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提到,保存傳統,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直覺,可能或多或少受到西方的影響或無形的幫助。亞洲各國心理上可能也會因現代化的程度,而有信心不足的問題,”經濟發展都成問題了,還管環保?“ 這類論調都是亞洲現代化過程中,因為認知失調,產生的迷思。

釐清了傳統保存其實會和現代化夾雜,行動時猶豫不決,也就比較不會苛責所謂東方國家不保存傳統了,反而更能體諒兵荒馬亂中,運送文物不離不棄的李清照、趙明誠夫婦決非凡人。龍應台在上海演講,這麼早就西化的城市中,要談保存傳統,有其難度。這篇文章和上一篇任務不同,並不特別回應龍應台紫藤盧一文,而想進一步討論,傳統保存的目的,當然,此處的目的不是很務實的生存問題,龍應台提出的參考答案,恐怕也幫不上忙,既然沒有專家,反而讓我有思考的機會。

傳統的保存,其實和自我認同有關,尤其像日本在二戰前,人口規模小,洶洶來勢的現代文明,有吞滅大和民族的趨勢,此類國家整併,巴西就是前例,雖然葡萄牙人建立了頗為不同於美國的巴西,在強勢美式文化沖擊下,巴西越來越像美國,甚至採用過美金當貨幣,就知道弱勢文化的難處。保存傳統似乎是唯一可行的道路,於是書法、花道或茶道,就成為日本人的軟實力,美國學者對日本的文化調查,就以 “菊花與劍” 來命名,花道和劍道就定義了大和民族。為了自我認同而保存傳統,不同於不問一切的守舊,也不是懷舊情懷可以概括,而是要小心的取捨,建立起獨特的辨認。不過日本並非一開始就把傳統保留起來,而是透過戰後的經濟建設,才成功地保存傳統。就以劍道來說,明治維新以來,其實武士刀全面被淘汰,末代武士中的湯姆克魯斯,以西方教官的角色,學到了日本傳統的劍道,還因此對武士道的視死如歸產生嚮往。真實歷史中,並沒有這麼感人的事,劍道是透過道館,以修身養性的方式傳授下來。

瞭解了保存傳統文化,不必然和發展的步調一致,可以鬆解緊張感,比較不會陷入傳統要馬上要保存,新事物不要太快發生的矛盾,高科技高思維 (high tech, high touch),許多傳統事物需要時間的洗練,傳統的防衛技能,昇華成修身養性的修煉,隔了約100年。同樣的,現代人鍵盤輸入的技能,說不定 100年後,是某種修身養性的技能,認為不可能的朋友,其實只要觀察傳統指令系統的DOS,被某些電腦迷模擬在小視窗裡,當做某種有味道的老電腦,第一代的蘋果電腦,更是被當作古董來拍賣,當初許多市場上的其他電腦,就沒有收藏家有興趣了,就知道文化保存不會在當下發生,而需要時間來挑選。

總結以上的分析,我發現保存傳統既不直覺,也不見得和那個傳統事務的本來用途發生關係,還是要讓它在現代生活脈絡中,找到定位,而時間更是重要得資產,有了這層認識,我發現紫藤盧或許也該保留個20 年,不能急吼吼地捉到手槍就能用 (龍應台對於我們亞洲目前到手的英語的看法,不是買了槍,就自然懂得射擊),而是讓這樣的台灣式茶道,和現代人的生活產生互動,找到新價值,台灣的鳳梨酥改革,不就開創了數十億的商機嗎?


高徒  

9.28 2015 教師節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