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t on evil 讀書會11月聚會


黃小黛的家族記憶,竟然讓我想起全然不相干的張愛玲,張愛玲筆下的上海,與黃小黛筆下的台南,當然與十里洋場的上海,相去甚遠,然而筆下描寫人物的溫度,與周遭景物的氛圍,都讓不曾親歷其境的我,感到熟悉。

正是這樣的熟悉感,讓我敢於從場景和人物的角度,去看作者的家族。家族的描寫向來不是輕鬆的工作,熟悉帶來的理所當然,必然讓作者不容易去描寫許多細節,然而作者侃侃寫來的學習障礙者(見 "他們,貧脊"), 活靈活現在那個時代,因為老師一再鼓勵,練習盪鞦韆,在摔倒後,反過來用笑容來安慰老師,不要自責,在多年後,那個人再度現身,他坦然面對他人的指指點點,他帶給作者的印象,要比許多高學歷者還要深刻,感慨高學歷者能夠平等看待眾人的,反而是少數。還有筆下的父親,竟然在多年後被作者發現,偷偷讀著她和哥哥的參考書。那個就學不易年代,以及少數讀書人顯得鶴立雞群的情況,讓我思考,今天普遍的高等教育,人人都達成了形式上的知識工作者形象,卻不一定能夠做到不膚淺的把人分類。作者以簡單的人物讓我看到當年的教育環境,以及人物反映出來的力量,淡筆寫濃情之外,也反映出作者重視的價值。

除了受當時的教育環境影響,作者的人生,也反映出作者的性格,例如:作者不是所謂的文藝少女,根據果子離的書介,作者是第一代的檳榔西施,除了這麼草根的經歷,後來工作的機構,也是非營利機構,引起我的好奇,到底作者的家人對她有著什麼樣的影響?寫八八風災那篇(見 "八八水災"),為我解開了謎底。原來風災之後,鄉下人並不想要去跪官員、求補助,因為之後他們還要面對鄰居的眼光,因此,草根性的個性,來自於鄉下人的樸實,不願意為了表面上的好處,去犧牲實質的尊嚴或親情。我常常也會反思自己為什麼從小就會被一些看似冷門的職業吸引,高中時也著時迷上那些自覺不該營利的物理學家,應該也是小時候從師長或父母身上,學到需要與想要的差別,應該拒絕了空幻的慾望,才會去注意那些職業,或許當了父母之後,我要注意如何小心的散發自己的價值觀,若能因此傳遞一兩分到孩子身上,那更是個額外的收穫了。

家族記憶這本書,不管是取材的平凡,與描寫角度的清淡,都引起我的好奇,光是大同電鍋,都能寫出小時候與家人憶起吃飯的溫暖記憶。一個人的重要性通常來自於這個人的堅持,而非職位的高低,紐約市政府曾經頒獎給一位管理堤防閘門的工人,因為數十年,他只負責讓閘門不漏水一項工作,卻從來不懈怠。作者在家人與周遭人物中,側寫出一個又一個有力量的身影,是不是讓我也能夠去想想,力量的來源該是什麼?最重要的人,應該就在自己身邊。


附記:透過網路搜尋,發現在網路上讀 "家族記憶"又有另一番味道,那個黃色的大同電鍋,就是從網路上得來的視覺印象,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到以下網址看看。

黃小黛 IS LIFE
http://www.islife.info/archives/cat_afamily.html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