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讀者
或許你在許多的文學和科普的專欄中,有點迷失,歡迎你來到,在探索中,歡迎使用側欄的搜尋框,打入關鍵字,就能找到您有興趣的內容喔!

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一個笑話說,一群銀行家聚在一起,聊的都是藝術;一群藝術家聚在一起,聊的是錢。先不說這兩個話題哪個比較雅,光是把這兩件事相提並論,就很有趣。梵谷的畫是因為高價被世人注目?還是因為世人喜歡這樣獨特的畫風,所以願意出高價?這樣的問題也像是雞生蛋或是蛋生雞,沒有定論,目前聽過我認為最公允的說法是:梵谷獨特的畫風,加上因為自殺,留下的畫作數量不會太多,卻又有足夠的數量,適合炒作,因此比較能夠拍賣到比較高的價格。這個說法既不避諱高價背後的籌碼因素,也不否定梵谷獨特的藝術表現,比較能充分解釋"梵谷現象"。今天我要談的高更,則是個轉行的金融業人員,看看我是不是能從他的兩個身份,找到藝術和金融的關連性?
 
高更曾經任職於巴黎相當火紅的巴黎證交所,習慣於城市了繁榮方便的高更,對於文明也產生了厭煩,嚮往原始自然的荒野生活,於是他辭職、離開妻子,來到了大溪地。他與當地的女子交往,他並不避諱這些男女關係,因為這些都是他的創作靈感來源。他在大溪地懷念南法的向日葵,叫人寄來向日葵種子,種在當地。除了向日葵與男女關係,其實我蠻好奇的還是高更在大溪地的經濟來源,他在認識了蒂哈阿曼娜,並有了小孩,本來打算留在當地,一起撫養小孩,卻因為法國的匯款沒到,暫時回到巴黎,等到他再回到大溪地,已經是兩年以後了。1897年也面臨經濟的窘迫、生病和梵谷自殺的消息,使他萌生自殺的念頭。雖然他在大溪地不必面對文明的打擾,也不用管藝評家的意見,似乎還是脫不掉經濟的壓力,和他從事證券工作時的安穩,不可同日而語。我想,高更的選擇,或許和金融界的一些現象類似,當大家對於未來看好時,會投入大量資金在某個領域,然而,這樣的冒險,其實也隱含著不確定性,而這樣的不確定性,有時候又真的能改變世界,就像美國的鐵路投機,讓鐵路能順利完成,使美國的東西岸完整的聯接,即使建設的資本永遠都沒被清償。高更把他的生命和金錢,投擲在他相信的蠻荒之地,從事與主流價值不同的藝術創作,卻為後世留下色彩大膽、構圖活潑的繪畫。所以,若是用投資的角度來看高更,似乎是個夠冒險的投資,結果也是豐盛的。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黎,不管我用法語的硬調發音,或是軟軟的用美式英語來念,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個雙面性的城市,有著我對城市應有的想望與依戀。
 
我和Anita到達巴黎時,其實並不順利,在亞維儂車站碰到了少見的大雨,而且,數位相機還因此短暫的失靈。到了巴黎的旅館,又因為旅館方面的疏失,丟失了一件行李。但是我們並沒有完全打換遊興,由羅浮宮開始的巴黎之旅,讓我有一個粗淺的印象,那就是巴黎是個有方尖碑與金字塔的城市,我在羅浮宮看到相當多的古埃及文物,想像著埃及文化如果當初順利發展的化,是不是就是會演變成今天的巴黎?甚或有著更輝煌的景況。想著想著就來到那幅有名的莫內畫作---睡蓮,我很喜歡這幅畫,當我畫荷花時,也會想像莫內,看著水面上的光影,想把睡蓮和陽光一起的捕抓下來。巴黎的豐富,在於這樣的文物是跟當地交織的。海明威寫的流動的饗宴,描述巴黎各個咖啡廳,我和Anita 當然也隨著海明威的腳步,去到花神咖啡廳(Café de Flora),找尋作家當年的足跡。在巴黎,點咖啡(cafe) 的話就是 expresso ,很濃很小一杯。在奧塞美術館旁邊的咖啡館,我和Anita 就喝過這樣的咖啡。奧塞美術館則搜集了很多印象派的畫,也看得到雷諾瓦的彈鋼琴的少女,配合印象派的畫風,奧塞美術館大量使用自然光,也就使得美術館更加的明亮開闊。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般人提到流動的饗宴,通常是指海明威對巴黎的描述,意指巴黎的回憶會一生跟著當事人。而我這裡是要描述梵谷的繪畫,梵谷一生創作了不少繪畫,尤其星空更是大家所熟悉的。星空這幅畫中,梵谷用流動的線條,把星光和雲的動態,完全表現出來。
 
或許這樣的畫法並不是意外的結果,繪畫在描述世界時,對於動態的事物,其實是有極限的,一直等到畢卡索 以立體派來表現'下樓梯的女人',才有連續不同角度的動態描寫。而梵谷走的路線,則是把物體本身的流動性,加到物體的造型上,令我想到電子的圖像,電子沒有一刻是停的,所以,電子的圖像是一團雲。同樣的,沒有雲是停止不動的,因此雲也就會有流動的造型。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讀挪威的森林時,最喜歡其中直子的角色,雖然除了她20歲生日時,和渡邊一起慶祝,之後還發生了關係,其他部分並沒有太多的情結,然而,她卻是整本書的一種重要精神,是青春期眷念的表現。也是從這本書開始,我注意到村上春樹對於主人翁年輕時期的描寫,之後,我看他寫的紅色城堡,也會去反推,書中主人翁,他的年少時期又是怎樣的呢?是苦讀準備上醫學院,還是也有一段難忘的青春戀情,這樣的閱讀模式,到了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又有了用武之地,也就是島本這個角色,是主人翁"始"的中學 (國中)同學,她不但是個有缺陷的角色,也是個令始迷惑的角色。古典音樂是他們倆人共同的話題,書中提到古典音樂像鷲,會吃腐肉,其實也是說,古典音樂可以帶他們回到往日陳舊的回憶,而回憶本身還是有點發酵呢!

回到挪威的森林這本書,當然,這也是作者的錯誤印象,把歌曲中白松木誤解成挪威的森林,再以這個意象來當書名,同樣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一書,國境之南指的是墨西哥,作者則想像是個很浪漫、抽象的地方,我想起以前教英詩的老師說,你可以了解詩,你可以誤解詩,但你不能不解。村上倒是完全做到了,不但誤解歌詞,還能把歌詞拿來當作美麗的書名,真是不簡單。我也就沿著挪威的森林書中的渡邊,走過駒入 (辶,入有走馬邊的)、御茶水,靠著有限的日文字彙,翻著日文版的挪威的森林。我覺得這樣的作品,其實不管如何,都是非常的個人的,渡邊喜歡的"大亨小傳",渡邊喜歡的個人式的生活方式,甚或他非常隨性的帶著魔山去"阿美寮"看直子,都把這個角色活脫脫的展現出來,非常的獨一無二。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幽夢影

雨窗作畫,筆端便染煙雲;夜雪哦(音:額)詩,紙上如灑冰霰(音:縣)。是謂善得天趣。

古人說:詩在車上、馬上、煙花之間。也就是說,素材其實就在生活中。我也常常為題材的內容所苦,幸好,我就從食衣住行著手,竟然也寫了一系列關於英國是生活的文章。可見,題材不必遠求,只要在生活中用心。
這段幽夢影,就以雨天的窗景,也就帶出煙雲的變幻和美感來,用夜間的雪景,也能把冰霰的灑落,在文字中散發出冷冽的味道。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似乎新聞還繞著企業家王永慶的過世的消息打轉,由這則新聞,及眾人感念王永慶的對社會的貢獻,我要談談企業的社會責任。
 
企業集合員工和社會上的資源來做事,因此也擔負了相當的社會責任,以前常常有人說,台塑不能倒,因為有許多員工和家屬要靠台塑生活。當然,也有人說,有限公司的法律責任只限於與資產等值的額度,我想,這部份其實已經忽略掉許多財務之外的責任,例如:有些企業污染環境,卻沒有去做相對的補救,這在財務上都顯示不出來,卻是企業沒盡到的社會責任。"綠色資本家" 這本書把綠色企業如何能夠負起環保的責任,減少廢棄物,做了詳盡的描述。企業的責任,是除了獲利之外,還要能增進消費者及社會的利益。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老婆到瑞士旅行時,發現整個國家簡直像個小小公園,不是美麗的山,就是如小鎮般的農業聚落,簡直就是有機商品的大本營。
 
其實,瑞士這樣的人間樂土形象,一定是花了大量的心血維持的。即使有山城這樣的好資源,一個國家也容易因為大量的觀光客而改變風貌,但是,瑞士卻能堅守農業式的生活,也以無煙囪工業為主要命脈。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不自覺的從繪畫的角度看電影,海角七號一開始就用一張海景大海報,和男女主角的剪影,吸引我對於影片的好奇。海洋風味加上一點點信簡的旅遊味道,嗯!蠻夠了。
 
電影一開始,是從台北的黑夜,隨著男主角的機車,一路轉成白天,最後來到了恆春城門的黑夜。我總覺得,好的電影,真的是可以用鏡頭說故事的,不一定要有什麼離開台北的宣言,而是用影像,自然轉出這樣的內容。我於是隨影片把我帶到小鎮,也跟著發現鎮上好玩的郵務工作者,以及不怎麼安分的警察。我發現,原來一個小鎮是這麼的有複雜度,是由很多小人物,共同組成一個有機體,我看著看著,就想到小時候我住的金門某小鎮,也是人口簡單,但是有很多自己才知道的小事,當地食物、一些不知道以後不會再碰到的小學同學。貢糖、放學後偷溜去玩的海灘 (據說還埋有地雷)。畫面也就是喚起記憶的好觸媒,你知道嗎?最棒的回憶,通常是在你當時不知情的情況下,久久遠遠後卻怎麼也忘不了。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登大河的源頭
等一段驚艷的邂逅
我如一株絳朱草
幽幽搖曳在水岸聽濤

orgil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