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蠻意外村上春樹對於小說的處理,第一次寫小說,她大膽的引入了"我" 所讀的小說,不凡的品味,好像變成了主角的特色。讀著沒什麼劇情的故事,慢慢能體會,村上春樹想要破除日本小說的千篇一律,引入西方某種新鮮空氣,對的,新鮮空氣,正是我對村上春樹的印象,在挪威的森林是如此,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也是如此。

村上春樹透過某本小說的類比,好像後設小說般,把真正的主體呈現出來,不無取巧的手法,卻展現扎實的功力,怎樣引入一部作品,卻又讓主體能夠面對那部作品,全身而退,是很不容易的。這也就是張愛玲的小說中,不會出現紅樓夢,而王文華的角色們,最好不讀網爾德。村上春樹卻毫不避諱,雖然是往那個方向去,我的東西還是不一樣。

透過這樣輕不可方物的筆調,村上春樹把某些沉重但外人看來可有可無的事,慢慢地展開。我好像完全沒觸及聽風的歌,其實以上已是書中的大部分了,抽離了故事,風格與品味,成為最大的特色。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