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影評 攻殼機動隊 ---從靈魂觀點看魁儡師的人工智慧,點出了程式碼非生命的關鍵,也就是說,無論一個人如何詭辯程式碼可以自我複製,亦即一生二、二生四,還是無法改變文字本身永遠是文字的命運,至於讀的機器或個人怎麼執行,就是機器和個人的意志,而在人類,這就是自由意志。

攻殼機動隊  

 外在意識入侵就能植入靈魂?還是這只是很真實的幻聽?

圖片來源網站:http://www.ivsky.com/bizhi/ghost_in_the_shell_t6609/index_4.html

 

 

本文接續上文,除了繼續破除程式碼是生命的詭論,將近一步破解靈魂入侵機器的幻覺,討論靈魂本身在科技時代的新詮釋。我們知道笛卡兒對於存在的思辯,Cogito, ergo sum. 我思,故我在。本體懷疑自己的存在時,竟意外發現,懷疑的這個本體,卻是無可懷疑的存在著。既無須詭辯,亦無法否認。片中的魁儡師,這個不像程式,又自稱是靈魂入侵的個體,卻提出詭辯,說程式碼或是類似機器操控程式,是生命。這樣的詭辯,一樣要從自主意識下手,把宣稱的生命的個體,加以解析。

 

電腦發明自今,程式設計者都有這樣的疑惑,跑了千百遍的程式,為什麼沒發現自己是一串文字,甚至沒有在執行中,修改過自己,如果今天起,程式都幫自己改良一下,程式設計師或許就要失業了。嚴格來講,其實人類還沒寫過 "程式" ,有的不過是類似 "程式" 的可行方案,在多數情況下,甚至不知道這些方案為什麼會順利執行。因此,不但 "程式" (此處即指可行方案,暫時還是稱程式,至於真正的程式,暫且稱為 "類神經界面" ) 不知道自己是文字,甚至無法指出自己在做什麼,以數位相機為例,數位相機對焦時,並不知道自己在使畫面清楚,只是按照操作的程序,讓調焦鏡片前後移動,當然更不知道看到的是花朵或是白雲了。

 

魁儡師振振有詞的要求政治庇護,所持的理由即是,自己侵入了機器人體的大腦,又把自己原來的身體殺了,看到這裡,我覺得有點眼熟,原來日本即有一家公司在轉換電子書,只要交給它一本有版權紙本書,就可以掃描出一本電子書,此時,按照日本版權法,只需要銷毀紙本,該電子書自動取得版權。魁儡師大言不慚,主張自己有主體意識,所據以立足的正是獨一無二這一點。本尊已死,我非本尊,則誰是本尊?

此處我要引用的就不是笛卡兒,而是蘇格拉底,蘇格拉底被雅典神諭稱為雅典最有智慧的人,然而,蘇格拉底卻說:Gnothi Seauton. (Know thyself. "知汝無知"),人類既知道自己做什麼,更知道自己不是什麼。魁儡師自詡超脫肉身,透過網路無所不知,其實只是一堆資料的堆疊,根本不是人類,人類每每自知本身身體脆弱、經驗褊狹,卻能自我超脫,就在於能自知。

 

回到魁儡師獨一無二的全知角色,的確比較像想像中的神,而非人類,然而這樣類比又缺了一個特點,全知之後,魁儡師亦不是全能者,據他所言,他要和一位類似的個體,交換資訊,後才會完整,為新生命,而神卻是能掌控萬有,獨立存在。魁儡師交換資訊的過程又和人類產下下一代不同,混合之後的他,仍然和原來的自己類似,而且還是和開始時一樣,獨一無二卻數量不便,無法產生獨立行動的個體,片中少校要求結合後,能獨立存在,魁儡師卻辯稱,人類無法直視資訊之海,就像眼睛無法直視太陽,在大數據的年代,人類透過電腦,不但沒被海量資訊嚇到,反而知道提煉資訊中的意義,要比崇拜資訊的量,更加重要,也更加反正資訊本身,並不是靈魂。

 

總結來說,片中的魁儡師雖然滔滔雄辯,卻漏洞百出,原因就在於:You are not what you say, but you are what you do. 你所是乃是你所行的總結,不是你自我所宣稱的樣貌。任何電腦都能透過先輸入,然後以輸出表達:我是人類。然而這樣的行為怎麼看都不像人類。

 

數位年代,面對看似無所不知的網路,千萬別忘了,真正能夠掌握自己命運,傳達主張的,永遠是個體,人類要被資訊淹沒,或是反過來掌控資訊,關鍵就在於你有自由意志,而資訊沒有,要讓資訊牽著自己的鼻子走,那就太低估人類獨立思考的價值了。

 

 

高徒  2014.11.25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