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噹噹車上,看著遊客吊在車外拍照,好不愜意,我也順著底站,往金門大橋眺望,這是行文順暢的騙局啦!要觀賞金門大橋還要轉Muni 28及30,這是舊金山的市公車系統。到時候,看不到金門大橋,或許一堆人要來抗議啦!寫到這裡,卻想到村上春樹平常寫起長篇小說,深刻沉重,怎麼寫起遊記要比高徒瑣細又不正經,常常去寫一堆大家不注意的東西,像勘察加半島比東京三軒茶屋還吵 (1Q84的讀者應該知道此處的上空的高速公路,是1Q84 時空的出入口),在噹噹車上,我一下明白過來,即便沒有身旁這些觀光客,在觀光點怎樣也正經不起來,旁邊的小姐還在自拍,怎麼也想不起噹噹車是為了克服坡度而設的,完全與觀光巴士無關啊!只差沒有跟著吊在車外,拍照留念 (自己坦白喔!真的有拍了一張)。

 

Photo

暮色中的噹噹車。

繪畫:高徒

到了漁人碼頭,Boudin這家酸麵包店最有名的麵包湯,當然要嚐嚐,第一天在舊金山也吃了麵包湯,當時沒注意,這不是Boudin,今天總算彌補過來了。湯的味道雖然不特出,吃法不同果然別有一番趣味,至於店內非常有趣的麵包雲霄飛車,一籃籃麵包,吊在軌道下,非常吸睛。悠閒的漁人碼頭,不管你要去看海獅,還是要細細的眺望惡魔島,都是港都的一番風情,高雄雖然缺乏某些西方懷舊因素,是不是也可以把一些當地特色觀光化,駁二特區又如何呢?我會找機會探探。

金門大橋的徒步跨海之旅,印證了實地和想像的巨大落差,長度先且不論,比想像中長了許多,到了一半,不管折返或是往前,都無法縮短距離,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前進,旁邊是高速公路吵雜的車流,身上是非常強的側風,只有不時經過的小輪船,點綴在海面上,途中有位父親,跟青少年朋友介紹頭上的軍用直升機,是黑鷹直升機,美軍的救援電影,早期越戰是UH-1,晚期的電影就有黑鷹的影子,或許只是定期訓練,上頭並沒有重要政治人物,然而仍然讓我感受到沿海防衛的氣氛,台灣被迫追加阿帕契,想來也是美方戰術上,海面制敵的策略,不待敵人上岸就先壓制。回到金門大橋的徒步上,好不容易到達停車場,趕快搭上骨董巴士,去Sasaulito 小義大利感受一下觀光氣氛與異國情調,沿著和緩蜿蜒的山路,下到一個海邊小鎮,已經高度觀光化,紀念品店化妝成的假個性小店,以及外觀時尚的餐廳,到處都是,接著,巴士帶著我們,跟著車流,回到半島這端的金門大橋頭,特意買了噹噹車,這回是從金門大橋就看得到噹噹車 (模型)了!

 

soGsT.jpg

暮色中的噹噹車,增添一分歷史感。

圖片出處:An Evening Journey on the Powell-Hyde Cable Car Line, San Francisco

 

想到噹噹車,又有一段香港英語的故事可以說,高徒雖不是港人,卻知道不少港聞,不知道英國人是不是也有些人關心香港,至少在97以前,不過政治人物不算喔!他們應該是比較關心香港對英國的效用吧!話說當年,香港人延續著學英語講英語的習慣,忽然突發奇想,看到美式英文、英式英文,卻獨缺港式英文,如此巨大缺憾,怎麼世人都沒發現呢!於是乎,風起雲湧的編了一些港式英語單字,像香港電車就叫tram ,宜乎推廣,以增洋人的見聞。可是這樣的學習法,不但沒有建立起什麼香港特色,反而在海外應用時,遭遇重大困難,首先,舊金山電車就不叫tram,叫cable car,想到舊金山廣東人這麼多,可是華人之間,就已經不懂你要搭什麼tram ,更不要提白皮碧眼的洋人,要傻在那裏了。這中間到底落差在哪裡呢?首先,美式英語與英式英語,一開始就沒有要往海外,英美混用的意思,但是香港人學英語,卻常常需要跟外界溝通,內部溝通的比例比較低,因為有廣東話當作最大公因數。既然目標對象不同,卻想要達成同樣的特色,真的比較不容易。見秦皇,思有為者亦若是,卻不思,情境上真正的差異。這個盲點並不是什麼殖民、後殖民理論就能說得清的,應該是亞洲長久居西方體系中,心理上的隱隱反彈。我也曾聽說倫敦台灣留學生中,提過台式英語的論調,且不說台灣內部英語的各種用法,是否達成共識,就算產生了類似Singlish的東西,也的確無海外推廣的價值,華人間,講中文不會直接點嗎?至於華裔第三代、第四代,既要學當英語,又要學台式英語,好像大大違反了語言工通目的,反而像戰爭時傳遞消息了密碼了。這類想法,在實行上,幾年內就證實為行不通,我造訪香港時,美式英語也並行的在香港流通,很容易買到新加坡印刷的美式英語繪本,看來,不管殖民不殖民,能賺錢的英語就是好英語。

舊金山的景點,既然大家都耳熟能詳,我倒想描述一下郊區的超商與餐廳,這次因為旅行時程橫跨春節過年,事先也找好了中菜餐廳,不管怎麼入境隨俗,火雞好像不太像年菜,還是需要一道糖醋魚來個年年有餘。舊金山華人,大半集居,可能幾百戶社區都是華人,雖然華裔第三代可能完全不會講華語,集居的現象卻很明顯,在這類社區的交流道附近,就可以找到中餐館,不必一定要到唐人街,這次在Union City 聯合市,找到一家小瀋陽,聽老闆口音,完全是台灣口音,並不是大陸南方的不捲舌普通話。這點上,感謝國語教育,讓兩岸有了不同風味,類似的中文腔調,卻有兩套用詞。於是乎,吃著年菜之餘,也有種他鄉遇故知的,上一篇 San Francisco 我來了---- 千萬戴朵花喔! ,也巧遇台灣來的租車公司職員,別有有一番親切感。就在一群華人的熱鬧氣氛中,過了農曆年,讀友們!來個遲來的新年問候:恭喜發財!

怎麼題目上的唐人街還沒上場呢?有的,為了找本中文書,在唐人街的書店裡,看到價格高昂的華文書,店名好像是中西書局,唐人街除了有親切的微髒亂,年貨很齊,年味很重,雖然照片只拍到一堆人頭,連大吉大利  (大桔大粒) 的桔子都拍不太到,卻完全感受的這個氣氛,孫中山紀念館與天下為公的牌坊,也印證了華僑為革命之母這樣的說法,講到天下為公,我要來一堂業餘的中文課,我認為是四聲,天下要為公益來存在,不是天下本來就是公有的。這點,你知道嗎?  這篇文章,印證了我的看法,至於國父當然是用廣東腔的客家話來唸,四聲我就不追究了。

四篇文章,簡略的記下這次的旅遊印象,都是在印象還深刻的時候,把看到的直接記下,免得日後的回憶,混雜許多資料或他人的印象,我常常會珍惜當下的第一印象,即便跟眾人對景點的記憶相左,亦無傷大雅,京都不只有祉 (示只) 園,還有一堆電線桿,東京不只有晴空塔,還有東京車站能踩死人的上班族人流,這就是我親履足踐所得的寶貴資產,下次旅遊,要試試這樣的印象之旅,只要有心,人人都是旅行家。

 

高徒

延伸閱讀:

如果你對西岸的In-N-Out有興趣,舊金山的另一種懷舊風情 中有提到,我也是衝著李安的名號,嘗試了一下,果然是新鮮食材加上酥脆的麵包皮,值得嘗試。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