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首先我來講個故事,話說遠古人類,本來只有一種語言,後來,人類自高自大,想建巴別塔。於是上天變亂人類的語言,於是,人與人之間,因為語言不通,建築過程困難重重。自此之後,人類的語言也就因地而異,變化萬千。

 

從這個故事我不禁想到台北101,也是一樣向天爭地,也是一樣的有國際團隊的合作,通常摩天樓的合作,少不了擅長建高樓的日本與美國營造團隊,比如說:結構建築師就是一為美國人。從巴別塔再回到英語議題,難道現代人學英語,也是為了與天爭地,直達天聽?其實問題的答案,恐怕比這個直接也比這個複雜。自從經濟活動變成人類活動的主流後,經濟規模一直是很重要的課題。就連文化活動也與經濟規模有關,五千萬人大概就是一本著作的關鍵規模,因為作者能否靠出版生活,關鍵是讀者數量,尤其一些高文化含量的著作,利基讀者一定要到達一定數目,五千萬人大約是確保利基讀者存在的一個底線數字,舉例來說,高行健的著作,在法國能夠出版,就是因為法國的人口約五千萬,存在足夠的利基讀者,支撐這樣作品的出版成本。於是,在基本的經濟規模下,共通的平台很重要,可以省卻系統轉換---如:翻譯、改寫或重新排版的成本。於是,單一市場中,單一語言就變成關乎成本的重要因素。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多年前被這本書的封面吸引,買下了這本書,封面上馬諦斯的窗外一圖很有趣,彷彿普羅旺斯薰衣草田的紫色山脈,還有橘紅艷黃的田畝,除了色彩美麗之外,不經意的筆觸畫出來的窗框,其實來自洗練的線條功力。我也慢慢從馬諦斯的畫歡到了蘇格拉底對話和安提阿的對話,由對話中,我從安提阿的回答與蘇格拉底的殷殷提問,我彷彿看到了不同於機構化學校的概念,而正是作者黃武雄對於理想中的學校雛型。

由這樣的學校雛型,也就看出,教育改革正是達到學校提升與轉變的機會。也由於教改,教育變成大家關注的焦點,主要是教改給了一些人選擇的機會。在教改過程中,也封閉了一些原來可行的路徑,例如:在以前,透過傳統聯考,即使經濟條件稍差,仍然有機會晉身菁英階層,多元入學雖然沒有明顯的資格門檻,但是資料呈現方式與才藝訓練的成本,對某些社經地位的,都是很重的負擔,這樣的轉變,雖然不見得如書中所說,由菁英分子主導,但新制度明顯又利於都會區的中產階級家長,既享受到市區的教育資源,面試的機制也使得家長和學生更倚重人脈,升學機會可能由菁英分子或其子女來受益。我個人持平的看法是,不增加教育機會總量,而採分配規則的手段,重新分配教育機會,就是把甲的餅轉給乙,餅並沒有做大。為了省掉教育投資,弄出一套看起來和聯考非常不一樣的東西,這樣的改革是做了一半改革。 

黃武雄的學校在窗外,就是在探討本質上不改變的教改,到底是什麼樣的改革,書中有一篇,以爭論最大的建構式教學法來當結尾 (第四篇第二十一節 P.358,學校在窗外,左岸出版),數學的建構式教學法,在出發點有形式主義的味道,偏向數學形式的表達,而不注重數學背後與生活經驗的結合。因此,的確會和學生的生活經驗產生斷層,然而,在台灣的教改過程中,建構式數學卻發生越地為枳、水土不服的結果,因為建構式教學法需要開放的引導過程,即使是在美國也是由一些偏向建構式教學法的數學老師來執行,不能依賴教材上既定的式子照本宣科,也就是說,這是一套依靠特定師資來執行的教學法,沒辦法預先在教材中弄出既定的建構過程,因為那樣就不叫建構了。教改過程中,跳過師資培訓,形成沒有人會教建構式數學的奇特現象,該套教材既無法達成傳統算學教學,也不符合建構式數學的精神,是個神奇的無用之物。 

我想,教育不管有多少類型的理念,終究教育和醫療類似,解法要在施行前就要決定。正如開刀的醫師,新的病灶是在手術中才發現,也是要在發現當時就要決定如何用外科手術來處理,或是轉由內科處理,或者決定採放射治療,並不是因為這是新發現的病灶,就能在手術檯上,馬上用神奇刀法或醫師創意,變出解法,怪醫秦博士的神奇外科案例,可能就不在這裡的討論範圍內。新變數的加入,即便引出了新教育方法,之後則要靠有計畫有規模的執行。若在傳統教育界找不到解法,我想到可以由藝術界來求解答,通常藝術界產生一個新的畫派,會伴隨一種新的看世界方法,透過那個方法,繪畫方向就有了新的依歸。找到新的教育方向之後,則短期的加加減減只是拉長執行時間而已,重要的反而是長期確實的遵循新的教育方向,才能發揮長期效果,在下一個世代看到成果。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記得曾經有個廣告解決了我短期的擁車問題,真的是擁車而非用車,因為那時候,我要到公司上班不難,不是叫計程車,就是搭家人或同事的便車,可是擁車,就得有一部不見得跑得快,卻有四個輪子的箱型物體。好玩的是,某汽車品牌的廣告代理商,把一部實車大小的車子平面圖,拆解成成一格格拼圖,每天就是一張全十的版面。一到辦公室,我就把拼圖貼到辦公室牆上,於是,那幾天,我就有了一輛漸漸成形的拉風新車,同事都會忍不住探頭進來,看看今天車子「長」得怎麼樣了。至於我後來買的是不是那部車呢?雖然是曾經擁有,我還是買了另一個廠牌的車。

是的,廣告業有時候不甘心只是當個創意產業,一部小心就會跨入「製造業」,真的設計出產品來。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就是廣告公司開咖啡館,這裡我指的不是廣告公司辦公室的燈光美、氣氛佳,員工煮杯研磨咖啡來喝。而是在巴黎左岸開一家其實並不存在的咖啡館。這家咖啡館也很有趣,蕭邦來喝過,台北某位看似落寞的旅人也來喝,簡直就是花神咖啡館加上雙叟咖啡館。當然,影片中的那家咖啡館,是真的有這家咖啡館。然而,消費者看到的咖啡館,已經跟原始影像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巴黎一些老牌咖啡館,混雜了藝術家和文人的人文薈萃,形成一間有趣且懷舊的心情空間。這個彷彿是咖啡館賣出來的罐裝咖啡,連產品本身也像是廣告公司製造出來的,瓶子那類似咖啡杯的白色杯體,加上透明的蓋子,也是廣告公司設計的。這樣的廣告公司產品,也時候還真的會吸引我,讓我喝咖啡的時候,想和蕭邦聊聊他那首第二十一號練習曲。

最後,我要聊一家廣告公司創的建築學院,不但有學生,還有同學會,這就是某家英國註冊銀行的信用卡廣告。在廣告片中,主角不但跑到倫敦去念書,拿到建築的學位,更好玩的是,她的同學還會在世界各地辦同學會。本來我對於這樣夢幻的劇情是感受不到真實感的,後來我的夥伴果然有這樣的一群同學,才喚起了我的記憶。原來我的似曾相識,是來自於這所建築學院。這算是廣告公司跨入學術圈嗎?重要的是,這樣一家建築學院,讓我體會到,廣告創意不必限於工廠或店面,甚至不需要賣實體商品,可以賣一個概念或方向,然後在其中產生看似真實的人物與場景。一個具體的場景設定,比較容易讓消費者留下印象,其中的角色也比較有生命脈絡,接下來,自然消費者會注意到她用的是哪一家銀行的信用卡啦!

談了這麼多廣公司製造的商品,我也聊聊製造商導向的廣告吧!我很欣賞的製造商是蘋果電腦,這家電腦公司,雖然在阿甘正傳中,被說成水果商,其實它一點也不落伍,而且是很行銷導向的,都是選擇消費者要的產品,才去設計、製造。其中一支廣告令我印象深刻,在片中,一個人衝進會場,大膽的打破老大哥的宣傳螢幕,剛好在1984年宣告,1984這樣的故事,將不會成真。這個意象,衝擊製造導向的概念,把決定權再度交回給消費者。 也許有一天,製造商和廣告商會越來越難以區分,廣告公司的商品製造也會越來越隱而未見,因為,它已經變成「置入性製造」,變成你每天在用的商品。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騎著125C.C.的速克達,在繁忙的大街上奔馳,同時我也很安靜的享受,奔馳中,片刻的寧靜。時間彷彿慢下來了,夥伴交代的 "安全、慢",也同時的在腦中響起。

到底在現代人的快速生活中,哪裡才有慢的概念呢?是不是慢活(LOHAS另一個翻譯為樂活)都產生於慢步調的鄉間呢?其實,慢活最發達的區域,正式觀光式農村與城市,理由無他,這裡才是慢活概念的利基市場,當地有著不悠閒的觀光客與時間永遠不夠的市民,他們最需要慢活。我對於慢活的詮釋是利用快速的工具,體驗慢的樂趣。說起來好像很矛盾,其實這是有原因的。因為在都市生活中,不太可能把一切都停下來,思考比較長遠的事。有一次,同事考慮要轉職,要從兩家廣告公司中選一家,我建議他考慮一周,什麼事都不做,畢竟,這至少關係到未來三到五年的生活方式。結果,他只有三天的時間考慮,而其中兩天還是公司旅遊,旅遊結束,就決定到新公司報到了。  現代人連長期問題都得快速處理了,日常事務更是無法慢慢來。於是,我從狹義相對論偷到點子,也偷到時間,狹義相對論中,提到物體以近光速前進,周圍觀察者會覺得這個物體的時間系統慢下來了。我當然不可能有這樣的太空船,但是,我學習從快速的活動中,去欣賞那時間慢下來了的悠閒。於是此刻,我在買完速食店早餐後,享受著用餐前、回家路上的悠閒。

 

快速度的悠閒可不是高科技工具的產物,而是在任何自由心靈的身上,我在閱讀上也體會到這樣的樂趣。以前我在圖書館,會快速度的掃過一整排的書架,然後第二輪就抽出我要的相關書籍,第三輪則翻到我要的頁次。記得有一次在公司的圖書館,我甚至表演了一次手工快速檢索的能力,以快翻書頁的方式,找出所有網路產業的相關文章,然後開始進行網路廣告的提案會議。現在,我反其道而行,先到圖書館的電腦上,用關鍵字搜尋,找到我要的書,然後以相對緩慢的步調,直接到我要的樓層和書架前面,找到書。之後我先讀序或目錄。最後,我才翻到要讀的部分,慢慢吸收。如此一來,雖然檢索的速度變慢了,但是檢索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為了檢索本身,而是要加速後來的閱讀與吸收。也就是說,我把檢索活動,當成後續研究的架構,架構穩固,我自然很快的能把許多資訊放到最合適的位置,形成比較整體的概念。也感謝電腦和圖書資料庫的幫忙,讓這樣的檢索過程,能快速完成,我才能享受這份悠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此處我將藉著其他兩項商品,來探討豪宅是否也具備類似的性質,也許對於這兩項物品,對於某些人來說,第一項可能不像商品,第二項,不見得是文化產物,他們卻真的具備了某種文化特質,而且,很好的凸顯,文化在很多面向上,都能發揮正面的功能。

首先,我要談我國購入的幻象機,沒有錯,這是第一項文化商品。談到戰鬥機,其實這是很有思想與陣營味道的產品。北約組織即使批評美國的戰鬥機昂貴,即使等重的黃金都比戰鬥機便宜,卻還是使用美國戰鬥機,這跟美國與北約的陣營關係一致,都是對抗蘇聯的聯合陣線。然而,法國的幻象機,卻是有著法國的自由精神,與美國的F-16戰機,有著不同的設定,當飛機轉彎的G值超越人體所能負荷時,美國的F-16會由機上電腦接管修正,而幻象機則由駕駛員自己判斷,不會有自動修正。這跟兩國的文化差異有關,美國雖然自詡為民主開放的國度,基本上清教徒的立國精神,在許多地方,還是遵守著規則與制度,確保整體系統的運作。法國則在許多方面,偏向左派思想,認為差異與特色有其價值,不能用一套規則就涵蓋一切的狀況。就這個特點上,幻象機不折不扣,是一個具有法國文化的商品。

 

第二,我要談的文化商品,是大樓上的特殊住宅,世界各國的高資產人士,很喜歡在大樓的頂端,蓋上極具特色的房子。紐約的秋天裡面,李察基爾就住著一棟非常漂亮的家屋,整間房屋是蓋在高樓的頂樓上,可以有比較自由的戶外空間,也有不錯的視野。中國北京也有所謂的四合院豪宅 ,蓋在大樓的頂樓,完全保留中國建築的特色,雖然出租對象主要是西方人,東方人看到這樣的建築,也覺得它別具特色,與一般現代房屋不同。這樣的房子是不是文化商品呢?即使不知道中國建築語彙的人,看到這樣刻意營建的房屋,也能感受到,建築者背後的動機,是要在不動產物件中,彰顯一些不同的文化主張。這樣的住宅,的確是文化商品。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