確定與其他陸地領土相同,但是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棚。這個規定相對較接近於前述後一種劃分標準。

 

簡單的幾句話,本來屬於某國的領土與領海的經濟利益,馬上不見,也可以看出,偏向強權大國的國際法,的確有很多暗招可以出招。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有低標高標,魯濱遜荒島求生也能生存,三個人以物易物,也是經濟活動,可高可低的條件,使得要證明這兩條是否成立,簡直難上登天。中、日、台之間紛爭不已的釣魚台,到底是不是島,一直上不了台面,原因就是美國在東海沒有重要的貿易航線,倒是南海幾個島先被美國盯上了。礦產上,南海可能有的石油,從貿易面,南海是亞洲貿易海路,使得這幾個看似無足輕重的島嶼,大陸一帶一路的海上絲路,大陸是勢在必得,美國也沒有退讓的意思,

 

知道背後的貿易戰爭,再回頭看南海仲裁案,許多迷霧自然可以撥開,也能夠瞭解美中雙方軍事動作的意義。迎戰這類島嶼和礁石的爭議,台灣身為島國,更要深切體認島嶼定義並不是無足輕重的法律條文,而是大國之間的軟性武器,在這類問題上,任其模糊,對於台灣傷害很大,這次國軍趁機主張太平島是島,雖無實質的利得,無法真正贏得漁權或經濟海域,卻給各國明顯訊息,島嶼就是領土,透過拿掉領海來孤立某塊國土,絕對是不可接受的。

隨著領海問題而來的,就是有效執法的問題,之前台灣成立海巡署,透過,非軍事力量,有效控管沿海及南海的太平島,目前太平島的執法上,應該還是有這兩層,是否有變化,我還待查證,美國就比較吃虧,海岸防衛隊若出現在南海,很難自圓其說,大陸方面的回應,圍繞著美方在南海,並無礁石,反而美方是南海和平上的大礁石。若真的出動移動礁石----航空母艦呢?聯合軍演的航母,就像大錘子,敲在南海這樣的小小錶心上,馬上破局。大陸也透過地方和中央的委員會,有效統和海上警力,把屬於漁業、緝私和巡邏的警力,全部集中在沿海的執法上,美國除了寄望大陸承認南海為公海,執法上,缺乏有力工具,更不可能寄望菲律賓的海上警察了。

除了以上的應對之道,台灣民眾對於國際法的認識,也有危機。國內民眾普遍把國際法當作可以點菜的自助餐,喜歡強調國際法上有利於台灣的法條,平常卻不見得關切國際法或條約加諸台灣的責任,政府若是屈從這樣的民意,在國際上很難著力。甚至有一次我聽到計程車司機喜滋滋的告訴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關於台灣國土的法條,既然是神聖的國土,不應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該條文有利於我們申請重新加入聯合國,且不論該法條我們有沒有主張或執行的權利,首先,那是中國的國內法,能不能拿到國際上強制中國執行,大有問題。若是政府討好國民,依據這樣的憲法條文去聯合國外面舉布條,或是遞交文書,反而讓聯合國以為,台灣也是遵守大陸的憲法,更加印證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更加不需要重複加入聯合國了。其次,國際法雖不管個人,管制的是國家,但國民的素養卻會主導政府的走向,台灣若從國際社會一員的角度,自然會有環保、貿易方面的國際義務,也一樣不能買賣犀牛角,這點上,都是國際法有拘束力的一面,平常不遵守這些法條,到了要援引國際法的時候,怕也沒人理台灣了。以那位計程車司機為例,他已經注意到國際法或許可以是台灣國際活動的助力,但是在執行面,卻忘了,我們要主動參與國際活動,發表意見,且是有法律基礎的意見,否則,該法條也不會自動執行,或是由大陸來代位主張。平常遵守國際法,參與國際活動,緊急時台灣也多了國際上的輿論助力,透過這次的南海仲裁,不可阿Q的以為,事不干己,而應積極瞭解國際法中,我們可以著力的點,透過發聲與行動,參與國際社會。

 

這次的南海事件,政府透過軍事與民間的漁業活動,表達了我們的主張,更希望透過這次事件,讓民眾知道,國際法不是事不甘己的文字遊戲,而是透過瞭解,爭取自己的權益,保障國家利益,並運用智慧,讓這類利益,真正可以執行,相信這是參與國際社會,積極而有效的起點。

 

高徒 2016.7.20 撰寫

         2016.7.22 插圖

 

 

 

 

 

,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