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閩南人,在牛車水的餅店,或是美西的唐人街,聽到腔調各異,卻一樣是閩南語的聲音,我才驚覺,政治人物所宣揚的台語國際化,海外福建移民,早已達成。只是這些外國人,恐怕不是政治人物眼中的標的,他們也讀不懂複雜的通用拼音。

大國之外的國家,常常喜歡封鎖主流,自成一格。以日本這個島國為例,除了經濟輸出,常常也喜歡玩弄些小手段,擋住外國貨,美國車會夾到和服,就是一個很好笑的藉口。推而廣之,到底小經濟體能不能躲開全球化,我還是很懷疑,連阿拉伯世界盡力封鎖資訊,限制西方消費方式,還握有大量原油,還是被美國這種全球化模式玩弄於股掌之間,美元大概也是轉存在倫敦、巴黎的銀行家手中,連自己完整的金融體系,也無法建立,也沒聽過利亞德發行過什麼全球信託憑證(GDR.) 小經濟體自給自足的笑話,我就更編不出來了,

然而,我還是期待阿拉伯世界,除了描寫自己的繪畫或語文之外,能夠想出類似村上春樹這樣的小說,反映一下他們心中理想又可行的世界,而非被美國這樣的強權,掌控於指掌之間。

我發現真正能夠逃離控制的,永遠是堅持可行性的人,支持某種集體意識,或是政治人物的集體反智,無異愚弄自我,我曾經在通用拼音論戰中,打電話到媒體反映意見,提出通用拼音的企圖心雖大,拼音時選用的羅馬字,卻違反英語慣用的法則,硬要建立某種史無前例的發音規則,現實世界中,可能無法生存,正如我們不想去學非洲某個小語種的發音,更不想知道他們改了什麼羅馬字發音,舉西班牙文的發音不像英語,更是大笑話,西班牙語流通世界,不知到閩南語何時也這麼通行?事後的結果,我覺得不必太高估自己的判斷力,後來預測會成真,是因為台灣的國際政治力量也小,相關研究資料轉譯成通用拼音的能力應該也沒有,完全沒有吸引任何人的目光,連在台灣的外國人,也奉勸我們,一致就好,不必太高估這些符號的力量,尤其是在台灣這樣的島上使用時。反觀大陸推漢語拼音,除了聯合國這個假美國的支持之外 (美國為了不直接涉入國際事務,創造出相對容易的操控的聯合國,這點值得我專文論述,請注意:真正有決定權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只有5國,很容易密謀。),全面翻譯研究資料,迫使學術界學習這個工具。後續又建立孔子學院,派出海外華語教師,才真正建立起漢語拼音的地位。相信今天不會有人懷疑,這是真實存在的拼音系統。舉這個小例子,是為了探討個人該怎麼思考的問題,而非政治人物教我怎麼思考,"想想啊!台語這樣的語言,因為某種拼音,即將國際化,大國崛起就在此一戰",這類謊言,是為了拉選票、為了騙權力,既不打算去國際上打文化戰,也不是為了改善人民生活。若真的為了在國際上宣傳台灣,基本工作,應該先充實人民的外語能力,至少像外國人在介紹珍珠奶茶時,也比較輕鬆。相信在芬蘭,絕無芬蘭語救國論,只要大家都會說芬蘭語,國內溝通即可,芬蘭語國際化的議題,是上不了政策清單的,更早之前,芬蘭人也明瞭,跟隨德語要比推廣芬蘭語實際,小語種的自知自重,令我非常佩服。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