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到日本,安倍內閣的新聞就圍繞我,和四年前離境時,麻生首相把政權留給看守內閣等待重選的氣氛,非常不同,那個時候的新聞,有興趣的板友歡迎參考;日本社會的一致性---從電車與郊區建築看日本的社會。想探討安倍的路線,我們就不得不提一提明治以來,勵精圖治又歸於灰飛煙滅的老日本(註1) 。

東京車站

2012之前的東京車站樣貌,四面六角塔取代了戰前的圓頂,我去參觀時,看到的已經是整舊如舊的圓頂了

明治維新對於讀過中國史的我們特別不一樣,除了明治維新和戊戌變法時間相近之外,明治維新透過持續性的政治體制,建立了一個現代化的日本,而戊戌變法卻因為歷史的偶然,百日後就停擺了,清末其他的維新運動,改朝換代後大概以就沒有痕跡了。若從生物的活化石觀點來看,不妨看看現在的日本的一些遺留的特點,懷想當初的日本,稍後提到的東京車站 (東京 馬尺 ),就是明治年代的遺跡加上戰後的整建。正因為明治維新,日本透過歐化的過程,使得工業進入日本的體系,湯姆克魯斯演的末代武士很傳神的傳達了轉換之際,武士衰微,工業化的武器取代人的角色,成為戰爭主角的過程。或許有人要疑惑歐化是亞州百年來的共同方向,為何成為老日本的特徵?關鍵就在於福澤諭吉的脫亞論,為歐化提供了理論基礎。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