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街  是宮本輝所寫的一部小說,故事中的夢見街 是以大阪難波的一條街上,居民之間每個人都擁有小小夢想,卻也因著個人性格上的缺點,在追求理想的路上備加的坎坷。故事以里見春太這個推銷員貫穿全書,每一段故事,里見都會出現,但是只有一段是以他為主角,這個角色就像膠水一樣,讓整本書產生了整體性。

說到這樣的寫作模式,其實已經不是創新了,後現代的小說,慣常的把角色賦予任務,可以做到以往要動用結構才能完成的效果,在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中,卡爾維諾剛靠著追蹤一份似乎不存在的文本,就把後設效果玩到十足,終篇讀不到以上的故事並沒有發生 (註1.)這樣令人錯愕的句子。不過宮本輝的功力不僅只於此,他揮灑自如的把一些浪子回頭的豬肉舖飯的兒子、販賣賽馬秘笈的小騙子,以及一起私奔的鐘表店小開以及柏金哥(註2.) 老闆的女兒,全部的故事都有相互的關係,確保留了每個故事的完整性。如果說,卡爾維諾是說故事高手,宮本輝則是編故事的高手,他把故事說得像是一串流水帳,卻能自然形成有機結構。這當然和作者長年從事專業寫作,對於作品手感的熟悉度夠高有關,這方面的純熟度是很難得的,即便是天才作家也很難在第一本小說表現出自然有機結構,因為,寫作歷練和人生歷練一般,時間沒到之前是無法矯飾造作的。我記得有一次看一幅台灣畫家的畫,遠方的路燈的玻璃燈球,都是用一個白點來表達,但是每一點卻一筆呵成、不加修飾,是很有功力的呈現圓滿小球狀,讀這本小說,我偶爾會讀到類似的敘事筆觸,令我感到驚奇。

除了作者能夠縱橫全場的擺弄這些角色的互動之外,其實這本小說,還不小心透露出日本目前的一個社會組織,就是鄰里委員會,或者商業管理委員會的結構。這是新聞上我無意中發現的,卻成為我讀這本書的一個好起點,書中在燕巢 一篇中提到阿富香菸店的燕巢,已經阻礙了夢見商店街的發展,吉武權二代表商店街的其他店家,要把阿富關心的燕巢除去,而阿富卻認為吉武和其他的商家,想要逼她走路,好侵占她香菸攤這個小小店面。故事中的吉武,所掛的頭銜,即是夢見商店街工會會長 ,這樣的頭銜說大不大,因為只有道德勸說的權力,新宿日前有酒店人員,在人行道上以假發傳單真拉客的行為,招攬顧客,出來維持秩序的人員,就是該區的商業管理委員會,雖然是只能勸導,卻也是一股讓商業活動正常化的力量。這種以總體或大多數成員利益為導向的組織,我倒是蠻希望台灣也能出現。總之,讀小說之趣不止是在發現文學上的創新,一些社會上的現象或力量,常常也能為作品增色不少。 

以上從作品架構,以及夢見街反映的現代日本小型社會,我讀到了宮本輝以小景寫大時代的旺盛企圖心。我個人認為,夢見街  無疑是宮本輝作品中,比較完整呈現角色個性,以及每個角色對於夢想勇於追尋的作品,或許習慣錦繡  或者月光之東  的讀者,會覺得這樣的作品太 "白話",然而,作者寫作功力,又使這樣的大白話,不會流於庸俗,反而襯出作者別出心裁的親切與平實。或許在日本作家中,如村上春樹般主題深奧但文字淺明的作家不可多得,但我卻肯定,像宮本輝這樣,樸實的描寫小人物的作品,已經初具社會寫實小說的雛形。

  

1. 符傲思在法國中尉的女人 ,寫到男主角要去找女主角時,安排了三個結局版本,顧慮到閱讀樂趣,我在這裡只能賣關子了。總之,你會讀到 "以上的故事並沒有發生",而驚訝的去讀下一段真的結局,然後再度發現,"以上的故事並沒有發生",這就是後設小說的趣味之處,希望你在閱讀時,喜歡這樣的特性。

 

2. pachinko 日本一種娛樂性的鋼珠遊戲,多年前在台灣流行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