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我們現在用白話文來寫文章,白話文五四白話文運動的產物,也就說,清朝人讀不懂我們的文章,而我們透過簡單的閱讀訓練,卻能讀懂清朝的文章,之所以能夠這樣,主要是因為,使用的文字,大致上是一樣的。只是語法,透過歐化,比較容易讀懂。中文很特殊的地方,古代人寫作用不一樣的語言,就是文言文。因此,寫作比較不受口語的改變,也比較容易讓後代的人看懂。關於書寫語言的特色,有人就舉了 "盜盜稻",意思是小偷偷稻子,來說明,這樣的語言,只能拿來寫,平常不太可能拿來念。也就寫作語言的概念,延長了中國古代著作的流傳年限,能夠一再的被後世引用。今天,我就用一段古文來說明古人的一個概念:"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即以與人已愈多",這是道德經裡面的句子,王文洋拿來形容已故的父親王永慶的作為,可說是相當的貼切,也很能表現企業的社會責任

"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即已與人己愈多",這句話提到,聖人本身是不積蓄財物的,因為他越是為別人服務、貢獻,自己也能得到精進自身的好處,他越是把財物分享給別人,自己也就能收到更多的回饋。乍聽之下,好像是一種矛盾,其實正是一種"似非而是"  (paradox)。經濟學中的消費理論說,當大家都消費時,每個人都容易把東西賣出去,大家也越容易儲蓄,反之,沒有人消費,每個人都收不到錢,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人能得到足夠的金錢來儲蓄。一個人因為想幫助大家,共同來追求財富,大家都富有了,自己也就自然能夠富有。福特設立汽車工廠,以生產線的方式來造車,因此能夠降低汽車的售價,他認為這樣就能吸引一般人來買車,當然,包括他自己工廠的工人。當汽車工廠的工人也是開車去上班,這樣就會產生汽車市場,美國今天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消費市場,當然,在環保上,這是很大的一個負擔,可以另外想辦法來改善,例如:繼續提高引擎效率,降低污染。在汽車產業規模上,美國不但消費自己產的車輛,還要向日本和其他國家進口汽車,這是其他國家的汽車市場所難以匹敵。汽車市場的規模大,除了一般的轎車外,旅行車、吉普車等各種車型,也能達到經濟產量,美國的汽車產業,能夠在特殊車型上有大展拳腳,發展出RV這種車型,行銷全球,若是沒有像福特這樣的企業家,建立汽車市場與汽車產業,很可能我們今天就不能享受休旅車的舒適與便利。以上的理論和例子,都說明了,財富本身沒有什麼力量,尤其財富是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如果能把能財富分散在大家手上,又能互相流通,就會產生很大的力量。聖人應該注意的,不是穀倉有多少積糧,而是能帶動人民去多種作物,幫助他們好好的務農,同時透過過程,讓整體的財富增加,這樣自己就會獲得該得的利益。

從一句古文,我印證了經濟學上的市場理論,也發現了中文寫作文字的長期穩定性,至於一百年後的人,是不是能夠讀懂我寫的文章呢?我相信只要那時候使用的文字,還是一樣的,相信只要簡單的閱讀訓練,未來的讀者就能讀懂。當然,那時候的口語,應該又是另外一番風貌了。學者能夠容易繼承前人的智慧,多出來的時間就能多做研究,可以加速知識的創造與累積。想像兩百年後,可能又有人引用道德經上面的句子,去印證某個經濟理論或是某個產業,我覺得這可說是語言應用與文化傳承上的一種奇妙的樂趣。

 

高徒 11.12,2008

 

 

 

 

創作者介紹

高徒說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過客
  • 錯字

    因為他越是「位」別人服務、貢獻,自己得到的也能得到精進自身的好處...

    若能更正錯字就更好囉!
  • 謝謝。我真希望中文的Word錯字檢查,也像英文拼字檢查一樣的靈啊。

    orgilvy 於 2010/04/15 15:01 回覆

  • 北橋客
  • "只是語法,透過歐化,比較容易讀懂":

    剛好相反;歐化的語法常是造成惡質中文的主因。

    白話文早就有傳統;流傳民間的話本,至少可溯及宋朝;明清白話文學的發展更是蓬勃。甚至清朝皇帝批示公文,許多用語也很白話。白話文不是五四運動之後突然出現的。歐化語法對白話文的影響更是弊多於利。
  • 謝謝北橋客的留言,獲益匪淺。

    有位朋友是透過讀中文作家來平衡,因為他平常讀了太多翻譯的小說,連寫的文字都有點翻譯的味道,我猜,我自己說不定也有同樣的情況。

    orgilvy 於 2008/12/05 19:59 回覆

  • orgilvy
  • 我自己也來回應一下吧!
    我今天看到這期(12.5)商業週刊裡面,聯想的柳傳志引用曾國藩的「複盤」來講解企業管理的道理。複盤是指做完一件事,在次的想一遍,我為什麼這麼做,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好,曾國藩是點上一盤香,利用一盤香的時間來想。

  • 大口
  • 白話既如同胡適所言的"我手寫我口",那恐怕前朝之人看不懂現今的文字,便只會是文字使用習慣上的不同。
    就像其實現在我們跟大陸都一樣用中文,可是常常因為語言用字的不同,而導致有些"文字"用法無法相通。
    於此,在閱讀大陸人的文章便可知曉。
    而中西兼用是否得宜又是另一個問題了。語言本來就不斷的在交替變化,拘泥於一方亦非好事。
    至於中國為什麼有一統的概念,當有許多原因,而文言文的產生便是其中一樣,至少可以在各地即使方言不同但是在文化上可如一。
    至於是否延長了後世閱讀的年限,其實真的倒也未必。各朝各代即使同為文言文,字詞的用法仍是各異。古人能看得懂"更古"的人所書,當是"熟能生巧"之事,學習而來罷了。
    你所謂的穩定性大半只是因為大家學的是同樣的文本,就像世界各地的語言不同,但是,大家都有學習同樣內容的"數學"(或其他),在"數學"上容易藉由符號而有所共識。
  • 統一和穩定性概念,大口分析得蠻細的,我來補充一下大陸文章和台灣不相容的情況。我記得第一次去大陸,搭計程車叫打D,的士的的。口語上,台灣大陸已經產生差異,即便把大陸的文章全部繁體化,還是無法完全消除口語帶來的差異,當然,大陸的文章還是會盡可能的用比較文字的語言,這點和台灣是一樣的,但是書寫取向不同,的確 現代"文言" 也開始產生區域上的歧異化,不過我在讀大陸的小說,卻不太有口語方面的問題,例如:史鐵生的命若琴弦,或許是我意識上已經調整成:這是大陸作品,對不同區域中文,有基本的閱讀能力也不一定。

    orgilvy 於 2010/04/15 15:00 回覆

  • orgilvy
  • 我非常喜歡大口讀友,把時間上的穩定性,延伸到空間上,比較大陸和台灣的語言差異。照講,台灣的"國語"也是大陸傳過來的,並不是向壁虛構的,只是高徒第一次聽大陸朋友說普通話,還真懷疑自己是外國人呢,怎麼這下是我不懂中文了?原因就是,同一語言在不同區域,其穩定性也是不同的,政治活動、媒體因素、甚至意識形態,都可能改變原來穩定的語言。也就是說,大陸目前的中文,不能視為三十八年以前的中文,其穩定性顯然也與台灣的中文有差異。這點,或許下次我可以在文章中探討看看。

    高徒
  • 薛斐
  • 基本上,很赞同你的思考。
    语言、文字,都是沟通的工具。任何沟通工具,都能传达信息,但也都会产生歧义,正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你谈到稳定性的问题。任何事情,都是某种程度的折衷。“稳定性”的另一面其实是“有效性”。当你追求稳定性的时候,通常都会牺牲有效性。就拿简体字与繁体字来说,简体字比较有效,但缺乏稳定性。繁体字正好反过来。当我们选择繁体还是简体的时候,也是要看我们需要什么。如果是追求艺术性、稳定性,就会选择繁体字,如果是强调有效性,就会选择简体字。实际上,简体字很多来自远古就有的草体字。草体主要就是书写比较快、有效。

    至于马英九提出“识正书简”,因为他是政治人物,说话是有政治意图的,所以多从政治的角度去看会比较准确。
  • 遠古的草書啊!讓我想到日本的假名,日本人留下草書成為假名(表音符號)。 沒想到簡體字有這層淵源,真妙。

    orgilvy 於 2009/10/05 17:46 回覆

  • 薛斐
  • 对了,特别说一下——很高兴在图书会上认识你,对你的绘画也很有兴趣。
  • 謝謝。

    orgilvy 於 2013/04/19 12: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