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逛書店的習慣,一直都改不掉。曾經在香港某個商場裡的書店,買了本路易斯的一本論婚姻的書,路易斯就是那位寫裸顏的宗教性作家。早期,我逛書店大概不脫新學友和敦煌,主要是買些文學的書,尤其敦煌有不少的外文書,光是去翻翻外文雜誌,也覺得值回票價,我還會去翻翻吳爾芙的 "燈塔行",讓她的意識流小說帶著我進入她的童年回憶。隨著誠品時代的來臨,我也大大的打開眼界,各種建築、設計的書,都很容易的在誠品找到,其實,誠品早期在震旦大樓旁邊的分店,我就覺得是個建築書籍的專門店。誠品敦南的本店,簡直就是可以取代圖書館的角色,因為它書的種類甚至超過某些圖書館。在敦南誠品我最常逛的,其實是童書店,因為有許多可愛的繪本。

書店帶來的便利性,其實在參加讀書會後,更有感覺。因為書店提供訂書的服務,我曾經透過櫃檯,訂到一本Everyman's Library 出版的 "The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以9鎊的代價,買到一本書,而且是自己要的版本,真的是很划算!後來,Page One 在101開張,我更是很方便可以買到外文書,只是Page One是以原始書價乘上130%,當做售價,偶爾還是會讓我考慮到別處再找找看。Page One 有個典雅的中文名字叫頁一堂,取每本書都從第一頁開始的涵義,「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的確是讓我在浩瀚的書海中,感到自己的渺小。

逛書店是一件戒不掉的事,而且在過程中,有些情況真的讓我難忘。我在廈門的中外圖書交流中心,看到一本大陸建築師的作品集,都是入選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的建築師。想到這可是個產地限定的書,我趕快掏出400塊人民幣購下,沒想到店員堅持幫我拿到樓下結帳,我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下,讓店員跟著步下書店有如殖民地建築的寬大階梯,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只希望趕快走完這趟尷尬的路程。當然,抱回台灣後,還是深深覺得幸好當時當機立斷,才能不時欣賞這些建築師的巧思,與他們的建築展現的中國文化特色。

12.10,2008 高徒

誠品敦南店

誠品敦南店

誠品信義店

誠品信義店

 

為小說迷而存在的旅館:

 生意興隆的小說旅館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