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寫的城市文化---在紫藤廬和Starbucks之間,初初讀來,並沒有什麼違和感,論理明暢,東方式文化不必依附西方,論點的氣勢也十足,唯獨有保存傳統這一點,我想了很久,龍應台沒有提出任何論證,就認定了,經過再三閱讀,終於弄清楚,原來只有這個是西方來的,就是西方發展了科技,終於有能力保持傳統,所有傳統最重要。

要說這樣的思考方式有沒有偷懶,我覺得龍應台還是經過一翻推敲,細細定調的,只是讓我不安的是,如果連傳統很重要,都要西方來肯定,那前面一大段我有我的內容,不就是虛幻的嗎?因為這樣的內容,顯然很可能不是按照西方的邏輯篩選的,也很可能只是國情或文化特性,並沒有西方式的先破壞再保存的珍貴感,這點其實我不驚訝,龍應台其實呼應了許多西化以來,學者的論調,先符合西方模式,再來建立我們的特色。

接下來,我才終於理解,紫藤廬為什麼會上場,紫藤廬就像米蘭那一千家各自不同的咖啡廳,可以被選為保留的樣板,有了樣板,不管是複製也好,不複製也罷,終於,我有了星巴克預防針,因為紫藤廬正是西方邏輯可以懂的東方文化,正是西方文化保存的模式。太好了,鬆一口氣了,連文化保存我麼也趕上西方了。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誤解,就是因為把西方和當代畫上了等號,然後,傳統的包袱被東方背起來了,我們就是西方規定不准進步的乖乖模範生,然後,因為不進步,只好美其名為傳統,而傳統的美好,西方觀光客得了便宜後,認同不認同呢?那還真是嚴重的問題,啊!原來西方也保存一點點的傳統,所以,我們原來不是沒進步,西方是:先破壞,再保存啊!而我們一開始就保存傳統了,原來東方模式才是最先進的啊!

釐清這點之後,我豁然開朗,原來有西方的傳統與當代,以及東方的傳統與當代,四個象限或有交集,卻沒有模糊的可能。所以龍應台的歐洲傳統服飾牧羊人,我不會直接代換成太魯閣族獵山豬勇士,因為與西方的傳統看來類同,不會直接讓我產生自信。因為那個部分,跟我們文化的發展,沒有直接的模式類同點,只是因為外表看起來很傳統,讓我們的心理得到來自西方的安慰,這恐怕才是最深的自卑情結吧!

最後,我要回到不卑不亢的立足點上,我們的文化上有許多領先西方的事物,例如:行政制度,而那時也都是新發明,不是什麼依循傳統,英國的文官制度中的考試,就是學中國的。然而,遽然的論定,西方保存的某些傳統,就是我們該遵循的模式,其實這樣的信心是薄弱的,這樣的未來也是黯淡的。普羅旺斯的生活文化,雖然法國政府動用了公務員等級的待遇,農民的生活比都市上班族還好,才保存下來,然而帶動了類似亞維儂藝術節這樣的經濟模式,卻是全然的創新,中間並不是偷懶的向傳統取經,或許經濟上,這樣還是賠本生意,在文化上,這絕對是大勝利。如果我們可以勇敢的拋開:西方也是這樣的,或許,我們比較有機會創造出我們自己的保存傳統的模式,而透過這樣的模式,我們也會更有信心。當西方來到台灣,發現我們的模式更佳,西方能不能認同這部分,我想那時我已不太在意了。

 

高徒 

2015.9.24

 

後記:其實我一直認為,保存傳統與先進畫上等號,是我誤讀的結果,回頭去爬文,發現:

於是我看見:越先進的國家,越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傳統;傳統保護得越好,對自己越有信心。越落後的國家,傳統的流失或支離破碎就越厲害,對自己的定位與前景越是手足無措,進退失據。

不過斷章不能取義,請讀完全文再去比對這段話,或許又有不同的意義。

 

延伸閱讀:

巴伐利亞文化保存在西雅圖近郊?

這個小鎮Leavenworth 雖然沒有德國移民,卻成功地把巴伐利亞文化保存在小鎮裡。是不是我們該看看這類"創新"?

 

Leavenworth Google 搜圖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