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482[1].JPG 

趣致古樸的裝置作品,也能是個好題材。


經驗主義者,喜歡從個案印證理論,而理性主義者,喜歡從理想境界來設想例子。這談不上誰是誰非,我想,從作品來論攝影,從關鍵時刻一文 

([鍵盤攝影師] 真的?我比較喜歡用單眼來拍?--- 觀景窗裡談攝影的關鍵時刻)

我就舉了柯提爾布列松的作品,我想具繼續透過作品,說說我對攝影的看法,大前研一給了我很好的指引,攝影迷的定義的迷思不是太寬,而是太宰,才會有時候偏器材工程師,有時候偏藝術攝影,其實真正的攝影,可以說兩邊都不是,也可以說,兩邊都可以,怎麼說呢?看看這張照片,真相是路過不小心拍下來的紀錄照,卻又像精心取景的作品紀錄,其實,兩者都不是,這是出遊時,順便拍下來的,也就是說,一方面做著生活紀錄時,一方面我也順便創作,這樣的作品,每半年回顧,就發現不下一、兩百張,會有這麼高的數量,還得感謝數位攝影,才能做到。其實底片時代好像也是這個數量,說明了創作條件,我發現真正能讓我列入攝影的,就是題材到了水準,我當時器材又能支應,大概就會和各位見面了,從光影看,當天雖是陰天,光線卻蠻好的,設了光圈先決之後,以5.0的光圈,我連iso都設成自動,系統就幫我決定了快門1/160與iso 160,如果是手動,大約也是1/125和100,如果快門會低於1/100的情況,通常我就會選擇拉高感光度,畢竟光線充足時,高iso並不會造成躁訊,反而是長時間曝光的時候,躁訊比較嚴重,解決了工程面,我來講講藝術面,並不是看來像藝術品,拍起來就叫藝術,反而是在尋常事物中,能拍出詩意,才是挑戰,景觀餐廳的設置,我通常比較喜歡拍不被注意的部分,前面是類似水泥粗胚的走廊,走得有點像南歐西班牙的風格,又像墨西哥,這是後門的裝飾,引起我注意,是因為上面的動物圖案很有童趣,長春藤又有古意,於是就留下了這樣的作品。

作品本身會說出許多,創作者說的卻是另一種語言,或許,我們都該讓作品說說話,而且,作品說的,或許更加強烈。


鍵盤攝影師   高徒  攝於2015.10.11 苗栗天空之城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