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萬里路,和讀萬卷書是相輔相成的,讀遙遠的公路,讓我對行萬里路更有感覺,我寫道舊金山近郊的小小餐廳卡座,令人覺得溫馨,在遙遠的公路中,舒國治提到:長期的公路煙塵撞擊後,在華燈初上的城鎮,這時全世界最舒服的角落竟是一個老制的橡木booth(卡座)。如果桌上裝餐紙的鐵盒是Art Deco線條、鍍銀、又抓起來沈甸甸的,咖啡杯是粉色或奶黃色的厚口瓷器,那麼這塊小型天堂是多麼的令人不想匆匆離去。寥寥數行,一間美式簡餐店的氛圍,躍然紙上。

這次的長程駕駛,比起舒國治的多次進出美國,令輪子在公路上滑動,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不過,我對於美國這方面的感覺,卻驚人的有共鳴。不管我們多麼的安於現在的居所,美國因遼闊而帶來的荒疏感,再再吸引著人們上路,也許像電車一樣,百轉千折後,又回到了幾百公尺外的某地,然而,旅程已經讓終點好似天涯海角,由洛杉磯開往拉斯維加斯,再飛往舊金山,看似幾小時就能達成車程,三角繞行後,讓我有天大地大,天地有大美之嘆。

 

再引文字,有騙點閱率之嫌,倒不如給個連結讓大家自己去讀,這樣如何,陪大家再讀一段舒國治論美國小鎮,當作這幾日搜尋理想美國小鎮,小小的結論,備為他日定居之所,也未可知,若讀者有興趣,來文討論可也。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