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歐巴馬的床頭書是自由的時候,因著書名暗示的自由主義,引起我的好奇,我馬上買了一本來看,書中的男主角沃爾特為了蔚藍鵲的生存,要創造良好的棲息地,積極的奔走。我馬上確認,沃爾特正是一位自由主義者。

提到了自由主義者這樣的名詞,難免讓人頭痛,難道一定不能自己創個詞來形容這些人嗎?其實以最耳熟能詳的環保運動,包含的動物保育、永續環境與其衍生的環境友善生產方式、還有政治或法律運作層面立法與管制,統稱為環保,如果沒有這個詞,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個運動,"嗯!就是關於動物、防止地球暖化還有不污染的生產方式之類的運動吧!",聽眾也可能誤認為是公平交易或反血汗工廠運動吧!同樣的,自由一書,透過沃爾特一家的生活,讓我清楚的看到了自由主義者,如何在社區中和人融洽的相處,自在的跟人們互動,卻同時因為他們個人的理念,被眾人誤解,也陷入深深的挫敗中。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有各式的政治主張,也如所有民主國家一樣,只要不是主張武裝推翻政府,任何政見都能公開的訴諸政治市場,爭取支持力量。然而正因為百花齊放,各種政治立場也就需要互相競爭,自由主義者,支持開放的社會機會,讓比較弱勢的個人,也有機會發展,而政府則應該提供必要的社會福利,照顧弱勢。自然,這樣的主張,固然受到弱勢者歡迎,對於比較優渥的階級,必然比較不歡迎這種主張。書中的沃爾特,為蔚藍鵲奔走,我視為自由主義者對不公平的極端敏感反應,希望快絕種的鳥類也有機會和那些麻雀、鴿子一樣的生存權利。

讀到此處,各位可能會以為這本書極端嚴肅,其實作者完全以柏格蘭一家(佩蒂沃爾特夫婦,和其兒子喬依),在社區裡和鄰居閒聊八卦,卻不經意會提到:我不讀紐約時報,不是一般保守的中產階級,隨波逐流,反而比較能獨立思考。而佩蒂本人,是位前籃球員,婚前還有位男朋友理查,是位搖滾歌手,多年之後,理查除了在沃爾特的反對運動中串場,還跟佩蒂有段外遇。這樣的劇情,勝似好萊塢的劇情,我這裡要談的,正是這故事中,沃爾特怎樣一步一步走向個人與家庭的挫敗。

我就從沃爾特從3M退休下來開始,象徵著沃爾特受夠了資本主義的投資獲利循環,開始走向比較理想主義的路線,看似開始頹廢度日,只關心鳥類保育的業餘人士,沒想到被蔚藍鵲保護協會聘為會長,成為年薪8 萬的執行長,跟著一位年輕助理拉麗莎開車到處奔走,為了蔚藍鵲的棲息地籌錢、找地。我從故事中,看到了自由主義中,積極的面向,自由主義固然肯定力爭上游的可貴,對於吸毒或遊蕩的舉動,其實也自有看法,認為個人應該有選擇的自由,不能以為了你好,一概抹煞個人的選擇。沃爾特顯然就是自由主義積極面的代表,而書中到處與女人上床,以搖滾樂為業,則是墮落面的代表,後來和佩蒂復合,看似循規蹈矩起來,佩蒂卻知道他追究還是需要到處和女人調情,需要過到處巡迴演唱的日子,而自由主義並不反對這樣的生活方式,只要那不是政府或企業命令他這樣生活,而是個人的自由選擇。看似放浪的歌手對上堅守人生原則的公益基金會執行長,誰才會通向幸福的終點。結局令人意外,終究,沃爾特還是面對生活和事業上的雙重挫敗,在保育活動中,和礦業公司妥協,破壞了一大片山區土地,被紐約時報等媒體攻擊。在離婚後,沃爾特則過著獨居生活,平常關心鳥類是否被鄰居的貓吃掉,勸導社區不要把貓放出來,鄰居除了認為他多管閒事,從臉書之類的媒體,看到他離婚以及和女性助手一起主持基金會,被鄰居看做婚姻狀態不明的獨居老人,落寞的在社區中生活著。

, , , , , ,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