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分類:讀書心得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彼得杜拉克寫佛洛伊德,竟然讓我有點維也納鄉愁。那種理性主義,帶點點理想與詩意,果然吸引人的。

我最先想到的竟然是講著德語的愛因斯坦,沒有辦法,相對論的成就,我沒忽視,不過拉小提琴的愛因斯坦,是我比較注意的,維也納,那個學者比較習慣的環境,那個深深在歐洲中心,悄悄的孵著許多改變世界思想的地方。

似乎不能只是當他們是猶太人,他們早跨出種族之外,接受自己的多重身分,德國人?瑞士公民?世界人?

彼得杜拉克到了美國,對於管理理論有重大貢獻,以企業顧問為主軸的生涯,也比一般商學院教授影響層面大,我馬上想到的另一個管理大師,韓第,他的中空雨衣的比喻,描述著一個彷彿樣樣理性的地方,裡面的內容卻是空空如也,這不是我熟悉的理性,理性是對內容思考後的一種表現,空空如也的理性,就像絕對教條主義,最後無法支持教條一樣,只有填上必要的內容,那樣的理性架構,才有著力的地方。

維也納,正如旁觀者中描述的,在納粹入侵前夕,保持著某種自由氣氛,同樣的,當這樣的自由氣氛,在普林斯頓研究院重現時,或許那是個孤島式的維也納。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國藩這位清末的將領,平定太平天國有公,治湘軍有方,以下就以治軍和政治成就來看他的管理理念,以及這樣的理念背後的策略。

曾國藩治湘軍時,為了整頓軍紀,以得民心,編愛民歌,鼓勵湘軍傳唱,和當地民眾建立良好關係。而且湘軍到每一地,先安撫民心,曾國藩寫歌,勸民眾不要因為怕匪亂而到處逃亡,安民平亂,整頓治安,建立社會秩序。他在中國東南建立一股安定力量。即使胡林翼轉他人勸進之信,"鼎知輕重,應可問也",曾國藩自己批 "鼎之輕重,未可問也",不需要胡林翼折衝,曾國藩就否定了就大位的提議,中國整體的安定,也因此建立。

曾國藩善用清廷以漢治漢的政策,在無官位、無糧餉的情況下,剿匪平亂。他善於號召讀書人投入門下,一起平定太平天國,他以儒家、到家對抗太平天國的基督教思想。他也避開和八旗,不正面對抗,自己遷到城外的鄉間練兵。太平天國的形成,與清廷控管東南地區不利有關。曾國藩既要平亂,又要得到朝廷的信任,兩面都得兼顧。也為了清廷的不信任,曾國藩曾經主動託病辭官,也曾集合部將,指示不得妄想推翻朝廷。

曾國藩的理念,有"德勝於才",也有"複盤"。前者強調人才的重點在德行,馬英九以此作為挑選人才的標準。後者強調事檢討,會有進一步的收穫,未來行事時,會更正確,柳傳志以此當作自己決策的程序。曾國藩的謹慎,就在於不僅求一事之成,而在求大局面之完整。故一勝一敗,須放在大戰略上,才看得清楚。

曾國藩在清末,開啟了一條漢人從政的路線,在東南創一個安定的局面,也延續了清朝的氣數,背後 "忠君"的概念已經超越了 "滿漢"的區分。後世在學習曾國藩的管理理念之時,也要思考在現代的環境中,是否能夠發揮個人的力量,促進整體社會的進步,這樣才能在完整的策略中,發揮理念背後的力量。曾國藩固然是順應了朝廷 "以漢制漢"的策略,但是,背後支撐他的是文化力量,使他能夠始終如一,不因環境順逆而有所改變,這正是他在歷史上能寫下一頁的重要原因。

 

高徒 12.17,2008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逛書店的習慣,一直都改不掉。曾經在香港某個商場裡的書店,買了本路易斯的一本論婚姻的書,路易斯就是那位寫裸顏的宗教性作家。早期,我逛書店大概不脫新學友和敦煌,主要是買些文學的書,尤其敦煌有不少的外文書,光是去翻翻外文雜誌,也覺得值回票價,我還會去翻翻吳爾芙的 "燈塔行",讓她的意識流小說帶著我進入她的童年回憶。隨著誠品時代的來臨,我也大大的打開眼界,各種建築、設計的書,都很容易的在誠品找到,其實,誠品早期在震旦大樓旁邊的分店,我就覺得是個建築書籍的專門店。誠品敦南的本店,簡直就是可以取代圖書館的角色,因為它書的種類甚至超過某些圖書館。在敦南誠品我最常逛的,其實是童書店,因為有許多可愛的繪本。

書店帶來的便利性,其實在參加讀書會後,更有感覺。因為書店提供訂書的服務,我曾經透過櫃檯,訂到一本Everyman's Library 出版的 "The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以9鎊的代價,買到一本書,而且是自己要的版本,真的是很划算!後來,Page One 在101開張,我更是很方便可以買到外文書,只是Page One是以原始書價乘上130%,當做售價,偶爾還是會讓我考慮到別處再找找看。Page One 有個典雅的中文名字叫頁一堂,取每本書都從第一頁開始的涵義,「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的確是讓我在浩瀚的書海中,感到自己的渺小。

逛書店是一件戒不掉的事,而且在過程中,有些情況真的讓我難忘。我在廈門的中外圖書交流中心,看到一本大陸建築師的作品集,都是入選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的建築師。想到這可是個產地限定的書,我趕快掏出400塊人民幣購下,沒想到店員堅持幫我拿到樓下結帳,我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下,讓店員跟著步下書店有如殖民地建築的寬大階梯,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只希望趕快走完這趟尷尬的路程。當然,抱回台灣後,還是深深覺得幸好當時當機立斷,才能不時欣賞這些建築師的巧思,與他們的建築展現的中國文化特色。

12.10,2008 高徒

誠品敦南店

誠品敦南店

誠品信義店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來說說超越理論吧!美國的超越理論,其實有點神秘色彩,主張人透過精神的超脫,可以獲得不一樣的經驗,從自然界也可以吸收新的經驗。Transcendism 相對於Temporalism,超越理論相信在世界之外,有個更高的、永恆的境域。也使這個世界的永恆成為可能。

相反的,一些作品,不承認有永恆、有更高的秩序,世界只是過程、只是隨機的命運。強者主宰並不是純然的善惡的問題,而是自然法則。

若以超越論來看,紅樓夢既不強調高階級者的優越性,也喜歡以警幻仙境來預言「真實」世界的未來,筆者並不是說曹雪芹看過超越論,而是這本小說,符合超越論。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遠企樓下找到一個有陽光的座位,買了俄羅斯麵包店(Salt & Bread)的麵包,悠閒的讀著"繼承失落的人",讀著法官賽伊抱怨沒有像樣的下午茶茶點可吃,忽然發現,喀爾克的山谷,與台北的街頭,其實有著驚人的相似處,不只有著一樣的陽光,而且有著一樣追求優閒的心。

講到下午茶,就有很長的歷史可以談,以前上班時,就發現每天有一個比上班還重要的活動,就是吃下午茶,雖然只是簡單的買些小點心,不講究是不是有英式鬆餅,大家聚在一起,就工作狀況,彼此的生活心得,天南地北的亂聊,下午茶通常意味著自由的溝通,也很有助於認識不同部門的人,後來甚至熟到會去其他部門幫忙,這完全是衝著下午茶的交情,自願去幫忙。

到後來,下午茶已經變成個人習慣,自己會找個不太難到達的地方,無論是在麥當勞之類的速食連鎖店,或是工作場合附近的咖啡店,都能悠閒的讀份雜誌,慢慢的品嘗拿鐵或是卡布奇諾。之所以保留這個習慣,是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沉澱方式。不管一天下來,是很有效果,或是繞了很多冤枉路,都能在這個點,整理腳步,幫一整天做一個好的下半場安排。

也因著這樣的習慣,竟然能寫一些雜文,或是留下一些對自己有價值的素描,蠻喜歡透過這樣的活動,累積一些生活中難得的能量,也正像這個午後,和同行夥伴共同發現,台北陽光下,有著一點點難得的幸福和意外的滿足。正如"繼承失落的人"裡面,住在大宅的人們,刻意追尋的境界,卻讓在這樣一個下午,意外尋著。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日本文學 --- 從挪威的森林到國境之南的現代日本

我讀挪威的森林時,最喜歡其中直子的角色,雖然除了她20歲生日時,和渡邊一起慶祝,之後還發生了關係,其他部分並沒有太多的情結,然而,她卻是整本書的一種重要精神,是青春期眷念的表現。也是從這本書開始,我注意到村上春樹對於主人翁年輕時期的描寫,之後,我看他寫的其他小說,也會去反推,書中主人翁,他的年少時期又是怎樣的呢?是苦讀準備上大學,還是也有一段難忘的青春戀情,這樣的閱讀模式,到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又有了用武之地,也就是島本這個角色,是主人翁"始"的中學 (國中)同學,她不但是個有缺陷的角色,也是個令始迷惑的角色。古典音樂是他們倆人共同的話題,書中提到古典音樂像鷲,會吃腐肉,其實也是說,古典音樂可以帶他們回到往日陳舊的回憶,而回憶本身還是有點發酵呢!

回到挪威的森林這本書,當然,這也是作者的錯誤印象,把歌曲中白松木誤解成挪威的森林,再以這個意象來當書名,同樣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一書,國境之南指的是墨西哥,作者則想像是個很浪漫、抽象的地方,我想起以前教英詩的老師說,你可以了解詩,你可以誤解詩,但你不能不解。村上倒是完全做到了,不但誤解歌詞,還能把歌詞拿來當作美麗的書名,真是不簡單。我也就沿著挪威的森林書中的渡邊,走過駒入 (辶,入有走馬邊的)、御茶水,靠著有限的日文字彙,翻著日文版的挪威的森林。我覺得這樣的作品,其實不管如何,都是非常的個人的,渡邊喜歡的"大亨小傳",渡邊喜歡的個人式的生活方式,甚或他非常隨性的帶著魔山去"阿美寮"看直子,都把這個角色活脫脫的展現出來,非常的獨一無二。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的'始',則是個獨子,他是在二十世紀後半期的開始出生的,同樣的,他沒有跟他類似的兄弟姐妹,他不認為中產階級住有庭院的房子,有什麼特別,他發現只有島本跟他很像,他是個尋找另一個個體來使自我更完整的靈魂,因此,他拼了命的努力,進了教科書公司之後,雖然他不滿意,卻因為結婚,他得以靠岳父幫忙,經營酒吧,也過著看似幸福的生活。他再遇到島本時,反倒比較像他想要幫島本完成什麼似的。例如:幫島本找一條溪,或是見證島本現在的生活。

由這兩本書,我看到的現代日本,是個疏離的社會,每個人雖然跟大家一樣,都上班,下班回到自己的家庭,卻好像面貌非常模糊,因此,非常需要有跟自己相似的人,證明自己的存在,尤其,在青春期之後,社會化讓每個人更加的喪失個性,融入到大環境中。書中的主人翁,都是要碰到青春期的朋友,才能感受到自己又活了過來,我想,個人有夢想常常是一個社會能夠繼續運作的元素,而我看到的新日本,似乎這樣的元素很淡。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通常一個小說人物,並不容易讓我馬上留下印象。錢德勒的漫長的告別,卻讓我對於泰瑞‧藍諾士印象深刻,這個溫文有禮的酒鬼,娶了有錢的老婆,也陷入了謀殺案件,遷累了書中的偵探馬羅被警方羈押。

為了各位閱讀的樂趣,我不會提書中的內容,我要提的卻是這個偵探看到的泰瑞,他很像費茲覺羅大亨小傳中的男主角,只是反過來的,這次愛著他的卻是另一名女生,絕望的盼著。通常,這樣的盼望,可以帶來提升的力量,也會帶來毀滅的力量。大亨小傳中,當然,主人翁最後是盼望中,走上歧途,他選擇了快速致富而留下了悲劇性結局,唯一有意義的是,他的犧牲保住了女主角的安穩生活,日子像沒發生過任何事的繼續往前。

錢德勒的寫作功力很高,他套用這樣的故事架構,卻沒有落入一般偵探小說的俗套,且不管劇情最後怎麼發展,書中這個硬漢偵探,堅信著泰瑞的清白,也為他而慎選客戶,希望能夠保持自己客觀中立的立場,這樣的敘述者,讓泰瑞這個角色,即使在失蹤期間,還是繼續發揮影響力,繼續讓我覺得這個角色,很有力量。

村上春樹有提到書中的出版家被偵探嘲笑出版事業不需要大腦,且不管這是不是事實,很重要的是編輯與出版商,真的是作家的大敵,錢德勒寫的小說被出版商看上,有可能過程中也會受到出版商的壓力,以求取比較高的銷售量,其實長銷的書,有時候不見得是暢銷書,張愛玲當然是個例子,但是她卻堅持即使稿費很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一字不改。書中的出版商,也有為了出版,只關心書能不能完成,卻不見得真的關心作家的安危,或許是錢德勒想出一口氣吧!

你們可以去看看這本書,然後如同跟我對談一般,說說你們對於這本書的看法,我想,一本小說最棒的部分,就是給你一個可以在生活中引用的人物,就像有人說,這個人很岳不群,就是說這個人很偽君子,我在結尾還要提醒各位的是,這也算是本美國的警察內幕小說,就像我以前看"秘密"這部電影,講警界的貪腐,這本書把警界那種落後野蠻的辦案手法,寫在書中,那是CSI這類科學辦案時代之前的狀況,也許也能讓各位體會到那時候為什麼警察可以是偵探的假想敵,雖說偵探和警察常常都是在對立的立場,福爾摩斯和蘇格蘭警場的合作,算是特例吧!

11.25,2008 高徒

漫長的告別  在博客來的網址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讀挪威的森林時,最喜歡其中直子的角色,雖然除了她20歲生日時,和渡邊一起慶祝,之後還發生了關係,其他部分並沒有太多的情結,然而,她卻是整本書的一種重要精神,是青春期眷念的表現。也是從這本書開始,我注意到村上春樹對於主人翁年輕時期的描寫,之後,我看他寫的紅色城堡,也會去反推,書中主人翁,他的年少時期又是怎樣的呢?是苦讀準備上醫學院,還是也有一段難忘的青春戀情,這樣的閱讀模式,到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又有了用武之地,也就是島本這個角色,是主人翁"始"的中學 (國中)同學,她不但是個有缺陷的角色,也是個令始迷惑的角色。古典音樂是他們倆人共同的話題,書中提到古典音樂像鷲,會吃腐肉,其實也是說,古典音樂可以帶他們回到往日陳舊的回憶,而回憶本身還是有點發酵呢!

回到挪威的森林這本書,當然,這也是作者的錯誤印象,把歌曲中白松木誤解成挪威的森林,再以這個意象來當書名,同樣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一書,國境之南指的是墨西哥,作者則想像是個很浪漫、抽象的地方,我想起以前教英詩的老師說,你可以了解詩,你可以誤解詩,但你不能不解。村上倒是完全做到了,不但誤解歌詞,還能把歌詞拿來當作美麗的書名,真是不簡單。我也就沿著挪威的森林書中的渡邊,走過駒入 (辶,入有走馬邊的)、御茶水,靠著有限的日文字彙,翻著日文版的挪威的森林。我覺得這樣的作品,其實不管如何,都是非常的個人的,渡邊喜歡的"大亨小傳",渡邊喜歡的個人式的生活方式,甚或他非常隨性的帶著魔山去"阿美寮"看直子,都把這個角色活脫脫的展現出來,非常的獨一無二。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的'始',則是個獨子,他是在二十世紀後半期的開始出生的,同樣的,他沒有跟他類似的兄弟姐妹,他不認為中產階級住有庭院的房子,有什麼特別,他發現只有島本跟他很像,他是個尋找另一個個體來使自我更完整的靈魂,因此,他拼了命的努力,進了教科書公司之後,雖然他不滿意,卻因為結婚,他得以靠岳父幫忙,經營酒吧,也過著看似幸福的生活。他再遇到島本時,反倒比較像他想要幫島本完成什麼似的。例如:幫島本找一條溪,或是見證島本現在的生活。

由這兩本書,我看到的現代日本,是個疏離的社會,每個人雖然跟大家一樣,都上班,下班回到自己的家庭,卻好像面貌非常模糊,因此,非常需要有跟自己相似的人,證明自己的存在,尤其,在青春期之後,社會化讓每個人更加的喪失個性,融入到大環境中。書中的主人翁,都是要碰到青春期的朋友,才能感受到自己又活了過來,我想,個人有夢想常常是一個社會能夠繼續運作的元素,而我看到的新日本,似乎這樣的元素很淡。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