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對他說:"你說的是;然而,我告訴你們,後來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馬太福音 第26章64節

聖經的句子,除了作為我判斷企業個案的依據,更進一步,也是檢視歷史演進的的參考。正因為有聖經的記載,我不會被一些小說裡面的描述所迷惑。不管是達文西密碼,或是天使與魔鬼,丹‧布朗 (Dan Brown)  都從聖經的句子出發,在達文西密碼一書,想找出耶穌有後代,且透過藝術家在藝術創作上,留下證據,以及在天使與魔鬼一書,描述天主教會曾經反科學,因此,片中的斯庫長要按聖經上所說,"用光來消滅一切",造成非常驚悚的效果,然而,細觀之下,那些句子,前者是出於蘭登教授口中歷史上曾經可能選入聖經的"福音書" (第五福音書),而非流傳廣遠,確實校訂的聖經。後者從聖經啟示錄斷章取義,不是耶穌再臨時的景象的全貌。兩者都不是有力的證明。

耶穌對於懷疑他的人,只平淡的說了上面那句話,完全沒有去反駁這些人,妄加判斷耶穌不是人子的說詞。會這樣,主要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真正的事實,只是想套耶穌的話罷了!心胸一旦不開闊,看問題的角度馬上變得荒謬。剛好最近的一件看似聳動的事件,當是的一方假托從知識經濟出發,衍生出商標的爭議,私底下卻只是權利轉讓的爭議而已。深圳唯冠對蘋果提出iPad商標權的訴訟,以目前的階段,除了和解與法庭判決,似乎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然而,我從商業識別上,卻有了完全不一樣的看法,大凡一個商標,要常駐人心,要有產品,要有一致的商譽,更要有一個獨特的識別系統。因此,如果今天一家電腦公司,發展出穿戴式電腦,命名為 mVest,它必然要有好產品,要維持商品品質,更要讓我知道這個商標的字體樣式以及風格。個案先不去論,以目前的法律上使用主義或登記主義,都無法真正解決這類爭議,商業辨識系統的問題,還是留給商業運作去解決,真正能夠決定商標是否成立,最終的裁決者,其實是消費者,至於甲方要向乙方求取多少商標轉讓費,應該都不是太根本的議題,更何況這樣的商標是否已經妥善經營,具備一定的"價值",還是碰巧矇上,等對方看出商標搶註者自己其實無意經營同類型商品,即可可以輕易繞過這個名稱,以一個完全不一樣,可以區別的名稱,來命名商品。網域名稱搶註者之所以會吃到苦頭,就是大部分的知名商標,其實原商標擁有者早就獲得消費者支持,因此,當他們被迫使用另一個名字,消費者還是會繼續支持,因為消費者知道猜中別人要用的名稱,通常是拿來轉賣權利金,不是一種行銷手法,也不會長期的經營這樣的名稱,蘋果公司在之後的命名上,繞過了i 加產品名的模式,直接用AppleWatch 這樣的名字,搶註者已經無法再次投機獲利了。至於之前購買區域商標,應該是因為國際行銷費用已經大於中國區的費用,如果改名,中國以外的的廣告也要改,才會花錢買下商標。

耶穌對於眾人關於人子的疑問,給的解答很單一,人子坐在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不管人們怎們猜疑人子的面貌,終究只有真實而一致的證據,才能讓人真正記得,清楚辨認,正如耶穌言行如一,不靠言詞上的巧妙去閃避問題的關鍵。

 

高徒 3.2,2012

 

, , ,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