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對我來說,是個看似熟悉,卻有全然陌生的國家。在這之前,中國給我的第一印象也有類似的震撼,在踏上深圳之前,我已多次旅遊香港,說是個香港通也不為過,根本不覺得中國和香港會有什麼不同,沒想到一跨過羅湖海關,開始喝永和豆漿,驚覺這絕非鴛鴦(港式咖啡奶茶),才知道所謂的中國根本不是香港那回事,雖說香港還是有很濃的中國味,深圳顯然不是馴化過的中國,混亂中有種說不上來的活力。馬來西亞不是新加坡,此次親履足踐,深深體會,所謂馬來人、華人和印度人共處的1 Malaysia (One Malaysia,尤其在競選海報上,並不空格,寫成  1Malaysia),絕非新加坡表面上的平等,而是真實的混同與較勁。我們就先咬一口甜甜的娘惹糕,穿上有布巾的馬來服,一起跑跑現代化的吉隆坡和傳統麻六甲,立足雙城,放眼東南亞。

 394304074_m (1) 

 

高徒一遊國油塔  同伴戲稱雙峰塔

高聳的馬來西亞石油大樓,不但是吉隆坡的地標,下面的KLCC更是美食和購物的重要景點

 圖片出處    馬來西亞 吉隆坡 (雙子星 瑪哈迪博物館 國家英雄紀念碑 國會大廈)Day4

 圖片出處    馬來西亞 吉隆坡 (雙子星 瑪哈迪博物館 國家英雄紀念碑 國會大廈)Day4

庶民經濟的商機所在

一踏上KLIA 2 馬上能感受到廉航的威力,竟然有機場是為了廉航設的,或許廉航帶來轉機乘客,是任何國家都無法忽視的商機。除了航空業的新商機,我倒是對於比較不顯眼的美食商機有興趣,別忘了馬來西亞因為華人多,大馬的福建麵、沙嗲也是當地人習以為常的飲食,夜市的麵食已經漲破6馬幣,大約台幣五十多塊,觀光帶來收益,也帶來通貨膨脹,這是工業輸出國比較不會有的副作用,畢竟iPhone的消費者很少順便吃兩口美國漢堡,而觀光客可不能一天不吃飯,況且美國的食品業其實早已脫離庶民經濟,不強調低價,這和大陸或馬來西亞的民生消費概念不同,頂多發發救濟性的食物券,不會去干預食品價格。既然要探查庶民經濟,我在吉隆坡的茨場街,被冠記的餛飩麵吸引,雖名為餛飩麵,乾麵吸附著醬汁,是屬於色深而不鹹的深抽醬油 (醬油方面我是外行,還請讀者中的專家多多賜教),餛飩湯的餛飩也是肉扎實、料實在,簡陋的餐桌上,賣的是華人早期的勞動人口,所需的高蛋白與高熱量飲食,當然,商機人人嗅得到,我輩書生是搶不到的,既不懂資本市場、又只是紙上談兵的,經由旅港馬來華人蔡瀾策劃,彙集經典當地美食,十號胡同的開張,大大便利遊客一次嘗完所有小吃,建議時間不多的旅客多多利用。

 

Kuala Lumpur 國際都市的前景展望

談完美食,不可避免談談Kuala Lumpur,大陸想把東協整合進區域市場,交通是首要條件,往中國的高鐵站起點,就是Kuala Lumpur [註1],路建設固然是泰國、馬來西亞的想發展東協貿易的經濟手段,可是技術與融資卻來自中國,而且兩國都有無法清償的風險,甚至可能賴帳,中國願意承擔風險,看好的當然是背後無限的商機,與相一路一帶的概念,目前注目大中華商機的人,一定很熟,對低廉的資源,如:橡膠。如果想進一步瞭解東協,文末的我國與東協經貿關係之現狀盤點與再出發,從台灣觀點來看這個機會,希望帶來一點啓發,本文既然注目混雜文化,自然從馬來西亞的角度來看,這也是企管顧問搜集資訊,提供建議的角度,比較能抽離觀察者的主觀誤解。從市中心的建築物馬來西亞石油大樓,就能瞭解政府發展這個城市的決心,透過宏偉的摩天樓,吸引外資來共同建設,怎麼有點似曾相識,馬來人因為有政治和壟斷性產業的特權,是否有效運用資本,值得觀察,到訪這幾天,就有某大企業因賄賂與盜取國家資產,負責人被收押,當地的台灣人談到這件事,也聽本地人說,與選舉前的競爭有關係。這些好像早年台灣的政商勾結,以及選舉前的爆料,正因為有政治上的壟斷,資本市場自然不是很有效率。另外,華人掌握了當地大部份的資本,早年的環亞百貨,就是華僑資本的投資,在馬來西亞也不例外,大華銀行就明白顯示,這是華人開的銀行。當然,靠著國有資本地展現,與國有企業的大樓,氣派恢宏,似乎前景看好。然而光看國有企業,難免會有自我炒作的問題,缺乏外來投資的證據,我看到HSBC的廣告牌高立在大樓的頂樓,在麻六甲的老街,也有東京海上保險的據點,看來,外資也來到這個城市,並不是馬來人自己在充門面,說到吸引外資,其實這往往也是個美麗的誤會,最終注入的,其實是豐沛的本國游資,而外商的投資,只是證明,連不太被保障的境外投資人都敢投資了,表是虧本的可能已經大大降低。

說明了外資的注入,回頭看看吉隆坡,可以發現到處都是等著蓋大樓的工地,有點像2000年時的上海,既然有充沛的資金,正是發展的熱潮期,如何把熱潮轉成長期成長,考驗當局的智慧。我在入住旅館時,發現三、四千元台幣,即可入住五星級旅館,看來,外需式物價還相當有競爭力,並未因國際化而帶來物價混亂,這類物價的控制失敗,杜拜的前例可為殷鑑,杜拜打的算盤一樣是吸引資金,發展觀光,卻無意中把會議經濟和奢華經濟搞混,旅館一夜兩、三千美金,帆船飯店甚是上萬,富豪或許對自己大方,對員工的開會預算可是斤斤計較,杜拜隨即被後起的其他城市取代,開會,在哪裡開都差不多,接近完全競爭,全球距離也不過二十幾小時的航程。既然會議經濟大有可為,旅館和會議中心的興建,自然在意料之中。入住的旅館背面,有一個大工地,大概又是商場與星級旅館的預定地,雖然工程纔剛開始,還在慢條斯理的整地,這樣的活力,卻是台北市過去二十年來看不到的,台北市信義計劃區,若是扣除陸客的購買力,恐怕W旅館都無需再設,現有的旅館都住不滿。當然,比較基準不同,發展階段也不同,然而,國際化都市面對的是全球競爭,此即丹佛不同於芝加哥或紐約,丹佛即使缺乏國際轉機客,藉著國內轉機,也能生存,紐約若是去掉國際機場,恐怕也就是另一個波士頓,可能退化成文化都市。正因為彼此取代的可能性高,彼得杜拉克不看好紐約金融中心的優勢,曾預言華盛頓可輕易取代紐約,這在高度政治相關的金融界,其實是常見的,只能說美國的政治力量,碰到實務面,其實相當自制,以英國為例,即便倫敦有西堤區 (city),女王或國王不便進入,該區仍難自外於倫敦之外,算是寄生於倫敦的金融區,鮮少有人把西堤區視為獨立的國際都市,不過以實務面來說,這樣一塊區域,短期內仍難以被其他金融中心取代,大英帝國死而不僵,即使以紐約為總部的金融機構,常常還是把倫敦分公司當做全球集資地。看出國際性都市的定位,即可確認吉隆坡以國際都市的架構,透過吉隆坡國際機場 (KLIA 和 KLIA 2) 與東協會員國身份,吸引世界各地的企業,舉辦會議和商展,是相當符合效率與經濟規模的概念。吉隆坡應該循此原則,繼續開放多元的發展路線,另外,身兼政治中心,也是政治會議的好地點,東協外長會議,就在我入住旅館的幾條街之外舉行。

 

小印度的香味與拉茶

遊完鳥園後,福至心靈的利用觀光公車,來到小印度區,沒想到在洗手間外面,夥伴就被門口的焚香嚇到了,雖然張愛玲筆下的印度人,總總有股甜甜的香味,沒想到香味還真是怪異得受不了,點了拉茶、吃了Roti (塔狀的印度甩餅),慢慢地欣賞中央分隔島上的大象雕像,才想起,印度的信仰,象有特殊地位。印度人隨著英國殖民者來到馬來西亞,雖是英方人員,卻因為政治涉入程度低,得以留下,繼續以商業方式維生,除了常見的印度餐廳,色戒中的珠寶商,才是我印象深刻的,香港的銀樓門口,至今端著散彈槍的還是印度人,不知道跟他們經營珠寶生意的傳統,有沒有關係。亞洲婦女喜歡穿金戴銀,印度人的確是來對地方了。由印度人,我想到印度繼承了不少英國的文化遺產,而英國人也因印度而得到大吉嶺紅茶,以及補充性的兵力,如果說英國人在19世紀前半跟印度人稱霸亞洲,19世紀後半,就是亞洲人和美國人的合作,尤其是亞洲的海外華人,如:新加坡人、香港人和台灣人。具體展現,就是英國人默許美國接收英國的亞洲殖民地,這樣的模式是否成功,看看香港97之後的繁榮發展就可以印證,本來以為香港有錢人會全部外流,沒想到李嘉誠反而到北京投資,而衛星電視Star TV也由華人手中賣給美國的福斯集團,小印度區的風情,讓我懷想半個世紀前,日本尚未驅逐英國勢力時的東南亞。

 

麻六甲的海港轉運與老街新生

或許吉隆坡這個商業城市讓讀者有點擔心本文要變成天下、遠見的報導時,放心,現在連企業經理人也講究慢活,我當然要到Melaka 放慢步調,麻六甲距離吉隆坡兩小時車程,到達後在大華酒店感受到殖民的風格的尊貴與低調,看似古樸的西式建築,卻是西方人或部分華僑最愛的選擇,由入住西方旅客比例高於其他旅館,我印證了這個印象。入住後,漫步到雞場街(Yonker Street),這類街名頗有古風,就像新加坡烏節路,雖然現在大樓林立,當初是蘭園所在地,故稱Orchid   烏節,荷蘭貴族街,自然也就成了雞場街。吃了有名的雞粒飯,果然雞油的香氣彌漫口中,想來是當初碼頭勞工重要的午餐主食,美中不足的是一份燒雞只剩雞骨和多筋部位,卻以最後一份為理由推銷給我們,讓我們見識到觀光區只求高利潤而不務實的一面。有興趣得版友請洽古城雞粒飯 (網路分享,非官方網站)。老街的觀光化,是古蹟保存不得不然的手法,我和夥伴,照例也去了夏日摸摸茶這部電影中的咖啡廳,現實生活中,它叫Geographer 地理學家,點了Melaka local coffee麻六甲咖啡,味道不錯,有加點了第二杯,馬來西亞的冷飲要加錢,這點和台北不同,有興趣的經濟專長版友可以分析看看,當地的新百貨公司,剛開幕不就,就在大華酒店對面,雖然非假日遊客不多,倒有有些飲食街,其中還有台灣來的日出茶太飲料攤,台灣多國化最成功地,要數飲料攤了,手搖茶的成功,卻也毀於原料的亂進亂用,這應該是許多成功企業,引以為戒的教訓,星巴克能夠行銷全球,源頭的咖啡豆採購,要求極高,就是因為那正是品牌的根源,並不是那隻綠色美人魚。麻六甲居於麻六甲海峽要衝,昔日是陸地轉運的重要起點,也是航行船隻的補給站,今日觀之,雖仍有貨櫃在碼頭上,其實地位被新加坡取代,新加坡海峽或許才是真正的關卡,這中間的競爭與取代過程,不是本文篇幅可以涵蓋的,其中牽涉的中美軍事平衡與新加坡免稅誘因,以後有機會專文分析,此處僅就遊歷印象,談談沒落後的麻六甲,其實軍事地位也看得出來,當初葡萄牙人在此設立教堂,同時教堂旁邊還有炮台,大家對於歷史上,西班牙、葡萄牙瓜分地球的協議,若有印象,亞洲正是葡萄牙的版圖,英國殖民史則更近了,英國打敗西班牙無敵艦隊,取得了新的殖民霸主地位,因此,山丘下的教堂旁,設有噴泉,就是紀念維多莉亞女王的。古城雖然轉型觀光都市,缺有許多耐人尋味的滄桑,台灣的版友是否也想起台灣歷經荷蘭、明鄭、日本的統治呢?對了,此處也有明朝的痕跡,那就是鄭和像,想來是漢人在此立的,這大概說明了華人在此立足有多早了。

 

雙城遊來,反而有機會優游古今與東協,想來全球化與歷史觀,才是遊賞一地的好方法,可惜的是,這方面沒有專家,要印證我的觀察方法,恐怕許多專家要斥之為異端學說,這點請參閱 [格主悄悄話] 馬雲又被當騙子啦?恭喜飽受誤解的先知們 ,比較能理解新路線的先行者,總是比較辛苦。不過,有參考架構總是好的,過去瞎子摸象,看到香港以為到了中國,看了基督城,以為到了英國,這次看到吉隆坡,到處都是清真寺和阿拉伯文,並不會以為到了阿拉伯的某一國,正是因為瞭解文化傳播的路線,從總體來看個體,能夠比較客觀與完整,至於文化的分佈,竟然和地理與政治的分區不一致,好像也很值得探討,杭丁頓的文化衝突說,把基督教文明和阿拉伯文明看成兩大勢力,以及軍事衝突的起源,雖然是弄錯了對象與因果,恐怕是西方當時不管文化、宗教差異,隨意地劃分政治疆界,才讓各個文化與族群大起干戈。杭丁頓忽略了這些文化背後的國際利益脈絡,直接跳到文化差異是亂源的結論,就是薩伊德筆下的西方式東方主義,這些學者明明不了解東方,卻能神奇的自圓其說,解釋東方的現象。不過東方主義學者,至少注意到阿拉伯文明,算是錯誤中的小小洞見,比起中情局長期忽視阿拉伯文化,而且不懂裝懂,買到假情報,說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或許東方主義學者,文化取向的觀點可能禍害還小些。說起這些大大小小的文化誤解,此次小旅遊,也讓我見識到東南亞在文化、人種混雜中,卻能和諧地融為一體,或許這正是美國熔爐可以參考的第二模式。

 高徒 7.29,1015 

 

 

 

 你也許有興趣:

 

為什麼是英文?由國際語言或區域語言談英語 

英語在馬來西亞曾經是教學語言 (英文與自然科) ,在鄉下區馬來人反對下,又被廢除,馬來語和英語的取捨,可以參考本文,國際化都市的建立,英語素養普遍被視為必要條件,例如:計程車司機的會話能力。

 

『魅力雪蘭莪馬來西亞』吉隆坡lot-10  

想瞭解老鼠粉、白咖啡和福建麵,不妨讀讀

 

我國與東協經貿關係之現狀盤點與再出發

台灣算是高度貿易依存國家,近的東南亞與遠的歐洲、北美,都是重要市場,東攜帶了的貿易契機,提供有興趣進一步瞭解的版友參考。 

 注意東協十國,不要以為不甘你事  一文則是從個人競爭力著眼,提醒大家要有危機意識,不要以為個人的勞力市場,自外於國際競爭。

 

註釋

 1. 東協中國高鐵  (或者中國東協高鐵,看你是甲方、乙方而定) ,起站吉隆坡 ,也就是捷運底站的概念,重要性不在話下,中間站經過曼谷,所以泰國也是受益國,至於雲南邊境的磨丁,也有人看好,中國民間公司也簽約包下寮國部分的經營權,不過雙方的地方政府都沒有資金開發,邊境貿易的項目少、數量低,以金門、廈門小三通來理解邊境貿易,就可以想像,這和上海、台北雖然不緊鄰,之間的貿易額可能高得多。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