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某個公立小學的外牆,看到九大行星的牌子,文字標示則有點奇怪,看來像是行星的英文名字,每個名字的拼字卻又好像差了一兩個字母,冥王星下面標著Pluton,而不是Pluto,水星下面則標著Mercure, 後來,我問了校內的老師,得到的答案是,設立告示牌的家長,是個法國籍的飛行員,於是,解答了我的疑惑,為什麼法文和科學一起出現在國小門口,因為這樣的組合,不太像一般國小老師的興趣。不過後來我自問,為什麼我沒有因為這可能是拼字錯誤而忽略過去呢?我想,很可能是因為我對於錯誤,有著更深一層的敬意。這樣講好像有點矛盾,卻是錯誤後面的本質。以下,我將就錯誤與創意,結合例子,加以說明。

 

錯誤並不是表面上的疏失或錯漏,而是有其他的面向支撐的,這就是佛洛依德的錯誤心理學,指出錯誤可能才是內心的真正想法。我這裡要說的,則是錯誤跟當事人的背景有關,例如:本國人講中文,偶爾會講錯,把某個詞講錯成另一個詞,而且當下自己可能還馬上發現,而外國人講中文,可能是系統錯誤,就是他學的這個詞,一開始就已經誤為另一個意思,例如:小人誤以為是小的人,指的是小孩。這跟原意相差很大。本人對於錯誤的所在,可能也毫無自覺。因為本國人才有豐富的詞彙,也才有機會搞混,講成類似的詞。這樣的混淆,背後所代表的,不是匱乏,而是豐富,也只有充分了解整個語彙細體,才有機會犯那樣的錯。也因此,我看到一個錯誤較少的東西,我有兩個猜測,一是,這個東西經過嚴密的校對,二是,這個東西會不會是比較單薄淺顯的東西,所以,缺乏錯誤生存所需要的縫隙。正因為錯誤可能有著細緻的文理,下一段將就錯誤與科學研究的發現,做一說明。

 

田中耕二是第一個把雷射技術應用在高分子生物科技的人,約翰芬恩則發明了電灑游離法(通稱電灑法)。電灑游離法用電場把液體分射出去,測定運動速度來測定物質的質量。輕雷射脫解是用雷射轟擊分子,產生離子,然後用電場引導,觀察其運動的期間長短,測定物體的質量。這樣的技術,使他得到了諾貝爾獎,而他發明這個方法,則是因為他混合原料時,發生錯誤,於是,為了不浪費原料,他加了新的原料,還是不成功,就在多次調整的過程中,意外的發現方法方法來分離原料,錯誤,在這裡,並不只是待解決的問題,而變成激發新方法的一個機會,因為錯誤,使他原來的實驗成功了,也意外的開創新的實驗技術。

 

另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則是青黴素的發明,亞歷山大‧佛萊明因為感冒打噴嚏,結果發現,有噴嚏黏液的地方,都沒有細菌,後續的研究,發現了溶菌酶,因為他只對健康的兔子打青黴素,並沒有發現青黴素在醫療上的用途,後來由佛洛里和錢恩,在牛津大學進行後續實驗,才證實青黴素的醫療效用。媒體一開始只報導佛萊明發現青黴素而忽略的佛洛里和錢恩的後續研究,諾貝爾獎評蔣委員則把獎頒給三人,因為,諾貝爾獎是頒給某一貢獻的創始者,而非頒給某個傑出個人,青黴素這項發現無疑是一個科學界合作的好範例。佛萊明的一個錯誤,引發了他自己和其他人的研究題材。在這裡,錯誤又變成了打開機會之窗的重要動力。

 

從以上的例子看來,如果只看到這是個錯誤,然後略過不管,其實會錯過非常多的機會。所謂的運氣,也不過是從別人看來平淡無奇的事務,看到可能性。因此,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沒有略過一面可能是拼字錯誤的告示牌,反而進一步追問,了解到某位家長,可能對於國小教育有非常不一樣的看法,國小學生當然也需要以其他外語來認識天文知識,因為,這可能是一個巴黎郊區小朋友,習以為常的方式。光是能打破用英語學生活用語這樣的思考模式,就讓我獲益匪淺。因此,下次你看到一個錯誤時,可能就是一個機會幸運的來到,堅持與好奇,是通往幸運的鑰匙。

 

高徒 1.14,2009 朱雀樓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