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講到唐納‧川普,大概很少人會認為該編成企管教課書的案例。本文就川普的幾個概念,探討他看似惡搞的經營手法背後,是不是有一貫的經營哲學,這樣的哲學,適不適合放到其他的產業裡。 

川普在房地產不景氣的時期,曾經有幾十億的負債,連個人的生活花費,都要受到銀行監管,當然,比起升斗百姓的生活,還是奢豪許多。川普的說法則是,銀行為了賺利息,連不看好的交易,也給予貸款,自然應該擔負點責任。或許這個說法有點強詞奪理,卻也對銀行雨天收傘的行為,提出抗議,要求銀行一起面對艱難的局面。一般經營者,都知道要好好的跟銀行保持往來,以便在必要時,利用銀行的力量來擴大經營規模。然而川普更進一步,讓銀行也要評估一項投資的風險,不能只讓經營者自己評估而衝過頭。這點似乎是一般經營者比較容易忽略的,資金來了,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想到放款者給的意見,可能是比資金更重要的。川普這樣的觀點,讓他在負債時,能夠比較輕鬆的看待局面,專注於他自己該做的事。他甚至在負債的情況下,買下曼哈頓一棟人家不看好的大樓,後來竟有數倍的回收。把來自銀行的壓力,適度推回給銀行,同時也沒忘記,要專注於自己本身的工作。或許比起無負債經營的理念冒險,川普這樣的負債經營術,平衡的看待借款,認為負債或許是獲得外界警訊的機會。無負債經營時,似乎也應該拿出這樣的標準來評估風險,而非認為自己的資金就可以任意冒險。

另外,川普的怪髮型,他號稱是幸運髮型,成為個人的招牌。這或許又是個很無厘頭的招式,不過背後卻有它的道理。川普雖然是個不小的地產商,他建的大樓卻不見得能和一些知名品牌一樣為人所知,因為行銷是很需要大量資金的。川普透過個人的習慣,引起媒體的注意,自然有機會順便推銷他的大樓。對於一些超級大企業,領導人的髮型可以和企業形象無關,川普的髮型卻得與眾不同,這樣才能讓人注意到他建的大樓,是與眾不同的。他在做節目方面,也一樣注意到企業的名氣要因此提升,因此,超級接班人的優勝者,得到的高薪工作,也是川普企業的職位。 每錄取一個人,就幫企業打一次廣告,電視媒體成為他獵人頭的工具,是個多贏的局面。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爾德是個很急智機巧的人,他說的許多妙句,能夠流傳是有道理的。他通常藉著文字來諷刺人,可是說法又令人不討厭。我個人喜歡的名句:戀愛是忙人的閒事,閒人的忙事。雖然充滿譏諷,不管忙人或是閒人,聽到了大概也多不以為意,反而會很認同。

王爾德在溫夫人的扇子一劇中,也穿插的大量的名句,這些句子也在演出當時,傳誦一時。王爾德的句子,首先就打破角色要中規中矩的刻板印象,讓一些看來不太正經的角色,說出真實但聽來奇怪的言論。比如:犬儒主義者就是知道所以事物的價格,卻不知道其真正價值。乍聽之下,很像很矛盾,就像梵谷的畫在拍賣場上能賣出很高的價格,這不就代表購買者知道畫的價值?但是購買者也可能聘請美術專家和市場專家幫忙估價,反而專家可能是了解價值的人。因此,有機會知道價格和有能力判斷價值,竟然是兩件不同的事,這就是某個方面推到了極端,反而變成褊狹而不知世事的窘境。

王爾德的劇作可說是一砲而紅,他光是首演的版稅就有七千鎊,他說:觀眾的熱烈反應,評價簡直和他自己的一樣好。其實王爾德固然有不可一世的態度,面對創作卻是嚴謹的,隨手拿度假地溫德米當作女主角溫德米爾夫人的名字,角色塑造卻很成功的把一個幸福的家庭主婦,內心的面向表現出來,她面對誘惑,卻又自認能夠自持,不會陷入,以好女人自許。王爾德無入而不自得的寫著這樣天真的角色,卻也反映出她面對危機時將手足無措。隨著劇情的演進,她討厭的歐文夫人,反而展現驚人的韌性,在最危險的時候都不會放棄希望,希望透過自己的機智來反轉局面,留在上流社會。 (建議還沒讀過劇本的網友,可以去找來看看,如果我在文章中描述了劇情,網友讀劇本的樂趣就降低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畫家馬白水的彩墨,聞名於國際。我因為畫樹的時候,偶然發現我用的綠色,會帶有一點中國水墨的味道,於是興起臨摹馬白水的彩墨畫的想法。
 第一幅未央宮遺跡,有遠景的海,和近景的台地與高崖,我畫起來特別順手,或許是因為我很喜歡這種居高臨下的視角吧!右邊懸崖邊的一垂植物,真是神來之筆,臨摹時,險險無法複製大師一筆而就的清爽。
 
第二幅的小五臺山,遠處的房屋,和近處的屋子,很有距離的透視,山頂的忽隱忽現的房子,更有深山的感覺,大師打破西洋的透視法則,有如極遠透視的角度,把中間與偏旁、低處與高處的屋宇盡收眼底。其實,我畫右邊那棵樹的時候,頗有疑慮,但是,也唯有把樹畫高、畫大,才能顯出遠景的深度。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曾國藩這位清末的將領,平定太平天國有公,治湘軍有方,以下就以治軍和政治成就來看他的管理理念,以及這樣的理念背後的策略。

曾國藩治湘軍時,為了整頓軍紀,以得民心,編愛民歌,鼓勵湘軍傳唱,和當地民眾建立良好關係。而且湘軍到每一地,先安撫民心,曾國藩寫歌,勸民眾不要因為怕匪亂而到處逃亡,安民平亂,整頓治安,建立社會秩序。他在中國東南建立一股安定力量。即使胡林翼轉他人勸進之信,"鼎知輕重,應可問也",曾國藩自己批 "鼎之輕重,未可問也",不需要胡林翼折衝,曾國藩就否定了就大位的提議,中國整體的安定,也因此建立。

曾國藩善用清廷以漢治漢的政策,在無官位、無糧餉的情況下,剿匪平亂。他善於號召讀書人投入門下,一起平定太平天國,他以儒家、到家對抗太平天國的基督教思想。他也避開和八旗,不正面對抗,自己遷到城外的鄉間練兵。太平天國的形成,與清廷控管東南地區不利有關。曾國藩既要平亂,又要得到朝廷的信任,兩面都得兼顧。也為了清廷的不信任,曾國藩曾經主動託病辭官,也曾集合部將,指示不得妄想推翻朝廷。

曾國藩的理念,有"德勝於才",也有"複盤"。前者強調人才的重點在德行,馬英九以此作為挑選人才的標準。後者強調事檢討,會有進一步的收穫,未來行事時,會更正確,柳傳志以此當作自己決策的程序。曾國藩的謹慎,就在於不僅求一事之成,而在求大局面之完整。故一勝一敗,須放在大戰略上,才看得清楚。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李安說:有一個人等得比我還久,才當導演,那個人就是魏德聖。這麼漫長的等待過程,讓我想到,台灣電影產業規模大小的問題。以新加坡為例,如果有個新加坡人小時候跟爸媽講:我要當個電影導演。父母應該會擔心,到底新加坡一年能有幾部片開拍?電影的產業規模,的確會影響到人才的養成。如何分辨產業環境,才能決定正確的人才培養政策。

談到了產業規模,我想就一個特例來觀察,李安一開始走的是華人市場,拍的是偏向藝術電影的商業片,看似非常小眾的路線,李安無疑的走出一條似乎不可能路,這種模式,台灣的資金,美國的專業製片團隊,有國際觀的經紀人,善於利用國際性獎項爭取好的發行條件。然而,這種依附美國市場又整合亞洲資源的操作手法,並不是一般台灣導演能夠學習的,需要對美國的市場有一定的了解。正如李安所說,他拍的是適合商業發行的藝術片,這種片需要的市場不小,因為在每個市場分到的市場區隔很窄。能夠賣座的小眾電影是他能夠生存下來的秘訣。因此,如果制定的電影政策,是要支持這樣的導演,適合政策的導演,恐怕數量會非的少。或許在目前的電影環境下,擴大市場,比創造利基市場重要。當局應該首先給予導演一些基本面的支持,例如:給予電影工業租稅上的優待,讓投資電影的人增加,自然就有導演可以找到空間,嘗試自己的創作路線。直覺上,人們會覺得有成功案例的模式可能是可行的模式,事實上,成功的模式會掩蓋掉其他失敗的案例。一個和李安類似的導演,可能長期無法進入好萊塢發揮長才的,成為永遠的紙上導演,按著劇本劃分鏡圖。這樣的導演是否對於電影產業有貢獻,既然這樣的導演可遇不可求,從可行模式下手,方是長遠之計,值得當局多加思考。

 

首先,台灣電影的觀眾規模無法大幅度的增加,既然無法形成純商業體系,電影工業應該被定位為文化產業,在適度的範圍內,由半官方組織來發起。這點當然社會主義國家比較容易推行,但是資本主義國家一樣可以透過基金會模式,放手讓獨立機構來執行。其次,觀眾的偏好,也不可能一下子脫離好萊塢的路線,在全球化的時代,即使是法國也無法抗拒好萊塢的影響,退而由其次,政策制定者可以著眼於多拍些電影,提供觀眾不一樣的選擇,以足夠的數量來抗衡好萊塢撲天蓋地而來影響力。第三,電影也是屬於壟斷性工業,尤其是發行方面,美國有個蠻有票房影響力的導演,說服了電影公司,支持他個人的興趣,拍了部關於政治謀殺的電影,片中男主角請殺手在競選期間暗殺自己。即便拍出了影片,導演的影片還是接觸不到觀眾,電影公司並不打算發行這部電影,因為題材太過聳動。幸好,因為會計部門發現,發行這部電影,由虧損中申請退稅,還比不發行划算,觀眾才總算有機會看到這部電影。因此,政府對於壟斷發行通路的機構,應要求該機構給予一些好片子機會,平衡目前完全壟斷的局面。這次海角七號,就是委託美商公司發行,證明發行方面,國內的系統比不上外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_Gauguin_105底前,將有一個燃燒的靈魂梵谷展,來台展出。包括有名的薊花 (枯萎的向日葵)和自畫像,光是保險就保了三百億的額度(非保費)。從這樣高的價值,讓我想起一個笑話。有人說,一群銀行家聚在一起,聊的都是藝術;一群藝術家聚在一起,聊的是錢。先不說這兩個話題哪個比較雅,光是把這兩件事相提並論,就很有趣。梵谷的畫是因為高價被世人注目?還是因為世人喜歡這樣獨特的畫風,所以願意出高價?這樣的問題也像是雞生蛋或是蛋生雞,沒有定論,目前聽過我認為最公允的說法是:梵谷獨特的畫風,加上因為自殺,留下的畫作數量不會太多,卻又有足夠的數量,適合炒作,因此比較能夠拍賣到比較高的價格。這個說法既不避諱高價背後的籌碼因素,也不否定梵谷獨特的藝術表現,比較能充分解釋"梵谷現象"。今天我要談的高更,則是個轉行的金融業人員,看看我是不是能從他的兩個身份,找到藝術和金融的關連性?
 
高更曾經任職於巴黎相當火紅的巴黎證交所,習慣於城市了繁榮方便的高更,對於文明也產生了厭煩,嚮往原始自然的荒野生活,於是他辭職、離開妻子,來到了大溪地。他與當地的女子交往,他並不避諱這些男女關係,因為這些都是他的創作靈感來源。他在大溪地懷念南法的向日葵,叫人寄來向日葵種子,種在當地。除了向日葵與男女關係,其實我蠻好奇的還是高更在大溪地的經濟來源,他在認識了蒂哈阿曼娜,並有了小孩,本來打算留在當地,一起撫養小孩,卻因為法國的匯款沒到,暫時回到巴黎,等到他再回到大溪地,已經是兩年以後了。1897年也面臨經濟的窘迫、生病和梵谷自殺的消息(作者按:梵谷於1890年自殺),使他萌生自殺的念頭。雖然他在大溪地不必面對文明的打擾,也不用管藝評家的意見,似乎還是脫不掉經濟的壓力,和他從事證券工作時的安穩,不可同日而語。我想,高更的選擇,或許和金融界的一些現象類似,當大家對於未來看好時,會投入大量資金在某個領域,然而,這樣的冒險,其實也隱含著不確定性,而這樣的不確定性,有時候又真的能改變世界,就像美國的鐵路投機,讓鐵路能順利完成,使美國的東西岸完整的聯接,即使建設的資本永遠都沒被清償。高更把他的生命和金錢,投擲在他相信的蠻荒之地,從事與主流價值不同的藝術創作,卻為後世留下色彩大膽、構圖活潑的繪畫。所以,若是用投資的角度來看高更,似乎是個夠冒險的投資,結果也是豐盛的。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逛書店的習慣,一直都改不掉。曾經在香港某個商場裡的書店,買了本路易斯的一本論婚姻的書,路易斯就是那位寫裸顏的宗教性作家。早期,我逛書店大概不脫新學友和敦煌,主要是買些文學的書,尤其敦煌有不少的外文書,光是去翻翻外文雜誌,也覺得值回票價,我還會去翻翻吳爾芙的 "燈塔行",讓她的意識流小說帶著我進入她的童年回憶。隨著誠品時代的來臨,我也大大的打開眼界,各種建築、設計的書,都很容易的在誠品找到,其實,誠品早期在震旦大樓旁邊的分店,我就覺得是個建築書籍的專門店。誠品敦南的本店,簡直就是可以取代圖書館的角色,因為它書的種類甚至超過某些圖書館。在敦南誠品我最常逛的,其實是童書店,因為有許多可愛的繪本。

書店帶來的便利性,其實在參加讀書會後,更有感覺。因為書店提供訂書的服務,我曾經透過櫃檯,訂到一本Everyman's Library 出版的 "The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以9鎊的代價,買到一本書,而且是自己要的版本,真的是很划算!後來,Page One 在101開張,我更是很方便可以買到外文書,只是Page One是以原始書價乘上130%,當做售價,偶爾還是會讓我考慮到別處再找找看。Page One 有個典雅的中文名字叫頁一堂,取每本書都從第一頁開始的涵義,「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的確是讓我在浩瀚的書海中,感到自己的渺小。

逛書店是一件戒不掉的事,而且在過程中,有些情況真的讓我難忘。我在廈門的中外圖書交流中心,看到一本大陸建築師的作品集,都是入選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的建築師。想到這可是個產地限定的書,我趕快掏出400塊人民幣購下,沒想到店員堅持幫我拿到樓下結帳,我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下,讓店員跟著步下書店有如殖民地建築的寬大階梯,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只希望趕快走完這趟尷尬的路程。當然,抱回台灣後,還是深深覺得幸好當時當機立斷,才能不時欣賞這些建築師的巧思,與他們的建築展現的中國文化特色。

12.10,2008 高徒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來說說超越理論吧!美國的超越理論,其實有點神秘色彩,主張人透過精神的超脫,可以獲得不一樣的經驗,從自然界也可以吸收新的經驗。Transcendism 相對於Temporalism,超越理論相信在世界之外,有個更高的、永恆的境域。也使這個世界的永恆成為可能。

相反的,一些作品,不承認有永恆、有更高的秩序,世界只是過程、只是隨機的命運。強者主宰並不是純然的善惡的問題,而是自然法則。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遠企樓下找到一個有陽光的座位,買了俄羅斯麵包店(Salt & Bread)的麵包,悠閒的讀著"繼承失落的人",讀著法官賽伊抱怨沒有像樣的下午茶茶點可吃,忽然發現,喀爾克的山谷,與台北的街頭,其實有著驚人的相似處,不只有著一樣的陽光,而且有著一樣追求優閒的心。

講到下午茶,就有很長的歷史可以談,以前上班時,就發現每天有一個比上班還重要的活動,就是吃下午茶,雖然只是簡單的買些小點心,不講究是不是有英式鬆餅,大家聚在一起,就工作狀況,彼此的生活心得,天南地北的亂聊,下午茶通常意味著自由的溝通,也很有助於認識不同部門的人,後來甚至熟到會去其他部門幫忙,這完全是衝著下午茶的交情,自願去幫忙。

到後來,下午茶已經變成個人習慣,自己會找個不太難到達的地方,無論是在麥當勞之類的速食連鎖店,或是工作場合附近的咖啡店,都能悠閒的讀份雜誌,慢慢的品嘗拿鐵或是卡布奇諾。之所以保留這個習慣,是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沉澱方式。不管一天下來,是很有效果,或是繞了很多冤枉路,都能在這個點,整理腳步,幫一整天做一個好的下半場安排。

也因著這樣的習慣,竟然能寫一些雜文,或是留下一些對自己有價值的素描,蠻喜歡透過這樣的活動,累積一些生活中難得的能量,也正像這個午後,和同行夥伴共同發現,台北陽光下,有著一點點難得的幸福和意外的滿足。正如"繼承失落的人"裡面,住在大宅的人們,刻意追尋的境界,卻讓在這樣一個下午,意外尋著。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日本文學 --- 從挪威的森林到國境之南的現代日本

我讀挪威的森林時,最喜歡其中直子的角色,雖然除了她20歲生日時,和渡邊一起慶祝,之後還發生了關係,其他部分並沒有太多的情結,然而,她卻是整本書的一種重要精神,是青春期眷念的表現。也是從這本書開始,我注意到村上春樹對於主人翁年輕時期的描寫,之後,我看他寫的其他小說,也會去反推,書中主人翁,他的年少時期又是怎樣的呢?是苦讀準備上大學,還是也有一段難忘的青春戀情,這樣的閱讀模式,到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又有了用武之地,也就是島本這個角色,是主人翁"始"的中學 (國中)同學,她不但是個有缺陷的角色,也是個令始迷惑的角色。古典音樂是他們倆人共同的話題,書中提到古典音樂像鷲,會吃腐肉,其實也是說,古典音樂可以帶他們回到往日陳舊的回憶,而回憶本身還是有點發酵呢!

回到挪威的森林這本書,當然,這也是作者的錯誤印象,把歌曲中白松木誤解成挪威的森林,再以這個意象來當書名,同樣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一書,國境之南指的是墨西哥,作者則想像是個很浪漫、抽象的地方,我想起以前教英詩的老師說,你可以了解詩,你可以誤解詩,但你不能不解。村上倒是完全做到了,不但誤解歌詞,還能把歌詞拿來當作美麗的書名,真是不簡單。我也就沿著挪威的森林書中的渡邊,走過駒入 (辶,入有走馬邊的)、御茶水,靠著有限的日文字彙,翻著日文版的挪威的森林。我覺得這樣的作品,其實不管如何,都是非常的個人的,渡邊喜歡的"大亨小傳",渡邊喜歡的個人式的生活方式,甚或他非常隨性的帶著魔山去"阿美寮"看直子,都把這個角色活脫脫的展現出來,非常的獨一無二。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