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挪威的森林時,最喜歡其中直子的角色,雖然除了她20歲生日時,和渡邊一起慶祝,之後還發生了關係,其他部分並沒有太多的情結,然而,她卻是整本書的一種重要精神,是青春期眷念的表現。也是從這本書開始,我注意到村上春樹對於主人翁年輕時期的描寫,之後,我看他寫的紅色城堡,也會去反推,書中主人翁,他的年少時期又是怎樣的呢?是苦讀準備上醫學院,還是也有一段難忘的青春戀情,這樣的閱讀模式,到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又有了用武之地,也就是島本這個角色,是主人翁"始"的中學 (國中)同學,她不但是個有缺陷的角色,也是個令始迷惑的角色。古典音樂是他們倆人共同的話題,書中提到古典音樂像鷲,會吃腐肉,其實也是說,古典音樂可以帶他們回到往日陳舊的回憶,而回憶本身還是有點發酵呢!

回到挪威的森林這本書,當然,這也是作者的錯誤印象,把歌曲中白松木誤解成挪威的森林,再以這個意象來當書名,同樣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一書,國境之南指的是墨西哥,作者則想像是個很浪漫、抽象的地方,我想起以前教英詩的老師說,你可以了解詩,你可以誤解詩,但你不能不解。村上倒是完全做到了,不但誤解歌詞,還能把歌詞拿來當作美麗的書名,真是不簡單。我也就沿著挪威的森林書中的渡邊,走過駒入 (辶,入有走馬邊的)、御茶水,靠著有限的日文字彙,翻著日文版的挪威的森林。我覺得這樣的作品,其實不管如何,都是非常的個人的,渡邊喜歡的"大亨小傳",渡邊喜歡的個人式的生活方式,甚或他非常隨性的帶著魔山去"阿美寮"看直子,都把這個角色活脫脫的展現出來,非常的獨一無二。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的'始',則是個獨子,他是在二十世紀後半期的開始出生的,同樣的,他沒有跟他類似的兄弟姐妹,他不認為中產階級住有庭院的房子,有什麼特別,他發現只有島本跟他很像,他是個尋找另一個個體來使自我更完整的靈魂,因此,他拼了命的努力,進了教科書公司之後,雖然他不滿意,卻因為結婚,他得以靠岳父幫忙,經營酒吧,也過著看似幸福的生活。他再遇到島本時,反倒比較像他想要幫島本完成什麼似的。例如:幫島本找一條溪,或是見證島本現在的生活。

由這兩本書,我看到的現代日本,是個疏離的社會,每個人雖然跟大家一樣,都上班,下班回到自己的家庭,卻好像面貌非常模糊,因此,非常需要有跟自己相似的人,證明自己的存在,尤其,在青春期之後,社會化讓每個人更加的喪失個性,融入到大環境中。書中的主人翁,都是要碰到青春期的朋友,才能感受到自己又活了過來,我想,個人有夢想常常是一個社會能夠繼續運作的元素,而我看到的新日本,似乎這樣的元素很淡。

我由此想到,村上的書之所以受到日本人的歡迎,與他的書反映這個潮流有關,他敏感的呈現出主人翁的小小興趣,不管是爵士樂,或是古典音樂,都是主人翁的寄託,直到有一天,他記起了青春期的夢想,然後就走向西伯利亞的西方或市北方的挪威的森林,尋找自我的完整性。現代的日本,既然有這樣的特性,也許應該創造一些舞台,讓大家都能試著追尋夢想,或許這樣的社會,能在日常事務之外,讓每個人每天都有前進的動力。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